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一桩
    “真漂亮!”没有女孩子不爱漂亮的饰品,周初瑾被艳丽而又不失华美的红珊瑚给震住了,左盼右看的,件件都让她爱不释手。

    周少瑾抿了嘴笑,心里有种从来不曾有过的满足感。

    她道:“姐姐,你暂时只能挑一样。若是我以后又遇到了品相这么好的红珊瑚,一定给想办法给你凑齐一整套。”

    “这样就很好了。”周初瑾笑着,挑了那串一百零八子的佛珠。

    周少瑾讶然。

    她以为姐姐更喜欢簪钗或是珠花,而且她已言明了剩下的两件是给外祖母和大舅母的,簪钗和珠花大舅母还勉强能用用,外祖母是绝对不合适的。

    可姐姐已经挑了,她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把剩下的饰品收了起来。

    周初瑾就问她:“这几件饰品挺贵的吧?以后别买这么贵重的东西了。”又道,“父亲前些日子让人送了二百两银票过来,我等会拿给你。”

    “不用,不用。”周少瑾忙道,“这饰品没花钱,是池舅舅送的。”

    “池舅舅送的?”周初瑾睁大了眼睛。

    “嗯!”周少瑾依偎在了姐姐的身边,低声道,“这次我跟着郭老夫人出去,不仅得了池舅舅的东西,还得了郭老夫人的东西……”她把箱笼里的东西一股脑地拿给周初瑾看。

    周初瑾又惊又喜。

    刚才在嘉树堂周少瑾已说了自己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听说普陀山全是大小的寺院,宁波有一条街都是卖泊来的东西,中泠泉水要在江水中汲取的时候她已很是羡慕,没想到池舅舅竟然还送了这么贵重的礼物给周少瑾。郭老夫人还然为妹妹在普陀山点了盏长明灯。

    这除了说明妹妹得了郭老夫人和程池的青睐之外,也说话了郭老夫人和程池的大方豪爽。

    她忙道:“少瑾,木秀于林,风必催之。池舅舅和郭老夫人对你的好你可别乱说,小心别人心生妒嫉,对于你不利。”又道,“郭老夫人和池舅舅对你都这么好。你以后可要好好地孝顺他们才是。父亲那里。我们也应该写信去说一声,让父亲心里有个数,以后若是能有机会还个情那就再好不过了。”

    说起这个。周少瑾面露犹豫。

    周初瑾急道:“怎么了?难道你还受了他们更大的恩惠不成?”

    周少瑾道:“郭老夫人还送给了我一颗金刚石。”

    周初瑾一看,米粒大小,且清澈透明如水珠,吓了一跳。更加坚定了给父亲写信的决心,并对周不瑾道:“你可仔细收好了。小心别让人给摸了去。”

    周少瑾颔首,斟酌道:“还有一件事……”

    周初瑾觉得自己被周少瑾这么左一下右一下的弄得心都比平时跳快了几分。

    她捂住了胸无奈地道:“你就不能一次把话说完,非得弄得我提心吊胆不成?你又得了什么好东西?”

    “不是我!”周少瑾忙道:“是廖家大太太。”

    “廖家大太太?”周初瑾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周少瑾说的是谁。她面色一红,道。“廖家大太太怎么了?”

    周少瑾就把方氏让钟嬷嬷给她递话的事告诉了周初瑾。

    周初瑾想也没想就反对道:“那怎么能行!若是郭老夫人和池舅舅没有送你这些东西还好说,若是廖家大太太没有提让长房的两位舅舅指点廖家大老爷制艺也好说,可现在怎么那提这话?郭老夫人和池舅舅还以为我们不知好歹。得寸进尺呢!这件事你不能出现帮着廖家说项!郭老夫人和池舅舅青睐于你,那是你的福气。可你要也惜福才是。什么人。什么事都求到郭老夫人和池舅舅面前,若是哪天你自己要求郭老夫人和池舅舅该怎么办?要知道,这人情可是用一次少一次的。”

    周少瑾做梦也没有想到姐夫和自己之间,姐姐居然会站在她这一边。

    她不由激动地挽了姐姐的胳膊,急急地道:“可这件事很重要啊!若是我办成了这件事,你以后嫁去廖家,廖家又怎么敢给脸色你看。”她把前世所知道的关于廖家的事全都告诉了周初瑾,“……这些全是我借了池舅舅的人打听出来的,绝不会有错的。我不能眼看着你在廖家受磋磨!”

    “就算这样,也不能这样随意地就把郭老夫人的关系用了。”周初瑾听闻后心里像惊涛骇般汹涌澎湃,嘴上地依旧安慰着周少瑾,“嫁到哪个大户人家不是这样的?这还算是好的,若是像刘家的大老爷似的,见孙小姐的嫁妆虚头虚脑的,就朝孙家借了两千两银子,说是家里的铺子要周围,两个月之后还的。可两个月之后刘家大老爷却根本不提还的事了,孙家去要银了,刘家大老爷就是不还,还说这两千两银子就算是孙家三小姐的陪嫁好了。孙家不同意,刘家就说孙家三小姐有暗疾……如今两家正打着官司呢!难道廖家还能比刘家”

    周少瑾听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周初瑾道:“这件事你就别管了。若是廖家的人找你问起来,你就说是我不答应的。让他们来找我。”

    “这怎么能行!”周少瑾不应答,“姐夫的举业也很重要啊!”

    廖绍棠能够早一点金榜题名,姐姐的腰杆也就能早一点直起来。

    主要还是周少瑾已经对廖家的人明言自己有这个能力了。

    周初瑾想了想,道:“那就让他们找爹爹去,爹爹不也是两榜进士吗?”

    “那不一样。”周少瑾柔声劝着姐姐,“廖家大太太为何提出春闱的时候让长房的两位舅舅指点廖大老爷的制艺,多半是想让长房的两位舅舅帮着听打当年主持春闱的主考官的喜好,不然何必非点着要长房的两位舅舅出面?”

    周初瑾愕然,半晌才笑道:“没想到出去了一趟真长见识了,连这个都知道了。”

    还好出去了这一趟。

    不然很多事情只怕是难以取信姐姐。更没有办法解释。

    周少瑾抿了嘴笑,道:“我跟着两位阁老的家眷一齐走了几千里,总得有点长进吧?”

    周初瑾不由感慨道:“少瑾,你以后行事可得立起来才是,别辜负了郭老夫人对你的一片心意。”

    “我知道。”周少瑾道,“那姐夫的事?”

    周初瑾脸色微红,道:“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当……就算是要提。也不能这个时候提。你刚刚从镇江回来……”

    周少瑾听着心中一动。道:“姐姐,你看能不能这样——下次廖家的人来问,我们就说已经写信给父亲了。父亲的意思是让姐姐和姐夫先成亲,然后姐夫再写几篇制艺文章给父亲看看。就算长房的两位舅舅答应指点姐夫的制艺,总不能每一科都指点一番吧?机会最多只有一次,能不能抓得住还得看姐夫有没有这个功底。这不就把事情拖了下来了!等你嫁了过去。程家和廖家也算是正经的亲戚了,逢年过节再多走动走动。以泾大舅舅的性子,姐夫若是下场,他肯定会主动指点姐夫的。”

    “真的!”周初瑾闻言心动,道。“泾大舅舅真的会指点你姐夫?”

    周少瑾很肯定,道:“我听池舅舅身边的人说,泾大舅舅很愿意提携晚辈的。”

    最重要的是。前世没有人提携,姐夫也中了进士。

    她之所以想到锦上添花。不过是想为姐姐在婆婆面前争取地位罢了。

    周初瑾连连地点头,忍不住赞扬周少瑾:“你这主意好!我这就去给爹爹写信,把这两件事都告诉她。”

    “姐姐,你等等。”周少瑾说着,从一堆的礼品中找出一大一小两个匣子,道,“大的是对琉璃簪子,小的是串项链。簪子是给太太的,项链是给小妹的。你也跟父亲提一提,到时候随着你的信一并送过去。”

    周初瑾笑着应“好”。

    姐妹俩一个磨墨,一个写信,很快就把这几件事办好了。

    周少瑾就迟疑道:“姐姐,你出嫁的时候谁来主持?”

    前世,她们和李氏的关系不太好,是大舅母主持的,她还记得廖家来下小定的地些女眷私底下议论姐姐和她是被继母嫌弃,所以这么大的事父母都没有出面的。

    她气不过,又不知道怎么辩解。

    后来对李氏的态度不好,也与这有关系。

    她觉得她和姐姐年纪小,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李氏是妇人,应该知道才是。

    谁知道周初瑾赧然道:“父亲前些日子已经写信给我了,说等过了年太太就会带着小妹回来。到时候我们可能会搬回周家住一阵子。”

    那就太好不过了!

    周少瑾心情雀跃。

    周初瑾却面色微沉,道:“少瑾,有件事,我觉得应该告诉你。”

    周少瑾支了耳朵听。

    周初瑾踌躇了好一会,才道:“马富山说,兰汀和欣兰的死,的确与那程辂有关系,你以后,可要离他远一点才是。”

    虽然隐隐猜测到了,但消息被证实周少瑾还是心中一沉。

    程辂,可真是只披着羊皮的狼!

    周少瑾沉声道:“姐姐,你看,我们想放过他,他却不愿意放过我们。只怕这个人留来留去会留成大祸害。”

    周初瑾松了口气。

    她就怕妹妹心软。

    “那你的意思是?”她问周少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