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归家
    等春晚送走了钟嬷嬷,周少瑾兴奋地在屋里来回地走了两趟。

    以后姐姐嫁到廖家,肯定不会像上一世那样艰难了。

    不过,她怎么跟郭老夫人说这件事呢?

    周少瑾又有些为难起来。

    特别是方氏之前提出让长房的两位舅舅在姐夫父亲参加春闱时帮忙指点时文郭老夫人又答应了……

    她正愁着,吕嬷嬷过来,笑道:“宋老先生答应宋夫人和宋少爷去我们府上做客了,我们下午就换画舫,今天连夜赶路,明天下午就能回到金陵城了!”

    外面虽,家才是自己的地方。回家的喜悦溢于言表。

    周少瑾脑海里就闪过姐姐、外祖母等人的身影,心顿时雀跳不已。

    “我这就让春晚她们收拾好东西。”她兴奋地喊了春晚,开始收拾东西,暂时把怎么给廖绍棠说项的苦恼抛到了脑后。

    换了船,宋老先生带黄宜君来给她们送行,得了消息高家、刘家、廖家等也都派了人来送行,码头上极其热闹,喧嚣了良久,直到画舫驶离了镇江码头不见了踪影,那些人才互相寒暄着离开。

    最高兴的可能是宋森了,他在周少瑾屋子里窜来窜去的,一会儿拿着她的香粉盒子问她:“周姐姐,这是什么?”

    周少瑾答是香粉盒子。

    他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道着:“怎么和我娘、我姐姐的都不一样。”

    一会儿又开了周少瑾床头的高柜看。

    春晚一把就他抱开。

    他就跑去抱了周少瑾的腰,不停地喊着“周姐姐”,说:“春晚姐姐欺负我!”

    把春晚气得脸都青了。

    周少瑾柔声告诉他:“我是女子,你是男子,你这样随便开我的柜子看就不对。春晚欺负你欺负得好!”

    宋森苦了脸。

    周少瑾就问他:“我要去给老夫人问安了。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要,要,要。”宋森忙道,好像只要跟周少瑾在一起,就干什么都好似的。

    周少瑾无奈地摇头,带着宋森去了郭老夫人那里。

    郭老夫人那里已经收拾好了,郭老夫人正和宋夫人说着话。看见两人进来。宋夫人立刻站了起来,苦笑道:“这孩子一眨眼就不见了,我就寻思着他去了你那里。忙吩咐了他乳娘去找。”

    “他也是太无聊了。”周少瑾客气地为宋森找着借口,道,“我还能陪着您和老夫人说说话,宋少爷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他能乖乖地呆在船上。没有吵着要上岸,没有闹着去钓鱼就已经很不错了。”

    天下间溺爱儿女的母亲都一样。

    宋夫人觉得周少瑾说得再对不过了。她不仅觉得周少瑾说的话有道理,而且看儿子的的眼神也柔和了很多,觉儿子正如周少瑾所言,相比之下已经很听话了。

    她笑着和周少瑾说了几句应酬话。这才带着儿子重新坐下。

    郭老夫人就问她:“东西可都拿完了。若是没有拿完也不要紧,是自己家的船,他们收拾船舱的时候若是发现有不是船上的东西。自会派了管事的知会我们的。”

    周少瑾笑道:“原来想说‘东西都拿完了’,可听您这么一说。我只能答‘东西应该都拿完了’,不然要是船上管事的发现我还留着东西在船上,可得让你笑话了。”

    她素来严肃,从来不曾开这样的玩笑,郭老夫人先是一愣,随后才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周少瑾抿了嘴笑。

    看来说些俏皮话,也不是那么难的事嘛!

    因有宋夫人在,程池是在自己船舱里有的晚膳。

    到了晚上,想到明天就可以见到姐姐和外祖母等人了,周少瑾激动的怎么也睡不着,反复地问值夜的春晚:“我买的礼品都分出来了吗?有没有少了谁的?不会弄错吧?”

    春晚只好反复地回答她:“东西都分好了,还用匣子装着在外面贴了个纸条子,绝对不会弄错的。名单也都是照着之前您写给我的单子仔细对照过了。不会有错的。”

    周少瑾点头,直到快天亮了才睡着。

    第二天她自然起晚了。

    好在是大家都在为下船的事做准备,除了宋森来找过周少瑾两次都被人拦在我舱门外,其他的人并没有注意到。

    用过午膳,不仅仅是周少瑾,就是春晚等人也都有些坐不住了,整个画舫都洋溢着回到家乡,见到亲人的喜悦。途中更是遇到了程家派过来迎接他们的乌篷船,大家的情绪高到了极点,回家的感觉更强烈了,等到以了江北桥,众人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

    周少瑾突然间理解了金陵城的人为什么把江北桥称为金陵第一桥了。

    只要看见这座桥,就知道自己回到了金陵,这是金陵的标志,是家的所在。

    周少瑾站在船窗前,看着画舫徐徐地驶进了江北桥,看着江北桥在自己的身后渐行渐远。

    和离开金陵城不对前途的忐忑不同,回到金陵城,她的心宁静安详的。

    她这才知道,两世为人,不管金陵城曾经给过她怎样的伤害,她一样的喜欢这座大城。

    路上的行人熙熙攘攘,走的时候她们穿着夏天的单衣,回来的时候穿着冬天的棉衣,可集市的繁茂却还是一样的,但周少瑾再撩帘打量,却少了从前的喜悦好奇,多了几分淡定从容。

    是因为她曾经看到过更让人感慑的事物吗?

    可她刚刚重生之前是住在京城的,若论城邦之大,举国之下除了京城还有谁能与之媲美?那时候她怎么就没有这种感觉呢?

    直到轿子从九如巷程家的侧门进去,那些熟悉的景场在她的眼前一一掠过,她这才明白过来——这不关城邦的大小,也不关景物的繁简,而是她的心态、她看事物的眼光有了很大的不同。从前。她从一个宅子到另一个宅子,再美的景色也不过如此。这次她跟着郭老夫人和池舅舅,看过海天佛国的盛景,看过钱塘江潮的壮丽,看过杭州府的繁茂,坐过沙船,去过裕泰的分号。喝过用中泠泉水沏的茶……她才知道这世界到底有多大。她到底有多渺小。

    那些曾经经历过的苦楚,仿佛在这一刻也变得不是那么的痛疼了。

    周少瑾想着,轿子停了下来。轿帘被程家派来的随行婆子撩开,听雨轩前站穿红着绿的人,可她一眼就看见了虚扶着外祖母的姐姐。

    她穿了件桃红色的云锦褙子,插了朵点翠大花。看上去温柔又娴静。

    周少瑾的眼泪猝不及防地就落了下来。

    “姐姐!”她不管不顾地扑以了姐姐的怀里。

    什么高大渺小统统都烟消云散,此刻她只想依赖在自己最喜欢的姐姐身边。

    周初瑾抱着四个多月没见的妹妹。眼泪忍不住簌簌地落了下来。

    妹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离开她,在外行船走马三分险,自妹妹出门,她每天都给妹妹在菩萨面前上三炷香。求菩萨保佑她平安顺利。

    众人皆是讶然。

    二房的唐老安挑了挑眉,若有所指地笑道:“这孩子,跟着大嫂出去了一趟。也不见长进,这么多长辈在这里。她倒好,扑到她姐姐怀里哭了起来,像受了委屈似的。”

    关老太太听着立刻皱了眉头,只是还没有等她说话,郭老夫人已笑道:“孩子见着娘,无事也要哭三场。四房就像她的娘家一样,小孩子家见娘,哭几声也是正常的。你是长辈,就别计较这么多了。少瑾,过来先给你伯外祖母磕个头,除了我,她就是你最年长的长辈了。”

    唐老安人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很不自在。

    她没有想到郭老夫人会这样的维护周少瑾,更没有想到郭老夫人进门就和她针尖对麦芒,一点也不让。

    周少瑾惊觉得自己失态,可莫名的,她却没有了从前的害怕,只有失礼的羞赧。

    她忙擦了眼泪,规规矩矩地走到了不知道谁放在唐老安人面前的垫子前,双腿微屈,就要给唐老安人磕头。

    洪氏忙上前一把拉住了周少瑾,笑道:“你这孩子,长辈们说句笑话,你怎么就当真了呢?”说着,瞥了一眼放垫子的史嬷嬷,揽了周少瑾,“平安回来就好!你外祖母和姐姐天天惦记着你呢!”

    郭老夫人当然没有真的让周少瑾下跪的意思,见洪氏出面解围,也就没有继续追究下去,而是介绍宋夫人给大家认识:“……在路上偶尔遇到,才知道是东阁大学士、户部尚书宋大人的夫人。如今大老爷也在内阁为官,宋夫人也不是什么外人,我就请了宋夫人来家里做客。”

    宋家非常的简单,宋景然的心思也不在闺房之中,加之性格使然,宋夫人根本没有看清楚刚才的郭老夫人和唐老安人之间的波澜。她笑盈盈地上前和程家各房的老安人、太太们见礼。

    护送母亲进来的程池站在外围,冷眼看着不远处花团锦簇的一群人,心中很是不齿。

    多少年过去了,二房一点长进也没有,来来去去就知道打嘴皮子。还有三房,永远是墙头草,以为什么也不说就能独善其身。四房也好不到那里去,睁只眼闭只眼的过日子,粉饰太平,还不如五房,想要什么就要,想干什么就干……

    他有些厌烦地吩咐怀山:“我们回去。”

    怀山道:“不去给老祖宗问个安吗?”

    “我刚回来。”程池懒懒地道,“有些累,明天再去吧!”

    怀山应诺。

    一行人绕过听雨轩,回了寒碧山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