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泉水
    镇江廖氏不仅在镇江,就是在江南也是算得着的名门望族,只是朝代更迭,廖家比起金陵城九如巷的程家、杭州府海宁县的顾家就逊色了不少。但郭老夫人接到廖家的贴子,还是很郑重地见了廖家大太太方氏。

    方氏是舒城方家的姑娘,和袁氏是从表姐妹,两人做姑娘的时候只是听说过颇此,等嫁了人,一个在镇江,一个金陵;一个的丈夫止步于举人,一个的丈夫却官运亨通,两人之间的关系自然也就渐行渐近,方氏甚至托了程泾为自己的长子廖绍棠保媒,这才了周廖两家联姻。

    陪着方氏同来的是钟嬷嬷。

    她恭谦地跟在方氏的身后,在眼角的余光瞥见周少瑾的时候,她无法掩饰地露出了惊愕之色。

    方氏今年应该有四十岁左右,身材苗条,皮肤白皙,眉目秀丽,气度高雅,看上去不过三十来岁的样子,保养得很好。

    见钟嬷嬷露出异色,她冷冷地看了钟嬷嬷一眼,飞快地睃了周少瑾一下,笑着上前给郭老夫人行礼。

    郭老夫人让吕嬷嬷扶了她起来,又吩咐碧玉端了座,等方氏道谢坐下,丫鬟们端了茶点上来,这才指了周少瑾道:“这是我们府里的二表起来还和你亲戚——她是你长媳的妹妹。”

    方氏非常的意外,这才明白精明干练的钟嬷嬷会七情上面了。

    对于程泾给长子保的这门亲事,她并不满意。

    她原想为长子求娶的是长房二老爷的女儿程笙。

    谁知道程泾压根就没有往这上面想,直接将周家大小姐推到了她的面前。

    她当时想拒绝来着,可那时候小叔子擢了礼部左给事中,丈夫又因轻信朋友花重金买了幅假字画回来。若不是她及时想办法瞒了下来,丈夫早已成为廖家、镇江的笑柄了——读书的世家子弟竟然会不识金石被人骗,那还算是什么世家子弟?算是什么读书人?

    她急需一件事来让震撼廖家的人。

    程池为她的长子保媒,就成了她当时能抓住的一根稻草,她虽然很是犹豫,但丈夫却满口答应了,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请了媒人上门提亲。

    但随着长子表现的越来越优秀。她对这个儿媳妇的不满就越来越强烈,甚至在婆婆去世长子的婚事被推后的时候甚至松了口气。

    这也是她为什么特别关注周初瑾的原因。

    她需要一个理由来说服自己,她当实的选择没有错。

    此时看到站在郭老夫人身边的周少瑾。她的心突然就平静下来。

    听说周家大小姐比周家二小姐更受程家之人宠爱,郭老夫人去普陀山敬香竟然带着周家二小姐,可见周家大小姐在程家的地位了。

    方氏在周少瑾上前给她行礼的时候笑容不由就变得真切起来,并取下了发髻上簪着金步摇送给了周少瑾做见面礼:“不知道二表小姐陪着老夫人。是我的不是,这个你先拿着。只是伯母来的匆忙,有些寒酸,等去伯母家做客的时候,伯母再给你补一份见面礼。”

    “太太客气了。”周少瑾温温柔柔地道。“晚辈本应上门拜见,只因还有长辈服侍,不好随意走动。原想过几天等老夫人这边闲下来了去探望您的,没想到您先过来了。晚辈实在是羞愧。哪里还敢当太太的见面礼?还是等哪天我正式去拜访太太,太太再赏我好了。”

    为了姐姐,她尽量地表现着自己的恭顺。

    方氏见她举止大方又不失驯良,果然非常的满意,对周初瑾又多了几分期待,笑道:“长者赐,不能辞。你拿着就是。等到正式拜见的时候自然有正式拜见的赠礼。”

    周少瑾笑着道谢,收下了方氏的见面礼。

    实际上两人心里都明白,周少瑾所谓的去拜访方氏,那都是客气话,哪有没有过门的儿媳妇去拜访姐姐婆婆的道理,而所谓的正式拜见,那也是指周初瑾嫁到了廖家之后,周少瑾去探望姐姐的时候。

    她们寒暄了两句,方氏就和郭老夫人聊起天来。

    她说得也都是些陈年往事,和来拜访她们的镇江通判陈述明的夫人一样,只怕是有事相求。

    周少瑾就借故出了船舱。

    但她又很关系廖家的事。

    廖家毕竟是她姐姐的夫家,若是廖家出事,她姐姐也会跟着受苦。

    前世她并知道廖家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她只知道姐姐很顺利地嫁到了廖,攻破了那些觉得姐姐和廖家的婚事会有所波折的谣言。

    她求碧玉:“你帮我留意留意,可别是什么坏消息。”

    碧玉很能理解周少瑾的心情,她朝着周少瑾眨了眨眼睛,道:“你放心,今天是我珍珠当值。我们两人都会留意的。”

    自用了程池教的方子,珍珠不仅好了,而且还不晕船了,周少瑾还跟着碧玉把那个方法给学会了。

    周少瑾笑着向她道谢。

    方氏身边的钟嬷嬷笑着出了船舱。

    看见周少瑾她虽然有些惊讶,但还透着股亲热劲地和她打招呼:“二表小姐怎么站在这里?这湖面上的风比城里的风冷多了,您小心着了凉。”

    周少瑾心里很是感慨。

    前世,不管是方氏还是钟嬷嬷,都对她不冷不热的,何曾对她如此的热情?

    她笑道:“没事,就是有几句话要和碧玉说。”

    碧玉微微颌首,客气地对钟嬷嬷道:“旁边茶房有热茶,嬷嬷要不要去歇个脚,喝杯茶?”

    “多谢碧玉姑娘。”钟嬷嬷忙笑道,“我们是昨天才得到的消息,又怕老夫人这两天就启程金陵城了,我们大太太把手边的事都推了,一心一意地想过来给老夫人请个安。家里的事还都没有安排,应该没有办法久留。若是老夫人答应明天去我们府里做客,我们大太太还要回去安排酒宴,那就更不会在这里逗留了。我还是等在这里好了。”

    碧玉也没有勉强她,叫了个小丫鬟随身服侍,自己则提着水壶去了内室给郭老夫人和方氏续茶。

    周少瑾笑着和钟嬷嬷说了两句话,就起身准备回屋。

    朗月抱着个小瓯跑了过来。

    “二表小姐。二表小姐。”他举了手中的小瓯给献宝似的给周少瑾看。道,“这是中泠泉的泉水。这是四老爷和沈大人等人刚刚从江水中汲取的。这个是送给您的。”

    周少瑾喜出望外。

    中泠泉又称南泠泉,因泉水在金山寺外的滚滚江水之中。而江水受到石牌山和鹘山的阻挡,水势曲折流转,分为南、中、北三泠,这泉水就在其中一个水曲之下。故名“中泠泉”,又因中泠泉在金山的西南面。又称“南泠泉”。据说江水水深流急,汲取不易。要想打泉水,需在正午之时将带盖的铜瓶子用绳子放入泉中后,迅速拉开盖子。才能吸到真正的泉水。

    周少瑾曾在书上看见过,高夫人陪着她们游金山寺的时候,她还曾特别观察过金山寺旁的江水。可郭老夫人等人不说到江中取泉水,她又怎能吭声?

    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程池竟然汲了中泠泉水回来。

    这水得多珍贵啊!

    周少瑾有些不敢相信地问朗月:“这是送给我的?”

    朗月连连点头,面露得色,与有荣焉地道:“这种事又怎么难得住我们家四老爷!四老爷和宋老先生吸了一大桶回来,这个您拿着,我还要帮清风抬水呢!”

    不管是谁的意思,周少瑾都很感激。

    她忙接过了小瓯。

    朗月一溜烟地跑了。

    周少瑾望着他的背影不由笑着摇头,所以她没有看见那种嬷嬷目光微闪,笑道:“这位是……四老爷身边的小童子?”

    “是啊!”周少瑾笑道,“四老爷信道,所有身边的两个小童子都穿着道袍。”

    她为程池辩解道。

    廖家既然有意和程家结亲,自然对程家的情况有所了解,钟嬷嬷早就听说过程家长房四老爷脾气古怪却是个财神爷,不要说外面的人了,就是程家的人等闲也巴结不上。

    她笑道:“看样子二表小姐和四老爷身边的人关系还挺好的。”语气中不觉就带上了几试探的味道。

    周少瑾早就知道廖家有些势利,她不以为忤,笑道:“大家一个船里会着,怎么会不好?”

    “那也是。”钟嬷嬷笑着,却一句也不相信。

    那中泠泉水是怎么一回事,别人不知道,她是镇江本地人却再清楚不过了。

    从江中取泉水,不说雇船请人,就是这汲泉水铜瓶就得专门的定制,而整个镇江只有一个人会制,一个铜瓶他通常要收十两银子。等到了江面上,一眼望过去,全是滚滚江水,泉水在哪里,没有懂这些人,那铜瓶就是丢到了江中也吸不到真正的中泠泉水。整个镇江会吸水的只有三个人,请他们去一次也得十两银子。这样算下来,那个小道童送给周少瑾的那一小瓯泉水就得二十两银子。

    那小道童和周少瑾说话的时候分明就带着几分恭敬。

    可见周家二小姐在程家有多得宠了!

    等到方氏一下船,钟嬷嬷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她。

    方氏沉默半晌,沉吟道:“你应该向周家二小姐讨点中泠泉水的,我们也好拿去给老祖宗尝尝,让廖家那些眼皮子浅的东西也知道,别以为人家周氏姐妹寄居在程家,就是一副小媳妇的模样。”

    ※

    姐妹们,今天是大年三十,再过一个半小时就是新年了,我提前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阖家欢乐,万事如意!

    ps:这两天事挺多的,有时候到了时间来不及校对,就先贴了草稿上来,通常过两、三个小时大家再刷新,基本已经改了错字。

    &nb(n_n)o~

    不便之处,还请大家原谅!

    ※(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