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二十章 乱麻
    周少瑾在程池的确船舱门前探了探头。

    程池正和宋老先生说得热闹:“朝廷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来利用水车灌溉耕田来减少水患。照我看,重修河堤才是可行之策……”

    周少瑾在心里暗暗地吐着舌头,正要缩头,程池突然望过来,道:“你有什么事?”

    他好像还沉溺于刚才和宋老先生的讨论中,目光深邃,表情冷峻,看上极严肃。

    难道平时池舅舅说正经事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周少瑾暗忖,笑道:“厨房里做了新式点心,我正想问问您要不要点心?”

    点心实际上是她亲手做的。

    “我们不吃点心。”程池肃然地道,“我和宋老先生有事,你们留着自己吃吧!”

    言下之意,是让她别来打扰的他们。

    宋老先生闻言点头,副让她快点走的样子。

    看样子这样路行不通啊!

    周少瑾轻轻地咳了一声,退了下去。

    第二天,程池依旧关着门在和宋老先生说话。

    周少瑾问他们要不要喝茶。

    结果程池还没有开口说话,宋老先生已指了自己面前的茶盅,道:“这龙井不错,我一喝就知道是明前的,不用换了,我就喝这个。”

    周少瑾只好又退了下去。

    第三天,程池和宋老先生拿了算盘在屋里计算着什么。

    周少瑾趁着他们空闲的时候进去问他们:“……船工钓了新鲜的小鱼小虾,春晚她们准备裹了面粉就这样炸着吃,要给您们端一碟子进来吗?”

    “不用了。”程池目不转眼地盯着眼前的稿子,对宋老先生道,“我算出来是49。您算出来的是多少?我总觉得这个数字有点问题。没道理河面疏通了,水势反而减弱了。”

    而宋老先生压根就没有看周少瑾一眼,道:“我也觉得这数字有问题,要不我们重新再算一遍吧?”

    程池抓起算盘上下簸了一下,珠子就整整齐齐地各归各位了。

    他吩咐清风:“再去给我们拿叠纸过为。”

    清风一溜烟地跑到了旁边的小屋里,抱了一刀纸出来,开始裁成一尺斗方大小。

    周少瑾叹气。只得退了出去。

    等大外面的春晚忙迎了上来。紧张地道:“四老爷怎么说?”

    “什么也没有说。”周少瑾怅然道,“池舅舅很忙,没空理我们。”

    “那怎么办?”春晚皱眉着。“要不,您就直接去给四老爷说声‘对不住’?”

    “那也得有那机会才行啊!”周少瑾无奈地道,“池舅舅又开始算那个水流了。”

    春晚颇有些无语。

    四老爷算起这些事可谓是六亲不认——上次碧玉奉了郭老夫人之命给四老爷做了件小衣,喊了四老爷过去试试。吕嬷嬷跑了五、六遍,不仅没有请了四老爷去郭老夫人屋里试衣裳。反而被四老爷给轰了出来。

    周少瑾道:“你去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新鲜的瓜果,我明天试着切个果盘送进去,若是池舅舅还不理我,我也没办法了。”

    春晚颔首。去了厨房。

    一盅茶后,她来给周少瑾回话:“说是今天晚上停船后会上岸买些水梨来。”

    “那就炖梨子百合汤好了。”周少瑾喃喃地道,翌日只有厨房里做了。亲自端了过去。

    程池皱着眉头,正在屋里来回的走动。

    看得出来。关于那个算术,进展的很不舒服。

    周少瑾就觉得自己进来的有些不是时候。

    果然,没等她说会,程池已指了旁边的茶几道:“你这是端的什么?先放在那里吧!”然后也没有多问她一句,径直走到桌前,继续算了起来。

    宋老先生则满脸疲惫地倚在旁边的太师椅上闭目养着神。

    周少瑾把梨子百合汤放在了茶几上,轻手轻脚地退了下去。

    春晚看着一喜。

    周少瑾却苦涩地朝着她摇了摇头。

    春晚表情黯了下来。

    周少瑾看着心里有些不好受。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鼓舞般地对春晚道:“算了,池舅舅向来胸襟宽广,他肯定不会和我计较这些的。我们也别太杞人忧天了。明天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好了!”

    也只能这样了。

    春晚自我安慰着,和周少瑾回了船舱。

    周少瑾不再去找程池,她像从前似的陪着郭老夫人,在郭老夫人和沈夫人说那些陈年旧事的时候,她就安静地在一旁做着针线。

    渐渐的,她也听出些味道来。

    特别是那些江南名门望族的轶事。比如说,海宁顾家是怎么起家的,镇江廖氏是从哪辈人才开始兴旺起来,前朝哪些诗书礼仪传世的人家如今已经败落,败落的缘由是什么,又有哪些人家更加繁盛,又是谁带来的繁盛……听郭老夫人讲,江南各大世族之间的一张姻亲关系慢慢地浮现在了周少瑾的脑海里。

    她发现世界如果之小,转个弯仿佛就能遇到熟人似的,尽管她不认识这些人,却知道这些人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这种感激很奇妙。

    周少瑾越发听得认真了。

    郭老夫人跟宋夫人说这些的时候还有所保留,等到宋夫人走后只剩下周少瑾的时候,郭老夫人通常会补充两句,就这两句,却每每能让周少瑾非常的震惊。像昨天晚上,郭老夫人留了她在着自己通头,就悄声地告诉她,高耀的岳丈工部尚书、谨身殿大学士曲源是庶子,因其生母倍受宠爱,在他十岁的时候,嫡母趁着曲父不在,将其生母毒哑,卖到了私窠。后来逃了出来,遇到了申家的家主。被申家的家主养在了外面,下了一个儿子,这个儿子通过善堂,以养子的身份被申家的家主抱回了申家,后来曲源得势,想办法找到了生母,虽然母子没有相认。曲源却对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非常的照顾。而曲源同母异父的弟弟,就是金陵同知申青云……所以,历任金陵知府都动不了申青云……

    周少瑾记得自己当时嘴巴张得都可以吞下一枚鸡蛋了。

    郭老夫人却若无其事地笑了笑。

    周少瑾半宿都没有睡着。

    郭老夫人有没对袁氏说过这些话吗?

    如果袁氏知道了郭老夫人知道的这些秘密。程家依旧逃不脱被抄斩的结局,那……

    周少瑾几乎可以很肯定地说,程家肯定是参与到了皇家的事务中去了,而且还是参与到了一件非常不光彩的事里。所以程家才会被那么快的满门覆灭。不然以程家的有脉和底蕴,绝对不会败落得这么快。

    实际上对于远在金陵城的程家宗族。就算是京城的程氏子弟犯下了再大的过错,也不至于连本家的人也不放过,而且不是论哪一支哪一房,只要是住在九如巷的就全都覆亡。

    皇家当年发生了些什么丑闻呢?

    太子病逝。皇太孙被封为储君,可皇太孙和他父亲一样,早于皇上之前病逝。皇上伤心过度,很快也殡天了。皇四子这才继承了皇位的。

    周少瑾使劲地回忆着前事的事。

    四皇子是利益的得主,就从他抽丝剥茧。

    太子在位的时候,四皇子的生母既非皇后,他本人也不是长子,而且给人老实本份之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才能,既不占嫡也不占长更谈不上贤。

    后来太子病逝,二皇子,三皇子,五皇子,七皇子都反对立皇长孙为储群,皇上一意孤行立了皇长孙,为此朝廷还为此事争了快一年,就是史称的“礼仪之争”,最后以都察院左都御史流放结束,其中反对最为坚决的二皇子被贬为庶民,三皇子被降为郡王。所以皇太孙病逝之后,四皇子在与三皇子的争斗中才会胜出,最后继承了皇位。

    哪里能做手脚呢?

    皇上是个很强势的人,他不仅长寿,而且他在位的时候内宫二十四衙门的大太监他想杀就杀想流放就流,没有人敢在皇上面前多说一句话,内阁的几位首辅更与皇上意见相佐的时候都败北,后来有人戏称皇上在位时担任首辅时间最长的袁维昌为“龟鹤宰相”,意指他像乌龟一样的能忍,姐夫还曾因此而嘲笑过袁维昌……所以二皇子和三皇子的事不可能是其他人下的手。

    那就是皇太孙了。

    皇太孙病的时候皇上曾为皇太孙亲往泰山祭祀,出京和入京时都曾净街,林世晟还曾特意派人叮嘱她不要出门。

    皇太孙死后,皇上过了半年才薨。

    周少瑾托着腮,实在是想不出来皇家有什么事。

    或者是因为自己从前离这些事都太远了的缘故?

    如果不重生,她怎么会知道程家那么多的事?

    她若是不知道程家的事,又怎么会想接近池舅舅。

    如果不接近池舅舅,她又怎知道程家还有这样一个厉害的人!

    她还是想办法尽快让池舅舅给程泾带个话好了。

    程泾现在已经是内阁大臣,应该比从前更有能量才是。

    可惜装道士这一招已经用过了!

    但就算没有用过,想骗过池舅舅,骗过郭老夫人……周少瑾觉得以她的能力,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得找机会跟池舅舅说啊!

    可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这个机会呢?

    周少瑾苦恼极了,决定还是抓住这次机会多听郭老夫人说说那些旧事,她隐隐觉得,郭老夫人是有意说给她听的。

    可她又无意做宗妇,知道这些应该作用不大吧?

    ※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哦!

    &nb(n_n)o~

    ps:给吱萌的加更在明天下午五点左右。

    ※(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