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着急
    程池一直窝在船舱里和宋老先生算这算那的,郭老夫人已经有些日子没有好好地和儿子说说话了,此时听说程池求见,自然是喜出望外,连声道着“快请四老爷四进”。

    宋夫人避到了内室。

    周少瑾目光微闪,躲在了郭老夫人身后。

    可程池还是一进门就看见了周少瑾。

    她破天荒地穿了件桃红色的比甲,比甲上镶着绿色格子锦襕边,映着她肤光如雪,娴静而柔美。

    程池不由微微一笑,给母亲行了礼。

    郭老夫人指了身边的锦杌示意程池坐下,温声地问他:“你的那些算术都算完了?”

    程池笑道:“我和宋老先生在算近十年来富春江和钱塘江在春季两流的水流,希望可以找出个规律,大致算出旱涝的年份和月份。”

    “这是件大好事!”郭老夫人很是支持,道,“你们算出什么结果来了没有?要不要请了宋老先生去家里住些日子?宋大人担心宋老先生一个人在老家孤单寂寞,我想他若是知道宋老先生和你志同道合,肯定会答应的。”

    “我们没什么进展。”程池笑道,“京城大儒云集,钦天监的监正刘崎也有些真才实学,宋老先生想去京城里向这些人请教一番,我也觉得这件事仅靠我们两人很难有个结果,所以我们约定等宋先生那里有了进展我再京一趟。倒不好请了宋老先生去家里小住。”

    “都好!”郭老夫人只要儿子高兴,笑道,“我听说工部也有很多能人,你大哥出身工部,金陵知府吴大人的郎舅如今在工部任给事中,镇江知府高大人的岳父更是工部尚书、谨身殿大学士……要不要你哥哥亲自陪着你走一趟?”

    程池知道母亲这几年心里不好受,千方百计地就想补偿他,哄着母亲开心道:“您不说我还真没有想到!若是宋老先生那边没有什么进展,到时候我再请了你出面帮我去疏通疏通。”

    “就知道逗我开心。”郭老夫人嗔笑指了儿子道,“那高知府不是你的好友吗?上次你帮了他那么大的一个忙,我看他一直想找个机会还了这人情,你若是去找他,他纵然不亲自陪着你进趟京,只怕也会派了师爷陪你去拜见他的岳父。”

    程池有些意外。

    他的外家是开书院的,又有忠义之名在外,母亲认识的人自然也就多。但母亲从来不是那种喜欢夸耀的人,怎么突然变了性子?

    程池想到来之前丫鬟告诉他宋夫人在和母亲说话,顿时明白了母亲的用意。

    母亲这是在给宋夫人下马威呢!

    是告诉宋夫人,他们程家不仅家蕴深厚,而且门生故旧遍布朝野,想做什么都找得到路子,想做什么事都不难。

    他不禁有些啼笑皆非。

    母亲定是听了他对袁维昌、宋景然评论,怕哥哥一门心思跟着袁维昌走让自己受委屈,所以决定给自己在朝中找个援手……

    程池就抬睑瞥了眼周少瑾。

    周少瑾莫名其妙。

    她是打定了主意让程池和宋家走得更近些,可他和宋老先生对河工上的事感兴趣,与她有什么关系啊?

    周少瑾睁大了眼睛望着程池。

    程池强忍着才没有露鄙视的目光。

    这小丫头片子竟然还敢瞪他!

    要不是她自作主张地把宋老先生想和他们同行的事捅到了母亲跟前,母亲会这么天上一句地下一句的吗?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在母亲身边站住脚的!

    程池在心里思忖着,没有再看周少瑾一眼,而是笑着对母亲道:“等会就到常州码头的,你之前不是说要买些常州的梳篦回去人吗?我和宋老先生还有些数字没有算出来,怕是没空陪着你去逛街了,您看你要买几把梳篦,我让秦子平去买。”

    周少瑾立刻急起来。

    在杭州府的时候程池争给着她付账,她就没好意思,匆匆买了几套梳篦就折了回去,等她回去之后才发现那几套梳篦送给阿朱、程笳还可以,却不适合送给孀居的外祖母。又想着常州的梳篦天下闻名,江南大多数铺子里都要卖的,给外祖母的梳篦等到了苏州府买也是一样,苏州也是十分繁茂的大城,据说不比杭州府的东西差。结果程池沉溺于算术之中,船停苏州府的时候程池根本就没有安排她们进城。她就想,去无锡买也是一样。结果船停无锡府的时候他们也只是宿了一夜就离开了,她就指望着在常州买了……现在程池也不准备在常州多做逗留,又只问郭老夫人要带几把梳篦,那她答应姐姐和大舅母的梳篦怎么办?总不能让郭老夫人匀几把给她吧?当然,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秦子平也帮她带几把,但这也得程池同意才行啊!

    她就目不转睛地望着程池。

    谁知道程池像没有看见似的,目光全落在了郭老夫人身上。

    偏偏她之前怕程池还对她把宋老先生想和他们同行的事捅到郭老夫人的事心生不悦,为了躲程池特意地站在了郭老夫人身后,现在就算她想让郭老夫人发现她的异样从而把话题转移到买梳篦的事上来也不可能了……

    她现在就指望郭老夫人应下之后她去跟秦子平说了。

    结果郭老夫却道:“我之前已经在杭州府买了好几把梳篦,你有事就去忙你的,不用专门陪着我去逛。”

    程池闻言站了起来,笑道:“那好!你有什么事就吩咐秦子平好了。我们明天起启前程镇江。”

    郭老夫人笑着点头。

    程池了船舱。

    宋夫人从内室出现,看郭老夫人的眼神又不能样了。

    她带着几分试探的味道道:“没想到四老爷和曲阁老的女婿很熟,四老爷怎么没有接些河工上的事做?”

    “那都是民生大计。”郭老夫人笑道,“赚钱,于心不忍;不赚钱,也一样会背个坏名声。不沾也罢!何况我们程家也不差那个钱。”

    “还是您见识高远。”宋夫人奉承着郭老夫人。

    周少瑾却有些心不在焉。

    要不就只送那串红珊瑚的一百零八子的佛珠给外祖母?

    可她准备把那珠花送给姐姐,簪钗送给大舅母……大家都是红珊瑚饰首加一套梳篦,就外祖母没有,那还不姐姐和大舅母那里也只送珊瑚首品不送梳篦呢……可她已经答应了姐姐的,而且她也带了几套梳篦回去……看样子只能在这几套梳篦中选一套花色比较素净的了。

    周少瑾在心里盘算了良久,从郭老夫人屋里一出来就直奔自己的船舱,喊了春晚把这次给众人买的东西都拿出来,左摆弄右摆弄,也没办法把这件事给圆了去。

    难道只有求助于秦子平这一条路?

    周少瑾去了集萤那里。

    集萤不在。

    商嬷嬷告诉她:“四爷想吃溧阳扎肝,秦总管带着集萤姑娘去买了!”

    他们不是在常州吗?

    吃什么溧阳的扎肝啊?

    再说了,这扎肝是什么东西啊?

    听着就是内脏之类的,他怎么会吃这种东西?

    也不怕吃坏了肚子!

    还把秦子平也给差了出去。

    让她找个人帮忙都找不着……

    周少瑾在心里腹诽着。

    商嬷嬷笑眯眯地道:“二表小姐找集萤姑娘有什么事吗?若是很急,不妨过一会了再来,听秦管事说,买溧阳扎肝的地方离码头有些远,秦管事也只是听说哪里有买的,到底在不在那里,还得到了地方再找。若事情不是很急,您不如明天一早再来找集萤姑娘,到时候她肯定在。”

    周少瑾焉焉地道:“算了,我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

    商嬷嬷就道:“宋老先生被黄少爷叫去了,四爷正闲着没事在收拾那些稿子呢!要不你去跟四爷说说?”

    去求池舅舅啊!

    他会不会跟自己算账呢?

    周少瑾犹豫着,就听见商嬷嬷又道:“宋少爷今天没有和您一道?我看他最喜欢的就是二表小姐了,整天缠着您一起玩。我们都说,这可真是孩子喜欢孩子,也亏得二表小姐好脾气,不然换了别家的小姐,谁有这耐性总陪着他……”

    什么叫孩子喜欢孩子?

    周少瑾听着微微有些不悦,可这念头闪过,她又不禁心中一动。

    是啊!

    她怎么忘了,自己现在还是个没及笄的小姑娘,就算胡搅蛮缠就怎么样?大不了被人说一句“娇纵任性”。可只要她十件事里有九件都乖巧懂事,有一件事娇纵任性,别人也只会觉得她是脾气来了,而不会觉得她是性格乖舛。

    这还是她嫁到林家之后,为了少和林家的那些亲戚来往,姐姐告诉的办法——小事上你只管顺从,大事上却怎么也不能让步。

    她之所以能顺利地搬以大兴的田庄上去,就曾照着姐姐的话坚持过一次。

    此时看来这个道理也是可以通用的!

    周少瑾眼睛转了转,草草地和商嬷嬷说了几句话,就匆匆去了程池的船舱。

    程池把那些算废的稿子都清出来丢到了纸篓子里,准备让清风烧了,周少瑾就像阵风似的不禀而入:“池舅舅,我有话跟您说?”

    这小丫头片子,终于来了!

    若是不好好教训她一番,只怕她还会在他的事上自作主张!

    程池笑道:“什么事这么急?坐下来说吧!”

    ※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哦!

    o(∩_∩)o~

    ※r1152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