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同行
    宋夫人伸手就要去拽宋森。

    郭老夫人却笑道:“小孩子童言无忌,宋夫人不必责怪于他。”

    宋夫人只好窘然地作罢。

    郭老夫人就差了吕嬷嬷去看程池和宋老先生在什么,并笑道:“说不定还真让森哥儿说中了呢!”

    宋森肯定地道:“祖父肯定在算数。”

    周少瑾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大家重新坐下来。

    吕嬷嬷回来笑着禀道:“还真让宋少爷说对了,四老爷和宋老先生围着大书案,一个一头的在算数。听宋老先生的意思,如果明年富春江的有大水,钱塘江的潮涌肯定没有今年壮观……宋老先生邀了四老爷明天还来钱墉观潮。”

    “好啊,好啊!”宋夫人高兴地道,“这样以后我们两家就还能见面了。”

    郭老夫人微笑着点头。

    到了酉时(注:下午四点),宋老先生等人若是还不回城,就又要在宗家的别院歇一天了,程池和宋老先生这才意犹未尽地从书房出来,宋老先生还反复地叮嘱程池:“……你别忘了给我也弄个像你那样的怀表——它走得可真准!”

    程池笑着应了,对宋老先生道:“我说的话,您也仔细地考虑考虑。朝廷已经有十年没有治理江南的水患了,而淳安等地却水患频繁,最多两年,朝廷肯定会整饧河工,老先生何不把自己平生所得写书刊印,让后人也知道如何预防水患?如果修理河堤呢?”

    宋泯却神色微黯,道:“这件事以后再说吧!”

    毕竟交浅言深,程池虽然可惜,却也尊重宋泯的决定。他亲自送宋老先生出了别院,然后转身去了书房,一个人在书房里算到打了二更鼓,这才歇下。

    郭老夫人就吩咐大家不要吵醒了程池。

    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有亮程池就醒了,在塘堤上走了半圈,这才回了别院。

    郭老夫人问他:“可是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要不要我跟你哥哥打声招呼?”

    “那就要哥哥帮着出面解决啊!”程池失笑。陪着郭老夫人用早膳。

    周少瑾帮他摆了箸碗。这才坐了下来。

    程池看了周少瑾一眼,笑道:“昨天的茶点是你让送过去的吧?”

    郭老夫人奇道:“什么点心?”

    周少瑾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想着池舅舅和宋老先生坐在船上肯定很无聊。就让厨房的做了些点心。”

    郭老夫人笑着点头,道:“我昨天只顾着和宗家的人应酬了。还好有你跟在我身边,我可省心不少!”

    周少瑾赧然道:“是我跟着您学了很多东西才是。”

    “那也要你愿意学才行啊!”郭老夫人笑道,“你也别和我客气了。以后我若是有什么地方想得不周到的,你只管帮我记得就是。”

    除了吃吃喝喝的事。其他的事她可什么本领帮郭老夫人记住了。

    周少瑾抿了嘴笑。

    用过早膳,郭老夫人留了程池说话。

    周少瑾猜测郭老夫人肯定是要问程池昨天都和宋老先生去干什么去了,可郭老夫人无意留她,她也不好意思在那里听。只得起身告辞了。

    外面,清风和朗月正站在院子中间小声地说着话。

    周少瑾脚步轻盈地走了过去,就听见清风不悦地道:“宋老先生是宋阁老的父亲。多好的机会啊!宋老先生想和我们一起北上,偏偏我四爷怕二表小姐受委屈。没有答应……”

    她吓了一大跳,沉声道:“清风,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清风和朗月神色惶恐地回头,忙道:“没什么!没什么!”

    周少瑾道:“你们不告诉我,我就去问池舅舅去。”

    “您别去。”清风急急地道,“我告诉你就是了。宋老先生会堪舆之术,四老爷和宋老先生相谈甚欢,四老爷就邀了宋老先生一同北上,宋老先生欣然同意了。可四老爷回来一听那宋家小公子在老夫人那里闹腾了一番,就改变主意了,让秦管事找了借口去回宋老先生呢?秦管事就觉得可惜。说四老爷当初拒绝了朝廷的甄选,如果再想做官,没有封疆大吏的廷推是不可能的,而且就算是封疆大吏的廷推,那也分三六九等……”他说到这里,小心翼翼地瞥了周少瑾一眼,低声道,“据说皇上非常的器重宋阁老……”

    周少瑾知道。

    不仅此时的皇帝非常的器重宋阁老,就是之后的皇帝也非常的器重宋阁老。

    他们是想让程池走宋景然的路子吧!

    周少瑾想也没想地道:“不管是谁的主意,我这就去跟四老爷说,我不会拖四老爷的后腿的。”说完,返回了上房。

    清风和朗月面面相觑。

    朗月就埋怨清风,道:“我说别和二表小姐玩这么多花样吧?她那是为人温和而不是愚蠢!你看,把二表小姐给得罪了吧?”

    清风犹不认输,嘴硬道:“我怎么知道二表小姐这么好说话,秦管事教给我们说的话我们还没有说完,二表小姐就决定去劝四老爷了……”

    “反正,你以后不能再这么对付二表小姐了。”朗月道,“她为人很好的。你不能因为她为人好就在她面前肆无忌惮的!”

    “我什么时候肆无忌惮了?”清风驳道,“我只是没你这么喜欢往她面前凑罢了!”

    “你说什么呢?”

    两低声地吵了起来。

    站在上房厅堂里的周少瑾隐隐可以听见东边宴息室郭老夫人低低的笑声。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想了又想,这才笑着示意旁边当值的小丫鬟去禀了郭老夫人。

    小丫鬟很快带着她进了宴息室。

    她笑着问程池:“池舅舅,我们还是照着原定的时间启程吗?那我们在哪里等宋夫人她们?是他们坐我们的船?还是我们坐他们的船?”

    郭老夫人讶然,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周少瑾笑道:“我之前听宋夫人说会和我们一起同行。刚刚又听清风我们和宋家的人各走各的,我就想来问问,看什么时候收拾箱笼。”

    她说着,在心里不满地“哼”了一声。

    清风敢算计她,她也算计一下清风好了。谁让他以为自己是软柿子的!

    程池目光微闪,徐徐地道:“宋老先生是这么说过,我怕母亲觉得麻烦。就婉言谢绝。”

    郭老夫人显然也有自己的算计。她笑道:“你这孩子,难得有个能和你说得上话的人,宋夫人又温柔敦厚。那宋家五少爷虽然顽皮,却也不是那不讲道理的孩子,有他们做伴,正好解了我们旅途的清冷。你拒绝人家干什么?”说着,高声喊了吕嬷嬷进来。道,“你拿了我的名帖去给宋夫人,问她愿不愿意我们同行?”

    吕嬷嬷笑着应“是”。

    程池笑道:“这件事母亲还是别管了,我去应了宋老先生就是。”

    “如此甚好。”郭老夫人笑道。“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你有时候啊,就是太清高了。”

    程池笑了笑,没有作声。出去的时候却看了周少瑾一眼,示意她跟自己出来。

    周少瑾才不会在他气头上的时候跑到他面前去给他训斥呢!

    她装作没看懂。在郭老夫人屋子里一直消磨到了郭老夫人歇下才回屋,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就去了郭老夫人屋里服侍。

    程池扶额而大笑。

    下午,他们启程去了杭州府,晚上,宋家的人上了程家的沙船。

    周少瑾把自己的船舱腾了出来,住进了郭老夫人的船舱。又因有黄宜君在船上,甲板上也不敢乱走了,她多半的时候就坐在船舱里做着针线,听宋夫人和郭老夫人说话或陪宋森玩一会,哪里还有来时的悠闲自在。

    特别是到了苏州府之后,周少瑾原本很想到城里去看看的,可程池和宋老先生正在兴致上,根本没有下船的意思,周少瑾望着码头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觉得没有程池跟着太不安全的,干脆留在了船舱做针线。

    就算这样,她也没有后悔。

    她和程池接触的越久,就越觉得程池很厉害。她觉得以程池的能力,他若是想入仕,程家根本就阻止不了他。而他之所以不入仕,多半是因为亲情的制约。

    如果程池能从宋景然身上下手,未必不是件好事。

    只要是对程池有好处的事,她都会去做。

    不然怎么能报答程池一二?

    郭老夫人原本就是陪着小辈们过来转转的,周少瑾无意看热闹,她老人家就更是意兴阑珊了,宋夫人去杭州府之前已经逛过了苏州府,她见周少瑾和郭老夫人都无意进城闲逛,她客随让便,自然也就留在了船上,这样来,春晚等人也得留在船上了。

    一时间大家的情绪都有点低落。特别是春晚,小声嘀咕道:“宋夫人又不是没有船,这样跟着我们,弄得我们大家都不方便起来。”

    几个小丫鬟连连点头,对宋夫人的人不免有些冷淡起来。

    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周少瑾的耳朵里,她若有所指地对春晚等人道:“我抄经书的时候可没有想到郭老夫人会带了我到普陀山敬香,去普陀山的时候也没有想到四老爷差人带我们逛街,还能随意地买东西。如今四老爷不得闲,我就寻思着,人不能只顾着自己,不顾着别人——四老爷带着我们吃吃喝喝的时候我们就一个个感恩戴德,四老爷有事顾不上我们了,我们就一个个不满抱怨的。四老爷又不欠我们的,让我们出去玩,那是恩德,不让我们出去玩,那是我们的要份。怎么让大家在船上呆着就受不了呢?照这样看来,以后来是什么恩典也别给了,免得给来给去给成了仇!”

    ※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o(n_n)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