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夜宿
    热门推荐:、 、 、 、 、 、 、

    程池和宋泯相谈甚欢。

    内院正房,宋夫人正拿着周少瑾刚才给她画的一副花样子大力地攒扬着周少瑾:“……我就是那么一说,谁知道她就勾出来了。真不愧是读过书的大家小姐,就是聪明。我小的时候也很喜欢读书的,每逢哥哥们去私塾,都要送到门口,哥哥们一回来,我就迫不及待地帮他们拿书包,哥哥们在灯下做功课的时候我就在一旁帮着他们端茶倒水,一心盼着着哥哥们能在闲暇的时候告诉我认两个字,我如今能看得懂账本,也是那个时候跟着哥哥们偷学的几个字。我当时就是誓,若是我哪天有了女儿,一定要让好读书识字,别像我似的。”

    郭老夫人呵呵地笑,道:“各地的乡风不同。我们那里的女孩子大多数识字。少瑾这也只是一般。”

    宋夫人掩了嘴笑,道:“老夫人您就别和我客气了。我在京中可是见过不少江南官宦士家的小姐,像程小姐这样人品、相貌、学识的,可是从来没见过……”

    周少瑾只当没有听见,低头坐在那里拿着临时找来的一块绫布绣着随手绣着玉簪花。

    宋森则坐在摆满了菜肴圆桌前,一面由乳娘喂站菜饭,一面眼睛珠子骨碌碌直转,不时地偷窥着周少瑾,直到有婆子进来禀告,说宋老先生决定和程池决定出去走走,让她们早点歇息,不用等他们了,屋里的气氛才骤然一变。

    “这个时候?”郭老夫人皱着眉,满脸的担心,“有什么事这么急,难道就不能等到明天早上?”

    那婆子也答不清楚。道:“四老爷和宋老先生、黄公子一起去的,秦总事带着几个护院随行,想必不会有什么事,老夫人只管放心好了。”

    郭老夫人怎么可能放得下心来?

    宋夫人愧疚地道:“老夫人,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家老太爷就是这个脾气,好好的半夜起来看星星。正农忙的时候突然跑到巴山去访友。结果遇到了大暴雨,把山都冲垮了,差点就把命留在那里了。还有一次。他老人家带了一般鲜果行至镇江,他老人家丢下管事伙计一个人去了济南府,一船货差一点就全烂了。听说我婆婆在世的时候没少为这件事和公公生伤,后来我婆婆不在了。我公公不愿意续弦,就是不想有人管着他……”她有些惶恐地站了起来。道,“没想到他老人家居然拉了四老爷出去……我,我这就让人去寻他老人家……”

    宋老先生的性情的确有些古怪,不过。周少瑾相信程池不是那种心血来潮,听见就是雨,随便哪件事都能打动他的人。他既然决定和宋老先生一起出去走走,想必是觉得有一起出去走走的必要。她们大可不必如何担心。

    “老夫人。”周少瑾柔声地劝着郭老夫人,“您别担心,池舅舅做事向来妥贴,他们也许只是喝多了酒,想去钱塘江上走走,或是诗兴大发,要去怀古一番。你要是实在不放心,我们喊了外院服侍的人进来问问就是了。”

    郭老夫人微微点头,道:“你说得有道理。你池舅舅也不是小孩子了,他的事他自己知道,他既然让婆子来跟我们说一声,我们也不必喊了外院服侍的来问。明天一早他们回来就什么事都清楚了!”又安抚宋夫人,“你且安心去歇息。四郎带着管事和护院随行,我们家的护院,身手都十分了得的,四郎在外行商,都是这些人护着他的安危,快十年了,从来没有出过事。”

    宋夫人主要担心程池被自己的公公撺唆,听郭老夫人和周少瑾这么一说,不由长长地舒了口气。

    那宋森却人小鬼大地钻进了母亲的怀里,高声嚷着:“舅舅不陪我睡,我害怕!”

    宋夫人面涨得通红,喝斥道:“你都多大了!快站起来!怎么能每天都让你舅舅陪着你睡?你父亲见了,又要责罚你了。”

    宋森像麻花似的在宋夫人怀里扭来扭去,就是不肯一个人去睡。

    宋夫人没有办法,只好妥协,哄着他道:“你今天若是听话,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哪怕是去刹什海戏冰都可以!”

    宋森听着眼睛闪闪发亮,“腾”地一下就从母亲的怀里站了起来,道:“真的?”

    “当然。”宋夫人保证道。

    “那好。”宋森指了周少瑾,“我要和这位姐姐一起睡。”

    屋是的人都愣住。

    宋夫人更是脸色由红转紫,道:“你帮说八道些什么?那是你周姐姐,又不是服侍你的人,你怎么能让你周姐姐陪着你睡?我们回了京城,娘带你去刹什海戏冰好了!”

    宋森不依,哭着闹着要和周少瑾一起睡。

    郭老夫人眼底闪过一丝不悦。

    周少瑾两世为人,接触到的孩子都是乖巧可爱,懂事听话的,像这样胡搅蛮横的还从来没有见过,她惊愕之余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她回过神来,宋森已经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宋夫人又羞又愤,忙向郭老夫人和周少瑾解释“他平时不是这样的,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又恐吓宋森“你要是再这样胡闹下去,我回去肯定会告诉你爹爹的。你以后惹怒了你爹爹,你爹爹要行家法的时候娘也决不会帮你向你爹爹求情了……”

    宋森依旧哭闹不休。

    周少瑾很是尴尬,觉得事关自己,自己若是不出面解决,只会让做主人的郭老夫人为难。

    她犹豫着上前几步,就要答应让宋森和她一起睡,谁知道她还没有开口,就被郭老夫人沉声一句“少瑾”给吓得把到了嘴边的话都咽了下去。

    宋森地突然挣脱了母亲,一把抱住了周少瑾,哭道:“姐姐,漂亮姐姐,我要和你睡。我一定听你的话。乖乖的不吵你,闹你……”

    “你这孩子!”宋夫人神色狼狈,想把儿子从周少瑾身边拽开。

    周少瑾窘然,想到刚才郭老夫那声不悦喊声和目光,很是为难,只好柔声安抚着宋森道:“你既然说听我的话,那就快点站好了。别哭了。”

    宋森趁机和她讲条件:“那你要答应和我一起睡。”

    周少瑾不敢答应。

    郭老夫人笑着站了起来。对宋夫人道:“森哥儿喜欢我们家二丫头,原是二丫头的荣幸,只是二丫头年纪也不小了。早已到了男女分席而坐的年纪,只不过是因为你们家老爷和我们家大老爷同在内阁为官,我们家四郎又和宋老先生倾如盖,我们也就没有讲究什么。只当是通家之好在走动。别的事都好说,可森哥儿要和少瑾一起睡。却不太好。”

    “您老人家说的是,说的是。”宋夫人无颜面对郭老夫人。

    郭老夫人呵呵地笑,对宋森道:“森哥儿,你也是读书人家的子弟。我说的话你听懂了吗?”

    她说着,笑眯眯地望着宋森,目光却如冰似霜。仿佛一柄寒光四射的利刃,直刺人心底。

    周少瑾打了个寒颤。莫名就想起了程池。

    他们母子俩,好像啊!

    她不由垂了眼睑,这才发现抱着她宋森身子微僵,小脸上带着些许的惊恐。

    周少瑾不由在心里暗“哈”一声。

    还是郭老夫人厉害,就这么目露寒光就把宋森给镇住了。

    郭老夫人打了宋森一巴掌,随后又给了他一个甜枣,道:“你是不是很喜欢周姐姐?”

    宋森不住地点头。

    郭老夫人笑道:“那好,你周姐姐每天晚上都要服侍我,你就跟着我们一起睡吧!”说完,她对宋夫人道:“我看这孩子皮得很,你若是放心,我今天就帮你带他一夜,你正好趁机好好歇歇。”

    “这怎么能行!”宋夫人连连摆手。

    谁知道宋森却大声道:“娘,我就跟着老夫人和姐姐一起睡。”

    宋夫人沉着脸上前就拉宋森,宋森灵活地躲到了周少瑾的身后。

    周少瑾朝郭老夫人望去。

    郭老夫人点了点头。

    周少瑾就笑道:“宋夫人,您就让他带着我们好了!我之前也是怕吵着了老夫人,没敢答应您的。”

    宋森又要死要活地跟着周少瑾,宋夫人没有办法,只好点头答应。

    郭老夫人就吩咐宗家的人抬了张罗汉床放在她的内室,又找了被褥出来铺上。

    宋夫人则和宋森的乳母带着宋森去淋浴更衣。

    屋里只剩下郭老夫人和周少瑾了。

    周少瑾羞愧地低了头,道:“老夫人,都是我不好……”

    “傻丫头,你有什么不好的?”郭老夫人听着笑着打断了她的话,“若说不好,分明是那宋夫人教子无方,与你有什么关系?你用不着心中不安!”

    周少瑾抬头,仔细地打量着郭老夫人。

    郭老夫人眼中含笑,神色自若。

    老夫人真的没有迁怒她!

    周少瑾眼眶微红。

    从前有什么事,大家都一定是责怪她,觉得是她的错……

    “好了,别哭别哭!”郭老夫人见状怜惜地揽了她肩膀,低声地道,“好孩子,我年纪大了,最看怕人伤心难过。这件事我知道让你受委屈了,可宋夫人远道是客,我也不好直接回了她们,你就看在我的份上,忍一忍。明天我们两家就分道扬镳了……”

    周少瑾连连点头,眼泪却忍不住簌簌落下。

    ※

    姐妹们,今天的加更。

    据说明天是情人节,不知道大家都有什么安排啊?不知道会不会像我继续在家里写文……

    ps:快过年了,单位家里的事都特别多,有错字,等会才能改。

    ※(未完待续)r4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