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零九章 沙滩
    宋夫人知道眼前的老夫人是新晋的礼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程泾的母亲,她自然是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不仅笑语盈盈,而且说话行事都透着股亲热劲:“我是个脸皮子厚的,那我就不和老夫人客气了。哪天老夫人得了闲,一定进京去看看,也好让我尽尽地主之谊。”然后褪了手上的一对赤金绞纹镯子要送给周少瑾:“不知道在这里会遇到二表小姐,是我的一点心意,二表小姐可千万别嫌弃。”

    这是两家之间的应酬,周少瑾自然不会推脱,让人觉得程家的没有眼界。

    她笑盈盈地上前道了谢,接过手镯递给了一旁的春晚。

    那宋夫人也是世代书香之家的小姐,不过是到了她这一辈大不如前,虽然后来嫁了宋景然,又跟着去了京城,可大多数的时候还是在内宅打理家务,见识有限。周少瑾长相十分出众,又褪了那点小家子气,在宋夫人看来,这才是真正的名门闺秀的样子,不由得十分喜欢,午膳之后大家移到宴息室喝茶的时候,她拉着周少瑾问个不停。

    郭老夫人却是成了精的人物。听小儿子的语气,那袁维昌和宋景然并不十分亲近,长子程泾新入内阁,排位最末,是继续亲袁还是在袁维昌和宋景然之间左右逢源,此时来说都早了点,对这位显然有些摸不清楚头绪的宋夫人太过亲近并不是件好事,至少现在不应该太亲近。所以对宋夫人的那些问题,她也就有所保留。

    宋夫人听说周家和程家是姻亲,袁夫人见周少瑾的字写得好,就请了周少瑾帮着抄了部《楞严经》供奉在了普陀山。宋夫人不由得啧啧称奇——宋夫人只识得自己的名字,她不由试探着问起周少瑾的婚事来。

    郭老夫人虽然也有意外,却也觉得这是情理之中的事。但对宋夫人说起的什么故交却一点也不感兴趣。

    这位宋夫人尚且如此,可见她的那位故交也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喝过茶之后,郭老夫人就打发周少瑾回房去抄经书:“过两天我们会在苏州落脚,苏州的名刹也很多,到时候少不得要去参拜参拜。”

    周少瑾只是少思虑。并不是傻。郭老夫人一说她就明白了郭老夫人的意思。何况她不太喜欢像宋夫人说的那样盲婚哑嫁,她总觉得自己这一世若是要嫁人,一定要父亲和姐姐觉得好才行。

    前世。每逢过年,她就羡慕那些和丈夫一起回娘家,然后丈夫和娘家的兄弟们坐在一起海吃海喝夫妻。

    她笑着应“是”,带着服侍的丫鬟婆子回了东厢房。

    春晚沮丧着帮周少瑾磨墨。

    周少瑾抿了嘴笑。道:“你下去歇了吧!老夫人那是应酬宋夫人的话呢,你怎么也当了真!”

    “啊!”春晚睁大了眼睛。道,“是真的吗?可我瞧着老夫人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若是你都能看出来老夫人是推托之词,那她老人家又怎么能瞒得过宋夫人?”周少瑾笑道,“你听我的一准没错。去歇了吧!”

    “真是奇怪!”春晚嘀咕着退了下去,“二小姐什么时候连老夫人的心思都看得出来了……”

    周少瑾听着不由一愣。

    是啊!

    她什么时候连老夫人的话外之音都能听出来了……瑟瑟发抖地躲在被子里把为难之事都丢给姐姐的那个周少瑾现在想起来突然变得很陌生……

    周少瑾笑着随手在多宝阁阁子上抽了本书翻起来。

    那是本对先帝歌功颂德的书,已经有些年代了。她翻了翻,实在是看不下去。

    樊刘氏笑眯眯地走了进来。道:“二小姐,集萤姑娘过来了!”

    周少瑾正无聊着,忙迎了出去。

    集萤穿了男子的短褐,拉了她去钱塘江边的沙滩上玩:“……四爷找的这个地方真好,等我去了苏州,就没有这么方便了。你不是说想脱了鞋子赤着脚在沙滩上走走吗?趁着老夫人有客,四爷在休息,我们去玩一会就回来。”

    周少瑾循规蹈矩惯了,近日虽比在九如巷时放开了很多,可有些东西是刻在骨子里的,闻言心中大动,可还是犹豫道:“这样不太好吧!我们不如跟池舅舅说一声。”

    在她的直觉中,程池要比郭老夫人好说话。

    集萤却相反,道:“跟四爷说还不如跟老夫人说呢!我看老夫人待人十分和蔼,又可亲,四爷怎么一点也不像她老人家啊!”

    按理,她们出去是得跟老夫人说。

    周少瑾道:“要不,你去跟老夫人说一声?”

    郭老夫人再宽和,她们也不能得寸进尺啊!

    集萤推着周少瑾:“你若是能说通四爷,还要我去老夫人面前丢人现眼干什么啊?”

    周少瑾翘了嘴角笑,去了程池那里。

    程池正一个人看棋谱,知道了她的来意不仅同意她和集萤去钱塘江的沙滩玩一会,还吩咐秦子平跟着,并道:“如果老夫人问起来,你就说是我让你去的。”

    周少瑾听了高兴的差点就跳起来,连声向程池道谢,在去沙滩的路上还问集萤:“池舅舅有没有很重要的要巴结奉承的?我回去之后就给他也绣幅观音图,他可以在别人家做寿或是娶媳妇的时候用。”

    春晚很是赞同,忙道:“二小姐,我帮您分线!”

    集萤恨铁不成钢,鄙视道:“四爷不就同意你们出门玩一会吗?你们犯得着这样像再生父母似的感恩戴德吗?还给他绣什么观世音像,我看你们随便在大街上给他买盒点心就行了,不用这样谄媚吧?”

    周少瑾听了居然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道:“我觉得点心也应该买两盒,观世音像也应该绣一副。”她说完,回头问远远地跟在她们身后的秦子平。“你知道四爷喜欢吃什么点心吗?我们还可以学着做点!”

    集萤义愤填膺地拽着周少瑾:“你能不能有出息点!”

    “有出息和给池舅舅做点心有什么相冲的地方吗?”周少瑾不解地道。

    集萤无语。

    秦子平强忍着才没有“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集萤一直以来都有些阴沉,可自从遇到了周少瑾之后,却变得越来越开朗、活泼、好动,和那个江湖上传言的“计家大小姐”渐渐地有些相似的。

    他温声道:“四老爷什么都吃的,只要做得好吃就行。”

    周少瑾皱着眉道:“这是最难的了!什么东西好吃,每人都有每个人的喜好。你就不能举个例子?比如说喜欢吃酥皮,喜欢闻桂花的香……”

    秦子平笑道:“您说的这些我还真不知道。我以后会注意的。”

    周少瑾顿觉秦子平年纪轻轻的就能做管事不是没有道理的。

    她笑着向秦子平道谢。和集萤几个去了沙滩。

    早上还浪涛汹涌的河水此刻却温柔地拍打着河岸。

    周少瑾四处张望,见秦子平带着几个小厮守在塘堤上,除了她们几个没有旁人。遂放下心来,脱了鞋子踩在了沙地上。

    河浪涌过来,周少瑾朝着岸上跑去也未能避开,被打湿了裙裾。

    已有了寒意的河水浸透了她的袜子。

    她微笑着转身。看见春晚几个正手拉着手踏行在沙滩上。

    集萤笑道:“你不脱袜子吗?”

    “等一会。”或者是因为没有了长辈在场,周少瑾少了些许的急切。笑道,“我在沙滩上走一会再脱袜子也不迟。”

    集萤点头,自顾自地脱起袜子来。

    周少瑾忙道:“你就不能找个僻静的地方再脱?秦管事在岸上看着呢!”

    “隔得这么远,他能看到什么?”集萤不以为然。脱了另一只袜子,一脚踏进了河水里,叫道。“好舒服啊!你也快脱了鞋下水吧!”

    周少瑾朝塘堤望去。

    秦子平悠闲地坐在塘堤边,和随行的小厮说着话。

    春晚几个已经顽皮地用沙子在垒城墙。

    周少瑾用裙摆挡着。悄悄地脱了袜子。

    赤足踏在沙子上,痒痒的,很不习惯,可也很有意思。

    周少瑾用脚指头抠着沙子,沙面上出现个小洞,水浸进来,像个被雨滴成的小窟窿。

    她大感兴趣,换了个地方继续。

    一个浪涌过来,她避之不及,裙子全都湿了,十分的狼狈。

    周少瑾哈哈地笑,去拧裙子。

    膝裤紧紧地贴在她的腿上,修长而纤细,而踏在沙滩上的脚如羊脂玉雕琢而成,线条优美,和略有些粗砾的沙子放在一起,让人看了不由心生怜意。

    秦子平忙垂下了眼睑,对程池道:“要不要去喊了二表小姐和集萤……”

    “不用了!”程池望着周少瑾笑得如阳光般灿烂的脸庞,淡淡地道,“她们难得出来一趟,就让她们好好地玩玩好了。母亲那里,你派个人去回一声,就说我带着二表小姐几个去了旁边田庄寻问稼的事就行了。”

    那位宋夫人听说见母亲裙摆上的襽边大方持重又不失明亮,知道是这丫头绣的,非要她帮她画个花样子,母亲这才派了人去找她……不过,以母亲那最不喜欢别人指使自己身边的人的性子,也就找找罢了,找不到说不定更高兴。

    秦子平派了人去回话。

    原本和浪涛你追我遂,在程池看来非常白痴的周少瑾却在无意间扭头看见了程池。

    ※

    姐妹们,今天的加更。

    晚上的更新依旧在十一点左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