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零八章 奇遇
    周少瑾也发现有人来了,没等商婆子走过来,她已拉了拉集萤,低声地道:“我们回马车上去吧!也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人?”

    集萤不以为然,不过她现在是程池的婢女,既然跟着郭老夫人出来了,自然也就要尊重她的身份地位,尊重她身边的人。

    她笑着点头,和周少瑾回到了郭老夫人的身边。

    一行人往他们停留在堤边的马车走去。

    驶过来的马车“吁”的一声停了下来,马车里跳下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子,看见周少瑾等人,他非常的惊讶,忙转过身去,低声地和马车里的人说起话来。

    不一会,马车的帘子撩了起来,一个六旬左右青衣老儒在那青年男子的搀扶下下了马车,朝着程池拱了拱手,道:“没想到这么偏僻的地方竟然会遇到公子。老朽姓宋,长沙府人。特带了子孙辈出门游玩。出门能够遇见既是缘分,你我两家是否可以共在此地观潮?”

    程池见老儒精神矍铄,谈吐优雅,肤若婴孩,猜测他不是哪位大儒就是哪家世代诗书之家的长者,又见那青年男子不过二十出头,却文质彬彬,举手投足间自然大方,对自己的猜测又肯定了几分。

    “老先生不必客气。”他笑道,“良辰美景,人共赏之。老先生还请随意!”

    宋姓老儒闻言微笑着捋了捋额下的山羊胡子,对那青年男子道:“宜君,你请了你姐姐和侄儿下来吧!这位公子想必也不是那迂腐之人。”

    被称做宜君的男子笑着应是,随行的马车跳下数个健壮婆子,端着脚凳服侍着位花信年华的少妇从马车上下来。又抱了一个年约八、九岁的孩童下了马车。

    那孩童一下马车就朝沙滩上跑去。

    后面的婆子惊呼着“五郎,小心些”,追了过去。

    那青年男子见了哈哈大笑。

    少妇却直皱眉,道:“你们这样,会把他给宠坏的。”

    那青年男子笑道:“姐姐就是太小心了。五郎不过是被关得太久了。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还爬到屋顶去捉燕子,爹爹也没有说我什么,怎么到了五郎这里。就会被宠坏呢?”

    “你总是有道理。”少妇闻言无奈地道。“我说不过你,不和你说了。黄妈妈,你快去把五郎追回来。”最后一句。那少妇却是嘱咐自己身边的仆妇。可也看得出来,这姐弟俩的关系很好。

    青年男子摸了头笑,和老儒说了几句话,回到马车提个礼盒朝着程池这边走来。

    程池本不欲理睬。转眼却看见郭老夫人正看着他,想着自己若是就这样走开了。回去母亲肯定要唠叨的,索性朝着那男子善意地点了点头,道:“我姓程,金陵人士。陪了母亲和侄女过来观潮。”

    那青年男子忙道:“我姓黄,陪着家中的长辈和姐姐、侄儿出来的。这是五芳斋的糕点,打扰了诸位的雅兴。真是抱怨,还请老夫人和小姐不要怪罪。”说着。递上了礼盒。

    秦子平忙过来接了,转身拿了包茶叶递给了黄宜君。

    程池笑道:“前几天朋友从福建带过来的岩茶,请老先生和公子尝尝。”

    黄宜君忙恭身道谢。

    河边突然一声巨响。

    河堤上的人不由循声望去。

    只见一条白浪风驰电掣般地呼啸而来,仿佛江河倒流般奔涌而下地打在河堤上,溅起的水花足足好几丈高,犹如水怪张着大嘴要把人吞没了似,让坐在马车里的周少瑾都慌乱地惊呼着朝后仰去,好像这样就能避开那巨浪似的。

    “潮涌了!”程池眉梢也没有动一声,背着手欣赏着潮水“哗”地退去,打湿了地面,淡淡地道,“比我算的早了几刻钟。”

    黄宜君却脸色大变,喊了声“糟糕”忙朝那河滩望去。

    那孩童正紧紧地被服侍她的妇人搂在怀里。

    他不由松了口气。

    那孩童脸色苍白,等到潮水退下,这才反应过来,“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宋姓老儒走了过去。

    那孩童立刻扑了过去,委屈地喊着“祖父”。

    宋姓老儒呵呵地笑,道:“平时说你你总不听,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孩童连连点头,黄豆大小的泪珠挂在嫩嫩的小脸上,很是可爱。

    那少妇也走了过去,正欲说什么,又是一个潮头涌过来。

    少妇和老儒护着孩子连连后退。

    溅起来的潮涌比刚才还要凶猛,被塘堤一挡,轰隆隆地像愤怒水兽般扭头朝旁边的小山撞去,水花如龙般在半空中飞舞。

    这个时候谁还有心去想那男女大妨?

    周少瑾惊呼着撩开了车帘,挽了郭老夫人的胳膊急声道:“您快看,您快看!”

    郭老夫呵呵地笑,道:“看见了,看见了!”说着,伸出手去。

    吕嬷嬷忙扶了郭老夫人下车。

    周少瑾等人也下了车。

    程池忙道:“你们退后些,小心被潮涌给卷走了。”

    众人这才相信他所说不虚。

    湖水一阵接着一阵的涌过来,轰鸣声不绝于耳,冲刷激荡在塘堤和小山之间,让空气都变得湿润起来。

    人突然变得像蝼蚁一样渺小。

    那宋姓老儒不由激动地击掌道:“天排云阵千雷震,地卷银山万马奔。壮哉!壮哉!此生能见此壮景,足矣!足矣!”

    众人听了不由微微地笑。

    半晌,潮水渐渐小了。

    就像个玩累了的孩童,暂时安静下来。

    塘堤湿漉漉的。

    宋姓老儒激情难抑,朝着黄宜君挥手道:“走,我们去萧山观潮楼去。”

    黄宜君为难道:“姐姐……”

    宋姓老儒一愣,随后失望地轻轻叹了口气,道:“那我们回杭州城去吧!”

    少妇听闻眼圈一红。道:“宜君,你陪着公公去萧山,我由仆妇们护着回杭州城去就是。”

    宋姓老儒听着有些意动。

    黄宜君却犹豫不决。

    那妇人就咬了咬唇,突然朝着郭老夫人行了个礼,道:“老夫人,能不能让我跟着你们。等我公公和弟弟从萧山回来,再来接我。”

    程池没有作声。

    周少瑾却能感觉到他的不悦。

    她不由朝郭老夫人望去。

    郭老夫人已笑道:“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小娘子不必多礼。若是老先生不嫌弃,你就跟着我们好了。”她说着,指了指宗家别院的方向。道,“我们借居在江南首富宗老爷家。”

    宋老儒人听了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道:“我看你们不如跟着我们一起去萧山观潮吧?据说那边的潮涌又和这边有些不同……”

    周少瑾看见程池眼底好像流露出些许的愠色。

    她低声对郭老夫人道:“那边人肯定很多,不然宋老先生也不会犹豫要不要带这位娘子过去了。我们还是回去吧!就算是去萧山观潮。也不过是远远地在观潮楼上看上一眼,哪里比得上这样。那浪水如同在我们头顶上飞似的,如果不是来了钱塘江,不是亲眼所见,我肯定觉得那些书中所写的都是夸大其词。”

    周少瑾的一席话让郭老夫人笑了起来。

    她道:“好。就听你的,我们回别院去。”

    周少瑾甜甜地笑,眼角的余光却朝程池瞥过去。

    程池依旧神色温煦。可她却莫名地感觉到他的心情好像好了很多似的。

    宋老儒人和黄宜君到底还是不放心,亲自把那妇人送到了他们暂住的宗家别院。还出了张帖子递给程池,道:“我这儿媳妇就麻烦你们了。找个厢房安置她就行了。”

    程池不动声色地接过了只有两榜进士出身才能有的大红色洒金名帖一看,也不由得大吃一惊。

    那宋姓老儒拿的竟然是户部尚书、东阁大学士、翰林院侍读学士宋旭宋景然的名帖。

    程池笑着让人拿了张程泾的名帖给那宋姓老儒。

    宋姓老儒大笑,道:“原来是程相的家眷。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

    程池笑着和宋姓老儒寒暄了几句,这才知道原来这老儒是宋景然的父亲宋泯,黄宜君则是宋景然的妻弟,少妇是宋景然继室黄氏,孩童是宋景然的第五子宋森。

    有了这层关系,宋泯放下心来,再无所顾忌。

    两家人互相见了礼,宋泯把黄氏托付给了程池,让那马车夫解下了套车的马,轻轻抚了抚马脖子,除了马车夫,把随行的仆妇都留了下来,和黄宜君骑着马,带着宋森往萧山去了。

    程池目光微闪。

    据说宋景然出身商贾,所以精于算数。

    出身两湖,却善骑马的宋父,可见宋家也不是那只知道南货北贩的普通商贾。

    那边郭老夫人和黄氏说上了话。

    原来那宋母十几年前就去世了,宋父一直没有续弦,一个人生活在长沙老家。今年二月,宋父偶染风寒,竟然卧病月余才起。宋景然十分的担心,特意请了妻弟陪着妻子、儿子把宋父接到京城颐养天年,偏生宋父是个喜欢游历的,带着他们一路游玩,走到了杭州……这才有了今天相识。

    “这才是缘分!”郭老夫人自听了程池提起宋景然,就对宋景然留了心,此时居然遇到宋景然夫人,自然很是热情,道,“夫人只需安心在这里等宋老先生和黄公子折回来。我虽是借居在宗老爷别院,却带了自家的人服侍,夫人需要什么只管开口。”

    ※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ps:接到朋友的短信才知道今天是小年夜,不过我们南方好像是过二十四,北方是过二十三,但一样祝大家小年夜快乐!新年有新气象,新福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