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零六章 喜讯
    周少瑾等人不由面露诧异。

    秦子平却难掩欢喜,眉飞色舞地高声道:“老夫人,四老爷,大喜,大喜!大老爷擢了礼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

    “真的!”就算郭老夫人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事,听到这个消息还是被吓了一大跳,忍不住反复地道,“是真的吗?你听谁说的?”

    秦子平扬了扬手中的信笺,道:“老夫人,金陵送来的——金陵城都知道了,二房的老祖宗已经开了祠堂祭了祖!”

    郭老夫人冷笑,道:“他倒会演戏,我儿子还跟着我在杭州府呢,他出什么头!”

    这话秦子平就不敢搭腔了。

    程池笑道:“您和他生这闲气做什么?在外人看来,我们是一家,大哥如今拜相入阁,他领着家里人祭告祖先也是应该的。不管怎么说,出头的是我们长房,他就是做再多的小动作也没有用。以后还有他二房好看的日子呢!”

    郭老夫人这才神色微霁。

    程池瞥了一眼周少瑾。

    周少瑾又惊又喜。

    程泾提前入阁,程家的命运也算是有了小小的改变吧?

    接下来她只有取得了池舅舅的信任,或是让她跟程泾说上话或是把她的话传给程泾,程家就能避开被抄家灭族的命运,她也就能救四房于水火之中了,也不枉她重生了一次!

    周少瑾双手合十就朝着西边念了声“阿弥陀佛”。

    程池嘴角微翘,笑了笑。

    看得出来,这样的结果让小丫头也很高兴。

    大哥这次能顺利入阁,这小丫头功劳不小。

    他们虽然担心申敏之会帮黄理说项,但袁家和程家素来同进退。这个机会太难得了,而且程泾入阁对袁维昌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他们以为袁家就算不帮程家,也会在这关键的时候保持沉默的。没想到袁维昌却一心一意要还了申敏之的这个恩情,宁愿让黄理上位。

    只是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听说的消息?

    如果是周镇,这个恩情他们长房是要还的。如果是其他人……那就让小丫鬟去还这个人情吧!

    因为突然得了这样个好消息,郭老夫人十分的高兴。身边服侍的人统统都有赏。包括王太太在内,都赏了两个步步高升的金锞子。

    王太太十分的高兴,对周少瑾道:“这两个金锞子我要留着。等我孙子下场的时候,我要放在考篮里图个吉利。”

    周少瑾抿了嘴笑,把自己从郭老夫人那里得来的两个金锞子拿了出来,道:“您要是瞧得上眼。就当是我借花献佛,送给你孙子的。”

    王太太喜出望外。谢了又谢,趁机套起周少瑾的话来:“……二表小姐家里也是做官的吧?不然怎么有这样的气派呢?”

    可能是在程家住久了,周少瑾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家有什么了不起的。

    捧着茶点进来的春晚却与有荣焉地道:“那当然。我们家老爷是两榜进士出身,四品的知府。听老安人说。我们家老爷迟迟早早都要进京为官的。镇江廖家,您听说过没有。我们家大姑爷就是镇江廖家的长房长孙,那也是诗书传世的官宦人家……”

    周少瑾不太喜欢春晚这样和一个并不相熟的人谈论家里的事。笑着喊了声“春晚”,道:“就你话多!还不快把茶端过来。我们说了半天的话,口都渴了!”

    春晚讪讪然地笑,忙给两人奉茶。

    周少瑾就问起王太太的来意来。

    王太太不过是看着周少瑾一个人,想过来认个脸熟,哪里有什么事?可周少瑾问起来,她也不好直说,脑袋转了又转,这才笑道:“二表小姐过几天一定要回金陵城吗?我们大掌柜还特意去了趟天目山,帮二表小姐淘了一盆墨菊,一盆大一品,一盆六角大红,虽比不得十学士,却也十分罕见了,只是这几盆花一直被苗五师傅养在温棚里,大掌柜怕骤然间搬过来水土不服养不好,特意让苗五师傅从温棚里移了出来,准备等那几株花草硬朗一些了再送过来……也不知道时间上来不来得及?”

    大一品是兰花的一种,居兰花八大名品之首;而六角大红则是茶花的一种,也是数得着的珍品。

    周少瑾暗暗心惊这位大掌柜的厉害。只是她在大兴的田庄时也莳弄花草,这几盆花虽然名贵,可她都曾见过,大一品更是爱兰之人都要试着养一养的名品,她若是重新开始养花,未必就养不出来。

    “日子定下来了就不好再改了。”周少瑾笑道,“只有请您帮我多谢大掌柜了。以后有机会再来杭州的时候再麻烦他帮我找些好花好草的。”

    王太太也只是这么一说。

    既然花已经谋到了,他们只管奉上,至于这花是死是活,他们的心意已经到了,就与他们没有什么关系了。

    王太太笑着和周少瑾说起这几天的见闻来。

    ※

    郭老夫人的内室,程池正在和母亲低语:“……不管袁家怎么想,大哥的失望是可想而知的。我觉得这样也未必不好。当年程叙一直压着大哥,大哥走投无路之下才会和袁氏联手的,可寒门小户有寒门小户的好处,至少人口简单,有事了好改弦易辙;大家族也有大家族的苦恼,要决策的时候有点头脸的人都要站出来说上两句,等到事情有了结论,黄花菜也凉了。我觉得大哥应该趁着这个机会与袁氏渐行渐远,和宋景然那边搭上话才是。

    “若是要联姻,我看宋家的女儿比闵家的要好——宋景然只有这么一个女儿,闵家却拿着嘉善的前程做筹码,不免太过势利,以后就算是愿意在仕途上帮嘉善一把,代价只怕也很高昂。”

    “你和我想到一块去了。”郭老夫人肃然地道。“只是你大嫂那个人你也是知道的,她总觉得闵家的孩子都很聪慧,闵家的几位小姐又是出了名的像男子一样会读书、善时文,你大嫂觉得能娶了闵家的姑娘进门,至少可以保证嘉善的孩子不是个愚蠢的。我毕竟是做祖母的,不好越过他们夫妻给嘉善做这个主。”

    程池笑道:“那就别管他们好了。反正以大哥的年纪,儿子不成还可以指望孙子。”

    “胡说八道。”郭老夫人听着嗔笑道。“你大哥年纪也不小了。偏偏嘉善和让哥儿都是不让人省心的。我看我们长房到了今时今日也算得上鲜花着锦了,倒把后面几代人的福运都用完了。”

    程池不接话。

    母亲一是希望他能早日成亲,让她抱上孙子。如果不成。退而求其次,希望他能把程让带在身边指点功课,让长房再多个读书种子。

    他道:“以后的事谁知道!二房的两位老祖宗机关算尽又怎样?还不是因为子嗣单薄只能睛睁睁地看着子孙没落。娘,您以后还是少操些心吧!只可惜父亲去的早。不然您也可以有个做阁老的丈夫,一个做阁老的儿子了!”

    郭老夫人知道儿子的心结在哪里。也不好勉强,更不想破坏这些日子母子之间其乐融融的气氛,干脆顺着儿子的话转移了话题,道:“你要不要去趟京城?你大哥刚做了礼部的堂官。只怕要用银子的地方多着呢……”

    程池打断了母亲的话,笑道:“那不过是缺银子罢了!只要银子到了就行了,我去不去应该都不打紧吧!”

    “你这孩子!”郭老夫人最听不得程池这漫不经心的口吻。道,“你难道就不想去见见你大哥?”

    “不想。”程池极其干净利落地道。“我要是大哥,就会和宋景然联手。可我知道大哥为了大嫂的缘故,肯定还会和袁家眉来眼去的,我看着心里烦,还不如不看。”

    郭老夫人闻言深深地叹了口气。

    程池站起身来,道:“您也早点歇了吧!明天我们还要去看潮涌呢!”

    “你也早点睡。”长子和幼子之间的矛盾让郭老夫人总是很烦心,她有些无精打采地道,“你大哥能入阁,总是件好事。至少你做起生意也更便利了。”

    “那倒是。”程池随口安抚着母亲,出了正房。

    西边的厢房还点着灯。

    程池问朗月:“二表小姐还没有歇下吗?”

    朗月笑道:“王太太一直在二表小姐屋里说话,刚刚才走。”

    程池想了想,道:“你去跟商婆子说一声,看看二表小姐歇下了没有。若是还没有歇下,我有几句话问二表小姐。”

    朗月一溜烟地跑去找了商婆子过来。

    周少瑾刚刚盥洗,春晚和碧桃正在给她用毛巾绞头发。听说程池要见她,她匆匆绾了个纂就出了房门。

    程池就站在院子走廊的柳树旁。

    他见周少瑾头发还湿着,道:“晚上风凉,怎么没把头发绞干就跑了出来?”

    周少瑾总不能说自己不敢让他等,只好悻悻然地笑。

    程池朝四周看了看,道:“那就去你屋里说话好了!”

    周少瑾知道这是程池怕她湿着头发吹风着了凉,想想自己屋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并没有不得体的地方,笑着应了,和程池去了自己住的厢房。

    春晚上了茶点,轻手轻脚地退了下去,和朗月一起守在了门口。

    屋里静悄悄的只剩下了周少瑾和程池。

    程池这才道:“若是给你消息的人有什么要求,你一定要记得跟我说。不管怎么说,受益的是我们长房,你不要傻傻地觉得这只是件小事而去求你父亲,让你父亲为难!”

    ※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明天原加更依旧在下午的五点左右。

    o(n_n)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