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零五章 砖头
    热门推荐:、 、 、 、 、 、 、

    程池奇道:“这么晚了,二表小姐找集萤什么事?”

    怀山道:“我让商婆子去听听墙根去。”

    程池没有反对。

    怀山眼底流露出淡淡的笑意,出了厢房。

    程池想着昨天早上和萧镇海、蒋沁的会面。

    集萤回到他的身边,求他庇护的事别人不知道,漕帮内部肯定是知道的,蒋沁遇到他却一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样子,甚至暗示他,焦家在漕帮想一家独大,漕帮的人不服气已经良久,现在他们家的独子被人断了手臂,漕帮的人都有些幸灾乐祸。并说,虽然三家亲如一家,可也不能为了私己坏了江湖道义,如果焦家做得太过份,另一家蒋沁不能做主,可蒋家肯定是会站在他这一边的。就算蒋家明面上不好和焦家撕脸,暗中给焦家使使绊子却不成问题的。

    所谓的漕帮三大当家,不过是当初三个人共同创办了漕帮。可那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三大家传到如今,为了利益、名誉早已不复当年的亲密,蒋沁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三家的罅隙已深,翻脸是迟早的事。

    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利用这件事把萧家拉下水?

    仅仅是让萧家舍财还不足以动摇萧家的根本,最好的办法是等到萧镇海耗费了萧家大量的银钱时萧家有人跳出质疑萧镇海的能力……

    他在心里盘算着,怀山走了进来,笑着禀道:“二表小姐想让集萤小姐想办法帮她从雷峰塔抱几块砖回来!”

    程池愕然,道:“这又是什么讲究?”

    怀山把自己从商婆子那里听到的关于雷峰塔能送子的传言告诉了程池。

    程池更是惊讶,道:“二表小姐要这做什么?”

    她今年才十三岁,离成亲还早着,更不要说生儿育女了。

    怀山也想不透,笑道:“也许是要给哪个亲戚捎带。”

    程池想到了周镇至今无子。

    他道:“这是小事,集萤没有答应吗?”

    “没有。”怀山道,“蒋沁过来,江湖上不知道有多少人的眼睛盯着杭州府,集萤姑娘不想节外生枝。”然后笑道,“集萤姑娘这些日子懂事多了,每天早晚都会勤练武技。”

    程池不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吩咐怀山:“那你去想办法给二表小姐弄几砖回来好了,不过,这砖不是本人抱回来的也能行吗?”

    “不知道。”怀山笑道,“我去跟商婆子说一声,让她去问问。万一非得本人去抱,我看不如让二表小姐写封信给周大人。”

    程池很是赞同,道:“你再顺便跟商婆子说一声,明天我们去观潮,让她除了注意郭老夫人,二表小姐那里也要看顾着点,可别让潮水把人冲走了。就她那一副丁香般的样子,被卷到江里只怕想找到都成问题……”

    怀山笑着去了商婆子那里。

    商婆子骇然,道:“四爷什么时候管起这些事来?”

    怀山道:“四爷向来做什么像什么——您看他打理九如巷的庶务,还有谁比他做得更好吗?”

    “那倒也是。”商婆子笑道,“如今四爷既然默许老夫人带了二表小姐同行,自然也要照顾好二表小姐。”又道,“我这就去问问二表小姐,免得四爷做了好事却没有落个好。”

    怀山失笑,道:“四爷又不是稀罕这些好。”

    商婆子唠叨道:“你们这些大男人就是这样,这也不放在心上,那也不打紧,结果呢?那次要不是我在计家的面前多了几句嘴,计家的大老爷又怎么会想到焦家打的是什么主意?四爷又怎么能那么容易就收服了计家?有时候还是得多唠叨两句……”

    “好,好,好。”怀山投降,“你想说就去说好了。”

    商婆子呵呵笑着去了周少瑾住的地方。

    周少瑾被集萤拒绝,正是无人可求心情低落的时候,听说程池身边的商嬷嬷求见,她不禁睁大了眼睛,道:“她来干什么?”

    碧桃摇头,道:“我看不像是有什么急事的样子。”

    “请她到宴息室喝茶。”周少瑾想到她是服侍程池的人,对她还是比较礼遇的,“我换件衣服就过去。”

    碧桃退了下去。

    周少瑾简单地挽了个纂儿,穿了件半新不旧的桃红色比甲见了商婆子。

    商婆子看那么俗艳的颜色穿在周少瑾的身上不仅没有让周少瑾气质受损反而还平添了些许妩媚,不由在心里暗暗感慨。

    这周家二小姐长得的确是好看,不然许大爷也不会念念不忘,前几天还写信回来让人打听周少瑾的情景。

    她笑着给周少瑾行了礼,道:“集萤姑娘说您想抱块雷峰塔的砖回去,四爷就让我来问问您,这砖得您亲自去取还是随便谁取都可以?”

    这个问题周少瑾还没有仔细想过。

    不过,程池能答应她从雷峰塔上抱块砖回去,她已是喜出望外,忙让春晚给商婆子上茶,自己去了王太太那里。

    王太太已经歇下了,知道了周少瑾的来意,睡意惺忪地道:“我们明天就要去钱塘江了……老夫人答应派人去雷峰塔了?”

    “不是老夫人。”周少瑾有些不好意地道,“是四老爷答应了。”然后把商婆子的顾忌告诉了王太太。

    王太太惊出一身冷汗,哪里还有半点的睡意,忙笑:“不管是自己去取还是托了人去请,这诚意是一样的,菩萨都会知道,都会保佑的。”

    也就是说,谁去取都一样了!

    周少瑾高高兴兴地去回了商婆子。

    商婆子笑着告辞了。

    周少瑾满心欢喜,在床上翻来覆去良久才睡着。

    第二天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商婆子天还没有亮就送来的两块砖。

    青色的砖久经风雨已变得有些陈旧,却依旧透着正方凝重。

    周少瑾吩咐春晚用两块绫布包着放进了箱笼里,这才去给郭老夫人请安。

    休息了一天,郭老夫人神采奕奕,招呼周少瑾一起用早膳:“今天厨房有小米鸡汤海参粥,我听着稀罕,就让人盛了些来。你要是吃得不习惯,就换别的……我想想,他们应该还有白粥和百合粥、青菜粥。”

    “我和您用一样的就是了。”周少瑾坐下来,尝了口粥。

    好吃是好吃,只是她有些不习惯粥里放了海参。

    一旁服侍的王太太则笑道:“这小米鸡汤海参粥最补气腱脾,有了春秋的人和壮年男子用最好不过了。二表小姐倒不勉强。”

    周少瑾立刻意识到这粥是专为郭老夫人和程池做的。

    她讪讪然笑了笑,还是勉强把粥吃完了。

    程池那边派了人来问能不能启程了。

    东西昨天就收拾好了,周少瑾扶着郭老夫人上了轿。

    他们今天会借居在江南的首富宗老爷在钱塘的别院。

    秋日清晨的阳光温暖而清爽,周少瑾不时地撩了帘子朝外望。

    袅袅的炊烟,牛背上的牧童,还有河边妇人捶打衣服时传来的爽朗笑声,都让她觉安宁温馨。

    临近中午的时候,他们的轿子停在了宗家的别院。

    那别院不过三进大小,却粉墙黛瓦,花树满庭,游廊两侧更是应景般的摆放着各色的菊花,情景十分的宜人。

    程池笑道:“这原是宗大老爷曾祖父晚年时静养的院子,那钱塘江离这里不过两射之地。他听说您要来,非让我带您过来住两天不可。我想着我们过几天才启程回金陵,这里又颇为清静,也就应下来了。”

    “这里很不错。”郭老夫人笑着四处打量了几眼,道,“让宗大老爷费心了,替我谢谢他。”

    程池笑着应“好”,周少瑾被安排在了郭老夫人西边的厢房里。

    用过午膳,休息了一会,程池带着周少瑾和郭老夫人去后院看看:“……那里有个小小的凉亭,站在那里也可以看见钱塘江的潮涌,却不如在江边观潮那样的雄伟壮观。我寻思着头一天我们就在凉亭里看看,若是您感兴趣,第二天我们再去江边观潮好了。我们的时间还很充裕。”

    谁知道她们还没有出门,宗家的大管家拿了帖子过来,说明天一早宗家的老太太想带着几个媳妇和孙女过来拜会郭老夫人。

    郭老夫人看着程池。

    程池笑道:“明天就是八月十八了,我看还是等过了明天再说吧!”

    秦子平去回了话。

    他们一行去了后院的凉亭。

    虽然明天才是观潮的好日子,可惊涛拍岸,浪声一阵接着一阵,钱塘江潮涌的壮观已初见端倪。

    郭老夫人笑道:“我们明天去江边观潮。站在这里看,犹如隔靴搔痒,哪里能感受到钱塘江的雄壮。”

    程池笑着应“是”,吩咐秦子平准备出行的事宜。

    他们听着涛声在凉亭里坐着说了会闲话,直到太阳落山,他们才回到厢房。

    郭老夫人去更衣。

    周少瑾趁机对程池道:“池舅舅,谢谢您了,雷峰塔的砖我已经收到了。”

    等她回了金陵,一定会想办法报答池舅舅的。

    程池微微颔首,正色地道:“希望雷峰塔不要因此而倒塌就好了!不然那可就是我的罪过了!”

    周少瑾愣了半天才明白程池说了些什么。

    她面色微赤,正不知道说什么好,郭老夫人走出来,笑道:“我瞧着今天晚的月色也很好,等会用了晚膳,我们到院子里走走可好?”

    周少瑾和程池欣然应允。

    秦子平却匆匆忙忙走了过来。

    ※

    姐妹们,今天的加更。

    o(∩_∩)o~

    我感觉到我的“债务”正在慢慢地减少。

    ps:今天晚上的更新十一点左右。

    ※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