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零四章 西湖
    热门推荐:、 、 、 、 、 、 、

    郭老夫人闻言呵呵地笑,道:“我儿子早已生子,孙子还没有娶妻,只能以后有机会再来雷峰塔求子了!”

    王太太见马屁拍在了马腿上,笑道:“这也不过是一说罢了,老夫人是有福气的人,子孙兴旺,瓜瓞绵绵,哪里就要去雷峰塔求子呢!”

    周少瑾想去。

    她想给姐姐抱块砖回去。

    可见郭老夫人毫无兴趣,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也不好开口。

    船在雷峰塔附近堤边停下。

    四周还停着几艘和他们一样的画舫,船角挂着明灯,透着朦朦胧胧的莹光,映着两岸枝条垂着水面的柳树,黑绰绰一片。

    周少瑾不由朝岸上眺望。

    身边的画舫有的笑声连连传出男子吟诗高论之声,有些则娇声莺语丝竹不断于耳,也有像他们这样只是来游湖的,却多是听到那不雅之色就立刻避开了。

    只是她们要等程池,只好停船靠堤。

    周少瑾不由得面红耳赤。

    有小船向他们驶来。

    周少瑾定睛一看,竟然是程池和怀山。

    不是说在雷峰塔等的吗?

    怎么又是从别处来的。

    周少瑾来不及细想,程池已身轻如燕地跳到了画舫上。

    她不由眨了眨眼睛。

    那小舟离画舫怎么看都有三尺来宽……这么容易就能跳过来吗?

    周少瑾睁大了眼睛。

    怀山却驾舟而去。

    这是什么情景?

    周少瑾满脸茫然。

    然后看见一根手指在她面前晃来晃去的。

    周少瑾退后几步。

    程池正嘴角含笑地站在她面前。

    “看什么呢?”他温和地道,“人都傻了!”

    “没,没看什么。”周少瑾有好多话要问程池,却又不知道从何问起。

    程池却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道:“你不在船舱里陪着老夫人。跑到船舷边做什么?这边的水很深的,小心掉下去。”

    他的语气温和而亲切,仿佛刚从隔壁的船舱走出来般,让周少瑾有种错觉,好像他们还在沙船上,而他不过是刚才在屋里打了个转而已。

    她磕磕巴巴地道:“老夫人正牵挂着您怎么还没有来,我出来看看……既然您已经到了。我们就快回船舱吧!老夫人今天买了很多月饼。说要等了池舅舅过来一起吃呢!”

    程池微笑着和她进了船舱。

    郭老夫人见了儿子十分的高兴,道:“快过来坐。就等你一个人!”

    程池温文地笑,坐在郭老夫人身边。

    郭老夫人慈爱地问他用过晚膳没有?午膳在哪里吃的?都吃了些什么?见到朋友没?怎么没有约了朋友一起过来坐坐云云。

    程池一一应答:“午膳和晚膳都在富源楼用的。也就是些寻常的菜,或者是因为今天是中秋节,富源头给每位去吃饭的客人都上了碟月饼。原本是想请他们过来聚一聚的,后来一想今天是中秋节。把人约了来只怕不好,用过晚膳之后我们就各自散了。”

    郭老夫人笑着点头。吩咐碧玉服侍程池更衣。

    不知道为什么,周少瑾却觉得程池没有说实话。

    程池更了衣重新回来坐下,画舫已驶出了雷峰塔。

    他笑道:“今天是八月十五,月亮最亮最圆的时候。我们正好可以去看最著名的三潭映月。”

    王太太在旁连声说好,道:“这三潭映月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得到的。官衙一般会在每年端午节、中元节、八月十五等日子才会在塔中点燃灯光,洞口糊上薄纸。让洞形印入湖面,形成三潭映月的景象。不知道有多少人来过好几次杭州府都没有机会看到这三潭映月的奇景。老夫人一到就看到了。我们也跟老夫人沾光了。”

    郭老夫人微微地笑,扶着周少瑾的手出了船舱。

    此时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画舫的灯把湖面照得通明,岸边又有人放烟火,引了孩童看热闹,嘻笑之声时隐时现地飘荡在湖面。

    程池请了王太太给郭老夫人讲三潭映月,自己却退后几步,站到了她们的身后。

    周少瑾不免觉得奇怪,仔细地打量着四周。

    就看见一艘绿杆红窗的新画舫缓缓地从他们不远处向东边驶去。透明的琉璃窗内,一个魁梧的身影和一个胖胖的身影正对坐而饮。

    周少瑾不由回头睃了眼程池。

    没想到程池正朝她望过来。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撞了个正着。

    程池表情坦荡,朝着她笑着微微颔首。

    周少瑾却像窥破了什么被人当场捉住般脸腾地红了起来,低着头转过身去。

    程池不禁嘴角轻翘。

    在灵隐寺看见周少瑾的时候,他的确吓了一大跳,可没想到这丫头却像换了个人似的,不仅装出一副和他素不相识的样子,还若无其事地叫住了卖梨的妇人买梨子……

    想到这里,他眼神微沉。

    萧镇海!

    在关外嚣张惯了。

    还以为自己占着个山头就是霸王了。

    别说他看中了萧家那一亩三分地,就算他们之间没有瓜葛,就凭着他萧镇海这张狂的劲儿,他也得给萧镇海点教训尝尝,不然他还以为靠着漕帮就能在江南横着走了!

    程池的面色渐渐冷了起来。

    他想到在灵隐寺里见到的周少瑾。

    头上簪着的南珠珠花小巧玲珑,圆润可爱,就像那小丫头的人似的,乖巧得很,说她什么她都能认真地听着,从来都不让人操心。

    他又觉得很是欣慰,心头微暖。

    周少瑾感觉到身边陡然间冒出股寒气又很快地散了。

    但她还是不由自主地耸了耸肩。

    在她旁边服侍的春晚忙轻声道:“小姐,您觉得冷吗?”

    “没事。”周少瑾见王太太正告诉郭老夫人怎么看三潭映月,低声道,“可能是夜里的风有点冷。等会就好了,别扫了老夫人的兴。”

    春晚闭着嘴点头。

    郭老夫人就朝着周少瑾道:“你也过来看看。四郎我们就不管他了,他常来杭州府。”

    程池笑道:“母亲就是偏心。我常来杭州府和您让我跟着您开开眼界可是两回事!”

    郭老夫人就让出位置来,笑道:“好,好,好。我今天也指点你看看美景。”

    众人哈哈地笑。

    程池就在笑声中走了过去,站在那里观看了半晌。还道:“景色的确不错。”

    逗得郭老夫人止不住地大笑。朝着周少瑾招手:“我们别理他。”

    周少瑾满脸是笑的走了过去。

    程池则让到了一旁。

    郭老夫人就指了湖面的月亮让周少瑾看。

    周少瑾一抬头,却看见怀山悄无声息地站在船尾。

    她愕然。

    郭老夫人已道:“看见了没有?看见五个月亮了没有?”

    周少瑾忙敛了心绪,顺着郭老夫人所指的方向望去。

    湖面果然有五个月亮。都皎洁如玉,分不出哪个是天上的那个月亮,哪个是塔中的灯光。

    难怪会称为西景十景。

    周少瑾很是感慨,看了一眼目露艳羡的集萤。又看了一眼郭老夫人,欲言又止。

    郭老夫人赞同地笑了笑。对吕嬷嬷等人道:“你们也看看吧!难得出来一趟。”

    众人不由高呼起“老夫人”来。

    郭老夫人笑逐颜开,带着周少瑾去了船舱。

    之后他们又吃了月饼喝了些桂花酒,回到城中时已天色微白,城门已开。

    周少瑾倒头就睡。直到黄昏时分才醒过来。

    春晚笑着告诉她:“老夫人也刚醒,让碧玉姐姐传了话过来,说今天各自在屋里歇了。明天一早去钱塘那边的别院,看钱塘涌潮。”

    周少瑾软绵绵地点头。睡了个回笼觉人才慢慢地清醒过来。

    春晚端了膳食进来。

    周少瑾喝了点粥,吃了几块米糕,问起老夫人来。

    春晚道:“老夫人又歇下了,翡翠和玛瑙两个位姑娘当值。”

    那就不过去请安了。

    周少瑾漱了口,懒懒地躺在床上。

    幽幽的桂花香从窗外飘进来。

    周少瑾有些睡不着,披衣推窗,发现月亮比昨天还要明亮地洒落在院子里。

    她想了想,道:“春晚,集萤歇下了吗?”

    “应该还没有吧?”春晚有些不敢肯定地道,“我看到集萤屋里点着灯,但不知道她歇了没有。”

    周少瑾犹豫了片刻,道:“你陪我去看看。”

    春晚不明所以的应“是”,服侍周少瑾更衣,去了集萤那里。

    程池还没有睡,正在和怀山说话:“……萧镇海应该是起了疑心,所以昨天才会临时改变主意要去灵隐寺。还好歪打正着,王太太安排母亲从侧门的香云路进寺,遇到二表小姐的时候二表小姐机敏地装作不认识我们的。这个萧镇海,只怕是留不得了。”

    “四爷,”怀山顿时紧张地道,“萧镇海如今已和蒋沁搭上了话,天津北塘码头迟迟早早会把萧镇海给拖垮,您又何必多此一举?让他自生自灭岂不更好?说不定他还会感激您救他于水火之中呢?您平时总说做事要动脑筋,针尖对麦芒是最蠢的事,您今天怎么会想到要致萧镇海于死地?他们不是打消顾虑去了扬州筹款去了吗?”

    程池有片刻的恍惚。

    他今天对萧镇海的怒气的确过于强硬了些。

    怀山说的办法才是他常用的。

    他今天和萧镇海、蒋沁虚与委蛇,不就是想坐收渔翁之利吗?

    怎么事到临头他脑海里却冒出个两败俱伤的念头呢?

    程池皱了皱眉头。

    怀山走到了门前又折了回来,道:“商婆子说,二表小姐去了集萤姑娘屋里。”

    ※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明天的加更定在下午五点左右。

    ⊙﹏⊙b汗

    这两天太忙了,只能利用中午休息和晚上在家的时候写文。

    ※(未完待续)r5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