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章 杭州
    周少瑾支肘托腮地坐在圆桌前望着满床闪闪发亮的饰品发着呆。

    红珊瑚佛珠珠花、琉璃簪钗是池舅舅送的,金钢钻是郭老夫人送的,郭老夫人还给她在普陀山的法雨寺点了盏长明灯,还有这一路上的吃穿嚼用……她欠郭老夫人和池舅舅好多啊!

    这可让她怎么还啊!

    郭老夫人说让她别忘了她老人家的好,她怎么可能忘记呢?

    没有她老人家,她在九如巷也不过是个寄人篱下的小姑娘罢了。

    郭老夫人曾说过,若是感激她老人家,就没事的时候给她老人家或是做个额帕或是做件小衣,但她就是给郭老夫人做一辈子的针线也还不完啊!

    周少瑾不由地苦笑,喊了春晚进来,道:“你和碧桃把东西都收拾收拾,这些红珊瑚首饰我拿回去送给外祖母和姐姐他们,这些琉璃簪钗则送给持香她们,你看看够不够,还需要补多少,等到了杭州城,我们再买些梳篦、锦缎之类的补上,总之宁愿买多了也不能短了谁的,别送东西送出矛盾来。”

    春晚笑着应是,和碧桃一件件的登册。

    周少瑾则去了集萤那里。

    集莹穿着件男人穿的短褐,扎着布腰带,正和几个腰圆膀大的妇人说着话,见周少瑾来找她,很是意外,把她迎到了内屋喝茶,道:“这么晚了,你可是有什么急事?”

    周少瑾捧着茶左顾右盼,看见了那原来挂集萤内室的宝剑,她不禁大感兴趣地道:“你是不是会武技?就是像那些书上写的,可以飞檐走壁,一苇渡江。”

    集萤犹豫了片刻。笑道:“我是会武技,是家传的,不过没书上写得那么神奇。”

    就这样,周少瑾已经觉得很神奇了。

    她看集萤的目光中充满了艳羡和佩服:“你好厉害!难怪你不怕池舅舅。还一剑削断了那个焦子阳的胳膊,我早就应该想到才是。你可真行!女孩子习武是不是很苦?你父母怎么舍得你习武?我听人说漕帮很多草莽之人,他们是不是也有很多武技很厉害的人物,你一个女孩子。应付一个人不打紧。可若是人多了肯定也不是对手吧?我看你虽然懂武技,但还是别和他们直接照面的好,免得被他们围攻。池舅舅应该也知道你会武技的事吧?要不然他也不会让你领着那些婆子巡夜了。前些日子我还总拉着你要你去逛街。是不是吵着你睡觉了?池舅舅说,我们明天一早就启程往杭州府,你不是说要观潮的吗?到时候你能一起去吗?要不要跟池舅舅说说,晚上的时候换个人当值……”

    周少瑾啰啰嗦嗦的。话越说越远。

    集萤忍不住抚额,道:“二表小姐。我的事你池舅舅都知道。这次能随着你们来杭州,你池舅舅之所以带着我,就是想看中了我会武技,能带着粗使的婆子巡夜。但钱塘潮涌虽然壮观也有凶险。早几年就曾有人被海浪卷走了,所以他带你们去钱塘观潮的时候,一定会带了我去的。你就放心好了。”她怕周少瑾继续好奇地问东问西,然后回到了正题。道:“你这么晚来找我什么事?”

    周少瑾脸色一红,赧然地低声道:“我,我银子带得不够,你能不能借我些银票,我一回去就还给你!真的,我一回去就还给你!”两世为人,她还是第一次向人借银子,话说到最后,她迫不及待地保证着。

    集萤惊讶道:“你买东西难道你池舅舅没有给你付账吗?程四爷应该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啊!”

    “付了。”周少瑾更加不好意思了,声音又低了几分,道,“可我不好总让他给我付账。我原想,把他给我买东西的银子还给他,然后向你借几两银子应应急的,结果池舅舅买东西像不要钱似的,我这还是第一天,要不是池舅舅帮着付账,我只怕会把从家里带出来银子花完了还不够……”

    集萤明白过来,她道:“我带了五百两银子出来,借你四百两够不够?”

    周少瑾暗暗吃惊。

    集萤好有钱啊!

    这么大笔银子,都可以买田置产了。

    可见识过程池怎么买东西的周少瑾却有点不敢肯定这银子够不够。

    最重要的是,她赏了樊祺之后,手里并没有多少银子了,集萤这么大方地借给她,她回去了也得有银子还给集萤啊!

    “你借给我一百两银子就行了。”周少瑾决定接下来的日子要管好自己的心,少买点东西。

    集萤想了想,道:“还是借你二百两银子吧!我父亲曾经说过,钱是人的胆。身上有钱,你胆子也大一点。”

    “也行。”周少瑾没有和她矫情,自己不用那么多不就行了。

    集萤去拿了银票给她,全是十两一张的,厚厚的一叠。

    这个情份周少瑾记下了。

    等她回到屋里,春晚几个还在清点那些琉璃的簪钗,并道:“二小姐,这些东西全都赏出去也奢侈了,您以后赏人也用得着,犯不着一次把它们都赏出去。你还可以送些给大小姐,大小姐嫁了人,让大小姐拿出来赏给婆家的那些管事妈妈,大小姐毕竟是要和廖家的人打一辈子交道的。”

    言下之意,这些东西留到她出嫁之后打赏婆家的人更好。

    周少瑾在心中微微地叹了口气。

    前世若是没有发生那些事,春晚跟在她身边,恐怕也是个能独当一面的大丫鬟甚至是管理妈妈吧!

    她问春晚:“你只比我大三岁,是准备跟在我身边做个管事的妈妈还是想像施香那样到了年纪就放出去?”

    春晚红了脸,低声道:“若是能跟着二小姐,那才是奴婢一辈子的福气呢!”

    话已经说清楚了,周少瑾微微地笑,由碧桃服侍着去梳洗。

    ※

    第二天是个晴朗的好天气。

    王晓一直把她们送上船。这才依依不舍地看着他们的船驶出了宁波码头。

    程池站在船头,迎风远眺。

    怀山低声道:“查清楚了,王掌柜送的那些银子是他自己历年所得。而且,他这些年来因为开销太大,家里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媳妇几次和他寻死觅活的他都不改初衷。听人说,他在和泉州分号的掌柜争浙江分号的大掌柜一职。”

    “看来是个野心勃勃的家伙。”程池道。“若是有人能压得住他。未必不是匹千里马。就怕他不服管教,胆子越来越大,到时候闹出事来。”

    怀山不管这些。也不敢评价。

    程池笑道:“知道昨天周家二小姐去找集萤干什么吗?”

    怀山嘴角忍不住就翘了起来,道:“听说是去借银子了……集萤的嘴挺紧的,可商婆子的眼睛更利索,说是看见集萤拿了银票给二表小姐。”

    程池淡淡地“哦”了一声。却从眼底流露出浓浓的笑意来。

    ※

    周少瑾等人傍晚时分才到杭州府。

    来接他们的是杭州府分号的大掌柜。

    那大掌柜年约四旬,白白净净。胖胖墩墩的,慈眉善目,温吞吞仿佛天生就带着笑似的,像尊弥勒佛。不紧不慢地道:“四老爷,再有半个时辰城门就要关了。不过因为杭州知府是二老爷的同年,对我们票号向来很是关照。知道您和老夫人路过杭州府还要停留几天,不仅特意让师爷送了张名帖过来。还让我确定了您的行程之后给他老人家报个信,说是要亲自上门来给老夫人请个安,因没有您的示下,所以我也不好作主,只是请了守城的官兵关照关照,我们的轿子一到就先放行。至于住的地方,也照着您吩咐的,就安排在了票号的后院,服侍的粗使婆子、小厮也都安排好了。您看您是喝杯茶了再下船,还是这就下船?”

    瞧这话说的,明明是催促他们快点下船,免得城门关了又横生枝节,说出来却绵柔得不带一丝急燥。

    站在帘子后面的周少瑾在心里感慨,人家这才像弥勒佛,就三房的李老安人那样,也就皮像骨不像,充其量是个假冒的弥勒佛。

    程池选在黄昏入城也是有用意的。

    萧镇海和蒋沁都在杭州府,他虽然不至于避着他们,可若是他们能晚几天知道,于他行事却更便利。

    他当即决定立刻下船。

    周少瑾等人的箱笼下午就收拾好了,听了程池的决定,也知道时间紧迫,略略整理了一下,就上了杭州票号早已准备好的轿子。

    等轿子落在了杭州票号的后院,周少瑾大吃一惊。

    宁波分号当然比不得杭州分号。杭州分号的院落不仅比宁波分号的大很多,而且用的是黄梨木的家具,陈设着玉石盆景,铺着金砖,摆着名贵兰花,布置得富丽堂皇,像富贵人家的私宅而不是个票号的后院。可这都不足够让周少瑾惊讶,毕竟票号是个做买卖的地方,买卖做得越大,摆场就越大,让周少瑾惊讶的是院子中间种的两颗桂花树,枝叶繁茂,有合抱粗,齐屋檐高,油绿色的叶子间点缀着像繁星般的黄色的花蕊,但新砌砖的青石围栏和新培的土,都告诉周少瑾,这是两颗刚刚移植过来的桂花树。

    肥肥的掌柜告诉郭老夫人:“……中秋节怎么能没有桂花树呢?所以我特意给您选了这间种了桂花树的院落,到了中秋节的时候,您和四老爷闻花赏月吃月饼,多多少少可以慰籍几分思乡之情。”

    ※

    姐妹们,今天只有两更,这是今天的更新。

    o(n_n)o~

    说起节日,视大家周末愉快!

    ps:继续求粉红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