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东西
    “是吗!”郭老夫人随口应着,拿起那几颗金钢钻仔细看着,道,“年纪大的老太太谁没有几件传世之宝?我戴出去也没什么稀罕的。倒是我三个孙女,两个孙子,还有两个儿媳妇……嗯,小儿子虽然没有成亲,可该他得的也不能空过他,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四郎!”郭夫人说着抬起头来,却发现原本坐在自己身边的程池却不见了踪影。

    她心中一急,伸长了脖子张望,看见了站在周少瑾身边的程池。

    郭老太太微微地笑,只见程池从周少瑾挑出来的琉璃簪钗中拿起一朵珠花打量了几眼,道:“这珠子碧绿清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翡翠,你眼光不错。”

    周少瑾面色微红,道:“我也只是觉得好罢了。”

    程池笑着点了点头,对在一旁服侍的伙计道:“你们店里好一点的琉璃簪钗都在这里了吗?”

    那伙计还以为程池嫌弃成色不好,忙道:“这琉璃虽是西洋的东西,可现在大内也能造得出来,好些夫人太太戴它也不过是图个新鲜,今天戴了,说不定明天就赏了人。我们店里也就以款式为主,要说大个的,还是以百宝为主。我们店里前几天得了尊红珊瑚,因样子不好,没办法做成盆景,就请了永福盛的大师傅过来帮着雕了两对簪子,四对珠花,四对耳环,一副十八子的佛珠,一副一百零八子的佛珠。作为酬劳,永福盛拿走了两对珠花,两对耳朵和那副十八子的佛珠,客官您要不要看看。那十百零八子的佛珠个顶个有黄豆大小……”

    程池笑着打断了那伙计的话,道:“这么说来。永福盛拿的那副十八子的佛珠最少也有莲子米大小了?”

    伙计尴尬地笑,道:“客官真厉害,我这才漏了风就让你猜了个正着。不过,我们留下的这串一百零八子的佛珠珠子全都一样大小,我没有任何的瑕疵……”

    程池再次打断了伙计的话,道:“那你把那几副红珊瑚首饰都拿出来我看看。”

    伙计忙吩吩身边的学徒去给管库房的二掌柜传话。

    不一会,学徒就托着个黑漆铺着白色漳绒的盘子进来。上面放着两对簪子。两对珠花,两对耳朵和一副一百零八子的佛珠。

    周少瑾的目光立刻被那一百零八子的佛珠吸引过去。

    那串佛珠虽然不大,但光泽艳丽。湿润可人,让人看了就想去摸一摸。

    她忍不住想,传说中的相思豆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

    程池见了对周少瑾道:“这串佛珠好看。不过老夫人有了春秋,这佛珠虽好颗粒却太小了。不太适合老夫人。周小姐,我看你戴就正好……你不如买了它。这样的成色。这样的价格都很少见,买回去了当传家宝都不逊色。”

    周少瑾信佛,本就喜欢佛珠,更何况是用这种很罕见的红珊瑚雕成的。

    她笑道:“听池舅舅这口气。在这里买这种珠子比在金陵便宜很多吗?”

    女人是不是天生就很会说话。

    瞧这口气,不直接问这珠子多少钱——那样显得小家子气;也不问这珠子是不是很便宜——这会让店里的伙计觉得你是冤大头,出个很高的价;而是拿这里的价格和金陵的比。这样设了个门槛,伙计想把这珠子推销出去。就只能按照金陵城的标准往下压了。

    可是那伙计没等程池说话已急急地道:“金陵城也好,杭州城也好,大多都是我们供的物,自然比金陵城的便宜很多。”

    周少瑾也不问价,笑望着那伙计,一副等你说完的样子。

    那伙计就道:“这样好的珠子,金陵城怎么也得卖两百两银子一串,在我们这里,最多也就卖一百二十两银子……”

    还好自己带了两百两银子。

    周少瑾在心里盘算着。

    一百二十两银子买串佛珠,还剩下八十两,足够买些琉珠的簪钗回去了。

    她笑问道:“我带的是银票,你们店子收不收?”

    “收啊!”那伙计生怕那银票飞了似的,急急地道,“我们还可以帮客人兑换金子。”

    周少瑾放收下心来,就见程池旁边盘托上的琉璃簪钗一拨,她辛辛苦苦选了半天的簪钗全都混在了一起。

    “池舅舅!”周少瑾嗔道。

    程池看也没看她一直,对那伙计道:“找你们大掌柜的要几个福袋,把这些琉璃知簪钗全都装起来,我们都要了。”

    这怎么能行?

    让她自己付账,她暂时付不起。让池舅舅帮她付账……郭老夫人和池舅舅已经很善她了,她不能得付进尺。

    周少瑾跳了起来。

    谁知道程池手腕一转,指了剩下的那几件珊瑚首饰,道:“这个我们也都要了。”

    周少瑾张口结舌。

    程池笑道:“我知道那些琉璃簪钗有些你不中意,成色不好的你可以用来打发那些粗使的婆子。”

    自己又不是为这个……

    周少瑾沮丧地想。

    算了,池舅舅已经说了这些都买了,她若有不同的意义岂不是驳了池舅舅的面子?

    银子就先让池舅舅帮着垫付好了,等她回到票号再向集萤借些银子一并还给池舅舅就是了。

    等到周少瑾见秦子平为自己面前的这堆东西付了四百多两银子的时候,人就更不好了。以至于之后她干什么都无精打采的。

    程池看了不由摸了摸下颌。

    这次真把这丫头惹着了,她若是这么一直都不高兴,岂不是白来了一趟富源街?

    他带她们去了买西洋玩意的商铺。

    金碧辉煌的箔金器皿,色泽艳丽的地毯,琳琅满目的珠串,还有夹杂在期间绘着金发碧眼的裸肩美人的鼻烟盒,让周少瑾等人目不暇接。很快就把在银楼的不快抛到了脑后,就是郭老夫人也忍不住拿了个西洋的木偶看。

    看来女子不管多大年纪都喜欢买东西啊!

    程池放下心来。

    有两个胡女走了进来。

    程池低声对一心一意地选着珠串的周少瑾道:“你看!胡姬。”

    周少瑾忙转过身来,就看见两个穿着华丽的沙丽,带着面沙,露出如波斯猫般的碧绿的眼睛的女子朝她走了过来。

    她吓了一大跳,不由紧紧地捏住了程池的衣袖,悄声道:“她们的眼睛。是。是绿色!”

    程池见她脸都白了,不免有些后悔。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胡人的长样的。

    “别怕。”他只好安慰她,“你看那鼻烟盒上的西洋美人。还长着金色的头发呢!蛮夷之地的人,通常都长得很奇怪。”

    两个女子有很奇怪的语言和店铺老板低声说着话,她们身上浓烈的香气让周少瑾打了个喷嚏,可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非视毋视的教养让她看了一眼就不好意思再盯着两个女子看。

    她低声地对程池道:“我之前也见过画着西洋美人的鼻烟盒。可我一直觉得那是别人胡思乱想出来的……没想到真有这样的人!”

    “何止!”程池笑道,“我小的时候曾经跟着我父亲去过他的一位挚友家。他养了个歌姬,就是西洋人,长着红色的头发,碧绿的眼睛。很是吓人,可父亲的那位挚友却十分的喜欢,还夸她是绝世美人呢!”

    周少瑾抿了嘴笑。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抓着池舅舅的衣袖。

    她忙松了手,赫然地指了那些珠串道:“池舅舅。这些都是什么做的?有的只几文钱,有的却要几十文钱。”

    想以此转移程池的视线,希望他没有发现自己抓他衣袖的事。

    程池面色如常,看了那些珠串几眼,泰然地道:“有些是松绿石,还有些是苗银,都挺便宜的,你不妨买些回去打发人。”

    还买!

    周少瑾在心里腹诽。

    既然如此,那刚才在银楼的时候池舅舅干嘛还让自己买啊!

    相比琉璃簪钗,这些西洋人的珠串更适合她买回去打发人。

    可琉璃簪钗已经买了……这些珠串又这么便宜……

    周少瑾陷入两难的境地!

    程池看着她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咬唇,心里快笑翻了。

    但他决定还是别为难这小姑娘了,指着那些珠串朝着怀山使了个眼色,然后和颜悦色地道:“是不是不太满意这些珠串?那我们到了杭州府再说好了。那边的东西也很多,不过泊来的货比宁波贵一点而已。到时候我带你去逛宝善桥,那边很多买东西的,全是比这还小的铺子,东西却很齐全,上至簪环,下至鞋袜,只要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买不到的。你不是要跟你姐姐和大舅母带东西吗?那里最合适不过了。”

    周少瑾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还好程池话风一转,道:“我看你还挺信佛的,到时候还可以去钱塘门看看。那边望江楼后面有个昭庆寺,香火如云。甚至因为常有香客从钱塘门去昭庆寺,竟然有了个‘钱塘门外香篮儿’的说法。”

    周少瑾听着眼睛一亮。

    她现在最怕听到的就是买东西了!

    “我们在杭州城呆几天啊?”周少瑾问程池,“我听说那里有个灵隐寺,很灵验的,我们到时候会去那里敬香吗?”

    程池笑道:“我们要在杭州呆到八月十二四日才启程。你想去哪里,都可以和老夫人商量,到时候我差了人送你们去。”

    周少瑾注意到程池说的是“差”而不是“陪”。

    ※

    姐妹们,我发现凌里一点到两点是个坎,我写着写着竟然趴在桌子前面睡着了,一醒三点了……

    给紫霄12的加更。

    o(n_n)o~

    ps:发现只要入了v,每个月都得争月票榜,这真是个痛苦的过程。

    救粉红票啊!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