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宁波
    周少瑾自然是连连点头。

    可她心里却有点发慌。

    池舅舅离开程家的事被印证了。

    可他到底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呢?

    之后又有没有回来看看呢?

    周少瑾在船舱里走来走去,只恨自己前世为什么不仔细留意程家的事。

    她想到程池为了逗郭老夫人宁愿耐着性子哄着她下棋;想到他察颜观色,发现郭老夫人累了不等郭老夫人开口就提议坐下来休息;想到他扶着郭老夫人站在沙滩上,微笑地鼓励郭老夫人去做那些平时想都不敢想的事……她的心就隐隐作痛。

    难道她现在做的事都是徒劳的?

    回到金陵城之后池舅舅就会离开程家?!

    那她去找谁跟程泾通风报信呢?

    周少瑾翻来覆去,一夜都没有睡好,第二天陪着郭老夫人坐在偏殿里听主持讲经的时候精神就有点蔫。

    坐在她身边的程池悄声道:“昨天晚上没有睡好?你先将就一下,明天一早我们就回宁波。”

    因为法雨寺的主持要亲自为郭老夫人开坛讲经,所以他们只好在普陀山再多停留一夜。

    周少瑾无精打采地颔首,很想问问他是不是想离开程家,但话到嘴边,她还是咽了下去,改成了:“池舅舅,您和我们一起回金陵吗?”

    “当然。”程池笑道,“我既然把你们带出来了,自然也得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地把你们带回去啊!”

    “那回去之后呢?”周少瑾到底没有忍住,睁着双清澈如泉的大眼睛满是期盼地望着程池,“您还出去吗?”

    程池哂笑,道:“你想去保定看你父亲?”

    周少瑾知道程池误会了。可她宁愿程池这样误会她也不愿意让程池知道她匪夷所思的经历,故而她忙道:“您若是路过保定,能把我也带上吗?”

    “我这些日子恐怕不会出门。”程池笑道,“要等过年,如果事情不急,你外祖母和你父亲又都同意,你可以顺路带你去保定。”

    周少瑾笑盈盈点头。

    程池却觉得周少瑾内心并不像她表面那样的高兴。

    这小丫头到底要干什么?到底在想些什么?

    这念头在程池的心里一闪而过。旁边已有香客不满地道:“你们别说话了。听大师傅讲经……怎么有这么不尊敬佛祖的人,听经的时候居然还在下面说话。”

    程池和周少瑾忙打住了话题,仔细地听着主持师傅讲经。

    主持师傅今天讲的是佛祖舍身喂鹰的典故。这个典故周少瑾前世今生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可法雨寺的主持讲来却特别激昂,很容易就让人沉溺到故事中去。

    周少瑾也算是大开眼界了。

    她见到的讲经师傅都是循循善诱,温声细语。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位讲经师傅这样的慷慨陈词的。

    可见这世上是什么人都有的,只是自己没有见过罢了。

    周少瑾在心里思忖着。终于不像刚才那样睡意浓浓了。

    听完了经,主持亲自过来和郭老夫人寒暄了几句才走。

    他们在众香客羡慕的目光中回到了歇息的厢房。

    用过丰盛的斋菜,程池又被主持请去喝茶,周少瑾和郭老夫人则睡了个午觉。等到她们醒过来的时候,箱笼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

    郭老夫人喝着吕嬷嬷奉的茶沉吟道:“我看我们还是得再给法雨寺捐些香油钱,资助他们把大雄宝殿建起来好了。”

    周少瑾流汗。

    吕嬷嬷则去请了程池过来。

    程池笑道:“帮他们建座大雄宝殿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我们答应的太容易。说不定他们还想建座罗汉堂……这件事您就别管了,交给我来处置好了,我保证让他们把您的名字刻在功德碑的第一位。”

    “你这孩子,”郭老夫人嗔道,“我是为了那功德碑吗?我是想让菩萨保佑你们兄弟三人平安顺遂,保证许哥儿、让哥儿清宁安泰,娶个贤惠明理的媳妇……也让菩萨保佑我们少瑾嫁个如意郎君!”

    周少瑾臊得脸通红,说了句“我去看看春晚她们都收拾好了没有”就落荒而逃。

    郭老夫人呵呵地笑,再次叮嘱程池:“你要是在外面遇到了好人家的子弟,不妨留个心。”

    程池笑着应道:“我知道了!”

    ※

    翌日巳初(上午九点),他们向法雨寺的主持、大和尚和知客辞行。

    法雨寺的主持一直把他们送到了码头,还和程池约定了下次再见的时候,看着周少瑾他们上了船,船离开了码头,这才和僧众们回了法雨寺。

    周少瑾依着船窗望着青山葱郁的普陀山,心里既有离别的怅然又有归途的喜悦。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姐姐了,又因为人在旅途,甚至不能给姐姐写封信。

    掌灯时分,他们的船驶了宁波码头。

    和靠停在金陵城北江桥附近的画舫、乌篷船不同,停靠在宁波码头的多是沙船、福船,而且多是四桅、五桅的大船,他的三桅沙船从这些大船旁边驶过的时候,要仰首才能望着他们的船桅,颇有点泰山压顶的感觉。

    春晚几个挤在船窗前啧啧称赞,引得郭老夫人在船窗旁伫足张望。

    扶着郭老夫人的周少瑾突然就想到那天自己在船上俯视到别人船舱窗口里的一对男女……那些福船上的人说不定也能看到自己船舱的景象。

    她忙命春晚几个去把船舱的窗户都关上。

    春晚几个笑嘻嘻地去了。

    宁波分号的掌柜王晓带着分号的几个伙计上船来给程池请安,并道:“我已经在宁波城最好的客栈定了个院子,您若是觉得院子太嘈杂,分号后面还有个落角的地方,平时用来招待总号来的掌柜们的。就是有点小。”又道,“宁波城虽比不上杭州,却胜在海外贸易多,那些泊来的锡器、鼻烟盒、钟表、玩偶、胭脂水粉都各有特色,老夫人和小姐难得来一趟,您看要不要在宁波多呆两天,也好看看宁波城与别处不同的热闹。”

    程池陡然想到周少瑾嘟着嘴眨着大眼睛朝着集萤嘟呶着“我也想买东西”的模样儿……母亲这些年来一直很是自责。虽说没有做居士。却也过着苦行僧般的日子……他想到母亲从前不爱穿红着绿却喜欢身边的丫鬟都花枝招展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他既然决定让母亲高兴,就好好地陪母亲一次好了,哪怕这些事看起来颇有些荒唐、孟浪。

    “你这主意很好。”他笑道。“住在客栈的确太嘈杂了,就住在分号吧!”

    王晓喜出望外,忙起身称“是”,吩咐大伙计回去再收拾一番。自己则陪着程池说着话,等着后舱的女眷收拾。

    而得到了消息的后舱已是一片沸腾。

    春晚往身上比着件碧绿色掐水红芽边的比甲急声地问碧桃:“怎么样?我明天穿这件怎么样?”

    “挺好的。”碧桃尽心尽责地帮她出主意。“就戴上次二小姐赏你的那对赤金丁香耳环。”

    “我也这么想。”春晚果断地把比划的那件衣服收在了包袱里,去找周少瑾赏的那对赤金丁香耳环。

    却有小丫鬟跑了进来,道:“春晚姐姐,小姐要带那绣着蝴蝶钉了珍珠的月白色鞋子。我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

    这个的话音刚落,又有小丫鬟跑了过来,道:“春晚姐姐。小姐问东西都收拾好了没有。”

    春晚也顾不得许多,把衣服包袄往碧桃怀里一塞。道,“你帮我收拾一下,我去服侍小姐去。”

    碧桃笑着“嗯”了一声,正要帮着收拾,有小丫鬟喊她的名字:“碧桃姐姐,厨房里问今天晚上二小姐的宵夜是什么?他们也好带了食材过去。免得分号的准备不充裕,做出来的东西不好吃。”

    她望了望手中的包袱,又望了望等在门口的小丫鬟,只好苦笑着吩咐那小丫鬟:“这是春晚姐姐等会要带下船的东西,你在这里看着,我去去就来。”

    小丫鬟应诺守在了门口。

    碧桃匆匆去了厨房。

    这些杂乱都与周少瑾无关,她陪着郭老夫人喝着茶:“……如今不比开国那会,朝臣们之间的人情客往越来越重了。可大家的俸禄都摆在那里,没有银子,又不想丢了面子,就只能另辟蹊径了。宁波这边的泊来货就成了好东西。所以他们的东西都很便宜,不过是样子新奇,我们没见过罢了。买回去当个稀罕物件送礼还可以,把玩就不用了。”

    郭老夫人是怕她们眼花缭乱胡买一通当了冤大头吧?

    周少瑾抿了嘴笑,等到春晚那边收拾好了,她虚扶着郭老夫人下了船。

    王晓已经准备好了轿子,她们上了轿,一路晃悠悠地到了裕泰票号宁波分号。

    裕泰票号不仅门脸宽敞,而且位置也很好。

    票号正对着座桥,对面是座三层的酒楼,斜对面是家有五阔门脸的当铺,再过去是间百年老字号的药铺。他们的轿子到达票号的时候已是酉正(下午六点)桥上人来人往的,还十分热闹。

    周少瑾看着就觉得裕泰票号的后院肯定不小。

    等她的轿子落地,周少瑾一抬头就看见了间五阔的厢房,左右各是三阔的厢房还各带着两个耳房,天井铺了青石砖,因临近中秋节,院子中间并植的两株桂花树挂满了金黄色的花蕊,香味馥郁。

    ※

    姐妹们,今天的加更。

    晚上的更新在九点左右。

    o(n_n)o~

    ps:又到了一个月的月头,求保底的粉红票啊!

    ※(未完待续)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