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企
    程池显然没有想到法雨寺会打他的主意。

    他笑道:“你们去金陵城募资的时候若我还在金陵,自然义不容辞。”

    那知客“哦”了一声,奇道:“难道程施主近些日子有出远门的打算?”

    “出远门谈不上。”程池笑道,“只是我管着家中的庶务,十天之中倒七天不在家,在家的那三天又常有应酬,难得有个清闲的时候。就怕你们过去的时候我正巧不在家。不过,我会交待家中的管事的,怎么也不能让你们在金陵城里迷了路啊!”话说到最后,已带着几分打趣的意思。

    至于引荐之类的,却是一个字也没有提。

    那知客不免有些失望。

    他原以为像程池这么年轻又少年得意的人通常都极好面子,几句好话下去就算是心里不愿意也会勉强答应的……没想以自己踢到铁板桥了。

    不过,这世间没什么事是一蹴而就的,自己只有想办法继续和这位程施主施展水磨功夫了。

    他依旧笑语殷勤地陪着程池等人往山上去。

    可郭老夫人毕竟上了年纪,走到半晌的时候已经开始气喘吁吁的。

    走在郭老夫人身边的周少瑾和一直注意母亲的程池立刻就发现了。一个去扶了郭老人,一个道:“走了这半天也累,我们就在这里歇歇脚好了。”

    周少瑾连声称“好”。

    随行的碧玉忙从小厮手里拿过坐垫垫在了一旁的青石上。

    周少瑾扶着郭老夫人坐下,这才发现他们的东边是片海滩。

    碧波荡漾间,海水和天空成了一色,海浪涌起的时候,仿佛一道白线翻滚过来,这让从来没有看见过海的周少瑾不仅惊奇还觉得非常的漂亮。

    她不由指了远处,道:“老夫人您看!”

    郭老夫人顺势望过去,正巧一道海浪扑过来,溅起一朵朵儿浪花。

    “景色很美。”郭老夫人笑着点头。

    周少瑾笑道:“也不知道是钱塘江的潮涌美还是普陀山海滩美!”

    “各有千秋。”不知道什么时候程池走了过来,站在周少瑾的身后望着海滩道,“这里的浪花宽广辽阔,那边的浪花却如万马奔腾,等你去看了就知道了。”

    周少瑾不由心生向望。

    郭老夫人更是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远眺着前方的小岛。

    春晚则拉了拉周少瑾的衣袖,无声地说着“梳篦”两个字。

    她这是让自己问池舅舅什么时候能去买东西。

    周少瑾眉头微蹙。

    集萤低声道:“怎么了?”

    “没事。”周少瑾道,又觉得把这件事告诉集萤也不错,说不定集萤能想到解决的办法也不一定,遂又道,“我们要买点东西回去,看什么时候能出去买东西?”

    “我们?”集萤悄声地道,“不会是你和你的婢女吧?”

    周少瑾脸微红,道:“我也要买东西带回去做礼物啊!”

    集萤气结,道:“这个时候你竟然还惦记着那些俗物,你可让我说你什么好?”

    “那就什么也别说好了。”周少瑾抿了嘴笑,道,“有人喜欢美景,有人喜欢买东西,出来玩不就图个喜欢吗?”

    “算了,算了,我不和你说了。”集萤佯装生气的样子,轻声地道,“你就琢磨着买什么东西带回去好了!”

    周少瑾眉眼弯弯,令站在一旁不想听也得听的程池不由暗自哂笑。

    没想到这丫头看着上去一副温婉柔顺的样子,说话行事却有种大智若愚的直白。

    ※

    慧济寺自然不能和雄伟巍峨的法雨寺相比,可它建在高岗林屏之中,清静安宁,站在山门前既可俯视普陀山,走山门鸟语花香,山峰奇幽,又是另一番乐趣。

    寺中得了信的知客匆匆迎了上来。

    程池带着他们在慧济寺里走了一圈,在慧济寺的钟楼敲了钟,在后山的凉亭时喝了茶,捐了五百两银子的香油钱,看着天色不早了,这才由法雨寺的知客带着从南边山道回了法雨寺。

    这样一来一回的,除了程池几个,大家都面倦容,草草地用过了斋饭,就各自回屋歇了。

    有熟悉的春晚陪着她,又有程池同行,周少瑾很快就在陌生的厢房里睡着了,第二天还是被春晚叫醒的。

    她赧然地梳洗打扮了一番,急步去了郭老夫人那里。

    郭老夫人正等程池一起过来用早膳,见周少瑾穿了件藕荷色的素面湖绸比甲,鸟黑的头发挽了个纂儿,插了一小朵赤金的丁香花,俏生生的,像朵含苞欲放的海棠花似,看着心情都好几分,不由地笑道:“今天打扮得可真精神。小小的年纪,以后要常这样打扮打扮才是。”

    周少瑾红着脸应“是”,抬头却看见程池走了进来。

    他穿了玄色的细布道袍,神色温谦,举止洒脱,仿若画中走下来的人物似的。

    “娘!”他上前给郭老夫人行了礼,道,“我请了寺里帮我们会举办道场,您等会要不要过去看看?”

    郭老夫人点头。

    用过早膳,他们一起去了御碑殿的偏殿。

    蒲团已经摆好了。

    九九八十一个大和尚为程家祈福。

    謦板打了起来,香烛烧了起来,大殿里弥漫着檀香的味道。

    周少瑾和郭老夫人跟着大和尚们念敢卷经,这才走了大殿。

    此时太阳已经升了起来,陆陆续续有香客临门。

    昨天陪着他们的知客看见她们出了大殿,笑着迎上前来,给郭老夫人行了礼之后道:“老夫人,我们主持刚刚决定,明天亲自为您开一次法坛。”

    这可是无上的礼遇。

    郭老夫人又惊又喜,忙道:“多谢主持,老妇受之有愧。”

    “哪里,哪里!”知客谦逊地笑道,“老夫人能迁里迢迢地来我寺敬香,诚意足以感动诸天菩萨己,所以我们主持才决定开法坛的……”

    他说着奉承话,周少瑾却看了程池一眼。

    程池微微地笑,好像根本不明白法雨寺为何突然要为郭老夫人开坛讲经似的。

    那知客好说了一箩筐,见有香客进殿来敬香,他这才打住了话题,请郭老夫人和程池去参观潮音洞、紫竹林。

    周少瑾和程池陪着郭老夫人在梅檀岭消磨了一个上午,直到有文人骚客的香客涌进来做诗吟对,他们才回到歇息的厢房。

    吕嬷嬷忙服侍着郭老夫人更衣。

    周少瑾这才低声问程池:“池舅舅,专为老夫人开坛讲经,适合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程池淡淡地道,“他们不就为了建个大雄宝殿吗?若是老夫人高兴,我们家把这银子出了也成啊!”

    捐一座大雄宝殿给法雨寺?!

    周少瑾只觉得额头冒汗。

    程池却越想越觉得这主意不错。

    金陵城里都说程家富贵,有时候太富贵了未必是件好事,如果能趁着这机会捐笔银子给禅寺,特别是像法雨寺这样有皇家封诰的寺庙,不仅可以得到寺庙的庇护,还可以让别人误以为程家的大部分钱财都捐了出去……

    他微微颔首,笑道:“就看法雨寺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周少瑾讪笑。

    下午,他们去了海滩。

    潮湿的空气,哗啦啦的海浪,让周少瑾觉得新奇又有趣。

    程池建议郭夫人脱了鞋子在沙滩上走走。

    郭老夫人嗔道:“你这孩子,你母亲都多大的年纪,岂能和小孩子一样的胡来!”

    “这不是胡来,”程池笑着耐心地解释道,“你大概一辈子也没有赤脚在沙滩上走吧?不如试试。这里又没有别人。”

    郭老夫人还有些犹豫,周少瑾已跃跃欲试。

    她怂恿着郭老夫人:“偶尔为之而已!何况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来普陀呢!”

    这句话打动了郭老夫人。

    她由碧玉服侍着脱了鞋,却无论如何也不肯脱袜子,还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周少瑾道:“你也脱了鞋在沙地上走走。”

    郭老夫人的话正中周少瑾的下怀。

    她学着郭老夫人的样子脱了鞋,穿着袜子站在了沙滩,和程池一左一右地扶着郭老夫人以沙滩上走。

    一个海浪涌过来,周少瑾和郭老夫人避之不及,在尖叫声中被打湿了裙摆。

    程池不由莞尔。

    郭老夫人却抚着胸道:“我不行,我要回去了,这太危险了,沙子弄得身上到处都是。”

    程池也不勉强,喊了碧玉过来服侍郭老夫人穿鞋。

    周少瑾的脚却在沙子上磨蹭了一会才穿上鞋。

    程池看着笑了笑。

    回到厢房,等她们重新梳洗一番,已到了晚膳的时候。

    不像昨天第一次夜宿法雨寺的疲倦,用过晚膳,程池被法雨寺的主持请去喝茶,郭老夫人则遣了身边服侍的,和周少瑾说着悄悄话:“……你这些日子陪着你池舅舅下棋,你池舅舅可曾说过什么奇怪的话?”

    周少瑾愣住,想了想道:“池舅舅话很少,就是说话也都言之有物,您说的奇怪的话……我实在是想不出来什么话才称之为‘奇怪’。”

    郭老夫人听了着面色很是和煦,道:“就是会突然说什么地方很好啊,他想去看看,或者是突然说起什么典故来,称赞某位名流青史的大人物……”

    周少瑾仔细地想半天,道:“没有。我从来没有听到过池舅舅说这些话。”

    “那你有没有听你池舅舅说什么时候会出门?”

    “也没有。”周少瑾很肯定地道。

    郭老夫人这才松了口气,道:“你以后和你池舅舅下棋的时候,他如果说了这样的话,你一定要告诉我。”

    ※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太困了,今天只能两更。

    ps:历史上法雨寺原名海潮寺,为了故事情节的需要,我做了些改动,还请大家包涵。

    o(∩_∩)o~

    ※r1152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