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普陀
    热门推荐:、、、、、、、

    方鑫同和郑四一直追他们追到了舟山。

    程池还是没有见他们两人。

    他们在舟山停留了一日,准备了香烛,往普陀山去。

    早上出发的时候,天空灰蒙蒙的,有点阴,周少瑾担心下雨,可程池却说没事:“今天刮风,中午会出太阳的。”

    周少瑾不懂这些,等到了快巳正(早上十点)的时候,太阳果然露出脸来。

    这些不是那些常年在船上行走的船工才懂得吗?

    周少瑾觉得很神奇,去找程池。

    程池正站在船头吹着风,秦子平、怀山等人都在旁边服侍着。

    见周少瑾过来,他们矜持地给周少瑾行了礼,远远地退到了一旁。

    周少瑾问程池:“您怎么会看天气啊?我听说只有村里的老人才知道什么时候下雨什么时候刮风!”

    程池的嘴角抽了抽,道:“你不知道有本书叫《大衍历》?”

    不知道!

    周少瑾在心里暗忖,面上却带着笑道:“可就算是这样,也不是人人都看得懂得吧?否则钦天监岂不是人满为患?”

    程池看了周少瑾一眼,淡淡地道:“别人我不知道,我看得懂就行了。”

    周少瑾抿了嘴笑,觉得池舅舅骨子里还是骄傲的。

    不过,如果她像池舅舅这么聪明,恐怕比他还要骄傲。

    这么一想,又觉得池舅舅实际为人还颇为谦逊。

    她走到了船头。

    太阳驱散了阴云,天空中显现出一碧如洗的蔚兰,远处的小岛葱笼可爱,静卧在万里碧波之中。

    周少瑾不由惊叹:“真的像一方净土,让人的心都跟着澄净起来。”

    程池不置可否,静立在她的身边。

    两人远眺着普陀山,良久都没有说话。

    中午,太阳升了起来。

    天更加蓝,水更加碧,大朵大朵儿的白云飘浮在天空,如梦似幻。

    他们的船停靠在了普陀山的码头旁。

    来往的香客纷纷伫足观看——每天都有很多的香客往返于舟山与普陀山之间,可像他们这样坐了沙船过来的却很少。

    船工放了踏板,有人跳了上来,高声道:“是四老爷吗?小的是宁波分号的掌柜王晓,奉了江南分店大掌柜之命前来迎接四老爷的!”

    出面应答的是秦子平,他笑着请王晓上了船。

    王晓指了船下聚拢来的挑夫轿子,笑道:“我昨天就来了,粗使的人都安排好了,只等着四老爷和老夫人、小姐上轿了。”

    秦子平笑着夸奖了他几句,带他去见了程池。

    王晓还是第一次见到程池,激动得直啰嗦,磕头下跪行了大礼之后就站在旁边不知所措了。

    还好程池急着上岸,问了王晓几句就准备下船。

    清风忙去告诉郭老夫人。

    郭老夫人和周少瑾早已经准备好了,只等船靠岸了。此时听说可以下船了,周少瑾虚扶着郭老夫人出了船舱。四周简易地围了帷布。周少瑾等人匆匆上了轿子。秦子平和小厮位抬了供品跟在轿子后面,王晓法雨寺派过来的知客和尚在前面带路,一行人去了位于普陀山白华顶左侧的法雨寺。

    法雨寺的主持早得了信,带了几个大和尚和知客、服侍的小沙弥在山门前等待。

    看见程家的轿子,主持亲自迎了上来。

    程池上前和主持行了礼。

    主持笑着念啊声“阿弥陀佛”,道:“程施主远道而来,诚心可嘉,老衲已让人准备厢房,请老夫人和小姐歇息片刻,老衲会亲自带着夫人和小姐到观音殿敬香。”

    观音殿是法雨寺的主殿。

    程池笑容谦和地和主持寒暄了几句,去了禅室奉茶,她们的轿子则直接抬到了离山门不远的一处院落。

    王晓亲自上阵,早已将院落早已打扫干净,因要在普陀山住两天,周少瑾和郭老夫人梳洗了一番,留了樊刘氏和吕嬷嬷在院子里收拾箱笼,由碧玉等人簇拥着,在一位慈眉善目的知客和尚陪同下前往观音殿。

    和所有的名刹一样,法雨寺的建设是依山而建,次第渐高。

    第一重大殿是天王殿,天王殿后面是玉佛殿,两殿之间有钟鼓楼,然后依次为观音殿、御碑殿、藏经楼、方丈殿等。但相比金陵的鸡鸣寺,这里大殿与大殿之间相隔宽广,气势宏伟大,古树成林,显得更加庄严巍然。

    知客和尚一路介绍:“这全是古樟,常被香客当作神物,剥皮作药……玉佛殿月台上有古柏一株,西侧则值着株罗汉树,围粗丈余,实属罕见,等会老夫人和小姐可以去看一看,据说摸了还可以治百病,延年益寿……御碑殿供的是三世佛,西侧楼屋内有门可以通往佛顶山的香云路。再往上,就是方丈院,是全寺最高处……听说老夫人和小姐今天下午过来,我们虽然没有关闭寺门,却在早几日就请了本寺的居士们劝说过几天再来上香。明天一早我们主持还会在御碑殿的东配殿亲自为程家主持道场……”

    难怪这法雨寺没有什么香客,原来程池早已打了招呼。

    只是不知道捐了多少香油钱,居然引得主持亲自来迎接。当然,程家的名声、程池进士的身份可能也让郭老夫人的这次普陀山之行增色不少的原因之一。

    他们去了观音殿。

    看见观音殿的那一瞬间,周少瑾还以为自己进了宫。

    与别处的大殿不同,法雨寺的观音殿盖着金黄色的琉璃瓦,明亮的阳光之下,熠熠生辉,仿佛到了传说中的西天极乐世界,宏大高远,气象超凡,远处的海滩空旷宽广,海浪声声声入耳,让人耳目顿明。

    周少瑾不由在心里念了声“阿弥陀佛”。

    等进了观音殿,看到观音殿顶雕着的九龙藻井时,她这才真切地感受到了法雨寺被朝廷封为“护国镇海禅”的与众不同与威严。

    她随着郭老夫人和程池给观世音菩萨敬了香,奉上了一部《楞严经》和一卷《心经》,捐了两千两银子的香油钱,又点了五盏长明灯。其中一盏是给程泾点的,一盏是给程渭点的,一盏是给程许点的,一盏是给程池点的,还有一盏,是给周少瑾点的。

    周少瑾大吃一惊。

    就是在金陵的金鸣寺,点一盏长明灯一年最少也要二百两银子。更何况是普陀山的法雨寺。

    她忙拉了拉郭老夫人的衣袖。

    郭老夫人却笑着回头对她柔声道:“能来普陀山,都是菩萨有缘的人。你若是心中不安,以后常给我做些额帕、鞋袜,抄些经文就是了。”

    周少瑾眼眶微湿。

    前世她想起郭老夫人就觉得害怕,没想到今生却得到了她老人家的青睐。她的确只有帮老夫人做些针线、抄些经书才能报答她老人家。

    几位大和尚看着倒进功德箱里那白花花的银了,看上去神色自若,可他们明亮的眼睛却暴露了他们真实的心情。

    周少瑾顿时啼笑皆非,刚刚在胸中横冲直碰的感激之情都烟消云散了。

    池舅舅真是太坏了!

    竟然用这些真金白银刺激这些出家人。

    也不知道有没有见了这么我的金银最终决定还俗返乡过世俗的日子,或者是决定不再潜心研究佛理而是做个迎来送往的知客和尚!

    他们从观世殿里出来,主持建议程池去佛顶山看看,还说“不上佛顶山,等于没有到过普陀山”。

    程池欣然应允,问郭老夫人和周少瑾:“若是觉得还不疲惫,不如一起去看看。佛顶山还有个慧济寺,虽说不大,却建在山顶,可一览普陀山众景,也颇值得一去。”

    郭老夫人已略有倦意,但来一趟普陀山实属不易,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慧济寺看看。

    周少瑾自然是求之不得——她年轻,身体好,虽然两世为人,还是第一次到普陀山,比谁都希望到处走走。

    程池就吩咐集萤扶着郭老夫人:“小心点,若是累了,我们就在途中多歇会,反正我们接下来主要就是游玩了。”

    这话周少瑾赞同。

    若是郭老夫人因年事已高碰撞到哪里那就不好了。

    郭老夫人也知道,笑道:“别看我这把老骨头,只怕不比你们差。”

    众人认趣地哈哈大笑,一行人往佛顶山去。

    两旁都是陡峭的山岩,遮天蔽日的古树,与方才在法雨寺见到的蓝天白云的澄净又是另一番景象。

    周少瑾不由啧啧称赞,道:“……不知道是谁最先在这里建了寺庙?这些大和尚们可真厉害,竟然能开山凿道,硬生生地在山顶建个寺庙起来。”

    陪同他们同去慧济寺的知客和尚闻言笑道:“这些都是香客所捐的,没有那些居士信徒,哪有这海天佛国。说起来,我们寺里一直想建一座大雄宝殿,以供奉诸菩萨。程施主是金陵世家,一口气就捐助了我们寺庙五千两银子,我在寺里做了十年的知客,还是第一次遇到像程施主这样出身诗书礼仪世家,又出手如此大方的人。若是我们寺里的大和尚去金陵募资,不知道程施主能不能帮着引荐一下金陵城的积善之家。”

    这是要程池帮着做掮客啊!

    周少瑾睁大眼睛望着程池,心里却盘算着,五千两银子,在观音殿的时候她们捐了两千两,也就是说,之前程池已经捐了三千两银子的香油钱!

    这趟普陀之行简直是用金山银海堆成的好不好!

    ※

    姐妹们,来不及改错字,我先贴上来了,大家先看着,我会很快贴上捉过虫虫的版本的。

    ps:我x赶夜赶也来不及,今天的更新推迟到晚上的十一点左右。

    ~~~~(》_《)~~~~

    ※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