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担心
    一秒记住【中文网】,为您提供高速文字首发。    &nbsp&nbsp&nbsp&nbsp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nbsp&nbsp&nbsp&nbsp周少瑾虽然大着胆子对着程池嚷了一句,可到了第二天,她却在船舱里徘徊良久才拿了那本棋谱去了程池的住处。

    &nbsp&nbsp&nbsp&nbsp程池倒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吩咐朗月去摆棋盘。

    &nbsp&nbsp&nbsp&nbsp周少瑾鼓起勇气来喊住了朗月,对程池道:“池舅舅,您的棋艺高出我良多,您和我下棋就好像是在和小孩子掰手腕似的,胜之不武,负之不畅,您不如给我讲讲这棋谱里的定式吧?我虽然跟着沈大娘学了这些日子的围棋,可还看不懂棋谱呢!”

    &nbsp&nbsp&nbsp&nbsp程池向来觉得人的天赋各有不同,他不喜欢教导那些以勤补拙的人。

    &nbsp&nbsp&nbsp&nbsp周少瑾显然称不上聪明。

    &nbsp&nbsp&nbsp&nbsp但周少瑾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前,把棋谱摊在了罗汉床的小几上,指了其中左上角的几颗棋子道:“我知道应该在这里下一手,可我没看懂为什么要在这旁边应一手,如果只是要制造一个活眼,不是紧挨着它下一手就行了吗?如果执白子的不下这一手,而是在这里下一手,那他的这手棋不就白费了吗?”

    &nbsp&nbsp&nbsp&nbsp程池没想到她看得这么认真,心中的不悦不由地冲淡些许。

    &nbsp&nbsp&nbsp&nbsp他指了右上角的几颗棋子,道:“你看,他这边还有几路棋。如果棋子下在你刚才指的.位置,这一片就空出来了,右上角的几颗棋子就成了攻击的目标。只有把棋子下在这个位置,它们才互为守望。”他说着。随手就在棋盘上把棋谱里的那盘棋摆了出来,“你看,黑棋就成了这个样子,白棋不管是从左路下还是右路下,黑棋都以此为点向左右延伸,白棋就会变得很麻烦……所以说这手棋下得很妙……”

    &nbsp&nbsp&nbsp&nbsp程池不停地假设着。

    &nbsp&nbsp&nbsp&nbsp周少瑾很是珍惜这样的机会,也顾不得害臊了,连声道:“池舅舅您慢点,我还没有看明白呢!”

    &nbsp&nbsp&nbsp&nbsp程池虽然不常和人摆棋谱,可每次他摆棋谱的时候身边都围着一帮奕棋高手。还没有谁像周少瑾这样直白地说看不懂。让他下慢点的。

    &nbsp&nbsp&nbsp&nbsp他只好放慢了速度,一手一手地跟她讲解。

    &nbsp&nbsp&nbsp&nbsp周少瑾觉得这样还是不清楚,索性吩咐朗月给她磨墨,她支了张小几在罗汉床上。程池边说。她就边记。

    &nbsp&nbsp&nbsp&nbsp这么来来回回的。弄得程池都没脾气了。

    &nbsp&nbsp&nbsp&nbsp郭老夫人听说了却陷入了沉思。

    &nbsp&nbsp&nbsp&nbsp将周少瑾和程池下棋的事当笑话讲给郭老夫人听的吕嬷嬷却有些忐忑不安。

    &nbsp&nbsp&nbsp&nbsp她服侍郭老夫人几十年了,按理多多少少都应该能摸着点郭老夫人的脾气,她平时也以此为荣。可此时她却完全猜不出郭老夫人在想什么。她屏气凝神地站在那里。大气也不敢出。

    &nbsp&nbsp&nbsp&nbsp过了好一会,郭老夫人才低声吩咐她:“你去帮我把秦子平叫来。”

    &nbsp&nbsp&nbsp&nbsp吕嬷嬷如释重负,叫了秦子平来。

    &nbsp&nbsp&nbsp&nbsp郭老夫人遣了吕嬷嬷,让她关了门,招了秦子平到跟前说话。

    &nbsp&nbsp&nbsp&nbsp“子平,你们家从你的曾曾祖父开始就在我们家当大管事了,”郭老夫人目光灼灼地盯着秦子平,就像老虎盯着只兔子,“到你这一代,已经是第六代了。我们两家说是主仆,却比同宗的兄弟还要得我们家老太爷、老爷的信任。我年纪大了,本不该理事了。可四郎是我的儿子,我的小儿子,还没有成亲,没有成人。别人的事我可以不理,他的事我却放不下心。你跟我说老实话,他的生意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nbsp&nbsp&nbsp&nbsp秦子平愣住,道:“您怎么会这么想?四爷的生意做得好好的,没出什么问题啊!”

    &nbsp&nbsp&nbsp&nbsp“你不用唬弄我。”郭老夫人沉了脸,“如果他不是生意上的事,那就是他有什么打算,而且还是说出来了我一定反对的打算……不然他不可能耐着性子陪着我去普陀山敬香的!”

    &nbsp&nbsp&nbsp&nbsp秦子平心里捏了把冷汗,半真半假地道:“老夫人,我不是有意要瞒您。可您也知道,我是四老爷的随从,他老人家的事,我不敢,也不能跟您说,您就别逼我了!”

    &nbsp&nbsp&nbsp&nbsp郭老夫人冷笑,道:“你们三兄弟,四郎最中意的是你二哥,是我看着你老实可靠、细心周到,这才把你也送到了四郎屋里当差……我既能把你送去他屋里,自然也能把你要回来。你要仔细想清楚才是。”

    &nbsp&nbsp&nbsp&nbsp秦子平额头落下豆大的汗珠,好半天才低声道:“四老爷想和人合伙在天津的北塘建船坞,所以把今年的盐引和杭州那边的织机都卖了……这桩生意虽然赚钱,可赚钱之前却是有多少银子就能扔进去多少。现在家里还不知道,等到知道了,只怕会有轩然大波。”

    &nbsp&nbsp&nbsp&nbsp郭老夫人还有些怀疑:“不过是银子上的事,四郎还不至于如此沉不住气。”

    &nbsp&nbsp&nbsp&nbsp秦子平只好继续编:“好像还涉及几位皇子,这件事是四老爷亲自在办,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

    &nbsp&nbsp&nbsp&nbsp郭老夫人皱眉,道:“四郎不是那急功进利的人……怎么会搅和到几位皇子里面去了。”

    &nbsp&nbsp&nbsp&nbsp“这个,”秦子平这次真的流冷汗了,“我也不知道……四老爷做事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我实在是猜不出来。”

    &nbsp&nbsp&nbsp&nbsp郭老夫人轻轻拂了拂茶水上面的浮叶,沉默了半晌,这才凝声道:“你下去吧!这件事不要对四郎提起来。”

    &nbsp&nbsp&nbsp&nbsp“老夫人放心。”秦子平顿生劫后余生之感,苦笑道,“这种事我哪里敢跟四老爷说啊!四老爷知道了还不得剥了我的皮!”

    &nbsp&nbsp&nbsp&nbsp“你知道就好。”郭老夫人沉声而道,挥了挥手。

    &nbsp&nbsp&nbsp&nbsp秦子平直奔程池的船舱。

    &nbsp&nbsp&nbsp&nbsp偏生程池正在给周少瑾讲棋谱,他只好躲在一旁的茶房里,眼看快到午膳的时候。周少瑾才起身告辞。

    &nbsp&nbsp&nbsp&nbsp秦子平连忙求见,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程池。

    &nbsp&nbsp&nbsp&nbsp程池不以为意,表扬秦子平:“没想到你关键时候脑子还挺灵活的。这件事办得好,我记下了。以后若是二房的老祖宗问起,你们就都照着这么说。你顺便再把这消息传出去,免得有人问起来还要解释。”

    &nbsp&nbsp&nbsp&nbsp秦子平长吁了口气。

    &nbsp&nbsp&nbsp&nbsp等用过午膳,郭老夫人说起裕泰票号来:“……当初连我都不看好,结果你还是做成了。家里又不缺嚼用,你也不用太顾忌别人,想做什么就做好了。大不了我们从头再来。”

    &nbsp&nbsp&nbsp&nbsp程池笑着应好。

    &nbsp&nbsp&nbsp&nbsp周少瑾总觉得郭老夫人话里有话。

    &nbsp&nbsp&nbsp&nbsp待从郭老夫人屋里出来。她差了春晚去打听。并道:“应该就这两天发生的事,不然老夫人不会在今天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nbsp&nbsp&nbsp&nbsp春晚放在了心里,过了两天告诉她:“听说是四老爷看中了天津的一块地,想在那里建个码头。结果大家都反对。四老爷心里挺不好受的。”

    &nbsp&nbsp&nbsp&nbsp这话就接上了!

    &nbsp&nbsp&nbsp&nbsp周少瑾道:“知道是天津的哪一块地吗?”

    &nbsp&nbsp&nbsp&nbsp前世。她对这些知道的很少,不知道天津有没有建起个码头,也不知道那码头赚钱不赚钱。

    &nbsp&nbsp&nbsp&nbsp春晚摇头:“大家都说得含含糊糊的。估计也就是端茶倒水的时候听到了只言片语。”

    &nbsp&nbsp&nbsp&nbsp周少瑾颔首,再去跟着程池学棋的时候就更是小心了。

    &nbsp&nbsp&nbsp&nbsp程池觉得这小丫头虽然不是很聪明,却胜在听话、乖巧,有时候一个眼神就知道干什么,半句话就能听出弦外之音,相处起来让人觉得很舒服,他讲起棋谱来自然而然地变得更有耐心了。

    &nbsp&nbsp&nbsp&nbsp周少瑾则觉得程池是她两世为人里遇到得最了不起的人。

    &nbsp&nbsp&nbsp&nbsp不管是在顺境还是逆境,他都能不骄不躁,不嗔不怒,心态平和地行事。

    &nbsp&nbsp&nbsp&nbsp她的姐夫廖绍棠曾经说过,这种人通常都坚忍不拔,有着强大的毅志,坚定的信念,是成大事的人。

    &nbsp&nbsp&nbsp&nbsp那池舅舅为什么会离开程家呢?

    &nbsp&nbsp&nbsp&nbsp周少瑾在心里琢磨着。

    &nbsp&nbsp&nbsp&nbsp难道是二房老祖宗强迫的?

    &nbsp&nbsp&nbsp&nbsp池舅舅他就是再厉害,二房老祖宗是长他几辈的长辈,他也只能避其锋芒……可见前世他也是个可怜的人!

    &nbsp&nbsp&nbsp&nbsp她情不自禁地在心里叹了口气。

    &nbsp&nbsp&nbsp&nbsp这样一想,她每天早上陪郭老夫人说了话之后,下午就去陪程池摆棋谱。

    &nbsp&nbsp&nbsp&nbsp没几天,他们到了常州。

    &nbsp&nbsp&nbsp&nbsp常州地处太湖之滨,上通京口,下行姑苏,是贯通南北的大码头之一,素有“三吴重镇,八邑名都”之称,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人烟也就十分的繁盛。

    &nbsp&nbsp&nbsp&nbsp可这也是漕帮的重要据点之一。

    &nbsp&nbsp&nbsp&nbsp周少瑾一早就打定了主意把集萤拘在自己的船舱里不露面。

    &nbsp&nbsp&nbsp&nbsp谁知道她去找集萤的时候,集萤正睡得昏天昏地。

    &nbsp&nbsp&nbsp&nbsp周少瑾哑然失笑。

    &nbsp&nbsp&nbsp&nbsp他们的船靠岸的时候已临近掌灯时分,码头上却依旧行人如织,挑着担子卖小食的、摆地摊的、下货卸船的、牙人掮客追着客商跑的……让整个码头喧嚣不止,却也充满了市井之气。

    &nbsp&nbsp&nbsp&nbsp周少瑾趴在船窗上看得津津有味。

    &nbsp&nbsp&nbsp&nbsp春晚道:“小姐,您说,我们能上岸买点东西吗?我答应了施香和持香姐姐帮她们买梳篦回去的。”

    &nbsp&nbsp&nbsp&nbsp周少瑾叹气道:“我也答应了外祖母、大舅母和姐姐带梳篦回去的……可你看这情景合适吗?”

    &nbsp&nbsp&nbsp&nbsp正因为不适合所以才会抱着侥幸的心问一声啊!

    &nbsp&nbsp&nbsp&nbsp春晚愁眉不展。

    &nbsp&nbsp&nbsp&nbsp周少瑾道:“只有去杭州买了。据说杭州什么东西都有。”

    &nbsp&nbsp&nbsp&nbsp可到底不比在本地买的!

    &nbsp&nbsp&nbsp&nbsp春晚在心里想着,却不敢说出来。

    &nbsp&nbsp&nbsp&nbsp有人高喊着“请问是金陵府九如巷程家的船吗”在专门停靠沙船的码头前来回走动。

    &nbsp&nbsp&nbsp&nbsp周少瑾就听见秦子平高声应道:“不知是哪家的故旧?这里正是金陵府九如巷程家的船!”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nbsp&nbsp&nbsp&nbsp给天飞仙仙的加更会很晚,大家明天早上起来看吧!

    &nbsp&nbsp&nbsp&nbspo∩∩o

    &nbsp&nbsp&nbsp&nbsp※未完待续……&nbsp&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