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棋谱
    之后集萤又看着碧玉做了几次,指正了她几处不足,就起身告辞了。

    周少瑾亲自送她出了船舱,笑道:“没想到你这么厉害,连这种治疗晕船的按摩推拿都知道。”

    “是四爷告诉我的。”集萤笑道,“我老家在沧州,你问我马生病了怎么办我肯定知道,可你要是问我人晕船怎么办,我和你一样两眼摸黑——四爷只是要借我的手把这法子告诉碧玉。”

    周少瑾就更意外了。

    没想到程池竟然连这些都懂……

    集萤就打了个哈欠。

    周少瑾不由道:“你这是怎么了?好像很疲惫的样子?在船上睡不好吗?”

    集萤闻言在心里嘀咕:她在哪里都睡得好,可程子川每天晚上都要她在女眷区巡逻,白天又嘈杂,她怎么可能睡得好呢?

    “是啊!”她又打了一个哈欠,觉得这些事不必对周少瑾说,免得知道的越多越替她担心,“我三岁就能骑马,十八岁的时候才第一次坐船。”

    周少瑾理解,忙催她快回去歇息:“等晚上船靠了码头我们再好好说说话。”

    集萤也实在是困得慌,和周少瑾说了两句话就回了房。

    周少瑾转身回了船舱。

    吕嬷嬷刚才被周少瑾不软不硬地刺了那么一下,又看到她居然能在程池面前说得上话,不敢再自作聪明的玩些小动作,已将周少瑾为珍珠求情的事告诉了珍珠。珍珠挣扎着要起来给周少瑾磕头。

    周少瑾忙示意碧玉让她躺下,并道:“你要是真心感谢我,就快点好起来,这些虚礼就不要讲了。”

    珍珠也和她打过些日子的交道,想着她平时话不多,关键的时候却愿意为自己挺身而出,想必是个外冷内热的,遂也不和她客气,顺从地躺在了床上,道:“二表小姐,大恩不言谢,我会照着集萤姑娘交待的坚持每天按摩推拿,争取早点好起来。”

    周少瑾不是那种喜欢把功劳往自己身上扯的人。

    她笑道:“这都是池舅舅的主意,你好了,记得去给他道个谢就是了。”

    珍珠口中应“是”,心里却想,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求四老爷,可又能几个人能求动四老爷呢?说来说去,四老爷还是看在你二表小姐的面子上,真正要感激的人却是二表小姐。

    周少瑾见船舱内空气流畅,几个小丫鬟为了保持船舱的洁净,把珍珠用的盂盆之类的东西都用木盖子盖着,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好交待的了,叮嘱了珍珠要好生休息,和就春晚回了屋。

    吕嬷嬷也跟着告辞,去给郭老夫人回话。

    她就更不敢隐瞒程池恩惠了。

    把事情的经过细细地禀了郭老夫人。

    郭老夫人听着不禁挑了挑眉,道:“你去找了少瑾,然后少瑾去找了四郎,四郎派身边的集萤治好了珍珠的晕船?”

    现在只是有所好转。

    吕嬷嬷不敢夸大。

    因为珍珠若是支持不住,程池已经发了话,会在船靠常州的时候让珍珠下船。

    她忙道:“是比之前好了很多。照集萤姑娘的说法,大约月余就能根治了。”

    郭老夫人有些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自己生的自己最了解。

    幼子从小就顽劣不羁,别看他现在长大了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可骨子里却十分的淡漠冷酷。明明知道嘉善不是做宗子的好人选也不愿意花精力去培养老二家的让哥儿……可这一次,他又是陪自己去普陀山敬香,又是好脾气地指点少瑾打牌,现在还让自己的丫鬟帮珍珠治晕船……也太好说话了些!

    常言说得好,反常即为妖。

    难道四郎那边出了什么事?或者是四郎有什么打算?

    郭老夫人心里有事,也就没有心思打牌了。

    周少瑾松了口气,却发现程池大部分的时候都坐船窗前的罗汉床上端着茶盅发呆。

    他也很无聊吧?

    周少瑾猜测着,犹豫了两天,去找程池下棋:“就打发打发时间……还像上次似的,下五子棋!”

    程池望着她。

    周少瑾的脸顿时变得绯红。

    她知道自己这主意上不了台面,可除了下五子棋,她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哄他开心了。

    周少瑾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满是期盼地看着程池。

    程池突然间就像想到了独自开在无人小径旁随着春风摇拽的无名粉色小花来。

    他就喊了清风进来摆棋盘。

    周少瑾忍不住抿了嘴笑。

    亮晶晶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眼角眉梢都洋溢着雀跃。

    不过是答应和她下几盘棋罢了,犯得着这么高兴吗?

    程池不解地在心里暗忖着,心情却情不自禁地像受到感染似的好了很多,甚至连他的嘴角轻轻地翘了起来他都没有意识到。

    和之前一样,程池让了周少瑾两子,下了十盘。

    结果也和上次一样,程池赢了九盘输了一盘。

    周少瑾很不服气,但天色已经不早,她只好道:“明天我们再下!”

    程池不置可否。

    周少瑾就问他:“池舅舅有没有带棋谱,我晚上回去恶补恶补!”

    程池忍俊不禁,道:“你有看到过借兵器给对手然后和对手一决生死的吗?”

    周少瑾理直气壮地道:“反正池舅舅就是借了兵器给我,我也打不赢池舅舅,池舅舅何不胸怀宽广地指点指点我呢?既可赢了美名,又可增加对决的乐趣,这也算是一箭双雕了!”

    看不出来,小丫头平时看着唯唯诺诺、一声不吭的,还有这样活泼好动的一面!

    程池直截了当地道:“没有!我没有带棋谱。”

    周少瑾失望地耷拉着肩膀回了船舱。

    用过晚膳,集萤来拜访她,丢了本百草堂出的《棋谱》给她,道:“秦子平说是奉了四爷之命从常州那边快马加鞭送过来的,马都差点跑死了。这个是他们能找到的最简单的棋谱了。你要棋谱做什么?你难道还想和四爷一较高低不成?”

    “没有,没有!”周少瑾拿着那本棋谱,觉得自己好像捧着个烫手的山芋,喃喃地道,“我,我只是想着上次池舅舅告诉我怎么打叶子牌,我一听就懂了……就想着能不能向池舅舅借本棋谱,说不定我一看就懂了,也不用总是请教沈大娘了……”

    集萤敏感地听出了她话里的不自在,低声道:“沈大娘给你脸色看了?”

    “怎么会!”周少瑾忙道,“是我怎么也看不懂定式,沈大娘都不知道怎么办好,我又不敢跟别人说……”

    “你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在自吗?”集萤听着翻了个白眼,道,“你为什么非要陪着四爷下棋?”

    周少瑾想了想,道:“我有很重要的事求池舅舅,需要先得到他的信任。”

    这么一说集萤就明白了。

    她想这件事肯定很重要,也就没有追问周少瑾详情,道:“那你好好的研究一下这本棋谱吧!我要去巡……我要回屋去了。你有什么事可以让春晚去叫我。”

    周少瑾连声道谢,在船舱里研究了半天的棋谱,发现这本棋谱正如集萤所说,比较简单,至少比沈大娘给她看的那些棋谱都要简单,最前面的一个定式她看了半天终于看出点眉目来了。

    她不禁满心欢喜。

    想到这本是池舅舅派人给她找的,又心生疑窦。

    他们在船上,四周都是水域,池舅舅是怎么派人去给她找的这本棋谱?

    周少瑾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第二天去给程池道谢。

    程池不以为然,微微地笑道:“我现在兵器可是借给你了,就看你怎么让我既扬美名又增添一较高低的乐趣了!”

    周少瑾赧然地不敢看程池,屈膝行礼,落荒而逃。

    程池望着她小鹿般轻盈背影,哂然一笑。

    这样过了两天,周少瑾感觉自己的脸不那么热了,去找程池下棋。

    程池什么也没有说,让清风摆了棋盘,依旧是老规矩让她两子下五子棋。

    十盘,周少瑾输了九盘赢了一盘。

    她愕然地望着程池。

    程池神色自若,一颗颗地收着棋盘上的棋子。

    周少瑾不服气,又去找程池下棋。

    还是九负一胜。

    周少瑾又不傻。

    面如朝霞地站了起来,恨不得有个地缝能钻进去,低着头说了声“我回去了”就朝外走。

    程池直摇头,道了声“回来”。

    周少瑾停住脚步,头都要低到胸口了,闷闷地转过身来。

    程池叹气,道:“输给我很丢人吗?”

    “当然不是!”周少瑾忙道,“是我自己……”

    “那不就结了!”程池没等她把话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道,“人能一口气吃成胖子吗?你不过是输了我几局五子棋就受不了,三人行,必有我师,你连这点胸襟都没有,能把围棋学好吗?你回去好好想想我的话。”

    又不是我想要学围棋。

    周少瑾在心里腹诽着走出了船舱。

    迎面的风扑在她的脸上,让头脑顿时清明了不少。

    池舅舅的话说得有道理。

    她若是连池舅舅都输不起,谈何学好围棋。

    重生的时候她不就下定了决心,要改掉以前的懦弱胆怯吗?

    不过,在池舅舅面前这么丢脸,她心里还是觉得别扭。

    周少瑾给自己打了半天的气,这才握了握拳,转身撩了书房的帘了,道:“池舅舅,我们明天再下!”然后看也没看程池一眼,就一溜烟地跑了。

    ※

    姐妹们,今天的加更!

    ps:我发现亲人生病比我自己生病了事情还多。

    晚上的更新推迟到十一点左右……呜呜……

    ※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