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镇江
    周少瑾挺担心集萤的。

    上次集萤还说焦家要找她算账,他们从京杭大运河去杭州府,京杭大运河可是漕帮的地盘。

    她怕集萤被人发现。

    春晚笑道:“集萤姑娘在屋里睡觉呢!说是晚上没有睡好,今天白天要好好地睡一觉。”

    周少瑾松了口气。

    集萤可能也是怕被漕帮的人发现吧!

    小心谨慎点总归是件好事。

    傍晚,他们换了艘三桅的小沙船。

    说是小,其实是和那些停靠镇江码头的五桅沙船相比较而言的。

    他们坐的沙船长有四百余尺,大桅高耸,风篷狭长,像个庞然大物横在周少瑾的面前。

    周少瑾仰望沙船,心中非常的震撼。

    等她上了船,看到漆得如镜面般光滑的甲板,比昨天的画舫足足大了一倍有余的船舱时,更是睁大了眼睛半晌无语。

    春晚等人自然不如周少瑾沉得住气。几个人一会儿摸摸楠木做成的大书案,一会儿摸摸缕雕着葡萄石榴缠枝花的落地罩,不住地啧啧称赞。

    樊刘氏不由叹道:“施香若是知道了,肯定会后悔没有跟着二小姐来见识一番的。我能跟着二小姐走这一趟,死也没什么遗憾了。”

    “胡说!”周少瑾不喜欢樊刘氏的口吻,这一世她们一定会比上一世过得好,樊刘氏也会好好的,跟着她看更多的风景,走更多的地方。

    樊刘氏失悔道:“看我这张嘴……”

    以后二小姐嫁了,她跟着二小姐,自然会走更多的地方。

    这话的确让人听着不喜欢。

    她嘿嘿地笑着。

    那边传来碧桃低低的惊呼:“春晚姐姐。您看!这桌子椅子都是固定在船上的。”

    周少瑾和樊刘氏回头,就看见春晚正用力地推了推她面前的太师椅:“咦,还真是固定了的!”

    “是怕我们摔跤吗?”碧桃问。

    樊刘氏道:“我听人说,有时候在海上行走会遭到大风浪,不要说船舱里的东西了,人都会掀翻,这船肯定是在海里走动的。”

    “真的吗?真的吗?”碧桃激动的这里看看。那里瞅瞅。道,“也不知道这船是程家的还是池四老爷借来的。”

    “应该是程家的吧?”春晚猜测道,“我听外面的管事说。我们程家也有船队的。”

    周少瑾抿了嘴笑。

    我们程家……什么时候她带过来的丫鬟已经自称自己是程家人了!

    她轻轻地将船窗推开了半尺宽。

    周围都是比他们小的船只,她轻而易举地就能看到对面开着的船窗旁有对年轻的男女,两人正并肩趴在船窗上望着外面亲昵地说着话儿。

    她红了脸,忙关上了船窗。吩咐春晚:“快把东西收拾好了,我们还要去给郭老夫人问安呢!”

    箱笼早在她们上船之前就抬了过来。

    春晚几个嘻嘻笑着应“是”。手脚麻利地收拾起东西来。

    周少瑾重新梳洗了一番,等到春晚几个把她惯用的东西都放在了她惯用的位置上,又去外面看了看,见甲板上没人。这才簇拥着周少瑾去了郭老夫人的船舱。

    和在画舫时一样,程池住在船头的位置,郭老夫人住在中间。周少瑾住在郭老夫人的隔壁,再往后。就是程家的一些仆妇了。

    谁知道她们刚进门,就有媳妇子进来禀道:“夫人,镇江通判陈述明的夫人过来给您请安。”

    郭老夫人有些意外。

    周少瑾忙站起身来,道:“那我先回船舱去了,等会再过来陪您聊天!”

    郭老夫人却摆了摆手,道:“不用那么麻烦,你就陪着我见见好了,这陈夫人说起来和我们家也有点渊源——她的父亲曾经和我们家老太爷是同僚,她小的时候,我还抱过她。只是自从老太爷去世,我们两家也就没怎么走动了。她下午让人投帖的时候,还是吕嬷嬷提醒我,我才记起来。”

    没什么走动了,是人走茶凉还是因为原本两家就只是泛泛之交呢?

    周少瑾思忖着,和郭老夫人一起见了陈夫人。

    陈夫人三十五、六岁的样子,身材高大,白皙丰腴,穿着丁香色焦布比甲,看见郭老夫人眼圈一红,哽咽道:“妾身早想去拜见老夫人,只因多年不见,妾身怕老夫人早已不记得妾身了,妾身就没敢去。没想到老夫人还记得妾身……”

    郭老夫人笑着让吕嬷嬷扶了陈夫人,柔声道:“你不必客气,我年纪大了,记忆力不好,就不怎么出来应酬了,倒不知道你如今在镇江。前几年听说你父亲去世了,你母亲可还好?是在老家还是跟着你哥哥在广东东莞任上?你如今有几个孩子?大的多大了?是公子还是小姐?”

    说话亲切,如和风细雨。

    这是周少瑾从来没见过的一面。

    她不禁仔细地听着。

    那陈夫人一一应了,两人说着从前的旧事,等天色暗下来,那陈夫人已改口称郭老夫人为伯母,并道:“您明天就别走了,让妾身好好尽尽地主之谊,陪着您在镇江逛逛,您届时启程去杭州也不迟。”

    “不用了!”郭老夫人委婉谢绝,“我是去普陀山敬香的,不能晚去。”

    陈夫人很是失望。

    镇江知府高耀的夫人过来拜会郭老夫人。

    陈夫人忙站了起来。

    郭老夫人却没有动。

    陈夫人面上闪过一丝不自在,指了周少瑾正要问什么,高夫人走了进来。

    “程伯母!”高夫人恭敬地给郭老夫人行了礼。

    郭老夫人欠了欠身,示意周少瑾上前还礼。

    周少瑾忙上前给高夫人行了个福礼。

    高夫人还记得她,笑道:“我说老夫人出行身边怎么没个服侍的人呢?原来周家二小姐跟了过来。早知道这样我就把我们家那个不安生的带过来和你见个面,也让她见识见识什么叫大家闺秀了。”

    周少瑾红着脸羞涩地称“不敢”。

    那陈夫人这才看了周少瑾一眼。

    郭老夫人为周少瑾解着围:“她是小姑娘家,脸皮子薄。你就别逗她了。你们家大人和四郎是好朋友,我也就托大把你当晚辈看了,我明天一早就启程,你要真想我到你府上做客,等我从普陀回来了再说。”

    高夫人呵呵地笑,道:“老夫人您可真厉害,说得我一句话都没法说的了。您既然把我当晚辈看。那我也不和您客气。等人从普陀山回来,我再给您洗尘。”

    陈夫人在旁边陪着笑,好不容易才有机会给高夫人行礼。

    高夫人自然是认识她的。笑称了声“陈夫人”,眼睛却朝郭老夫人望去。

    郭老夫人介绍了两家的关系。

    高夫人待陈夫人就热情了几分。

    陈夫人喜出望外,巴结奉承着郭老夫人和高夫人,等到高夫人告辞时。陈夫人更是虚扶着高夫人下了船。

    代郭老夫人送客的周少瑾不由长长地透了口气。

    她身后突然传来程池的声音:“怎么了?很累吗?”

    周少瑾吓了一大跳,急急地转身。谁知道脚踩在披风上,披风的绳子把脖子给勒住了。

    她忙解开了披风,一口气才透过来,可血已经全都涌到了脸上。火辣辣的。

    程池好像没有看见似的,语气淡然地道:“时间不早了,快去歇了吧!明天还是个好天气。如果早上能起得来。可以到船头看日出。霞光满天的,和在山上看日出另一番景象。”

    周少瑾低声应诺。

    程池回了船舱。

    周少瑾的呼吸这才通畅起来。

    明天她到底要不要去看日出呢?

    周少瑾想到集萤批评她不看塘湖涌潮要去参加庙会的事。决定邀了集萤一起看日出。

    不曾想集萤却道:“我明天不能露面,你还是一个人去吧!”

    周少瑾有些失望,但也很能理解,叮嘱集萤小心,让春晚明天早点叫醒她。

    春晚应下了。

    第二天天没有亮她就叫醒了周少瑾。

    周少瑾出了船舱,船头有好几个陌生的男子,看那穿着打扮,像是船上的船工。

    她没敢出去,开了窗盯着窗外,看着河天间渐渐泛起一道白光,然后霞光慢慢地迸射出来,缓缓地染红了东边的天空。

    那些文人骚客都以能在泰山之颠看日出为傲,如果自己有哪天也能去泰山看日出那就好了。

    周少瑾深深地吸着气,清晨带着凉意的空气湿润透中带着几分清新,让她人都变得精神起来。

    ※

    辰正(早上八点),沙船起锚。

    周少瑾站在船窗前,看着镇江码头越来越小。

    到了下午,郭老夫人让碧玉请她过去打叶子牌。

    周少瑾头大如斗,却又不能不去。

    船上多是仆妇,总不能让郭老夫人总和那些仆妇玩吧?

    周少瑾硬着头皮打了一下午的叶子牌,输了七两银子。

    或者看多了岸边大同小异的景象,过了两天,郭老夫人屋里又摆上了叶子牌。

    这样连着几天,周少瑾的下午都消磨在了牌桌旁。

    早上用早膳的时候,她求助般地望着程池。

    程池好像没看见似的,神色自若地用着饭。

    周少瑾不由得气馁。

    到了下午,牌打到一半,程池走了进来。

    郭老夫人忙招呼他:“你的事都忙完了?”

    “也没什么好忙的。”程池说着,闲庭信步般地走到了周少瑾的身边,突然道,“打三文。这牌你怎么能打六索!”

    像上次一样,周少瑾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不假思索地把三文打了出去。

    ※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o(n_n)o~

    ps:这两天有些匆忙,有错字,还有些小细节不到位,我正在的慢慢改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