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临时
    程池打得好算盘,可事情却并没有照着他想象的那样发展。..

    先是程沔来找他,委婉地表示既然受了长房的恩惠,就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把股份变卖谋利,那和低买高卖的商贾有什么区别。

    然后是五房的程汶,也来找他。

    程汶的话就说得很直白了:“……当初我没有银,说用家里的古玩做抵压,你也答应了。现在你们和二房有了矛盾,我不能说甩手就甩手,那我成什么人了!再说了,我现在每年有五千两银的收益,就算二房拿十万两银给我,也只是我二十年的收益,用完就完了。但我把这股份捏在手里,每年都在进账,源源不断,难道不比买断了划得来。再说了,二房舍不舍得拿十万两银买我手里的股份还不一定。我算算就觉得亏了。”

    程池拿起茶壶给程汶重新斟了杯茶,道:“你就这么肯定裕泰票号能存活二十年?如果裕泰票号过两年倒了呢?你岂不是亏大了!”

    “不,不会吧!”程汶瞪大了眼睛望着程池,说话都结巴起来,“你今天才二十几岁,裕泰票号怎么也能再兴旺二十年吧?”

    “裕泰票号兴旺二十年与我的年龄有什么关系?”

    “你只要不老糊涂了,这票号就不可能倒吧?”程汶的眼睛瞪得更大了,道,“你别唬弄我,我可是听说了,二房的人到处找人搭伙做生意,人家一听说是九如巷程家都跑得屁颠屁颠的,可一听是二房自己的主意,一个个都说有事,跑得比谁都快。要不然你以为你会这么安生?你以为裕泰票号能这么红火。我可算是看明白了,他们那些人不是想跟程家做生意,是想跟你做生意!”他说着,露出些许的得意,“反正这次我算是看明白了,程家的庶务只要是你当家,我就在大树下乘凉,哪天你要是不干了……嗯,我也跟着你。你做什么生意我都入股!”

    程池但笑不语。

    程汶忙道:“我说的是真的。我来的时候就下了决心,要是你和二房的打起来,我肯定帮你。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发誓。”

    “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程池笑道,“我就是觉得你们把手里的股份卖了,然后置些田产,可能风险更小点。”

    “舍不得孩套不着狼。”程汶拍着胸脯,“田产风险是小,可收益也不高啊。我还是决定跟着你干。”

    那也要看我愿不愿意你跟着我干啊!

    程池在心里嘀咕着,浅笑着又给程汶斟了一杯茶。

    “哎哟!哎哟!”程汶忙道,“我来,我来。你是财神爷,哪有让财神爷给我倒茶的道理。”

    程池手一扬,避开了程汶伸过来的手臂,笑道:“不是喝了财神爷的喝就能发财吗?我给您斟的茶,你坐下来好生喝就是了。”

    “这话也有道理。”程汶嘿嘿地笑,又重新坐了下来,看着程池把他的茶盅斟满了,然后殷勤地凑到了程池的面前,低声道,“四郎,你跟哥哥我说句老实话,你今年没有拿到盐引,是不是二房的老祖宗……”他指了指二房所在的方向,“我跟你说,我认识新晋的两淮运转使师爷的小舅,你看要不要我帮着你去趟淮安,两浙的盐引我们拿不到,难道两淮的盐引我们也拿不到?我就不信这个邪了!”

    “不是!”程池有些意外,笑道,“是我觉得盐引这块不好做了,所以就放弃了。”

    程汶直跺脚,道:“你嫌麻烦,我不嫌麻烦啊!你怎么没有想到把这生意给我做!你可真是饱汉不知道饿汉饥!”

    程池忙抱歉地道:“我真没有想到……要不我给你搭桥,你和人合伙做海运生意?就是风险大,但年不开张,开张吃年……”

    还没有等他把话说完,程汶已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胳膊上,十分感慨地道:“我就说长房的兄弟是最仗义不过的了。上次我去京城,不好意思见泾大哥,就去了你渭二哥那里,你渭二哥什么也没问,亲自带着我去了趟大相国寺,还让管事领着我把京城逛了一遍,最后还给了我一两银票,这事我虽然没跟别人说,可心里一直记得了。这件事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我手里一共有二万两银,你等会就让管事跟我去拿银票……”

    “汶哥,这件事还是你自己和对方接洽吧!”程池笑着打断了程汶的话,道,“我参与其中,不好……对方是我的一个朋友,身家也不是十分的丰厚,他若是要我降一个点,我总不好回了他,到时候只怕会让汶哥受损失。”

    “好,好,好。”程汶笑得只见两排白牙,“你让你的管事给我引见,怎么谈,那就是我的事!”

    “也不能丢给你就不管了。”程池笑道,“这生意之前我没有人手打理,一直没插手,但之前我让我手下的管事算过利润,有哪些应该注意的,他应该很清楚。我等会就让那个管事跟你说说,也免得你和人谈的时候两眼一摸黑。”

    “正是,正是。”程汶这次拍的是自己的大腿,“别人都说你冷清,我看你是腼腆。早知道你是这个性,我就应该早点来拜访你的……”

    怀山站在一旁,肚都要笑得抽筋了,好不容易送走了程汶,他实在是忍不住了,靠在柱旁就笑了起来。

    程池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见天色不早,快到了晚膳的时候,去了郭老夫人那里。

    郭老夫人问他:“汶大老爷走了?”

    “走了。”程池说着,在郭老夫人下坐下。

    郭老夫人沉吟道:“你花了那么大的力气把几个房头都拉到了裕泰票号,怎么现在又让他们把股份卖出去?”

    程池笑道:“当初是为了告诫二房的老祖宗不要轻举妄动,现在大哥已经站住了脚,他就是想动手脚也不是那么容易了,反而能把四房、五房分出去——要闹,就我们家闹好了,别把他们也给牵连了进来。”

    郭老夫人点头,转移了话题:“我听说少瑾去找你下棋了?”

    “小孩家,没事找个乐。”程池笑道,“我有空就应付她一下,没空就只好不理她了。”

    郭老夫人笑道:“要不,你邀了九臬到家里来玩吧?你有些日没和他聚了。”

    “我只是有些日没和他在家里聚了。”程池笑道,“我们前两天还一起在梅妍楼吃饭呢!”

    “咦!”郭老夫人奇道,“你不是说梅妍楼没什么好吃的吗?怎么突然去了那里?”

    程池道:“正好顺。”

    郭老夫人不好再问。

    程池道:“你不是说要去普陀山上香的吗?您准备什么时候去?我这些日正好没什么事,可以陪您一块去!”

    “那赶情好!”郭老夫人的笑容就止不住地从眼角眉梢溢了出来,她忙拉了儿的手,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可不能像上次似的,临出门了说有事,弄得我也没有了心情。”

    结果没去成!

    望着母亲像抓着救命稻草般紧紧地抓住自己的手,程池心里酸酸的。

    等到母亲知道他一去不复返,他现在就可以想象母亲的伤心。

    要不,等母亲驾鹤西去了再说?

    这个念头在他心里一闪而过,又很快地被他否定了。

    萧镇海能找到金陵,就能找到九如巷来。

    他不走,只能为母亲带来更大的伤害。

    “我一定陪您去普陀山拜访。”程池的声音比他自己想像的还要柔和,温暖,“我也和母亲一起出去走走。说起来,我们已有十年没有一起出过门了……”

    “嗯,嗯,嗯。”郭老夫人不住地点头,道,“少瑾的经书应该很快就要抄完了。到时候我们把这孩也带上,她上还可以代替我陪着你下几盘棋……哎呀,这么一算时间上还有点赶。外面的事我就交给你不管了,我这边除了少瑾,史嬷嬷也要去,她服侍了我一辈,年纪也不小了,这次跟着我去了普陀山之后,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出门,还有碧玉和翡翠她们,我惯用了的,也带上,那留谁在家里看家呢……”

    郭老夫人那么刚强的人,一时间居然欢喜的有些语无伦次。

    程池看着更是伤心,笑道:“娘,你不用那么急,我这几个月都闲着,随时都可以陪您出门。您先看个好日,我再让秦平过来帮你您点琐事,保证您能顺顺利利地出门。”

    听说儿这几个月都闲着,郭老夫人高兴之余也镇定下来,开始有条不紊地安排出行的事宜。

    不过半个时辰,在佛堂里抄书的周少瑾就知道了。

    碧玉亲自过来告诉她:“……老夫人说了,您和我们一块去!”

    “真的吗?”周少瑾雀跃拉了碧玉的手。

    “真的!”碧玉笑道,“老夫人已让人去四房传话了,明天会去四房拜访老安人,就是去说这件事的。”

    “不知道能不能把我姐姐也带上。”周少瑾喃喃地道,“我两世为人都没有去过普陀寺呢!”

    “你和你们家老安人说说。”碧玉帮她出主意,“你那边少带几个服侍的不就行了。”

    出行的人只觉得人多热闹,至于花销什么的,全然不在她们的考虑范围内。

    周少瑾坐不住了,提前回了嘉树堂。

    ※

    谢谢天外仙仙、紫霄12、janeuwoo的灵兽蛋。

    明天小吱吱放假,我这边天气不好,又是雪又是雨的,只能提前一天出发,后天我父母回家过年,都要去车站接,加更可能要几天,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我会尽快还“债”的……

    ps:言辞木讷的吱吱继续求粉红票!

    o(n_n)o~

    ※r115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