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明白
    热门推荐:、 、 、 、 、 、 、

    周少瑾端坐在嘉树堂花厅的玫瑰椅上,看似面带微笑的听着关老太太和吴夫人说话,实际上眼角的余光却看着窗外的抽出嫩芽的石榴树。

    原本说定过了元宵节的沔大太太行程一推再推,如今已到了四月中旬却依旧没有影子。如果沔大太太在家,她也就必非得陪着关老太太出来见客了。

    她记得前世沔大太太是过了元宵节回来,之后四月份又回了趟浦口,诰表哥和何家大小姐的婚事就定了下来。

    难道之次有了变故?

    她是很感激这个表嫂的。

    不仅长得漂亮,温柔大方,而且对诰表哥很好。

    四房因她的事受了影响之后,家里的事多亏有她出面周旋,不然四房的处境会更艰难。

    周少瑾正寻思着要不要写封信去试试大舅母的口气,陡然感觉到有人在背后轻轻地推了推她。她心情微敛,抬头就看见花厅里的人都笑盈盈地望她。

    出了什么事?

    她不由捏了把汗,耳边已传春晚声若蝇蚊的声音:“吴家大小姐邀您去吴府赏花。”

    周少瑾顿里心里冒出把火来。

    前世,吴宝璋在这个时候也曾邀了她去府里赏花,那个时候她和她的关系已经很好了,程笳又是喜欢到处走动的,吴宝璋又正奉承着程笳,她们表姐妹就结伴去了吴府。结果在吴府遇到了吴宝璋的哥哥吴泰成也邀了程诣和五房的程诺、程举去吴府赏花。吴宝璋说什么大家都是亲戚,又难得春日正好,就别那么拘泥,大家一起走走好了。

    她虽然觉得不好,可架不住程笳同意,只好跟着他们一起去了后花园。

    吴泰成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她,却殷勤地招待着程笳。然后还有个程举。左一句“妹妹”右一句“妹妹”的直夸她长得好。程诺那个笨蛋只顾着和程诺在旁边钩鱼,什么也不管……她又羞又愤,拂袖而去。

    程笳追上来。

    两人不欢而散。

    程笳虽然最后还是跟着她回了九如巷。却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理睬她,把她撇到一边和吴宝璋玩得不亦悦乎,吴宝璋就是那个时候得了二房识大奶奶的青睐,吴秦成也是那个时候开始和程识、程证两人走动的。

    “我没空。”周少瑾想也没想地拒绝了。

    吴夫人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起来。

    吴宝华也蹙了蹙眉头。

    关老太太则很是意外。

    这一年来,周少瑾几乎再也没有像从前那样硬生生地说话了,怎么突然间又……

    她心里不免有些犯嘀咕。

    周少瑾顿时明白过来。暗暗自责自己的鲁莽。面色和煦地笑道:“我每天都要去寒碧山房抄经书,真是羡慕吴大小姐可以随意走动?”

    吴夫人面色微霁,笑道:“二表小姐的经书抄得怎样了?这都快一年了。怎么还没有抄完吗?”

    “九月份应该可以抄完。”周少瑾笑道,“只有等我抄完了经书再做东请三位吴小姐到家里来坐坐了!”

    她本来可以早点抄完,可程池搬去寒碧山房后,她就改变了主意。

    但如果九月份她还是没有办法和程池搭上话,她隐隐觉得自己恐怕不可能和程池搭上话了,那个时候就只能再想办法。

    留在寒碧山房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吴夫人感慨道:“二表小姐真是好定力。若是换了个人,只怕这经书要换人抄了!”

    关老太太笑着点头。看得出来很高兴。

    吴夫人就笑道:“我和您说着从前的一些老黄历,几个小丫头只怕早就坐不住了。我看二表小姐还是带着她们去花园里走走好了。”

    这是有话对关老太太说。

    周少瑾带吴宝璋姐妹往花园去。

    路上,她朝着吴宝华笑了笑,低声和吴宝华道:“上次听说你姐姐要和刘府的三老爷订亲了,怎么?婚期还没有定下来吗?我看你姐姐还跟着吴夫人出为串门,是不是婚期还早?”

    春日的林间小道。鸟啼都会传得很远。

    吴氏姐妹愕然。

    这件事虽然很快就被吴刘两家压了下来。可金陵城显有些脸面的人家是都知道这件事的。周少瑾这么直白地问出来,是因为人在深闺无人跟她说这些不知道呢?还是为了羞辱吴家呢?

    吴宝华很快否定了后者。

    以现在程吴两家的关系。周少瑾应该不这么做才是。而且周少瑾若是有心羞辱吴家,大可换个场合问这件事或是大声地问吴宝璋,她却选择了和她窃窃私语……

    吴宝璋却气得血直往上涌,上次二老太祖拜寿的事已经决定忘记了,没想到周少瑾还揪着她不入。

    她不由的四处张望。

    吴宝芝走在她的后面,前面是周少瑾和吴宝华,服侍的丫鬟媳妇子都远远地跟着。

    她强压着心底的愤怒,冷冷地道:“二表小姐,父母之命,媒妁之命。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到的这些流言蜚语,父母可没有跟我说起这门亲事。二表小姐的嘴也太长了些。”

    周少瑾瞪大了眼睛,满脸讶然,欲言又止,好一会才道:“那我们去湖边的水榭坐坐吧?那边的景致不错。”

    堵住了五房的漏洞,没有了程许,程家对于她来说,又是个安全的所在。

    吴宝华等人当然没有异议。

    一行人往水榭去。

    吴宝华看着脸色铁青的吴宝璋,心中一动,低声向周少瑾道歉:“我姐姐这些日子心情不好,要是有什么说错话的地方,还请二表小姐不要放在心上。”

    周少瑾发现吴宝华是个妙人。

    瞧这话说得多好。

    吴宝璋否认了婚事,吴宝华就说她心情不好。

    什么事能让她心情不好?

    那就吸引暇想了。

    周少瑾很讨厌吴宝璋,这种讨厌还不仅仅因为吴宝璋前世的所作所为,更多的是吴宝璋每次出现所做的事都会引起她对前世那些不好的回忆,仿佛阴魂不散般,让她的情绪低落。

    她希望吴宝璋能很快的嫁人。离她远远的,再也不要出现在的她的生活里。

    周少瑾决定试探一下吴宝华。

    她轻声道:“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我刚才真不是用意的。”她说着,瞥了眼吴宝璋。

    通常这个时候说话的人都会说几句安慰周少瑾的话。转移话题。可吴宝华却苦笑道:“二表小姐可能还不知道吧?刘家是向我们家提过亲,我大姐倒没说什么,可我大哥,却说嫌弃对方是鳏夫,也不跟我父亲说一声,就把人给打了……”

    “二妹。你在胡说些什么?”吴宝璋闻言脸色煞白。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向来把“大局为重”挂在嘴边的吴宝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跳起来就去拉吴宝华的胳臂。

    也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吴宝华一面向前走了两大步。正好避开了吴宝璋,一面道:“大姐,这里又没有别人。何况这件事早就传遍了金陵城,就算是我不说,二表小姐迟早也会知道的。与其让二表小姐从别人嘴里听到那些添油加醋的话,还不如我们直言以告,哪天别人在二表小姐面前嚼舌根。二表小姐也能为我们辩护两句……”

    吴宝璋听了像落在锅里的老鼠似的,狠不得撕了吴宝华。

    周少瑾不禁看了吴宝华一眼。

    吴宝华正巧也朝她望过来。

    两的目光一碰,若有所指地会心地笑了起来。

    原来程家二表小姐针对的是吴宝璋。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这场面总归是对自己有利的。

    吴宝华思讨道。

    看来自己上一世的记忆没有错,吴宝华和吴宝璋之间势如水火,根本不可走到了块。

    周少瑾想着。

    两人不约而同地一右一左的散开。好像要划清楚界线般。拉开了一段距离。

    ※

    送走了吴夫人,沔大太太回来了。

    这可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沔太太上次来信说,她要过了端午节才回来。

    周少瑾又惊又喜地随着姐姐迎接。

    沔大太太在程诰的搀扶下下了轿子,虽然满脸的疲惫,却难掩眉宇间的喜气。

    应该是婚事成了吧?

    周少瑾暗自猜测着。

    沔大太太和关老太太说话的时候她就支了耳朵听。

    关老太太却在沔大太太把给周少瑾姐妹带的土仪给了她们之后,就让她们回屋歇息去了。

    周少瑾哀嚎一声,第二天一大早就拉了姐姐给关老太太请安。

    关老太太笑眯眯地把程诣即将和何家的大小姐订亲的事告诉了她们。

    周少瑾早已知道了结果还好一点,周初瑾却紧张地问:“大舅母应该见过何家大小姐吧?何家大小姐性情如何?长得好吗?诰表哥怎么说?”

    要娶长孙媳妇了,关老太太非常的高兴,呵呵地道:“你大舅之所以在浦口住了这么长的时候,就是想好好看看何家大小姐的脾性。这门亲事是何家老太爷做得主,何家老太爷可是考量了你们诰表哥的学问才点的头。真是再好不过的一桩姻缘了!”

    周初瑾松了口气。

    周少瑾看着就抿了嘴笑。

    正巧沔大太太进来。

    看着笑厣如花的周少瑾,心里不知道多欢喜。

    长子支应门庭,何家大小姐端庄贤淑,等到再过两年,程诣娶了少瑾,她就可以安安心心地在家含饴弄孙了!

    她拉着周初瑾手却对周少瑾道:“何家大小姐我暗暗留心了很久,是个明事理的孩子,进了门肯定会和你们相处得好的。”

    ※

    姐妹们,今天的加更。

    是草稿,我马上就改错字。

    ※(未完待续)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