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说项
    “那您答应了吗?”周少瑾道。

    “答应了。”关老太太叹气,“她说的也有道理。一动不如一静。再换个人来做金陵城的知府,对于四房来说,未必就比吴大人好。”

    周少瑾同意。

    关老太太心不在焉地和她说了几句话,就让她回房了。

    王嬷嬷迟疑道:“您不让二表小姐陪着您去吗?”

    “还不知道长房是怎么想的呢!”关老太太面露倦色地道,“还是别把少瑾给牵扯进去了。”

    王嬷嬷笑道:“这孩子也是个有福气的,得了您的青睐!”

    “她得了我的青睐有什么福气可言!”关老太太谦逊道,“她得了郭老夫人的青睐,那才是真正的福气呢!”

    “能得长辈的青睐,那都是福气呢!”王嬷嬷笑眯眯恭维了关老太太几句。

    关老太太呵呵地笑,道:“你去帮我给寒碧山房下张帖子吧!”

    王嬷嬷笑着应“是”,去了长房。

    程池正懒洋洋地依在罗汉床的大迎枕上津津有味地看着本游记,等着用晚膳。

    郭老夫人走进来嗔道:“这是在哪里惯得坏毛病,走到哪里就躺到哪里,我这要不是有张罗汉床,我看你要自己搬张进来了!”

    “让您说中了!”程池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丢了手中的游记,笑道,“今天晚上吃什么?”

    “吃你喜欢吃的烤羊腿。”郭老夫人笑道,“你还有什么想吃的没有?”

    “这年都过完了,也要收敛收敛了。”程池道,“我明天去趟藻园那边拿点东西,明天晚上就回来。”

    郭老夫人听了眼底闪过一丝困惑,语带几分试探地道:“往年你一过初三就往外跑,怎么?今年很清闲吗?”

    程池笑道:“您可真不好伺服!我出去。您嫌我天天不着家;我在家,您又嫌我不给您赚银子花。我这可是左也为难右也为难……”

    “胡说八道!”郭老夫人笑嗔道,“我是怕你在家里无聊!”

    程池笑笑没有作声。

    有小丫鬟面色苍白地跑了进来。道:“老夫人,四老爷,京城,京城有信过来!”

    郭老夫人看那丫鬟的样子心里就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待拆了信,双腿一软。差点就瘫在了地上。

    程池大吃一惊。人如狡兔般起身,稳稳地扶住了郭老夫人,肃然道:“出了什么事?”

    郭老夫人嘴角翕翕。已经说不出话来,拿着信的手抖得像筛糠似的。

    程池接过了郭老夫人手中的信,只看了一眼,已是脸色大变。

    长房二老太爷的独生子程汾,十六天前暴病身亡。

    程池打了个寒颤。

    郭老夫人的眼泪流了下来。

    “难道是天要亡我程家!”她一下子像苍老了十岁,神色间再也没有了从前的刚强,“你不肯成亲。大郎和二郎都只有一个男丁,现在三郎又折了……你们就是再有本事,双手难敌四拳,能成就什么气候。”她说着,一把抓住了程池,“你得去趟京城。我怕你二叔父经不起这个打击。”

    程池目光微沉。道:“娘,您放心好了。我这就赶去京城。”

    郭老夫人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任由程池扶着她坐在了罗汉床上。

    屋子里一片死寂,服侍的丫鬟连大气都不敢出。

    程池给母亲沏了杯茶。

    郭老夫人慢慢地把一杯喝完了,这才徐徐地道:“四郎,二房的老祖宗那里,你亲自走一趟,把三郎没了的消息告诉他。然后跟他说,我要见他。”

    程池闻言皱了皱眉,道:“娘,您有什么话让我去跟他说吧?您年纪大了,不易伤肝动火,你要保重身体才是。”

    郭老夫人冷笑,道:“他让你接手了家里的庶务,等同是折了我们长房的一条手臂,你还让我不要和他伤肝动火,是个圣人也做不到,更何况是我?你要是不去跟他说,那我自己去跟他说。”

    “娘!”程池不温不火地道,“您说什么我也不会让您跟他见面的。您要么让我去传个话,要么就把话都藏在心底,您看着怎么办吧?”

    “你这个不孝子!”郭老夫人大怒,可看见眼前儿子那英姿挺拔的身影,那怒火又不禁丢到瓜哇地里了,“算了,你给我去传个话好了,你跟他说,我想把耘哥儿过继到你训侄儿的名下,由我帮着他养大。”

    二房的程识有两个儿子。长子学名叫程耕,次子的学名叫程耘。而训侄儿则指的是长房二老太爷的孙子,程汾的儿子程训。

    程池无奈地道:“娘,这是不可能的……”

    “有什么不可能?”郭老夫人突然跳了起来,道,“天下间就没有不可能的事?当然他是怎么说的?他忘记了,我可还记得呢?怎么,又想做婊,子还要立牌坊,哪有这么好的事。你就跟他这么说,一个字也不许改的跟他说,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脸面跟我说‘不’!”

    程池看母亲脸上一片潮红,心里怦怦乱跳,忙道:“您别急,我照着您的原话说给他听就是了。”

    程叙就是拼了命也不可能把自己的玄孙送给长房,母亲心里也明白,不过是要发泄发泄罢了。

    他安慰好了母亲,也没有用晚膳的心情,索性去春泽居给程叙报丧。

    出了门,程池和正殷勤地和碧玉说话的王嬷嬷碰了个正着。

    王嬷嬷忙上前给程池行礼,解释道:“我是四房关老安人身边的王氏,我们家老安人明天早上想过来拜访老夫人,特意差我过来说一声。”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谁还耐烦应酬别人。

    程池原想拦着的,可转念想到母亲这些年也只和四房走得近些,别人看母亲高高在上,母亲实际上也很孤单,立刻改变了主意。“嗯”了一声,出了寒碧山房。

    王嬷嬷背心出了把汗。

    碧玉笑道:“我们四爷待人最和气不过了,嬷嬷不必害怕。”

    王嬷嬷心想。那是你们年纪轻,没见过当年四老爷似笑非笑地坐在那里和二房老祖宗分庭抗礼的模样儿。可这些话,却是不能乱说的。

    她笑道:“是我的胆小,平时不怎么见得着四老爷。”把这事揭了过去。

    而在嘉树堂的郭老夫人却有些坐立不安。

    按理说王嬷嬷去了这么长时间,早就应该转回来了,可到现在也没有人影。不会是吴夫人所求之事传到了郭老夫人那里。郭老夫人无意帮这个忙又不好拒绝,就一直拖着王嬷嬷吧?

    念头闪过,她顿时觉得自己太紧张了。

    郭老夫人连二房的老祖宗面前都敢说“不”。更别说是她了。

    她不禁摇了摇头。

    什么时候四房也能扬眉吐气一次!

    关老太太想到了在浦口的两个孙子,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王嬷嬷却在这个时候赶回来:“老安人,不好了,不好了。长房二老太爷家的汾三老爷,突然暴病身亡了,长房那边现在一片哀恸。”

    “怎么会这样?”关老太太完全懵了,“这。这长房的二老太爷岂不是绝了嗣!”

    她立刻想到了二房程识的两个儿子。

    “这下可麻烦了!”她喃喃地道。

    “可不是!”王嬷嬷满脸的懊恼,“郭老夫人虽然说了让您明天还是依约过去,可您怎么好跟她老人家说这件事啊!”

    “这都是小事了。”关老太太头痛地道,“长房二老太爷那边汾三老爷去世才是大事。”

    她决定明天去了寒碧山房只吊唁程汾,其他的话她都不说。

    虽然神色有些憔悴却看上去依旧硬朗的郭老夫人却洞若观火地开门见山道:“这不年不节的,你自恃孀居。等闲不出来走动。今天来我这里,必定是有事相求。我和你已经做了大半辈子妯娌了。我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你有什么话直管说来,我斟酌斟酌,能此时办的就此时办了,若是不能此时办的,等三朗的五七过了,我们再来说这个事。”

    关老太太见什么也瞒不过郭老夫人,心存讪然地把吴夫人所求之事说了。

    郭老夫人有些意外,道:“你肯定是我们长房说出去的话?”

    “我坐在家里,也无处可证实。”关老太太道,“不过我倒赞同吴夫人所说的话,所以才过来帮她求个人情的。”

    两人正说着话,程池进来向郭老夫人辞行。

    郭老夫人干脆叫住了他,把吴夫人的事告诉了他,并道:“我也觉得吴夫人说得不错。你这次去京城问问你大哥,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若不是什么打紧的事,就别插手金陵的事了。这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要是传出去了,于吴大人的官声不好,别人也会觉得我们盛气凌人,还平白结了个仇家……典型的损人不利己!也不知道是谁说出来的这烂主意!”话说到最后,已很是不耐烦。

    程池表情变得有些奇怪。

    他要了个江南的四品知府给相志永,难道是那些人自作聪明,把相志永安排到了金陵?

    程池在心里骂了一句。

    他原本是想把相志永给拔出来的,相志永若是被排在了金陵府,那岂不是出了虎穴又入狼窝?

    “这件事您就别管了,我会处理好的。”他淡淡地道,眉宇间全是胸有成竹的自信。

    关老太太一愣。

    自从程池十六岁那年为了说服他们入股裕泰之后,她只是在几次祭祖的时候远远地看见过程池几次。

    程池于他,甚至比四房外院的管事还要陌生!

    她是不是漏掉了什么?

    关老太太忙笑道:“他池四叔,这件事就麻烦你了!”

    程池只是笑了笑。

    很冷漠!

    ※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给天外仙仙的加更比较晚,大家别等了,还是明天起来看吧!

    o(n_n)o

    ※(未完待续)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