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接近
    但服不服气不是靠嘴上说说的。

    周少瑾觉得自己只有做得更好,才能为自己争一口气。

    她面色如常地离开了嘉树堂,心里却翻江倒海似的复杂。

    关老太太站在窗棂前,看着周少瑾的背影慢慢地消失在了花墙后面,这才叫了王嬷嬷进来,低声道:“你想办法让人和梁姨太太搭上话,看看二房的老祖宗身体到底如何?”

    王嬷嬷一惊。

    关老太太把刚才周少瑾跟她说的话全都告诉了王嬷嬷,最后苦笑道:“只怕是要站队了,我们不能不早做准备啊!”

    王嬷嬷是家里的老人,对程家的事甚至比程沔更了解。改朝换代之后,程家没有了官宦之家的光环和便利,又顶着个前朝余孽的名声,大小官吏都敢上前打秋风,日子过得之艰难,直到她跟着关老太太陪嫁过来还没有缓过气来,要不是二房的老祖宗天资聪慧,考中了进士,程家早就垮了。可以说,九如巷之所以有今天,全是程叙的功劳。程叙是怎样让程家一点一点的兴旺起来的,她们不仅看在眼里,还亲身经历过。在她们这些老人的心日中,程叙不亚于一个朝代“中兴之君”,让她们去挑战程叙的威严……她们还不敢!

    所以王嬷嬷闻言不由战战兢兢地道:“您,您有把握吗?可别惹怒了老祖宗……郭老夫人虽然厉害,可到底是女人,名不正言不顺……池四爷就更不顶事了,那些什么船行票号的,都是镜中花水中月,恐怕老祖宗一封信就能让那些船行票号倒台……”

    “那你有说的那么简单!”关老太太不以为然地道,“今日不同往昔,老祖宗那些同年同僚都陆陆续续地过后了。下属们又各有各的心思,要不是有长房的大老爷支着,有些人未必会卖老祖宗的面子。不然老祖宗也不会为子仪笼络姑老爷了。我倒不是想跟着长房斗倒了二房好从中得利……你还记不记得当时池四爷做票号生意要我们入伙的事?我当时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不入股。家里的收益不足以支撑诰哥儿和诰哥儿以后的学业,入股,我们就和长房绑在了一条船上。更让我觉得害怕的是,池四爷当年只有十六岁!若是他平平安安地长大成长,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妖孽的事来!你现在知道池四爷创建票号的用意了吧?二房忍着不和长房翻脸则摆,若是翻了脸。你看着吧。跳出来打头阵的肯定是五房!”

    五房缺的就是银子。

    银子就是身家性命。

    二房要五房的身家性命,五房就能豁出命去和二房争个鱼死网破。

    王嬷嬷默然。

    关老太太悄声道:“现在就看老祖宗的身体如何了……”

    王嬷嬷会意,点头称“是”。退了下去。

    ※

    周少瑾在家里画了一天的观音像,心里的那股郁气才一点点的散去。算算日子,也到了她去寒碧山房抄经书的日子。她想到程池住在寒碧山房,又考虑到春节刚过,下厨做香酥饼带过去给郭老夫人、碧玉他们尝。

    郭老夫人不住地点头,道:“这点心做得不错。”然后奇道,“里面放得好像是五香粉吃着又不像。”

    周少瑾笑道:“我加了一点川椒。”

    “哦!”郭老夫人又尝了一口。道,“好像还有别的。”

    “您老人家真是皇帝舌。”周少瑾笑道,“我把川椒磨成了粉,然后用盐炒了,加五香粉一起起的酥,那川椒的味道和平时略有不同。”

    “我就说。这香酥饼和平时吃起来不太一样。”郭老夫人释然地笑道。吩咐碧玉,“给四郎也送几个去尝尝。”

    周少瑾笑道:“我给池四叔也做了一匣子。”

    郭老夫人不由挑了挑眉。

    周少瑾笑道:“我既然给您做了。自然也不能少了池舅舅的。”

    郭老夫人呵呵地笑,道:“看来四郎还是讨了我的好,也行,那我就不管了,这几个拿去给吕嬷嬷好了。”最后一句话,是对碧玉说的。

    碧玉笑着应“好”。

    周少瑾就告辞去了佛堂。

    几天没有抄经书了,那淡淡的墨香味着让她觉得非常的亲切舒心。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开始磨墨。

    而那边程池接到碧玉转送的香酥饼,打量了半天,把匣子一送,递给了怀山,道:“你是北方人,应该喜欢吃这个,你拿回去吃吧!”

    怀山接了匣子。

    程池继续和他说事:“……萧镇海既然能找到金陵来,别人也能找来。我不方便在金陵城露面,程家以后就对外称我病了吧!这样也可以解释我为什么不出仕了。等过两年我病逝了,程家也就平安了。”

    怀山“嗯”了一声,就看见集萤走到了院子里,和个面生的小丫鬟低头说了半天话,那个小丫鬟拿出了个和刚才程池递给他一样的匣子递给了集萤,集萤接过匣子,赏了那个小丫鬟几个铜子,高高兴兴地回走了。

    “四爷!”他不由道,“周家二小姐好像也给集萤送了吃食。”

    “哦!”程池淡淡地道,“大概是做了很多,大家都送点——礼多人不怪嘛!她在寒碧山房抄经书,和这些仆妇交好,行事会方便很多。”

    怀山应是,揣着匣子回去了。

    集萤则跑去了周少瑾那里,笑眯眯地道:“二小姐,你做得香酥饼可真好吃!多谢你了!还惦记着我。”

    周少瑾嘻嘻地笑,道:“我做了很多,大家都有份。池舅舅也有份。”

    “是吗?”集萤很是可惜的样子,道,“你池舅舅不喜欢这种干点。”

    周少瑾整个人都不好了,问:“那他喜欢什么?”

    集萤想了半天,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他不喜欢吃甜的,可也不对,他好像也吃兰花酥……不吃糯米做的东西。这个肯定,因为他不吃汤圆和粽子,也不对。他吃猪肉粽子……哎呀,反正他这个人很奇怪,我也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谁知道什么东西就突然对了他的胃口了呢!”说到最后,她有些不耐烦了,道,“反正他对吃挺讲究的。”

    难道是因为她做的不好吃?

    周少瑾想了想。第二次做了翡翠烧卖。

    用猪肉。糯米,青菜和是。为了漂亮,她还特意找了个粉彩缠枝花的。

    据说程池看到后只是觉得那盘子还不错。

    她第三次做的是不甜的芝麻糕。为了好看,还特意切成了三角形,一层白色的玉米粉,一层黑色的芝麻,黑白分明,看去非常的新颖。

    程池赏给了清风和郎月,到是吕嬷嬷非常的喜欢。吃了之后赧然地向她来讨配方。

    周少瑾哭笑不得,败下阵来,决定只给那些喜欢吃的人做糕点。

    她不仅把芝麻糕的配方写给了吕嬷嬷,还做了江米桂花糕送给吕嬷嬷。

    吕嬷嬷高兴极了,分了些给郭老夫人。

    郭老夫人笑道:“这江米糕做得不错。”

    吃了好几块。

    周少瑾吓了一大跳。

    江米吃多了容易积食。

    吕嬷嬷委屈地道:“老夫人是我们劝得动的吗?”

    周少瑾道:“劝不得也得劝啊!不然吃出个三长两短的来,我们可怎么办?”说着。思忖了片刻。道,“那我明天做些萝卜糕来好了。一样的软糯易吃。却是用萝卜和猪肉做的,比江米糕好。”

    吕嬷嬷连连点头。

    第二天,周少瑾做了萝卡糕送过来。

    郭老夫人连吃了四块下放下筷子。

    等到周少瑾去向她辞行的时候她问:“你是不是很会做饭?”

    “不是很会。”周少瑾谦虚道,“我自己喜欢吃的就很会做,自己不喜欢吃的基本上不会。像我不喜欢吃鲞鱼,我不就会做。”

    郭老夫人笑了起来,道:“那你都喜欢吃些什么?”

    “松鼠鱼啊!桂花糯米糕、龙井虾仁、莲藕排骨汤啊……”周少瑾扳着指头数着,道,“反正好吃的我都喜欢吃。”

    郭老夫人哈哈大笑,赏了周少瑾一套楠木做得糕点模子。

    有桃子、菊花、莲花、祥云甚至是五蝠捧寿的团花,一共有二十一种,不仅可以用来做点心,还可以用来做月饼,十分的难得。普通人家有这样一套模子,通常都是用来做传家宝的。

    周少瑾不敢收。

    郭老夫人笑道:“我没有女儿,你筝表姐几个都不喜欢做饭。别人是宝剑赠侠士,我是模子送名厨,也算是相得益彰了!”

    周少瑾也的确是喜欢,不再推辞,高高兴兴地收下了,决定以后好好做几样点心给郭老夫人尝尝。

    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当她拿着模子回到嘉树堂的时候,吴夫人居然正在和关老太太说话。

    周少瑾悄声问似儿:“吴夫人是一个人来的吗?”

    似儿点头,低声和她道:“来的时候哭哭泣泣的,刚才才好不容易止住泪。看那样子,好像是来找老安人诉苦的。”

    前世,吴夫人也常找了关老太太哭诉。可自从吴宝璋得了识大奶奶郑氏的青睐,吴夫人再有什么事就会在识大奶奶那里哭诉,几乎没有来过四房了。

    周少瑾冷笑,进去给关老太太请安。

    眼睛还有点肿的吴夫人看见她却前所未有的热情,笑盈盈地就要上前拉她的手:“二小姐从寒碧山房里回来了?今天的风有点大,吹着没有?不过几个月没见,二小姐长高了些,人也比从前漂亮多了……”

    ※

    给言果qq的加更。

    o(n_n)o~

    姐妹们,求粉红票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