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相求
    周少瑾自然不知道她和樊祺已经被程池给盯上了。元宵节的时候,她原准备和程笳出去赏灯,结果二房的唐老安人宴请几位孀居的老安人吃饭,周初瑾需要主持四房的中馈,只好由周少瑾陪着关老太太赴约。

    程笳一个人也没有了逛灯会的兴趣,索性陪着自己的祖母李老安人去了二房。

    二房的宴席就安排在唐老安居住的长寿馆。周少瑾还是第一次去,进门就看见两尊比人还高的铜铸仙鹤,四周摆着造型各异的青松盆景,也都根扎虬结比人还高。

    来迎她的丫鬟十五、六岁的样子,雪白一张瓜子脸,嘴角有颗米粒大小的豆沙痣。看见周少瑾多打量了那些盆景几眼,不无骄傲地道:“二表小姐还是第一次看这么多人高的盆景摆在一块吧?这些都是我们家老安人养的。”

    去年四月初八的浴佛节,唐老安人身边就是这个小丫鬟在服侍,好像叫什么“余儿”的,在唐老安人面前颇有几分体面的样子。

    周少瑾见她斜着眼睛看人,心中不快,淡淡地笑道:“我的确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高的盆景摆在一块。怎么不放到花房里去?这盆景本是点缀之物,这样全都堆放在一起,我还以为没地方放。正寻思着二房只有识表哥一家,还占了外院的春泽院、桐花楼,我们四房除了诰表哥、诣表哥,还住着我们姐妹俩人,也没觉得住着挤……”

    这话中之意就是说二房没有规矩,连盆景应该怎么摆放都不知道。

    余儿又羞又愤,顿时脸胀得通红。

    原来这里也只是错落有致的摆了几盆,可来的人都赞这盆景养得好,大气,唐老安人非常的高兴。她就自作主张,慢慢地把花房里的几盆盆景都搬了过来,来的人多像周少瑾一样会多打量几眼。唐老安人也没说什么,她一直很得意,没想到竟然被周少瑾这样鄙夷了一番。

    “多谢二表小姐教训她。”周少瑾的话音刚落,就有个身材高挑的丫鬟地撩帘走了出来,笑盈盈地道,“我说了她几次了。她都置若罔闻。这下子遇到了营造的高手,知道厉害了吧?”

    最后一句话,却是对余儿说的。

    这个丫鬟周少瑾也见过几面。

    她是唐老安人身边的排行第一的大丫鬟庆儿。

    余儿听庆儿这么说。就瞥了周少瑾一眼。

    周少瑾看着心惊。

    那余儿的目光中居然闪过一丝怨恨。

    周少瑾越发的不喜欢二房的。

    不过,反正最终二房和长房都是要翻脸的,她如今在寒碧山房里帮郭老夫人抄经书,就算她不想掺和到其中来,在别人看来她也贴上了长房的标签,既然如此,她又就算是请头求饶只怕二房也不会放过她。还会因为她的没有立场让长房脸上无光。

    反正她只是四房的一个外孙女,姓周又不姓程,大不了走人就是了,何必连这些小丫鬟的眼角都要看,父亲把她如珍似宝,可不是让这些人来糟践她的。

    “营造的高手谈不上。”周少瑾笑容温和。语气却一点也不客气。“不过是喜欢摆弄些花花草草的,看着让自己别扭的。心里就忍不住要多看上几眼。让两位姑娘见笑了。”

    庆儿有些意外。

    她早就听说四房的周家二表小姐性情怯弱,没想到传闻有误,让她估计错误。

    “多谢二表小姐指点!”她立刻改变了态度,恭谦地上前给关老太太行礼,笑道,“我们家老安人正在屋里等着您呢!等会我再领了余儿向二表小姐赔不是。”

    关老太太听了呵呵地笑道:“小丫鬟们不懂事嚼个舌,你回去管教管教就行了,给少瑾赔不是,闹到了你们老安人面前,只怕她的日子不过。你们姐妹一场,你也要顾着她点才是。”

    这才是真正的姜是老的辣!

    周少瑾大为佩服。

    庆儿没有想到关老太太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惊愕之余忙笑道:“还是老安人待人宽厚,余儿,还不快谢谢老安人和二表小姐。”

    余儿倒也是个角色,立刻两眼含泪地上前给周少瑾和关老太太道歉。

    关老太太和蔼地笑,由周少瑾扶着进了屋。

    可一进屋,关老太太的笑容就褪了下来。

    周少瑾心中咯噔一下,庆儿已高声禀道“四房的老安人过来了”,周少瑾只好把心思藏在了心里。

    唐老安人虽然满脸是笑,但一双精明外露的眼睛却依旧让她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她看见周少瑾搀着关老太太就笑着打趣道:“还是您好啊,有外孙女,走到哪里走有人陪着,不像我,打个牌都找不到人。”

    周少瑾但笑不语。

    关老太太听了笑着拍了拍周少瑾的手,道:“我这外孙女的确很是乖巧,不过,识大奶奶也不错。”

    “那是,那是。”唐老安人笑道,“不说别的,我只要一看到那两个重孙,心都要化了。更不要说是老祖宗了,恨不得每天都要乳娘抱过去给他老人家瞧一瞧才好。”两人一边说,一边往里走,“听说你们家的诰哥儿和诣哥儿都留在了浦口?我们家的族学放眼整个金陵也是数一数二的。”

    言下之意是说四房舍近求远。

    “诰哥儿只是跟着他娘去走亲戚。”关老太太说着,在小丫鬟的服侍下坐了下来,道,“您也知道,我们家诣哥儿不像他哥哥那么听话,就把他留在了那里。读书是小,主要是拘拘他的性子。”

    唐老安人点头:“孩子长大了,不能像小鸟似的总关在家里,还要是多出去走走才是。我们家识哥儿,我就跟老祖宗说,也得放出去走动走动才是。”

    难道是想去京城?所以才会借了元宵节请几位老安人吃饭?

    周少瑾在心里琢磨着,郭老夫人过来了。

    她神色倨傲,带着碧玉、翡翠两个丫鬟,一出现就给人种蓬荜生辉的感觉。

    周少瑾不由在心里唏嘘。

    郭老夫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的耀眼!

    她上前给郭老夫人行礼。

    郭老夫人笑着携了她,笑着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对关老太太道:“是我有几天没见着少瑾还是过了年她就大了一岁?我瞧着怎么觉得她好像又长高了些!”

    真的吗?

    周少瑾前世一直遗憾自己长得比姐姐矮。

    她低头打量着自己的衣衫。

    好像没有短啊!

    周少瑾有些气馁,就听见关老太太笑道:“她天天在我的眼前晃,我倒没觉得。你有几天没看见她了,应该看得比我准。”

    郭老夫人笑着颔首。

    李老安人带着程笳过来了。

    大家见过礼,几全老太太就坐在那里聊天。

    周少瑾还好,程笳像猴子屁股似的坐不住。李老安人怕她受了委屈,支了她和周少瑾出去走走:“……也好让我们安安心心地说上几句话。”

    程笳毫不客气地拉着周少瑾出了厅堂。

    余儿正和几个丫鬟在搬那些青松盆景。

    看见周少瑾出来,她装作没有看见似的扭过头去。

    程笳没有发现异常,拉着周少瑾点评着那些盆景:“……头重脚轻不好看。那盆就更丑了,也不知道把那凸起的根须那里放块小石头,就会多出味‘悠然见南山’的味道。还有那盆,既放了太湖石,为何不种几株小草?”

    周少瑾觉得自己指点他们都是便宜了二房,笑道:“你什么时候对这此感兴趣了?立了春,我那边的花都要换盆了,你要不要去我那里看看?”

    “行啊!”程笳和周少瑾都喜欢花草,程笳喜欢告诉别人怎么弄,周少瑾喜欢自己动手。

    两人讨论着花草,沂大太太洪氏过来了。

    她温温柔柔地和周少瑾、程笳说了几句话之后,就进屋去服侍几位老安人了。

    程笳笑道:“也不知道识大嫂会不会来?我想看看她生的两个侄儿,都可漂亮了。”

    周少瑾没有吱声,想着如果她是唐老安人,想求长房帮忙把程识引荐给京城的士子,就不会让识大奶奶抱着两个孩子来这里刺激郭老夫人。

    果然,一直到宴请结果,识大奶奶也没有出来。反而是关老太太,回去的时候不屑回头朝着二房的方向笑了笑。

    周少瑾想了想,道:“唐老安人是想让识表哥去国子监读书吗?”

    关老太太沉默的片刻,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猜的。”周少瑾笑道,“虽说二房老祖宗的名帖识表哥也一样能去国子监读书。可识大爷去国子监读并不仅仅是为了考取功名,更多的却是要希望能交到能助自己一臂之力的朋友,长房泾大舅舅的推荐就很重要了。我刚才看唐老安人说起诣表哥的话时,您没有作声,就猜着唐老安人是不是想借着元宵节的宴请,趁机把这件事跟郭老夫人说了。”

    关老太太讶然,半晌才道:“少瑾,我一直觉得你不懂事,没想到你竟然能到这些,比你姐姐还要强!你姐姐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只知道谁对我好,对我不好。好我要怎样,不好的我要怎样……

    周少瑾汗颜。

    那是因为她活了两世,比别人更多的经验!

    “那,郭老夫人答应了吗?”她忙问道。

    ※

    姐妹们,今天的加更!

    o(n_n)o哈哈

    下午的更新估计在九点左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