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出行
    路上的行人不多……

    周少瑾怦然心动。[燃^文^书库][]

    但大年三十的跑出去玩,好像有点不太好……她不免有些犹豫。

    集萤看出了她的心思,抿了嘴笑,不停地怂恿她:“去啦!去啦!那里可好玩了。我从沧州过来的时候就是在江东桥上的岸。当时我就被江东桥那些来来往往的大船小舟给镇住了。只是那个时候我的心情不好,也没有顾得上仔细瞧上几眼。后来住进了藻园,又摸不清楚路。这次我好不容易能出来,你家的长辈也不在家,我们正好一起过去看看……我听人说,金陵城的吃喝用度都是从江东桥运进来的,每到春、秋贩运货物的旺季,百舸竞帆,场面十分的壮观。但那个时候我们恐怕都难以轻易出门,不然怎么也要去目睹一番。”

    周少瑾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

    正巧周初瑾过来给集萤打招呼,闻言笑着问集萤:“你这样跑去江东桥不要紧吗?”

    集萤听着这话有些松动,忙道:“这有什么打紧的——四爷要跟着郭老夫人去听雨轩吃年夜饭、守岁。等我回去的时候,听雨轩那边只怕还没有散!”

    这倒是真的。

    周初瑾想了想,点头道:“出去可以,但你们必须在申初(下午三点)以前赶回来。”

    周少瑾一阵雀跃,不敢相信地道:“姐姐,我真的可以出去吗?”

    “真的可以。”周初瑾笑道,“不过,你要是不能依时回来,以后就再也不准出去了。”

    周少瑾紧紧地抱住了姐姐。

    集萤也连声道谢,并道:“大小姐也和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吧?”

    “我要留在家里准备年夜饭。”周初瑾笑道,“要不是九如巷那边有规矩,我就留你在这里吃年夜饭了!”

    越是过年过节的人越容易疲惫。留在九如巷过年的仆妇虽然可以拿一笔可观的报酬,却也要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守在府里,哪里也不准去的。

    集萤嘿嘿笑。道:“哪天我请大小姐吃烤猪颈好了!”

    周初瑾从来都不吃这些,但感激她的好心,笑着道了谢,吩咐马富山家的安排轿子和随车的丫鬟婆子护院送周少瑾和集萤去江东桥。

    集萤笑道:“大小姐您不用这么麻烦,我带了马车过来了。”

    周初瑾一愣。

    金陵城里的人家多用轿子,用马车的。非常稀少。不说别的。马匹本身就受朝廷管制,又因水土问题,很不好养活。比养几个轿夫还要贵。

    集萤笑道:“是程府的马车。”

    周初瑾还是有些不放心,对马富山家的道:“这大过年的,还要麻烦他们跑一趟江东桥,你去给随车服侍的人送些热汤,打声招呼,赏几个钱。”

    马富山家的应声而去。

    这些都是礼节,集萤没有放在心上。周少瑾却知道姐姐是不放心集萤,让马富山家的去落实那马车和马车夫到底是不是程家的。

    不一会,马富山家的笑着折了回来,一面朝着周初瑾使了个“放心”的眼神,一面道:“来的是欢庆,许大爷身边欢喜的胞兄。我想着他胞弟是许大爷近身服侍的。就多赏了他几两银子。”

    周初瑾一颗心这才落了地。送了周少瑾和集萤出门。

    街边的店铺早就关了门,街上冷冷清清地看见不见什么人影。偶尔看见家杂货铺子,也都是圆滚滚的老板或是精明干练的老板娘孤孤单单地守在铺子里,照顾着一两单生意。从前繁华的街市突然给人一种很萧条的感觉。

    周少瑾不禁紧了紧身上的灰鼠皮的斗篷,道:“这个时候去江东桥还有船可看吗?”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集萤老老实实地道,“我主要是想出去走走,整天待在寒碧山房看绿叶子,看得我人都要长苔藓了。”

    周少瑾忍不住笑。

    集萤叹气,道:“你不知道,袁夫人吃了小年夜的团圆饭就去了京城,说是要到九月初九老夫人的生辰之前才会回来,我只要一想到要在寒碧山房里呆上九个月,我就觉得自己去了半条命。我昨天跟你池舅舅说了,让他把我送藻园扫地好了,你池舅舅说到时候再说。”她说着,笑盈盈地望了周少瑾,“要是我去了藻园,一定邀请您过去做客。”

    “藻园的风景很好吗?”周少瑾奇道。

    “至少比寒碧山房的好。”集萤笑道,“种了很多的花树,有种四季不败的感觉……”

    两人说着,很快就到江东桥附近。

    马车停了下来,欢庆隔着帘子禀道:“二表小姐,集萤姑娘,这边马车走不过去了,您等一会,我这就去雇顶轿子来。”

    集萤奇道:“怎么会走不过去?秦子平不是说很好走的吗?”

    “这不快过年了吗?”欢庆笑道,“江东桥附近本来就住着很多的挑夫、骡夫,平日里在外面做法倒不觉得,此时都在家里歇了,那边板车、箩筐什么的就全都栓在了门口,把道都挡了……”

    “这个时候能叫得到轿子吗?”集萤道,“要不换条路走?”

    “换条路就怕把二表小姐送回府之后九如巷落了匙,”欢庆笑道,“这地方住得多是做苦力的,打听打听,应该能找得到。万一找不到,我们换条路走也不迟。”

    实际上是告诉集萤,最好是从这条路上走,不然回去晚了不要怪我。

    集萤本是出来散心的,这下子弄了一肚子的气。她不由小声地抱怨:“难怪府里的人都说这欢庆和欢喜虽是同胞兄弟却像两个人似的,欢庆懒散,欢喜世故……他居然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周少瑾安慰她:“我们又没有什么事,耐心等等就是。大不了我们下次再来好了。”

    “也只有这样了!”集萤蔫蔫地颔首。

    等了一会,也没有欢床回来。

    她有些坐不住了,道:“我们到车外站会吧?外面的空气好一些。”

    周少瑾穿得很暖和,和集萤下了马车。

    他们停车的地方是条小巷。两边堆放着很多东西,甚至还有孩子的摇车,只是家家户户大门紧闭。传出烧卤的香味。

    她们一下车就看见了高高的桅杆和宽广的河面。

    “那是哪里?”周少瑾有些激动地问,“是江东桥吗?”

    “应该就是了。”集萤踮了脚打量,道,“看来欢庆是走得小道,这么点距离,我们走过去好了。等他雇轿子。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周少瑾看那巷子不过一射之地,她们身边又有个粗壮的婆子和两个小丫鬟,就点头同意了。

    集萤带着周少瑾。一面注意着脚下的坑凸,一面道:“可惜我不知道桐园在哪里?听说先帝体恤民力,在蒋山建种了数千万株粽桐漆树……”

    “你看!”跟着她的周少瑾陡然间拉住了她的衣袖,道,“那个人像不像池舅舅?”

    集萤顺势望了过去。

    不远的一座三桅帆船船头上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身长玉立,穿了件玄色貂皮大氅,戴着碧玉板指的手悠闲自在地搭在船舷上。冬日的阳光暖暖地照在他的身上,仿佛照在一尊玉瓶上,莹润如玉,雍容矜贵。

    集萤吓了一大跳,失声道:“真是程子川!他这个时候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说下午要陪着郭老夫人下棋吗?”

    周少瑾探过头去:“真的是池舅舅吗?”

    “真是程子川。”集萤又看了一眼,然后神色一紧。拽着周少瑾就往回走:“天气太冷了。我们还是在马车上等欢庆好了。”

    周少瑾莞尔,笑道:“你是怕被池舅舅发现吧?”说着。回头又望了一眼船头。

    站在程池身边的是个年约三旬的大汉。他身材魁梧,反穿着件羊羔毛的皮袄,里面是件件褐色的棉布袍子,身材笔直地和程池对峙而立,像两把扫帚般浓密乌黑的眉毛下有双仿若枯井寒潭般幽深冷漠的双眼,隐隐流露出睥睨天下的霸气,和优雅自若程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不禁小声嘀咕道:“奇怪!那人看着像个做粗活的挑夫,可气势却很强横,又不像是个做粗活的,倒像是……是个一呼百诺的土匪似的……”

    集萤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突然很想把周少瑾的话告诉程池。

    程池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

    ※

    因为巧遇程池,她们的江东桥之行就这样草草的结束了。

    周少瑾回去讲给周初瑾听。

    周初瑾掩了嘴笑,道:“只许你们偷偷地跑出去玩,就不许池舅舅偷偷地跑出去见朋友啊!你和集茧一主一仆,他和他那个朋友一文一武,有什么可稀奇的?”

    周少瑾嘻嘻地笑,和姐姐一起祭了祖,吃团年饭。

    外面的炮竹放得“噼里啪啦”的响,让两个人的小花厅更显得静谧。

    周少瑾却不觉得清冷。

    她给姐姐盛了碗肚猪阴米汤,笑眯眯地问姐姐:“你刚才给祖先上香的时候说了些什么?”

    周初瑾不理她,喝了口汤道:“说出来就不灵了!”

    周少瑾只是笑。

    前世,她听到了。

    姐姐说,求祖先保佑李氏生个儿子,支应门庭,光宗耀祖,名流青史。

    这一次,姐姐注定要失望了。

    可至少她们的小妹妹会活下来,平平安安地长大。

    ※

    姐妹们,抱歉,抱歉,今天的加更,有点晚了,突然出了自己没办法控制的状况。晚上的更新只有推迟到十一点左右了……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