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五十章 解决
    自己搬家!

    周少瑾睁大了眼睛,见集萤是在和对面的男子说话,她不由朝那男子望过去。

    那男子穿了件褐色的潞绸袍子,二十二、三岁的年纪,身材高大,皮肤白皙,五官看着和秦子安有六、七分相似,未语带笑,不仅比秦子安文雅秀气,而且还比秦子安和蔼可亲。

    难道他就是集萤常提起的秦子平?

    周少瑾猜测着。

    那男子却像感觉到她来了似的朝周少瑾望了过来。

    两人的目光就对了个正着。

    这样大大咧咧地打量别人,还被别人逮了个正着,周少瑾脸一红,忙朝着那男子点了点头,赧然地笑了笑。

    男子微微一愣,正要说什么,集萤已高高兴兴地走了过来:“二小姐,你怎么来了?怎么事先也不让丫鬟过来打个招呼,我这里乱七八糟的……”她说着,皱了皱眉,对那褐衣男子很不客气地道,“秦子平,你去给我找点茶点来。刚才搬家,茶叶都不知道放哪里了。”

    秦子平“哦”了一声,老老实实地走了。

    集萤就拉了周少瑾屋里去坐。

    路过堂路的时候,周少瑾才看见两个仆妇在帮着收拾东西。

    她问:“这<一><本><读>小说  是怎么了?搬家这么大的事,怎么能只安排这几个人帮忙呢?我听你的口气,这是池舅舅的意思,池舅舅是不是打定了主意不添人了。不行我就让畹香居的人过来帮你搬了。也不是什么大事,犯不着生气。”

    集萤显然是被这个事弄得很烦恼。她如释重负,拉着了周少瑾的手道:“哎哟,还好你来了。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等会秦子平过来了我问秦子平——不让到外面雇人,用你们程家的仆妇总可以吧?要是这些人都信不过,我也没办法了。只好今天搬一点明天搬一点,搬到什么时候是什么时候,管它是怎么吩咐的。”

    周少瑾笑着点头。

    秦子平过来了。他不仅她们给带了茶叶过来,还带了青瓷茶具过来。

    周少瑾就请了秦子平喝茶。

    可没有等到秦了平开口,集萤已道:“他哪有功夫喝茶?你池舅舅要我们二十二日之前全都搬到立雪斋去,我这边还好。除了那把剑。也没什么太值钱的东西,砸了就砸了,偷了就偷了,南屏那边可不得了。除了花棚子还有衣案、明纸、画粉、零头布角……七七八八的。仅箱笼就装了二、三十只。他得去帮南屏搬东西。”

    周少瑾就笑道:“那我们就不留你了。”

    秦子平看了集萤一眼,拱手行礼走了。

    周少瑾道:“秦管事,是不是生气了?”

    “生气?”集萤摸不着头脑地道。“他为什么要生气?”说完,她恍然大悟般地道,“难道是我刚才当着你指使他,所以他生气了?不对啊……我以前也常当着南屏或怀山叔的面指使他,他也没怎么着了……”她想不出来了,索性不去想,道,“我们别管他了,他这个人还不错。就算是生气,估计等会气也就消了。”随后亲自给周少瑾沏了杯茶,道,“你来找我,可是有什么急事?”

    “也不是什么急事……”程诣毕竟是自己的表哥,周少瑾有些不好意思,道,“腊八节的那天,我不是请了你和笳表姐喝腊八粥吗?当时诣表哥也在场……”

    她吞吞吐吐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集萤。

    集萤像被石头砸中了脑袋似的,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气得就跳了起来:“王八蛋,他哪只眼睛看我像程子川的通房了?”说着,转身就要去取那把挂在墙上镇宅的剑。

    周少瑾吓得脸都白了。

    这要是让集萤这样提着剑冲了过去,就算有池舅舅护着,只怕也活不成了!

    若是一不小心无意间伤了程诣……她和姐姐也没脸见外祖母和大舅母了。

    周少瑾想也没想就抱住了集萤的腰,并急急地道:“集萤,我知道这件事是我诣表哥的不对,可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和他一般计较。我外祖母和大舅母不是那种恃强凌弱的人,只要你不愿意,断然不会逼迫你跟了我诣表哥,你大可放心……”

    集萤扭腰周少瑾就落了个空。

    周少瑾愕然。

    集萤已转过身来,哭笑不得地道:“我是去找程子川!不是去找你那个诣表哥!”

    周少瑾闻言顾不得追究集萤怎么一扭身就轻轻巧巧地从自己怀里挣脱了出去,忙道:“你,你不是去找诣表哥啊!”

    “是啊!”集萤很无语地望着周少瑾,道,“我去找他做什么?正如你所言,你外祖母和你大舅母并不是那种恃强凌弱的人,只要我不愿意,她们断然不会让程诣胡来的。我是怨你池舅舅……要不是他,怎么一个两个都以为我是他的通房呢!”

    周少瑾觉得她的想法很奇怪。

    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想办法和外祖母、大舅母澄清吗?

    怎么一心一意地想着和池舅舅算账呢?

    何况这关池舅舅什么事啊!

    是诣表哥自己看中了她,也是诣表哥自己以为她是池舅舅的通房……难道这么多年以来出了这种事集萤就都算在了池舅舅身上不成?

    “从前的事我不知道,但这次的事你却是错怪了池舅舅。”周少瑾道,“如果说是池舅舅当着我诣表哥的时候说了些什么或是做了些什么,我诣表哥误会了你是池舅舅的通房,那是池舅舅不对。可我诣表哥一年四季也难得见到池舅舅一面,是他自己想当然,你怎么能怪到池舅舅的头上去呢!我来的路上想了个主意。不知道你答不答应?如果你答应了,我就去跟诣表哥说。如果你不答应,我觉得你不如把这件事告诉池舅舅,让他给你拿个主意。要是他不管,或是说出来的话不好听,你再怪他也不迟啊!”

    集萤没有作声,却也没有往外冲。

    周少瑾松了口气,道:“我想,诣表哥之所以敢这么大的口气说要向池舅舅讨了你去,多半是觉得自己是真心喜欢你。还会给你个名份。就凭这一点,你跟着他就会比跟着池舅舅强。我们只要让他知道,就算是你跟了他,他想给你名份。除了要看外祖母和大舅母高兴不高兴之外。还要看他未来的妻子答应不答应。而池舅舅地不同。他有自立门户的能力,你跟着池舅舅,就算是通房。只要池舅舅还把你留在身边,就算是池舅舅以后成了亲,池舅母也不会随意给你脸色看……他若是真心待你好,就不应该再缠着你了。”她说到这里,不安地看了集萤一点,道,“只是要委屈你……背个名声……以后怕是还有这样那样的误会……”

    集萤倒不在意,道:“我得在你池舅舅身边呆十年,就算他不误会也有别人误会,就算是此时不误会以后也会误会,你既然觉得这个主意不错,那你就去跟程诣说吧!”

    周少瑾没想到集萤这么好说话,感激地挽了她的肩膀,道:“谢谢你,我一定会让诣表哥发誓,不乱说你和池舅舅的关系的。”

    集萤笑道:“这有什么好感激的,不过是些许小事。”

    周少瑾知道她是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不禁道:“你真大度。”

    集萤哂笑,道:“这也算大度?”

    周少瑾认真地道:“如果搁在我身上,我肯定愁死了。”

    “不会的!”集萤很有信心地拍了拍她头,笑道,“就看你想的那个主意,你都不会是个坐以待毙的。这事要是搁在你身上,你一样会很快想到办法的。”

    周少瑾愣住。

    前世,她慌乱无措,不要说想办法了,就连面对外祖母等人都不敢……

    今生,她真的有所改变了吗?

    周少瑾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想自她重生之后的所作所为,想从中找出些她的改变。

    而在立雪斋的程池听到怀山的禀告之后,好一阵讶然,道:“周家二表小姐真的这么说的?”

    “是啊!”怀山道,“周家二小姐说,您有自立门户的能力,就算是您以后成了亲,只要您还把集萤留在身边,就算是您的发妻,也不会随意给集萤脸色看……”

    程池奇怪地看了怀山一眼,道:“我又不是问你这个,你啰啰嗦嗦地说这些做什么?”

    怀山不解地道:“那您问什么?我是觉得周家二小姐说的那通话里,只有这几句话最中听——她年纪虽小,又是家中的次女,却没有那些少爷小姐的不问经济的臭脾气……”

    “行了!”程池不耐烦地打断了怀山的话,道,“我是问,她让集萤在程诣面前默认是我的通房,集萤居然没有气得拨剑就刺?”

    “没有。”怀山道,“商婆子说,她在厅堂里看见周家二表小姐抱住了集萤的腰,当时还吓了一大跳,生怕集萤伤了周家二表小姐,人都闯到了落花罩那时,却看见集萤用了他们计家的独门功夫‘金蝉脱壳’脱了身。还好周家二表小姐什么都不知道,没有追问,不然肯定要出事。您看,要不要让集萤去藻园里住些日子?”

    程池没有作声,指尖就轻轻地叩了叩书案。

    怀山就小心翼翼地道:“四爷,还有件事……那个樊祺,从京城返回来了,应该这两、三天就会到金陵城。”

    ※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o(∩_∩)o

    ps:也不知道这两天能不能把赶两章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