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回来
    怀山奇道:“您又不出仕,要个四品的缺做什么?”

    程池略有些疲惫地靠在了太师椅的椅背上,道:“淮安的主薄相志永这些年来帮了我们不少忙,我要走了,这些人却不能不安排。淮安向来复杂,前有漕运总督府、两淮盐运司,后有淮安知府、淮安县令,我寻思着是不是把他调到淞江或是湖州去,好歹是主政一方的大员,不用被人制肘。”

    这如交待后事般的话让怀山很是难过,他微微点头,道:“四爷考虑的周到。相志永在淮安主薄的位置上也呆了快十年了,是时间挪个地方了。”

    程池点头,道:“主要是他和我们的关系走得太近,我走后,只怕他的日子不好过。但浙江道有宋先明,看在我的面子上,只要相志永不犯事,他怎么也能保他平安,等再过几年,事情淡了,也就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了。”

    怀山默然。

    程池笑道:“对了,程嘉善既然不回来过年,以我母亲的性子,肯定会让袁氏也去京城和他们父子团圆,今年过年母亲会很冷清的,你去跟寒碧山房的人说一声,就说今年我会和母亲一起守岁。你们准备些烟花爆竹……母亲喜欢放爆竹。我记得父亲在世的时候,每年过年都会买很多的爆竹回来,说是给我玩,?一?本?读?小说 xstxt实际上是想讨了母亲高兴……”

    他说着,渐渐陷入回忆,脸上的表情也变得黯然起来。

    ※

    畹香居里。周少瑾惊讶地望着施香,道:“你说什么?李长贵回来了!”

    李长贵是周镇的随从。

    “嗯!”施香道,“说是老爷接到小姐的信,气疯了,连夜就让李长贵赶回来。太太听说李长贵回来,寻思着要过年了,就派了贴身的李嬷嬷过来给两位小姐请安。”

    周少瑾皱眉,道:“算算日子,太太应该快生了吧?这个时候,派李嬷嬷过来干什么?随便派个嬷嬷过来就行了。这不是瞎折腾吗?”

    施香没有作声。心里却想。怕是新太太得了消息,知道两位小姐把兰汀给折了进去,心里高兴,派了体己的妈妈过来给两位小姐道谢的。

    说是道谢。只怕这话还不能这么说。

    不知道那李嬷嬷见了两位小姐会说些什么?

    她问周少瑾:“大小姐正和李长贵在说话。李嬷嬷就等门外。您看……”

    “那就让她进来吧!”周少瑾道,寻思着自己也应该帮姐姐分担些琐事了,而且她很想知道父亲现在怎样了。

    施香应声而去。很快领了李嬷嬷进来。

    或者是日夜兼程的缘故,穿着鹦哥绿的李嬷嬷看上去有些憔悴。

    她进门就给周少瑾磕头。

    周少瑾颇为意外。

    虽说是来给她们姐妹问安,可李嬷嬷是服侍李氏的人,李氏是她们的继母,李嬷嬷跟着水涨船高,对她们姐妹恭敬是应该的,可也这太恭敬了!

    她吩咐施香端个小杌子进来。

    李嬷嬷低眉顺目的,连声称不敢,道:“我来的时候太太嘱咐了的,在两位小姐面前切不可失了尊卑。”

    周少瑾也不勉强,先问了李氏,知道她一切都顺利,然后问起了周镇:“……父亲可好?”

    “出了这样大的事,老爷怎么可能好!”李嬷嬷抹着眼睛,“吃不下喝不下睡不着的,不过一夜的功夫,人看着就瘦了一大圈了,那么好的一个人,就是见到我们这些仆妇也是和颜悦色的,现在却是一点点小事就暴跳如雷,我们也不知道错在了哪里,从前都是这样,突然就变得怎么做都不对了……太太说,老爷是心里不痛快,窝着火呢!把这火放泄出来了就好了。可太太到底担心老爷,怀身大肚,眼看着要生了,还每天都亲自在茶房里侯着,就怕老爷要茶要水……太太琢磨着两位小姐只怕心里也不好受,还惦记着老爷,特意让我跟着李长贵一起回来了,说是两位小姐若是有什么话问,我回来也有个答应的人。”

    李氏考虑得的确周到。

    周少瑾叹了口气,问:“李长贵什么时候走?”

    李嬷嬷咬着牙道:“他要等兰汀和欣兰那两个贱婢判了再走,我却今天晚上就要赶回去——太太要生了,我不敢多耽搁。”

    周少瑾点头,道:“父亲那里,还请太太多多照顾。太太那里,你就多费心了。”

    “这本是老奴的份内事,不敢当二小姐吩咐。”

    两人寒暄了几句,李嬷嬷就从衣袖里掏出了两个荷包,一个大红色,一个宝蓝色,都绣着缠枝花纹:“走得急,太太也没来得及给两位小姐置办些什么。只拿了两个荷包让我带给两位小姐,说只当是提前给了压岁钱的。”

    周少瑾让施香收了。

    周初瑾过来了。

    她神色有冷峻,和李嬷嬷说了几句话,知道她只是过来给她们姐妹请安的,赏了桌饭菜,赏了她十两银子,由持香陪着去了后院用膳。

    周少瑾忙坐到了姐姐身边,道:“李长贵怎么说?”

    周初瑾却答非所问地道:“集萤应该不是世仆吧?你可知道她老家是什么地方?都有些什么人?”

    “怎么了?”周少瑾愣住,“你怎么突然问起集萤来?”

    周初瑾道:“李长贵是从衙门的监狱过来的。问我们姐妹怎么知道监狱里还有狱头这件事?问是不是沔大舅舅的意思?还说,父亲让他过来,也是办这件事的。没想到我们姐妹和父亲想到了一块。还赞我这是老成的办法,只有那些积年的老吏才知道。”

    虽然她有什么事都会告诉姐姐,可这事关集萤。没有集萤的同意,她却不能告诉姐姐。但瞒着姐姐她也做不到。

    周少瑾想了想,道:“我得问过集萤之后才能告诉你她家里的事。”

    想必也有自己的不得已!

    但集萤对妹妹的好却是真心诚意的。

    “那就算了。”周初瑾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别人给我们出了个好主意,我……们反而刨根问底地查别人家的家世,想想就让人心寒。以后有机会,我亲自问她好了。”

    这样也好。

    周少瑾道:“那李长贵还说了些什么?”

    “父亲让他和沔大舅舅商量,看能不能让欣兰和兰汀秋后再处斩。”周初瑾有些不满地道,“那岂不是让两人又多活一年?”

    如今已是冬季,秋后再斩。就只能等到明天的秋天了。

    周少瑾见姐姐不高兴。猜测道:“是不是因为她们俩个在牢里这样等死,比立刻就审了她们日子更难熬?”

    “我也这么想。”周初瑾道,“所以挺感谢集萤的。要不是她,我们哪里知道还有这种事?”

    周少瑾道:“我们家又没有作奸犯科的人。自然不知道这件事了!”

    说着。她心里一跳。

    难道集萤家有作奸犯科的人?

    可就算是这样。集萤待她那么好,她也不应该疏远或是害怕集萤才是。

    周少瑾长长地透了口气。

    周初瑾就问起程诣的事来:“……我刚听说。诣表弟这次算是铁了心了,不管大舅母是打骂哭泣还是威胁利诱。他都不为所动。吃了大舅舅两个耳光也不开口认错,外祖母还为此哭了一场。你要不要去跟集萤说一声,这种事,通常都是做丫鬟的吃亏。要是她能求了池舅舅出面,那就再好不过了。”

    周少瑾听着胆战心惊。

    她知道程诣在闹腾,但因是她告的密,虽说她认为自己没有错,可程诣临走时那么一通叫嚷,还是让她心里有些心虚,也就没去打听他闹得怎样了。

    不曾想程诣居然闹得这么厉害!

    前世,她是官宦出身的千金大小姐出了那种事尚且被人指责,何况婢女出身的集萤?

    周少瑾站起来就走:“我去跟集萤说一声。”

    周初瑾叫住了她,道:“你先跟集萤说说,听听她的意思。如果集萤觉得应该告诉池舅舅,再告诉池舅舅不迟……我瞧着集萤不像池舅舅近身服侍的脾女,她又长得这样,池舅舅对她有安排还好,若是没有安排,以后最多也就嫁个管事的,哪里就拦得住别人动心思。这件事,你可别乱掺和,知道了吗?”

    周少瑾想了想才明白姐姐的意思。

    姐姐是说红颜祸水吧!

    以集萤的相貌,若是池舅舅不收了她,也应该给她找户能保得住她的好人家,不然还不如趁机跟了程诣。程诣虽有这样那样的麻烦,可为人却纯善,外祖母、大舅母也都不是那不讲道理的人,总算是有个依靠。

    但到底要怎样选择,还得听集萤的。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这毕竟是她自己的事,她们没办法替她做决定。

    可不知道为什么,周少瑾隐隐有种笃定。

    她觉得集萤绝对不会答应跟着程诣的。

    这不仅仅是年纪、见识、地位之间的差异,而是集萤绝对不会让自己受这种委屈。

    “我知道了。”周少瑾颔首,急匆匆地去了小山丛桂院。

    集萤阴着张脸,正站在庑廊下发脾气:“……这是皇宫大内还是六部衙门啊?搬个家也不找几个过来帮忙,就我们几个,别说是十二月二十二了,就是正月初二,只怕也搬不完。要是四爷心痛银子,你去跟他说,我自己掏,成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