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重叠
    蕴真堂里,剑拔弩张。

    袁氏和程许对峙而坐。

    程许眼睛瞪得大大的,不甘示弱地道:“为什么大姐和二姐的婚事就可以自己决定,我就不行?”

    “因为你是男子,是九如巷的嫡子嫡孙,是我们程家支应门庭的人。”袁氏冷冷地望着儿子,“女孩子家一辈子生活在内宅,嫁人之后除了看丈夫的脸色、婆婆的脸色之外,还要看小姑子的脸色、妯娌的脸色,年老了,甚至还要看儿子的脸色。男子却能行走四方,出入朝野,理当要光宗耀祖,以建功立业、国家社稷为重。内宅,不过是你们偶尔歇息的地方,庙堂,才是你们应该呆的地方,才是你们应该使劲的地方。”

    程许闻言脸涨得通红,道:“修身治家齐国平天下,内宅安宁就不重要吗?”

    他的话音未落,袁氏已嗤笑一声,道:“可是谁想内宅不宁呢?不是你吗?放着好好的康庄大道不走,你偏要往死胡同里走。这件事是你祖母同意还是你父亲同意?到底是谁在这里闹腾得不得安宁呢?”

    程许欲言又止。

    他很想说,建功立业、名垂青史之类,都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谁敢说自己就一定成就一番大事呢?可娶一个自己喜欢的妻子,却是他眼前的事。他此时只想顾着眼前的事。

    但他更清楚,这他话不能说。

    这话要是一说出来,那可真就是家宅不宁。

    不仅母亲失望,就是祖母和寄于他无限希望的父亲,也会很失望的。

    程许望着母亲,表情怅然。

    袁氏心中一软。

    想到儿子小时候像阳光般灿烂的小脸,吃到好吃的东西从嘴里拿出来往她嘴里塞时那胖胖的小手……她的语气不由舒缓了很多。低声道:“嘉善,这世上的事,有得就必有失。你的责任不允许你这样的任性。我们不说别的。就说皇上,‘天下之大。莫非皇土’,应该是天下最尊贵的人了吧?他想立林贵妃为后,可林贵妃没有子嗣,内阁不答应,他就只能另立生了长子的王贤妃为后。皇上都要遵循世俗的规矩,更何况我们这些平民?少瑾很好,可如果她出身世代官宦之家,娘不仅不会阻止你。还会想办法帮你把她娶回来。你也很好,可如果你只是个市井之家的长子,娘也不会这样的要求你。你享受了程家的供养,就要回报程家。这既是你的命,也是少瑾的命。你不能只顾着你自己,不管别人。”

    程许不甘心,他道:“那四叔父呢?他考中了进士不入仕,年过二十不成亲。你们为什么不管管他?偏要盯着我不放?”

    说了这么多,儿子还是一句都听不进去。

    袁氏气得脑子嗡嗡作响,知道自己说再多的也没有用。她干脆道:“你若是能像你四叔父那样。不花家里的一分银子,这时候分宗出去都能自立门户,我也不管你!”

    程许听着精神一振。立刻跳了起来,道:“那好,娘,我们就这样说定了。我若是也能像四叔父那样不用家里的银子,不依靠家里也能生活的很好,您就答应我我的婚事我自己作主。”

    袁氏听着差点吐血,好在她还没有完全被儿子气糊涂,凭着直觉道:“你等得,姑娘家却等不得。女子及笄而嫁。只怕这是你一厢情愿吧?”

    程许知道母亲这是为难他。

    可他不是那么容易就让人难住的。

    他的脑子飞快地转着。

    后年是丁酉年,有桂榜。如果他考中了举人,就可以像四叔父那样渐渐地不再依靠家里了呢?

    他立刻道:“那好。我们就以三年为限,如果三年以后我不再依仗家里,你就要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反之,如果三年之后做不到独自立主,我也会依诺听您的安排。”

    三年之后,周少瑾就及笄了。

    袁氏道了声“好”。

    等儿子考中了举人之后他就会发现,没有家族的支持,想闯入每三年才取三百余人的春闱是有多么的困难。

    ※

    周少瑾不知道今生和前世某一时刻总会惊人的重叠在一起。

    菊宴那天,她躲在畹香居里没有出去,程许也没有借口这事那事的找她。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也有些惴惴不安——不知道什么时候,程许又会冒出来。

    她不动声色地向碧玉等人打听这些日子程许的行踪。

    “……一直在陪闵公子。”碧玉道,“听欢喜说,闵公子约大爷一起去国子监求学,公子好像答应了,夫人也很赞同,还写了信给大老爷。如果大老爷没有异议,过完了寒衣节,大爷就会和闵公子一起进京了。”

    十月初一寒衣节,家家户户都要祭祖。

    周少瑾愣住。

    前世,程许一直呆在金陵。

    不会是又受她重生的影响吧?

    若是如此,却是件受影响的好事。她不用提心吊胆地防着程许,程许去了京都之后开阔了眼界,也许就觉得她不过如此放了手。

    这是件好事!

    周少瑾心情雀跃,提了几只螃蟹去看望集萤。

    集萤见那螃蟹个个都有碗口大,馋得直流口水,道:“我有好多年都没有吃到这么大个的螃蟹了。我记得我在院子里还埋了坛女儿红的,挖出来喝了。”

    “别,别,别。”周少瑾忙阻止她道,“女儿红埋得越久越醇厚,我们还是再埋几年吧?”

    “谁知道明年又是怎样一番光景?”集萤却不以为然,道,“我听鸣鹤说,南屏这些日子在收拾东西,好像是要搬去藻园住。要是真的搬过去了,这酒还不知道要埋到哪年哪月,便宜了谁呢?”

    “你们要搬去藻园?”周少瑾非常的惊讶。

    集萤耸了耸肩,道:“只是这么听说。具体搬不搬。我也不太清楚。”

    这话像块大石头,重重地砸在了周少瑾的心里。

    那她怎么接近池舅舅呢?

    那她又有找谁向程泾示警呢?

    程家怎么办?

    她怎么办?

    难道是二房的老祖宗程叙做了些什么?

    周少瑾急了起来,道:“住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要搬走啊?”

    集萤笑道:“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就是要搬,恐怕也是寒衣节之后的事了。”

    周少瑾难过地道:“那。我以后还会见到你吗?”

    “你别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好不好?”集萤见壮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你舅舅那个人阴晴不定,说不定前脚我们刚搬出去,后脚又回搬了回来。你想想啊,他就是谁也不放在眼里,谁也不放在心上,总不能把自己的母亲也抛在脑后吧?所以只要老夫人还健在。只要老夫人还住在九如巷,他就不可能不回来。”

    可如果老夫人不在了呢?

    这个念头顺着集萤的话就钻进了周少瑾的脑海里。

    她不由打了个寒颤。

    老夫人是什么时候去的?

    周少瑾不停地回忆。

    程许最后一次出现是至德二十四年还是二十五年,她记得不清楚了,但那个时候郭老夫人还在,不然程许也不可能跑到京城来发疯。那郭老夫人就是至德二十五岁之后去的。

    至德二十六年,她不记得程家发生什么事了。但至德二十七年,诰表哥金榜题名,考中了庶吉士,在刑部观政。后来诣表哥来看她……是诣表哥落第,是丙午年。至德二十九年。诣表哥没有提郭老夫人,但之后……长房的二老太爷程劭突然暴病而逝,他赶去了杏林胡同帮着治丧。

    杏林胡同是程家在京城的落脚处。长房的二老太爷一直住在那里。

    她记得当时诣表哥还跟她说:“你既然不想再和程家的人有什么接触,就装作不知道好了。”

    让她不要派人去祭拜。

    她那时看程诣很消沉,非常的担心,曾悄悄派人跟过去,结果回来的人告诉她程诣很好,让她别担心,还说,金陵那边有人过来报丧,程诣第二天一大早就要赶回金陵了。就不过来向她辞行了。

    金陵那边程家的姻亲太多了。

    而且程诣是第二天一大早才往回赶,那肯定不是至亲了。

    她没有放在心上。

    难道……当时去的是郭老夫人!

    周少瑾的太阳穴怦怦地跳。

    两年以后。也就是天顺二年,程家被抄了。

    程家全都被拿了。

    不管是在金陵老家的妇孺、京城为官的子弟还是外放二舅舅程沅。却独独跑了长房的四老爷程池……他还劫了法场……只救了程许一个人!

    如果至德二十九年池舅舅就离开了金陵,离开了程家呢?

    周少瑾被这个大胆的假设吓了一大跳。

    她想到了那天在三支轩。

    有良国公世子朱鹏举;后来的工部侍郎顾九臬;有可能是当朝首辅、文渊阁大学士、吏部尚书袁维昌长子的袁别云……他们侃侃而谈,皇上的大伴万童,乾清宫大太监陈立,司礼监秉笔太监刘永,这些跺一跺脚就会引起朝野震荡,让封疆大吏闻之色变的人物,在他们的眼中却是平常。

    她那个时候不知道池舅舅的身份,后来知道了为她解围的人是谁之后,偶尔不免会想,池舅舅认识这么多厉害的人物,在程家生死关头,怎么就没一个人站出来为程家奔走?

    可见都是些酒肉朋友!

    但如果这些人只是和池舅舅交好,而池舅舅早已不在程家了呢?

    ※

    姐妹们,那个粉红票加更的票数弄错了,已经改过来了……

    ps:更新在晚上的十一点左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