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争执
    周少瑾一进门碧玉就笑着迎了上来,道:“早上珍珠几个下五子棋有了输赢,差了小厮去齐芳斋买点心,等会儿二表小姐和施香姑娘也过来和我们喝杯茶吧?”

    入乡随俗。到了哪里就要守哪里的规矩。既在寒碧山房做客,就要好好地和碧玉等人相处,何况周少瑾和碧玉还很谈得来,脾气也相投。

    她欣然应允,笑道:“谁赢了。”

    碧玉掩了嘴笑:“除了翡翠,我们全都是赢家。”

    周少瑾笑道:“那岂不是输了很多钱?”

    碧玉伸了个手掌:“快五两银子。”

    施香咋舌:“翡翠姑娘真阔绰。”

    “阔绰什么啊!”碧玉笑道,“输掉了她大半年的月例,可把她心疼的,中午饭都没怎么吃。”

    几个人说说笑笑地朝佛堂去。

    请碧玉示下:“……来了三车银霜炭,两车柴炭。往年都是堆在后面的库房里。可去年冬天暖和,到了过小年的时候才下了一场雪,库房里还堆了半屋子的炭。只怕是放不进去了。王嬷嬷让我来问姐姐怎么办?”

    过了九月初九的重阳节,各房就要开始准备过冬的炭火。四房还没有开始,没想到长房这边已经开始分炭了。

    周少瑾忙道:“你去忙吧。施香陪我过去就行了。”

    碧玉有些犹豫。

    周少瑾笑道:“齐芳斋的点心来了你记得叫我们一声就是了。”

    碧玉和她也相处了这么段时间,多多少少知道些她的秉性。想了想,爽快地道:“那好!我就不陪你过去了,等会请了您吃点心。”

    周少瑾点头,和施香去了佛堂。

    供桌上红彤彤的苹果和金灿灿的佛手散发着果实特有的清香,冲淡了佛香的味道,让人精神一振。

    周少瑾净了手,沉下心来开始抄经书。

    不一会,碧玉过来:“您还有多少经抄?点心送进来了。还热气腾腾的。除了最有名的马蹄糕、云片,那小厮还买了些齐芳斋新上市的糖炒板栗、核桃酥、山楂片。”

    周少瑾去了京城之后,爱上了糖葫芦。而糖葫芦是用山楂串的。

    她闻言心喜。搁了笔道:“齐芳斋什么时候开始做山楂片的?我怎么不知道?”

    碧玉笑道:“听小厮说,金陵城里如今开了家米记的糕点店,做得酥饼和油果子特别的好吃。据说抢了齐芳斋不少的生意。齐芳斋今年就从北方请了个师傅过来,这山楂片的手艺就是那北方师傅带过来的。”

    两人边说边收拾了东西。去了茶房。

    珍珠等人早就等在了那里。几个小丫鬟也都是平时相熟的。见她们进来纷纷行礼让座,小檀更是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个蝶恋花的粉彩八角杯来递给周少瑾:“二表小姐,这个给您喝茶!”

    周少瑾连声道谢。坐了下来。

    碧玉等几个大丫鬟都围着周少瑾坐下,只有翡翠,坐在最外面,离周少瑾最远。

    众都没有在意。

    玛瑙动作娴熟而优雅地开始沏茶。

    周少瑾暗暗点头,又见那茶汤清绿明澈,兰香扑鼻,喝到嘴里回味绵长,不由笑道:“你们沏的是什么茶?味道很好!”

    “是太平猴魁。”玛瑙笑道,“是老夫人赏碧玉姐姐的茶。”

    “好茶!”周少瑾赞道,“你的茶也泡得好。两相得宜。”

    玛瑙面色微红,谦虚道:“哪是我的茶泡得好,是二表小姐抬举我。”

    大家就七嘴八舌地夸玛瑙的茶泡得好。

    碧玉见翡翠笑得有些勉强,忙笑着出来打圆场,道:“老夫人的茶好,玛瑙的手艺也好,二表小姐说得有道理。不过,这点心都冷了,等会你们可别说人家齐芳斋的东西不好吃啊!”

    大家哄笑,喝茶的喝茶,吃点心的吃点心,还有小丫鬟趁着这个机会问碧玉:“姐姐,府里的冬衣什么时候能回来?我今天可是等着府里的冬衣过冬的!”

    就有小丫鬟舌尖嘴利地道:“谁让你把旧棉袄都捎了回去?我听干娘说了,去年的冬天短,按理,今年的冬天就会很长,你还是赶紧想想别的办法吧?”

    那小鬟苦着脸道:“你们也知道的,我爹如今眼里只有继母,哪里还会管我两个妹妹,我要是不把旧棉袄让人捎回去,我爹不是卖了我一个妹妹就是由她们冻着。”说到这里,她问碧玉,“姐姐,我听说四老爷屋里的鹤鸣姐姐要嫁人了,能让我妹妹入府吗?”。

    有小丫鬟道:“你做梦吧!小山丛桂院是什么地方?就你妹妹,大字不识一个,一天规矩都没有学的,怎么可能去四老爷屋里当差?”

    “我又没有说让我妹妹去四老爷屋子里当差。”那小丫鬟立刻驳道,“我是想鹤鸣姐姐出嫁以后,不管哪位姐姐顶了鹤鸣姐姐的差事,总会空出个缺来。我妹妹只要能进府,就算是在外院扫地,也比呆在家里强啊!好歹有口饭吃……”

    周少瑾正听着,有人过来给她续茶,道:“二表小姐,您别见怪!她们平日里难得见到碧玉姐姐,不免有些聒噪。”

    她一台头,看见了珍珠那双波光流转的眼睛。

    周少瑾和珍珠接触得不多。

    “没事,没事。”她忙笑道,“我觉得你们像姐妹似的,这样很好!”

    珍珠笑道:“百年修得同船渡。我们这样,也算是缘分了。能帮就帮着点。”

    周少瑾连连点头。

    有小丫鬟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道:“碧玉姐姐,老夫人和四老爷回来了。”

    屋里顿时一阵兵荒马乱。

    “不是说酉时才回来的吗?”。碧玉一面问。一面去看窗棂上的漏斗,“这才刚过申初。”

    “不知道。”小丫鬟喘着气,道,“听二门的王婆子说,老夫人的脸色有些不太好,她让我们小心点。”

    几个丫鬟更是慌张了。

    周少瑾忙道:“从二门到这里最少也要两刻钟,你们留两个人在这里收拾茶盅,其余的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自乱阵脚。”

    短暂的慌乱之后,珍珠几个也镇定下来。

    她们和周少瑾想到了一块。珍珠就道:“听二表小姐的安排。小檀。你留下来。其余人跟当值的人打声招呼,都回屋歇了吧。等到酉时过来换班。”

    有人拿主意,其他的人立刻安静下来,开始遵照珍珠的话行事。

    碧玉歉意对周少瑾道:“二表小姐。真不好意思。原是想让你歇歇的。不曾想遇到了这样的事……”

    周少瑾能理解碧玉的心情。忙道:“看你说的是什么话?我茶也喝了,点心也吃了,哪里还有比这更好的事?你们只管忙你们的。等有了空,我们再聚在一起喝茶。”

    碧玉点头,送周少瑾出门。

    周少瑾笑道:“你别管我了,我又不是不知道回佛堂的路……”只是她话还没有说话,就看见郭老夫人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不紧不慢的程池。

    这么快!

    周少瑾和碧玉都吓了一大跳。周少瑾更是本能躲进了茶房。

    碧玉欲言又止。

    周少瑾和她们不同,她们是下人,虽然不当值,但主人不在家的时候吃吃喝喝,到底有些不好。周少瑾是寒碧山房的客人,她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上前给老夫人行礼,说是到茶房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好茶的,也就把这件事给揭了过去……不过,周家二小姐年纪还轻,恐怕是经历的事少,又有些心虚,所以才会躲进茶房里的吧?

    她也只好跟着退到了茶房里。

    进了茶房的周少瑾却暗暗后悔。

    今日不同往昔。

    她应该不卑不亢地上前给郭老夫人行礼才是?怎么就躲了进来。

    不行!她得改掉这懦弱的坏毛病才行。

    想到这里,,周少瑾不禁深深地吸了口气,又挺直了脊背走了出去。

    院子里发出一声“哐当”响声。

    周少瑾循声望过去,看见正房的帘板正打在门槛上,差点就砸在了神色带着几分窘然地站在门前的程池身上。

    这,是出了什么事?

    周少瑾正寻思着自己是不是要回避一下,程池已经撩帘进了正房。

    她松了口气,低声对碧玉道:“那我先回佛堂了。”

    碧玉大气不敢吭,重重地点头。

    周少瑾的脚刚抬起来,东边郭老夫人的内室已传来咆哮声:“……你到底想怎样?先说有了功名再说亲,可以找到更好的妻族,我依了你。后来说不想像五房那样整天的争吵不休,想找个温柔娴静的姑娘家,我也依了你。现在呢?说什么年纪大了,和这些小姑娘家说不到一块去……我一把年纪了,还有几天好活?你就不能为了娘,睁只眼闭只眼吗?你难道要让我死不瞑目不成?我不管你怎么想的,反正今年你一定要成亲,明年我一定要抱孙子!”

    她忙把迈出去的脚收了回来。

    院子里当值的更是躲的人影全完。

    内室传来程池温煦的声音,可惜隔得太远,听不清楚他说了些什,周少瑾只是听到程池的声音落下之后,郭老夫人就痛哭了起来,一面哭,还一面说了句“你是不是还在怪你父亲?这全是娘的主意,你要怪就怪娘,娘就是拼了这条老命、舍了这偌大的家业,也不会让那老匹夫得逞的”……

    程池一阵温柔的低语。

    郭老夫人的哭泣声渐渐小了下去。

    周少瑾望着郭老夫人内室的雕花窗棂,很是茫然。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姐妹们,今天的加更。

    谢谢大家的鼎力相助,粉红票暂时领先,o(∩_∩)o

    ps:我想快点还债,晚上的更新暂定在11点左右,灵兽蛋的加更凌晨二点左右,大家先将就着看吧,我尽快地把时间调整过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