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听戏
    周少瑾恍然大悟,道:“所以池舅舅给你取了个名字叫‘集萤’?”

    集萤没有作声。

    也就是默认了。

    周少瑾想到她刚才不开心的样子,猜测定是自己介绍也是程家的姻亲让她觉自尊心受到了伤害,遂道:“那些都不过是不相干的人,你和又何必向她们交待底细?难道你走到路上遇到个人问你姓名你就要据实以告不成?”

    集萤面色微缓。

    周少瑾心中轻快起来,笑道:“你怎么过来了?是来给郭老夫人拜寿的吗?怎么不见南屏姑娘、鹤鸣姑娘她们?”

    按礼,服侍长房的那些仆妇也要给郭老夫人拜寿。

    “嗯!”集萤道,“她们在那边厢房和史嬷嬷等人说话,我懒得候着,就过来看看你在不在。”

    周少瑾有些意外集萤会来给郭老夫人磕头。

    集萤道:“我父亲和程子川的恩怨是他们的事,郭老夫人又没有得罪我?她是长辈,过寿我自然要来给她老人家磕个头啊!”

    周少瑾笑眯眯地连连点头,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集萤这么想,可见她父亲和池舅舅不是什么生死之仇了!

    她道:“我刚才已经给郭老夫人拜过寿了=一=本=读=小说  ,等会应该就轮到你们了。”

    她的笑容恬静舒展,和刚才在宴息室里礼貌客气完全不同。

    集茧不由道:“有人欺负你了吗?我怎么你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周少瑾想了想,坦然地道:“我就是不习惯她们说话行事的作派。”

    她那些那些小姐们的举动一一告诉了集萤。

    集萤听得很认真。道:“我小的时候,父亲曾经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他说,有户人家里有两个寡妇,其中一个寡妇姓李,一个寡妇姓王。她们都是靠族中供养。其中姓李的寡妇生怕自己年老之后没有照顾,所以谁家有什么事她都很热心的帮忙,大家都很喜欢她,常给些吃食她,在族里的名声也很好。而那个姓王的寡妇恰恰相反,除了族中的供给。她在自己家的屋前屋后种了菜。还养了小鸡,想出去走走就进城,想偷懒了就到邻村去买两个包子馒头,别人家有事若是不叫她。她是绝对不会出面的。就算是出面。也要看是什么样的人家。相比之下,大家都说这姓王的寡妇人为淡漠,不知道感恩图报。大家都不怎么喜欢这王寡妇,久而久之,族中的人甚至开始疏远她。

    “李寡妇就归王寡妇,你这样不讨族中人的喜欢,难道就不怕自己年老了躺在病上的时候没人照顾?

    “王寡妇就道:你让我花几十年的功夫讨好他们,就为了让他们在我最后的那几年里有个照应?我觉得划不来,不干。

    “李寡妇只摇头走了。

    “然后李寡妇辛苦了一辈子,背也驼了,发也白了,临终前族里的人轮流照顾她,大家都去看她,没几日,她死了。

    “王寡妇却逍遥了一辈子,临终只有两个人奉了族长之命给她端茶倒水,也没有什么人来探望她,没几日,她也死了。”

    集萤回忆道:“我还记得,当时父亲问我,是学那王寡妇逍遥一辈子后受最后几天的苦还是学那李寡妇操劳一辈子享最后几天福呢?”她抬头望着周少瑾,“我说,我宁愿像李寡妇似的,用最后几天的苦难享一辈子的福。二小姐,若是你选,你会选哪一条路呢?”

    周少瑾非常的震惊。

    从来没有人和她说过这样的话。

    在她所受的教导里,都是告诉她做人要如何的恭俭礼让,赢得别人的赞同,获得别人的好感。过自己的日子,让别去说去……她想都没有想过。

    周少瑾望着集萤,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集萤却笑道:“二小姐,我是想告诉,有些事,你就算是勉强了你自己,别人也未必会顾忌你的感受,感激你的忍让。”

    周少瑾若有所思。

    架在炉子上的铜壶发出呜呜的水声。

    有婆子闯了进来。

    “哎哟!二表小姐。”她抹着额头,道,“碧玉姑娘那边的一个小丫鬟把刚刚提过去的热水打翻了,我只好又送了一壶过去……就怕水烧开了漫出来把炉子给淋熄了,还好您在这里……”

    集萤就推了推周少瑾,笑道:“走吧!马上要开席了。”

    周少瑾些心不在焉地和集萤回了厅堂。

    等到集萤等人给郭老夫人拜过寿,送上寿礼,打了赏之后,丫鬟婆子端了桌子进来,大家按照尊卑之序坐下,郭老夫人说了几句感谢的话,端了酒杯。

    寿宴就正式开始了。

    太太、奶奶那边有袁夫人一桌一桌的劝酒,笑语殷殷,倒也热闹。小姐们这边却是个个自恃身份,坐得端正,吃得也斯文。

    周少瑾想着集萤跟她说的那个故事,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越想越觉得计莹的父亲不是寻常之辈。

    若是有机会,要好好问问集萤家里的事才是。

    用过了寿宴,大家随着郭老太太去听戏。

    周少瑾这才发现原来离上房不远的地方有个戏台子。

    郭老夫人点的是一折《六郎探母》,领衔的是长高班的高惠珠。

    他声如银瓶乍破,高亢清亮,扮相俊美,引得一帮老安人、太太、奶奶、小姐们不时给他喝彩。

    周少瑾却嫌太吵。

    她趁着程笳和顾十七姑等人不注意的时候悄然挤到了戏台的最外面,望着寒碧山房满眼的浓绿,长长地吁了口气。

    有人在她的背后说话。

    她耳尖地听到对方提起“四老爷”,“大爷”什么的。

    周少瑾不由竖了耳朵听。

    可戏台上锣鼓的声音压住对方的声音。

    周少瑾转过身后。见说话的是刚才寿宴的时候坐在她隔壁的两个小姑娘,怎么称呼却忘了。

    她不动声地靠了过去,就听见其中一个对另一个道:“……我觉得还是四老爷好。桂榜春闱这么一路考下来,谁知道会是什么结果。要不然刘大人的妹妹为何要讨好郭老夫人呢!”

    另一个嗤之以鼻,道:“若是我,宁愿陪着许大爷一路考过来,也好过守着个冷冷清清的宅子过日子——刚才四老爷一眼扫过,我打了个寒颤。我总觉得他那么大年纪不成亲,肯定有什么问题。不然郭老夫人为何做出这样的安排?”

    周少瑾很是意外。

    没想到池舅舅在别人的眼里竟然是这副模样?

    她还想再听听两个小姑娘会说些什么,戏台那边一阵高声喝彩——《六郎探母》唱完了。

    周少瑾松了口气。重新回到庑廊下坐下。眼角的余光却看见了坐娇娇柔柔地坐在郭老夫人身边刘小姐。

    郭老夫人和几位老安人的眼神都不太好了,她正拿着戏单子在那里报折子戏的名字。

    郭家的两位小姐则坐在郭老夫人的另一侧,一个约十八、九岁,一个约十六七岁。都很端庄秀丽。

    郭老夫人好像有些拿不定主意似的。转过头去和郭家的两位小姐说了几句话。年纪略轻的那个没有作声,年纪略长的那个则笑和郭老夫人说了几句话,表情很是恭谦。郭老夫人就把戏单子递给了坐在旁边的郭家老安人。

    郭家老人安说了几句话。将戏单子递给了二房的唐老安人……

    坐在周少瑾身边的刘家十九小姐就有些不耐烦起来,低声嘀咕道:“这还不耽搁时辰。怎么不事前把戏就全都点好了。”

    周少瑾莞尔。

    有婆子笑着走了过来,道:“老夫人,四老爷过来了本。”

    众人俱是一愣。

    郭老夫人却水波不澜,道:“都不是什么外人,他年纪虽轻,却也是长辈。让他进来吧!”

    几位原本准备回避小姐只好红着脸又重新坐下。

    不一会,程池走了进来。

    他神色轻快而自在,众目睽睽之下却镇静自若地给郭老夫人行了礼。

    周少瑾很是佩服。

    如果是自己,恐怕早就两腿发颤了。

    郭老夫人招了程池到身边说话。

    因隔得有些远,两人的声音又不大,周少瑾听不清楚郭老夫人都和程池说了些什么,只看见端庄的郭家小姐都露出几分娇羞的神色,而她身边人不知道是想听清楚郭老夫人和程池说了些什么,还是想看热闹,或朝郭老夫人身边张望,或朝郭老夫人身边挤去。

    周少瑾差点被人撞着。

    她有些不悦,干脆出了庑廊。

    程笳还在那边和顾十七姑耳语:“……啧啧啧,池从叔成了唐僧肉。”

    周少瑾忍不住“扑哧”一声笑,抬头看见了集萤。

    “你怎么过来了?”她快步走了过去。

    小山丛桂院的仆妇给郭老夫人拜过寿之后就走了。还好当时周少瑾她们都在宴息室,若是被刘家十九小姐看见,只怕会有闲言闲语传出来。

    集萤道:“我陪着你池舅舅过来的。”

    周少瑾道:“那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集萤冷笑道:“我只是你池舅舅的婢女,又不是他的护院,郭老夫人有叫要他陪着看戏,他是想拉了我做挡箭牌呢!我这个时候给他挡了,郭老夫人要收拾我的时候,谁替我挡着啊!我才不做这种傻事呢!”又道,“你怎么在这里?”

    周少瑾道:“我从前总是睡不好,这锣鼓喧天的,吵得头有点痛。”

    集萤笑道:“那我们去茶房里坐会好了,这次程子川没那么快折回来。”

    ※

    姐妹们,池舅舅的烂桃花。

    哈哈哈……

    ps:大家有粉红票的别忘了支持一下《金陵春》,好久不发文了,需要在首页上占个位置啊!而且七号之前的粉红票都是双倍。

    拜托拜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