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议论
    嬷嬷是在委婉地提醒她们,拜寿的时辰到了,让她们别乱跑,快去厢房坐好。

    周少瑾三人闻言知雅,笑着应是,去了厢房。

    三阔的厢房,太太、奶奶们坐了东间,雅静内向些的小姐们坐了西间,还有些活泼好动的三三两两或站或坐地在明间说着话,衣香鬓影,好不热闹。

    顾十七姑就抿了嘴笑,揶揄地对周少瑾和程笳低声道:“你们看,太太、奶奶们都带了小姐过来。”

    而且比周少瑾在顾家十六小姐的订婚宴上来的还多。

    可那个时候顾家十六小姐订婚的时候席开三十桌,郭老夫人的寿辰却只请了二十桌。

    难道这些人都是有“备”而来的的?

    周少瑾有点怀疑,又觉得自己太多心了,正想和顾十七姑说这事,已有人看见了顾十七姑,热情地和顾十七姑打着招呼:“你去了哪里?刚才到处都找不到你的人?”

    那女孩子和程笳差不多年纪,中等身材,略带着几分婴儿肥的桃子脸,蛾眉大眼,皮肤白皙细腻,穿了件大红色葡萄缠枝暗纹的褙子,一说话眉眼都弯了起来,像个无锡娃娃似的,很喜庆,是那老一辈人所说的福相。

    顾十七姑为周少瑾和程笳引荐:“这是~一~本~读~小说 ybdu梅府刘家的十九小姐。”

    她们互相见了礼。

    紧接着又有四、五个人过来和顾十七姑打招呼。

    大家互相见过,契阔起来。

    顾十七姑认得好多人!

    周少瑾有些羡慕。

    刘家十九小姐却周少瑾却特别的亲热。

    周少瑾有些不解。

    刘家十九小姐笑道:“我刚才见过令姐了——我外家是镇江廖氏的旁支。”

    周少瑾恍然。看刘家十九小姐也觉得亲切了几分。

    那刘家十九小姐见了,突然把她拉到旁边的花几旁,低声道:“你刚才不在,顾家的十八小姐、二十小姐,郭家的三小姐、四小姐,孙侍郎家的两位表小姐、林教喻家的侄小姐……都被叫去了上房。”她一面说着,一面注意着周遭的动静,“其他几位小姐都去了,孙侍郎家的两位小姐却说要上官房。等到迎宾的妈妈走了,两个人又说不去了。过了一会。又说要去。你说就这么巧。回来的时候就碰到了程家的四老爷和长房的许大爷……这其中要是没有鬼,我愿意输你二两银子!”

    这样的自来熟,周少瑾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却忍不住瞧了瞧屋里的人。

    姐姐和大舅母一块陪着顾家大太太说着话。郭家的几位小姐好像真的少了两个人……

    刘家十九小姐看了忙道:“我没骗你吧?孙家的两位表小姐都去了上房——她们已经在许大爷面前露了脸。还留在这里做什么?真是……不知廉耻!”她气鼓鼓的。仿佛她自己受到了什么不公平的待遇似的,又道,“听说浙江按察使胡大人的女儿、江宁知县刘大人的妹妹、金陵知府吴大人的女儿、同知申青云的妹妹……都在上房里呢!”

    周少瑾吓了一大跳。

    刘家十九小姐却误会了。解释道,“申青云的母亲,是庐江李氏的女儿,所以申青云的妹妹也在上房。”

    周少瑾注意到的却是“金陵知府吴大人的女儿”。

    吴宝华比她大一岁,吴宝芝比她小一岁,而且德言容工也没有什么出彩之处……难道来的是吴宝璋?

    可吴夫人怎么会带了吴宝璋去上房?

    郭老夫人又怎么会允许吴宝璋在上房?

    她忍不住问刘家十九小姐:“吴知府有三个女儿,你说的是他们家的哪个女儿?”

    “还能有哪个?”刘家十九小姐不以为然地道,“当然是那个眉心长了颗观音痣的!最近金陵城里都在传,说吴家大小姐是菩萨面前的玉女转世,是宜家宜室,旺夫旺子的命格……长了颗痣就能宜家宜室、旺夫旺子,这话也就只有那些没有读过书的市井泼妇相信。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吴家安得是什么心……”

    原来如此!

    郭夫人也信这些吗?

    周少瑾默然。

    顾十七姑在那边朝着她招手,道:“周家二小姐,刘家十九小姐,你们快过来,我向你引荐嘉兴方家的大小姐!”

    嘉兴方家,方鑫同家。

    不知道是方鑫同的什么人?

    周少瑾和刘家十九小姐走了过去。

    方家大小姐十七、八岁的样子,身材高挑,五官娟秀,难得的是举手投足间有种读书人的儒雅,初看时只觉得她温文尔雅,大方从容,可越看却越觉得她很漂亮,而且有种不同一般女子的漂亮。

    顾十七姑道“方家大小姐的哥哥是嘉兴首富方鑫同,曾在我们家的书院里读过书。”

    “我说怎么这么面善呢!”刘家十九小姐笑道,“我有个姐姐嫁去了嘉兴,听我姐夫说,他的外家是花溪方氏,应该就是姐姐家了……”

    她嘴很甜地和方家大小姐说着话。

    顾十七姑就看着刘家十九小姐朝着周少瑾使了个眼色,悄声道:“你别理她,她这个人,很喜欢传话的。你这刻跟她说的话,下一刻大家都知道了。”

    真看不出来!

    周少瑾望着笑语盈盈的刘家十九小姐,有些闷闷的。

    相比顾十七姑的八面玲珑,刘家十九小姐的如鱼得水,方家大小姐的恬静宜然,甚至是程笳活泼开朗,她显然很不适应这样的场合。

    她有点想在姐姐身边呆着。

    周少瑾在人群中找周初瑾。

    姐姐正笑吟吟地和郭家人说着话。

    她顿时犹豫起来。

    江南的世家拐着弯都是亲戚,特别是像郭家、顾家这样开书院的。姐姐若能在两家的女眷面前露脸,对她以后在廖家站稳脚根很有帮忙。

    周少瑾又收回了目光,站在那里听刘家十九小姐神色得意低声说着话:“我觉得肯定是郭老夫人着急四老爷的婚事了。若是为许大爷说亲,袁夫人应该到场才是。可袁夫人一直都在忙着郭老夫人寿筵,刚才四老爷和许大爷在上房的时候,袁夫人都没有进去!而且许大爷今年十七,你看那些小姐,最小的十五、六岁,最大的二十岁……”

    “谁二十岁?”程笳低声惊呼。

    方家大小姐脸一红。

    顾十七姑狠狠地咳嗽一声。

    “哦!”程笳明白过来,目光落在了方家大小姐的身上。

    方家大小姐窘得脸色通红。

    顾十七姑忙道:“咦。不是说吉时快到了吗?怎么还没有开始拜寿?四小姐。吉时到底是什么时辰啊?”

    她问程笳,把话题岔开了。

    周少瑾却越发的觉得没趣。

    还好不过半刻钟的功夫,迎宾的妈妈就过来请了程笳、周少瑾、郭家、郭家这样的至亲去上方。

    上房果然有好几位容貌气度都极其出众的女孩子,她也看见了吴宝璋。

    吴宝璋笑着朝周少瑾点头。

    周少瑾低眉顺眼。装没有看见。

    等她们这些亲眷给郭老夫人拜过寿。送了祝礼之后。就轮到了像孙侍郎、刘夫人这样亲朋了。

    周少瑾把厅堂让出来,去了东边的宴息室。

    周初瑾过来握了握妹妹的手,道:“你怎么了?看样子精神不大好?是不是不舒服?”

    周少瑾知道等沔大太太还要领了姐姐去和那些太太、奶奶们应酬。

    “我没事。”她忙道。“就是肚子有点饿!”

    周初瑾笑了起来,道:“我让你多吃点你不听,现在知道厉害了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不听姐姐的话!”随后柔声道,“你和寒碧山房里的人熟,随便让谁给你弄两块点心填填肚子。马上就要开席了。”

    周少瑾笑着点头,道:“姐姐你去忙你的吧!我等会和笳表姐一起坐席。”

    周初瑾点头,去了沔大太太那边。

    周少瑾只觉闹哄哄的,很想去茶房里躲到开席了再出来,可她知道,自己若是这样躲去了茶房,那和前世又有什么区别?

    她微笑着挽了程笳的胳膊,听顾十七姑和那些小姐们说着家长里短,诗琴书画。

    有人拉了拉她的衣襟。

    周少瑾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周边的人已露出惊艳之色。

    刘家十九小姐更是直言道:“周二小姐,这是谁家的小姐?”

    周少瑾后知后觉地回头,看见了穿着件深紫妆花褙子的集萤。

    集萤正目含笑意地望着她。

    周少瑾心中一喜,随即想到身边站着的这群小姐,忙拉了拉程笳的衣袖,笑道:“是我的表姐,九如巷程家的旁支。”

    程笳没有作声。

    众人笑道:““难怪我们没见过。”就连顾十七姑也没有怀疑。

    周少瑾松了口气,拽住集萤的衣袖就往外走,一面走,一面回头对顾十七姑等人笑道:“我和她有点事,马上就来。”

    顾十七姑等人自然不好跟着,周少瑾就拖着集萤去了茶房。

    或许是上房正是要人端茶倒水的时候,茶房没人,只有沸水在炉子上“咕噜咕噜”地冒着热气。

    集萤面沉如水,道:“我什么时候姓程了?还九如巷家的姻亲呢?”

    周少瑾心头一慌,可她想到集萤乖乖地跟着她学针线的样子,心头又一松,脑子也变得灵活起来,道:“你从来都没有告诉我你姓什么?这能怪我吗?”

    集萤有生气,瞪了她一眼,但还是道:“我姓计,闺名一个‘莹’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