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桃花
    周少瑾流汗。

    程笳趴在她们的肩头“啧啧啧”地讥讽着顾十七姑:“只知道看外表的家伙!”

    “腹有诗书气自华。”顾十七姑反驳道,“外表不是由内在决定的吗?”

    两人在那里斗嘴,周少瑾却感觉程池好像朝这边瞥了一眼似的。

    她不由睁大了眼睛看。

    程池身姿如松,目不斜视地由碧玉服侍着撩帘进了正房。

    周少瑾吁了口气。

    可能是自己看错了吧?

    程笳道:“应该要拜寿了吧?我们要不要去厢房里等?”

    顾十七姑道:“还是等程四叔和程嘉善走了我们再出去吧,免得碰着了。”

    周少瑾非常的赞同,道:“碧玉之前也说过,池舅舅他们拜过了寿才到我们。”

    三个人就在竹林后面等着。

    厢房那边却走出来两个小姑娘。都是十五、六岁的年纪,一个穿着湖水绿的杭绸褙子,梳着双螺髻,带了着珍珠珠花;一个穿着豆绿色的杭绸褙子,梳着双丫髻,戴着赤金丁香发簪。长得眉如远山,目如秋水,有几分相似,非常的漂亮。

    程笳道:“这谁啊?”

    周少瑾也没印象。

    **一**本**读**小说 .

    顾十七想了想,道:“好像是孙侍郎夫人娘家的侄孙女。叫什么的我不记的了。上次我十六姐订亲的时候,孙夫人带她们来喝过喜酒。两人是从姐妹,湖州人。祖父刚升了刑部任侍郎。”

    那天顾家人很多。周少瑾也不记得自己是不是见过了。

    她们正说着,厢房外当值的丫鬟已走到了两人的面前,一阵低语之后,丫鬟领着她们往官房的方向去。

    周少瑾道:“怎么没见林家小姐?”

    顾十七姑笑道:“怎么你不知道吗?孙家小姐和梅府刘家的七公子订了亲。怕是被拘在家里学规矩去了。”

    程笳嘟呶道:“学规矩什么的,真是太让人讨厌了。我以后嫁人,一定要找个疼爱媳妇的婆婆,免得要立规矩。”

    顾十七姑捂了嘴笑。

    厢房那边又有人走了出来。

    这次出来的是位年轻的少妇和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妇人低声和小姑娘说着话往周少瑾她们这边来。

    周少瑾等俱是一愣。

    那妇人和小姑娘却越走越近。

    周少瑾这才发现那少妇竟然是江宁县县令刘明举的夫人。

    那小姑娘她不认识。穿了件粉色的褙子,眉如新月,面若桃花。娇娇柔柔的。像朵花似的,姿容十分出众。

    周少瑾非常的意外。

    刘夫人……这是要干什么?

    她们要不要出去打个招呼呢?

    周少瑾朝顾十七姑和程笳望去。

    两人的神色也很茫然。

    她们正犹豫着,刘夫人已经和那小姑娘走近了,她们就听见刘夫人对那小姑娘道着:“……你既然跟了嫂嫂出来。自有嫂嫂为你做主。就是说到了老安人那里。也有嫂嫂帮你顶着。与你何干!”话音未落,刘夫人已绕了过来,目光落在了她们三人的身上。露出了惊愕的表情,话音也随之戛然而止。

    三人忙上前给刘夫人行礼。

    刘夫人半晌才回过神来,神色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向她们引荐身边的女孩子:“这是我的小姑子,家中的姑娘她行九。”然后又向刘九小姐引荐了周少瑾等人。

    几个小姑娘见了礼。

    刘夫人笑道:“你们不在厢房,站在这里干什么啊?刚才吓了我一大跳。”

    她看上去既大方又亲切,可不知道为什么,周少瑾总觉得她的身子绷得有点紧。

    难道刚才她和刘九小姐说的话里有什么乾坤不成?

    周少瑾思忖着,顾十七姑已笑着上前道:“之前我们在院子里说话,后来程四叔他们过来了,一时避之不及,就躲在了这里。”

    “是吗?”刘夫人笑着,眼底闪过一丝困惑。

    那刘九小姐却低下了头,很是羞涩的样子。

    程笳在她耳边低声道:“你看刘家九小姐,和你像不像?”

    周少瑾仔细一瞧,怎么也看不出来哪里像。

    “刘家九小姐很漂亮。”她低声地道。

    “没你漂亮。”程笳悄声道,“不过,和你从前一样害羞。”

    周少瑾无语。

    顾十七姑已经和刘夫人聊上了:“……您见到我们家大太太了没有?上次您去家里喝喜酒,也没多坐坐就走了。我们家大太太到今天还念叨着,说您每次都那么客气,我们却没能好好地招待您。也不知道您什么时候得闲,等到家里的菊花都开了,想请您过去喝杯薄酒,听两曲折子戏呢!”

    刘夫人笑道:“我刚才还和你们家大太太说这事呢。想九月十六的时候到你们家去喝酒赏花听戏……”

    两人在那里你一句我一句的应酬着,绝不冷场。

    这才是八面玲珑的高手啊!

    周少瑾望着顾十七姑,十分的佩服。

    刘家九小姐安静地站在刘夫人身边,不时地睃着周少瑾。

    周少瑾就朝着她善意地笑了笑。

    刘家九小姐却面色绯红地低下了头。

    周少瑾、程笳,刘九小姐站在那里听刘夫人和顾十七姑寒暄着,正房那边有声响传了过来。

    几个人齐齐望过去。

    只见门帘晃动,程池和程许走了出来。

    程池依旧表情淡然,程许和刚才相比却多了几分笑意,让他显得更为俊雅。

    只是两人刚走下台阶,孙侍郎夫人娘家的两位侄孙女正巧从通往官房那边的小道出来。

    两拔人就碰了个对面。

    两位小小姐面红耳赤地屈膝行礼,其中有个声若蚊蝇地不知道说了句什么。程池瞥了两个小姑娘一眼,微微颔首,面无表情地径直朝前走去。程许跟在程池的身后,和两位小姐擦肩而过又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正巧和其中那位穿着豆绿色杭绸褙子的小姑娘的目光碰在了一起。

    那小姑娘朝着程许展颜一笑。

    灿烂的笑容,如夏日绽放的花朵,明艳动人。

    程许讶然,脚步微顿,朝着小姑娘点了点头,匆匆跟上了程池的脚步。

    这是个什么情况?

    周少瑾、程笳和顾十七姑面面相觑。

    可更让她们吃惊的是。刘夫人见状轻轻地笑了一声。对刘家的九姑娘道:“没想到你程四哥过来了,你跟着我过去给人程四哥请个安吧!”随后回对周少瑾等人笑道,“你们要不要跟着我过去问候一声。”

    三个人齐齐摇头,露出茫然不知所措的表情。

    什么时候这位刘小姐比她们高了一辈了?

    或者本来人家就比她们高一辈?

    周少瑾的脑子有点迷糊。看着刘夫人带着刘家九小姐笑着朝程池和程许迎过去。看着程池神色微霁地和刘夫人打招呼。看着刘家九小姐娇羞地给程池和程许行礼……直到刘夫人领着刘家九小姐进了正房,程笳用手肘拐了拐她,她这才回过神来。可她一回过神来就看见顾十七姑捂着嘴巴无声地笑个不停。

    “这。这是怎么了?”她不解地问。

    “笑,笑死我了!”顾十七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岔着气道,“程嘉善竟然被女孩子堵了……我敢和你们打赌,他在正房的时候,肯定有更多的姑娘盯着他……孙侍郎的夫人明天若是不带着她娘家的两位侄孙女过来拜访袁夫人,大后天准会来……”

    周少瑾和程笳恍然大悟。

    程笳更是跳了起来,道:“那孙夫人不是说起别人都义正严词的吗?怎么她自己娘家的侄孙女倒做出这样的事来?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要是知道,不知道会不会连夜把两个侄孙女送回家去?”

    顾十七姑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一面掏了帕子擦着眼角,一面道:“她肯定知道了!说不定还是她自己想出来的主意呢!我就说,她怎么不带了三小姐出来,敢情是怕被人瞧了出来,坏了三小姐的名声。这两个小姑娘也够糊涂的,怎么就任那孙夫人指东往东,指西往西的呢!”

    周少瑾欲言又止。

    程笳见了不悦道:“我最不喜欢你这个样子了!我们姐妹一场,你有话就说嘛!就算是说错了,那也没什么要紧的!”

    “那倒不是。”周少瑾望着顾十七姑,斟酌道,“那,刘家九小姐,难道是来堵池舅舅的?”

    “多半是。”顾十七姑的情绪比刚才平和了些,笑道,“不然刘夫人之前怎么会去厢房坐了,以她的身份地位,应该坐在正房才是。你没见她刚才和刘家九小姐去了正房。”她猜测道,“多半是正房的姑娘太多,为了给程四叔留个印象,所以才特意领了刘家九小姐‘碰巧’遇到了程四叔的。”

    “可刘家九小姐和我们差不多的年纪,”周少瑾困惑地道,“池舅舅要找,也应该找个大一点的吧?”

    “妥妥一个现成的金榜题名的进士女婿,别说是大个十来岁了,就是二十来岁,又有什么打紧的?”顾十七姑笑道,“何况程四叔是头婚,嫁过去好歹也是结发夫妻,总比给人填房的好吧?”

    “对哦!”周少瑾道,“可池舅舅为什么一直没有成亲啊?”

    “是啊,是啊!”程笳兴奋地道,“池从叔为什么一直没有成亲啊?”

    侃侃而谈的顾十七姑卡住了,半晌才道:“我,我也不知道啊!我从来都没有听长辈说起过!”

    三个人都朝程池离开的方向望去。

    两旁郁郁葱葱的树枝婆娑起舞。

    程池早已不见了踪影。

    有管事的嬷嬷过来请她们:“吉时快到了,小姐们回厢房用些茶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