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初九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or=red><b></b></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br>

    集萤不置可否。

    周少瑾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难道写信也不行?

    那岂不是成了拘禁?

    池舅舅为什么要这样对待集萤家的人呢?

    她隐隐觉得这答案可能会影响到她和集萤之间的友谊,遂改变了话题,道:“我酿了几坛桂花酒,过了初九就能开封了,你带些回去吧?埋在树下,吃螃蟹的时候喝最好不过了。”

    集萤没有客气,拿了两坛走了。

    周少瑾和集萤东家长西家短的这么闲聊一通,心情变得轻快了很多。待去了寒碧山房,见碧玉正指使着几个媳妇子、婆子在换正房的陈设,她还跑过去瞧了瞧。

    原先挂着的“仙人指路”的中堂换成了“麻姑献寿”,原先摆放在花几上的文竹变成了万年青,原先铺着的祥云图案的坐垫换成了五蝠捧寿……总之,所有的陈设都变得与“长生”有关了。

    周少瑾笑着问碧玉:“到时候在这里给老夫人拜寿吗?”

    “嗯!”碧玉笑道,“老夫人说她老人家年纪大了,来来去去的,不仅折腾她还折腾那些给她老人家来祝寿的人。说是散生,不请老太爷在世的门生故旧,只请平日里走得近的几家女眷。晚辈们在这里给她老人家磕了头之后,就去蕴真堂喝酒听戏、抹牌游玩,只留几位老妯娌在这里陪着她老人家说说话儿就行了。”

    “这么简单啊!”周少瑾笑道。

    就是四房的关老太太过寿,也比这热闹些。

    碧玉含蓄地道:“老夫人早年间可是进过宫给太后娘娘、皇后娘娘问过安的人。再大的排场,又怎么比得过宫里的排场。”

    周少瑾笑道:“登泰山而众山小?”

    “正是这个理!”碧玉和她说笑着,几个丫鬟、媳妇簇拥着袁氏走了过来。

    “少瑾!”远远地,袁氏就笑吟吟地和她打着招呼。

    因为隔得远,早在八月中旬。袁氏就派人把程箫孩子的洗三礼带去了桐乡,只等着程箫的孩子落地。今天早上她收到了嬷嬷的来信,说用周少瑾的花样子为程箫孩子绣的襁褓不仅让袁家的女眷赞不绝口。而且在孩子洗三礼的时候,程箫的婆婆亲自选了那块襁褓包孩子。让程家送去的东西大出了风头。

    袁氏倍觉脸上有光。

    她去拉周少瑾的手。

    周少瑾却捋了捋头发。、

    袁氏也没有在意,笑着把情况告诉了她,道:“这次多亏了你,给你箫表姐长了脸。你萧表姐还特意写了信回来,让我向你道谢。还说让去送洗三礼的婆子给你带了些小玩意回来,让你千万不要客气。”

    礼物就不用了,只要别麻烦我再给你们设计什么花样子就好。

    周少瑾微微地笑,让她稚嫩娇美的面孔显得有些腼腆。

    袁氏就呵呵地笑。要拉了她去见郭老夫人。

    碧玉忙道:“老夫人去了四老爷那里,要等一会才能回来。夫人进屋去喝杯茶吧!”

    袁氏笑着点头。

    周少瑾趁机辞了袁氏,回了佛堂。

    她问小檀:“你知道老夫人为什么突然去了小山丛桂院吗?”

    “因为老夫人要过寿辰了!”小檀笑道,“大老爷和二老爷都不在家,老夫人过寿,自然希望四老爷能来参加啊!”

    “难道老夫人的寿辰,四老爷不参加吗?”周少瑾吓了一大跳。

    “我听碧玉姐姐她们说,好像前几年都没有露面。”小檀道,“说是裕泰票号有事。老夫人那几年都不高兴。为这件事,有一年老夫人的生辰。大老爷还专程从京城里赶回来了一趟都没能哄得老夫人高兴……还是老夫人亲自去了趟小山丛桂院,四老爷才过来给老夫人拜了寿。老夫人这两年每到过寿的时候就会去看看四老爷。”

    这,这也太奇怪!

    周少瑾不敢评论。去给郭老夫人辞行的时候。就小心翼翼地观察郭老夫人的表情。可惜郭老夫人神色端肃,她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第二天她就问集萤:“池舅舅会参加老夫人的寿宴吗?”

    “寿宴不知道?”集萤道,“但肯定会去拜寿的。”

    周少瑾犹豫了好一会,道:“那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集萤奇道,“一屋子的女眷,他一个男子,拜了寿不走难道还在那里陪着嫂嫂、婶婶们抹牌不成?”

    这话也太犀利了。

    周少瑾决定以后少问集萤这样的话。

    ※

    到了初九那天,周少瑾跟着关老太太、沔大太太、周初瑾早早就去了寒碧山房。

    不曾想还有人比她们更早。

    一位老太太,带着两位四十来岁的妇人和四个花信年纪的少妇及七、八个十七、八岁到十二、三岁的女孩子。看那气度,稳重内敛。绝非普通人家,可看穿衣打扮。却都很朴素,又不像是权贵之家的女眷。

    周少瑾一个没见过,关老太太和沔大太太却认识,忙笑着上前和对方打招呼。她这才知道这些人原来是郭老夫人的娘家——石头巷郭氏的女眷。

    老太太是郭老夫人的弟媳,看上去却比郭老夫人大几岁的样子,笑容厚和,谈吐文雅,一听就知道是会断文识字的女子。老太太说话的时候郭家的其他女眷都微笑着听着,规矩很大。

    在周少瑾之后到的是顾家的女眷。

    她们有十七、八个。顾老安人没来,领头的是顾家的大太太,顾七奶奶和顾十七姑也在人群里。

    顾家的女眷和郭家的很熟,见过礼之后,就互相问候起来。

    顾七奶奶笑着朝周少瑾和初瑾点了点头,顾十七姑则跑了过来,笑吟吟地和周少瑾和周初瑾打招呼。

    三个人正说着话,三房的人过来了。

    屋里又是一番欢声笑语。

    程笳一眼就看见了周少瑾和顾十七姑。她给长辈行过礼之后刺溜一声就跑到了周少瑾这边来了。

    “十七姑。你是什么时候到的?”她热情地挽了顾十七姑的胳膊,“等会我们吃席的时候坐一块。”

    “好啊!”顾十七姑高兴地应了。

    又有人来。

    屋里开始有些拥挤。

    管事的妈妈就笑眯眯地请了太太、小姐们去旁边的厢房喝茶,留下了陪着郭老夫人说话的几位老太太。

    程笳就撺唆着周少瑾等人在院子里说话:“等会来的人更多。行礼都要把腰行酸了。”

    顾十七姑掩了嘴笑,道:“我是客随主便。”

    周少瑾是素来不喜欢交际应酬的。不仅没有异议,还指了指院子里一丛竹子:“我们去哪里说话——竹丛后面有个长条石凳。”

    周初瑾却不能把沔大太太一个人撇在厢房里,笑道:“你们在那里说话就说话,可别到处乱跑,小心拜寿的时候找不到你们的人。”想着程笳是个不靠谱的,对顾十七姑道,“我可把少瑾交给你了。”

    周少瑾脸色一红,顾十七姑则连声保证:“一定。一定。”

    周初瑾这才放心地去了厢房。

    三个人就笑嘻嘻去了竹丛后面。

    那里本是碧玉等人乘凉的地方,石凳很干净。只是还没有等到周少瑾等人拿出帕子来擦试,持香抱着几个坐垫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二小姐,大小姐让我送这个来。说是天气转凉了,不比夏天,还是垫着坐好些。”

    三个人都很意外。

    周少瑾心里仿佛有暖流流过,忙接过了坐垫。

    程笳叫道:“还是初瑾姐姐最好!”

    顾十七姑迭声让持香代她向周初瑾道谢。

    持香应喏,笑着走了。

    程笳和顾十七说了会周初瑾的温柔体贴,题话就渐渐地转移到了上次还一起放河灯的阿朱身上,又从阿朱身上转移到了良国公府……话题越扯越远。最后竟然说起了官街梅府刘家大姑奶奶和离,带着一双儿女搬回了娘家居住的事:“说是刘家大姑爷宠妾灭妻,刘家大姑奶奶不愿意过了。刘家的几位老爷带着人过去把刘家的大姑爷狠狠地打了一顿,打得刘家大姑爷差点去了半条命,不仅把大姑奶奶的嫁妆全吐了出来,而且还倒贴了几千两银子,刘家大姑奶奶这才签下了和离书。”

    还有这种事!

    周少瑾听得津津有味。

    外面突然传来婆子高亢的声音:“四老爷和大爷过来了!”

    院子里传来一阵喧哗声。

    想必是女眷们急着回避。

    周少瑾想到除了她们,还有些女眷三三两两地站在庑廊和院子里在说话。

    很快,院子里就安静下来。

    周少瑾扭过头去,透过竹林看见程池和程许走了进来。

    程池看上去比程许还要高一点,穿了件宝蓝色素面湖杭直裰。腰间缠了深蓝色布带,左边挂着靓蓝色素面荷包。右边挂了方小印,一手背在腰后。身姿如松却表情淡漠地走了进来。

    程许落后他几步,穿了着件紫红色蒲菖纹暗花直裰,腰间系着真紫色绦带,顾盼间神色飞扬,更显得他面如冠玉,鬓如刀裁。

    顾十七姑看着颇有些惊艳地“啊”了一声,道:“程嘉善越长越好看了。”

    周少瑾的目光却落在了程池的身上。

    池舅舅居然没有穿道袍……可见也不是像小檀她们说的那样不重视郭老夫人的寿辰。

    程笳却哼哼地趴在了她们俩人的肩头,道:“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

    顾十七姑的眼睛盯着程许,道:“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也有不同啊!程嘉善的眼睛鼻子就是比别人长得好看。”

    ※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o(n_n)o

    ps:给的加更会有点晚,大家明天起来看吧!

    继续呼唤粉红票……一张抵两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