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私语
    谁知道周少瑾的话音刚落,集萤就冷“哼”了一声,道:“你就忽悠我吧?你今年几岁?一个十字针法就让你学三个月,这一套针法学下来,还不得你七、八年?你看你现在做的东西,竟然能和南屏不相上下……”她说着,举起自己绣的东西仔细地看了几眼,然后颇有些得意的道,“不过,我觉得凭我学针线的时间而言,我做得也真是挺不错的!”

    周少瑾哭笑不得。

    集萤就催她:“你快裁双袜子我试着做做!”

    周少瑾也不和她客气了,道:“你现在还得练段时间才能行。”

    “我给我自己做双袜子也不行吗?”

    “行啊!”周少瑾笑道,“只要你穿得出去。”

    “有什么穿不出去的。”集萤不以为然地道,“难道谁还会看我的脚不成?”

    周少瑾嘻嘻地笑,就给她裁了双袜子。

    集萤很认真地低下头做针线。

    周少瑾也笑着坐了下来绣给郭老夫人的寿礼,一转眼,就可以看见雪球乖乖地趴在篮子里,正用它黑溜溜的大眼睛望着她。

    她心里只觉得暖暖的,笑容一直挂在嘴边歇不下来。

    周初瑾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和集萤和解了,也暗暗替妹妹高兴。

    集萤性子直爽,妹妹有这样一个玩伴,性情应该也开朗一些。

    她还特意选了个集萤过来的日子去了周少瑾的厢房,和集萤说了会话,还赏了很多的糖果糕点给集萤。

    集萤礼数周到,笑语嫣然,可不知道为什么,周少瑾直觉集萤不怎么喜欢她姐姐。等姐姐走了。她问集萤:“你这是怎么了?我姐姐可有做得不对的地方?”

    “没有!”集萤耸了耸肩膀,无奈地道,“你姐姐很好。可我总觉得你姐姐和南屏挺像的。都太规矩了。我通常和这样的人都合不来。”

    “这是什么鬼话。”周少瑾瞪了她一眼,道。“难道我就不规矩?”

    集萤当着周少瑾的面就把刚才周初瑾赏给她的点心匣子给撕开了,拿了块酥糖塞进了嘴里,道:“你那不是规矩,那是笨!”

    周少瑾气得不得了。

    集萤哈哈大笑,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笨有笨福’这句话。我这是在夸你有福气呢!”

    如果有福气,前世怎么会被人害得那么惨!

    周少瑾讪讪然。

    集萤就小心地道:“生气了?”

    “没有!”周少瑾怅然地道,“就是想起些从前的事,有点感慨。”

    集萤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道:“我给你讲个故事。”然后也不等周少瑾说话,自顾自地道,“有个小孩子很伤心地坐在台阶上,有路过的看见就问他,你这是怎么了?你猜那小儿怎么回答?那小孩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我在想我小时候的事。”

    这算是什么故事?

    周少瑾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敢情集萤这是在笑话她啊!

    她不由推了推集萤的肩膀,道:“好啊!你居然笑话我,我以后再也不让厨房里做你喜欢吃的锅贴了。”

    集萤哈哈直笑,道:“你这反应也太慢了点。当初程子川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立刻就反应过来了……我说你笨。你还不承认。”

    周少瑾愣住,道:“原来这故事是池舅舅给你讲的。不过,池舅舅为什么要给你讲这个故事啊?”

    她想像不出来池舅舅讲故事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集萤闻言竟然脸一红。轻轻地咳了一声,道:“程子川这人动不动就喜欢刺人,我哪里还记得那么清楚。”

    周少瑾根本不相信。

    要是记得不清楚,怎么会拿了这个故事来笑话她?

    不过,集萤当那候肯定很狼狈。

    周少瑾不是那种喜欢揭人伤疤的,没有追问,只是抿了嘴笑。

    集萤就轻轻地叹了口气,摸了摸周少瑾的头,道:“你脾气真好。也不知道谁家的公子有这样的福气娶了你去。”

    周少瑾不想说这些,岔开了话题道:“池舅舅应该从淮安回来了吧?淮安那边的事还办得顺利吗?”

    “程子川亲自出马。还能不顺利?”集萤毫不在意地道,把缝了寸长的袜子递给周少瑾看。“怎么样?应该还可以吧?”

    针脚虽然还是参差不齐的,但也算得上是有模有样了。

    周少瑾感叹道:“你学得真快!”

    “那当然。”集萤不客气地道,“我从前……手很稳的,所以学这些东西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真是的!”周少瑾抚额。

    很想问问她从前怎么了,才会手很稳,但她想了想,还是没有问。

    集萤道:“我明天给你带些茶馓来吃。”

    周少瑾道:“茶馓是什么?”

    “淮安的一种小吃。”集萤笑道,“我觉得还挺不错的。”

    周少瑾笑道:“是池舅舅带回来的?”

    集萤撇了撇嘴,道:“你觉得你那位池舅舅是干这种事的人吗?”

    不像!

    周少瑾摇头。

    “那不就对了。”集萤道:“是秦子平带回来的。他和程子川去了趟淮安,程子川先回来的,秦子平是昨天回来的。”

    秦子平?

    周少瑾道:“他和秦子安是什么关系啊?”

    集萤知道周少瑾见过秦子安,笑道:“是他的弟弟啊。秦家三兄弟,老大叫秦子宁,老二叫秦子安,老三叫秦子平。是秦大总管秦守约的孙子。”

    周少瑾道:“那你有没有听说过个叫秦大的?”

    集萤想了想,道:“没听说过。不过,如果你想知道,我帮你去问问。”

    周少瑾连声道谢,道:“没想到秦子平还挺细心的,去了淮安还给你们带东西吃。”

    “他哪是给我们带的。他是给南屏带的。”集萤一点不领情,道,“他带了四匣子过来。其中两匣子是给南屏,其他两匣子是给我们分的。”

    周少瑾很是意外。道:“秦子安有多大了?他送南屏东西,池舅舅知道吗?”

    集萤扑哧一声笑,道:“你想哪里去了!南屏是秦子安的嫂子。”

    周少瑾讶然。

    集萤就叹了口气,道:“南屏和秦子宁青梅竹马,可惜订亲没多久秦子宁就去世了。程子川和秦大总管的意思,等过几年秦子宁的事过去了,再给南屏找个好人家。可南屏不愿意,说是要给秦子宁守着。你舅舅也不好勉强她。就这么一直拖着了。秦家见了,少不得要照顾她一二……有时候我想想,觉得她也挺可怜的。我应该让让她,可我实在是和她说不到一块去,最多三刻钟就会不欢而散。”

    难怪南屏那么大年纪还没有嫁人。

    周少瑾在心里唏嘘了一番,想到集萤进府的时候都有十八岁了……她不由道:“那你,在家的时候有没有订亲?”

    集萤神色一紧,拿针的手微微地颤了颤,笑道:“小姑娘家的,管这么多做什么?”笑容却有些勉强。

    周少瑾隐隐有些明白。

    集萤在家里的时候肯定定过亲了。可她要在池舅舅身边当十年的丫鬟……那边就算不跟她解除婚约,恐怕也难以守身如玉地等她十年……集萤虽然是自愿代哥哥进府的,可理智是一回事。感情又是另一回事。她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显得非常的浮燥呢?所以才会那么拒绝做婢女应该做的事呢?

    周少瑾道:“你中途难道就不能回去看看吗?我身边的丫鬟除了那些从小就被父母卖了,根本不知道家在哪里,或是路途遥远家中已没有了什么至亲的,每年都会给几天假让她们回去探望父母的。小山丛桂院是谁管事啊?你可以跟他说说啊!再不济,你也可以跟池舅舅说说。我觉得池舅舅不是那么不通情理的人。”

    “真是个笨丫头。”集萤听了笑着要去捏周少瑾的脸,周少瑾想避开,集萤的手却快如闪电,立刻就把她给捏住了,“要是我能随时回去探望父亲。那还是什么赌约啊!你不会是想替我向你池舅舅说情吧?我看你上次闯进清音阁的时候就挺理直气壮的。”

    周少瑾生气地打落了集萤的手,道:“你再捏我的脸。我以后做了好吃的都不留给你了。”

    集萤哈哈大笑,道:“你每次威胁我都是不给我吃的。你就不能换点别的?”

    周少瑾讪然,道:“我才不会去帮你求情呢!自池舅舅管了九如巷的庶务,九如巷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他肯定是个很厉害的人。他既然和你父亲打了这样的赌,一定有他的用意的。我才不中你的激将法呢!”

    “看不出来你有时候还挺聪明的!”集萤又损她。

    周少瑾不理她。

    集萤又哈哈大笑起来,哪里还有一点点她和周少瑾刚见面时的冷漠和孤傲。

    施香进来给她们换过茶,重新换了果盘。

    集萤就挑了个秋梨吃。

    周少瑾就问她:“那你父亲和哥哥能来看你吗?”

    集萤沉默了一会,道:“那得看程子川的心情好不好了……”

    周少瑾很想说那你就听话点,乖点,说不定池舅舅心一软,就让你回去探望你父母了。可念头从脑海里掠过,她又及时地打住了。

    以集萤的性子,要让她像那些性格柔顺的丫鬟一样低眉顺目,恐怕比杀了她都让她难受吧?

    周少瑾只好道:“要不,你多写几封信给家里人……写信应该可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