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赔礼
    下午,周少瑾从寒碧山房回来,施香告诉她,袜子已经送去了小山丛桂院:“……集萤姑娘收下了,还送了我两方销金帕子。”

    一方销金帕子也要大几两银子,集萤出手倒大方。

    周少瑾在心里冷哼一声,觉得这样两人也算互不相欠了。

    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集萤就差人送了水晶糕、什锦豆腐涝来,并找了送东西的小丫鬟递话:“……水晶糕是从醉仙楼买的,什锦豆腐涝是从南市楼买的。”

    周少瑾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既不知道醉仙楼,也不知道南市楼,可听小丫鬟的话,估计醉仙楼的水晶糕有名,南市楼的什锦豆腐涝有名。

    小丫鬟都是跑腿的,她也不为难人家小丫鬟,让施香收下:“……全倒到溲水桶里去。”

    “这么好的东西……”施香有些可惜。

    水晶糕晶莹剔透如美玉,顶上一点红又透着几分俏皮,不吃已让人先流口水。什锦豆腐涝的佐料十足,榨菜、肉丝、黄花菜……香味扑鼻。

    她打量着周少瑾的脸色,道:“要不,送给值夜的婆子,多少是份人情。”

    周少瑾没有作声。

    如果集萤觉得这样就算是给她赔了罪,那就让赔罪好了。

    施香吁了口了,把东西赏了值夜的婆子,得了婆子的一通感激。

    次日,集萤又派丫鬟送了萝卜糕、鸭血粉丝。

    周少瑾依旧让施香倒了。

    施香这次没有问周少瑾,把送来的东西赏了过来给畹香居修剪花木的婆子。

    第三天,集萤送的是桂花鸭和状元豆。

    第四天,送的是小笼包和煮干丝。

    第五天……惊动了周初瑾。

    周初瑾喊了施香过去问话。

    施香自然不敢隐瞒,一五一十地都说了。

    周初瑾虽然不喜集萤这样唬骗周少瑾,可见她有错认错。倒也不乏光明磊落,想到周少瑾平日里只闷在家里,若是能多经历些事也好。遂装作不知道,让她自己去处理。

    这样过了七、八天。集萤突然送了只小狗过来。

    是只刚出生不久的哈巴狗,巴掌大小,雪白的毛发,黑溜溜的大眼睛,脖子上系了个大红色绸带,挂着小铃铛,窝在铺着猩红毡毯的竹篮里,歪着脑袋冲着周少瑾细声细气地“汪汪”直叫。

    周少瑾的心顿时就化成了一汪水。

    她把小狗抱了起来。看见篮子下面有张纸,写着“你若是抱了小狗,就算是原谅我了”。

    周少瑾又气又急,把小狗递给了施香,道:“把它给我抱走。”

    施香只好把小狗抱了出去。

    周少瑾低下头来绣额帕。

    院子里传来小狗“呜呜”的声音,像小孩子哭似的。

    周少瑾如坐针毡,绣了几针,终于忍不住了,叫了施香进来,道:“那小狗怎么了?”

    施香擦着额头的汗道:“我们送回去了。不一会集萤姑娘又送了过来。来来回回的,我瞧着那小狗的精神都不怎么好了……”

    “真是卑鄙无耻!”周少瑾嗔道,却不忍心因为自己和集萤的缘故把这小狗给折腾病了。让施香把那小狗抱了进来。

    小狗费力地从篮子里爬出来,在周少瑾的脚边蹭来蹭去的。

    周少瑾把它放在篮子里,它又爬了出来。

    施香道:“这小狗怕是饿了。”

    周少瑾没有喂过狗,道:“那它吃什么?”

    施香想了想,道:“我记得前几天来给我们修剪花木的一个婆子是从田庄里抽过来的,我去问问她。”

    那婆子听说是周家二小姐养的狗,,自然不敢说田庄的狗都吃什么,又合计着那狗应该很珍贵。自己只管往好了说就是了:“……是个小狗啊,那就喝些肉汤。吃点细粮什么的。”

    施香回去就让厨房里给那小狗熬了点肉骨头汤,泡了点梗米饭。

    小狗吃得津津有味。嘴上到处都是。

    周少瑾就随手给它裁了个兜兜。

    施香几个都争着帮它缝兜兜,还出主意:“别人家看门的狗都有个名字,我们也应该给它取个名字才是。”

    周少瑾见那狗雪白一团,笑道:“那我们的狗就叫‘雪球’好了,你们觉得呢?”

    大家都说好,就“雪球”、“雪球”地叫它。

    雪球左看看,右看看,趴在篮子里睡觉。

    众人都觉得它很是可爱,哈哈地笑。

    周少瑾就觉得屋里都热闹了几分。

    可等她从寒碧山房里回来,施香几个眼泪巴巴地告诉她:“雪球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拉起肚子来。我们已经去请大夫了,可大夫说了,他只能看人看不好狗,让我们赶紧派了管事去找会给狗看病的。管事到现在还没有回音,雪球已经趴在篮子里不动了。”

    周少瑾觉得自己的心都像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似的。

    她三步并作两步就回了屋。

    雪球果然趴在篮子里一动不动的,周少瑾叫它,它抬头看了周少瑾一眼,“呜呜”了两声,又无力地趴了下去。

    周少瑾的眼泪都出来,道:“管事的怎么说?”

    施香抹着眼泪道:“说家里从来没养过狗,不知道谁会给狗看病,只能慢慢地问。”

    等他们问到,雪球都没命了!

    周少瑾爱怜地把雪球抱在了怀里。

    她很少和人深交,就怕到时候要分离,更不要说养什么小猫小狗小鸟之类的。

    周少瑾想到始作俑者,不由恨得咬牙切齿,对施香道:“你去跟集萤说,她送给我的小狗生病了,让她想办法快点找个大夫来给它瞧瞧。”

    要是雪球有个三长两短的,她这辈子都不会理睬集萤了。

    施香听了眼睛一亮,道:“哎哟。我们怎么没有想到。集萤姑娘既有办法买了这狗回来,肯定知道怎么养狗。我这就去。”话还没有落音,已提着裙子往外跑。

    周少瑾也是这么想的。

    她一面走来走去。一面轻轻地抚着雪球毛茸茸的背安慰着它:“没事,没事。大夫马上就来了。你很快就能好了!”

    集萤来得很快,她到的时候施香还没有影子。

    看见周少瑾的样子,她先是愣了愣,然后才道:“买回来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病了?”

    “我怎么知道!”周少瑾瞪了集萤一眼,“让你去请大夫,你去请了吗?”

    “请了!”集萤道,“马上就来。”

    周少瑾心中微安。

    集萤也有些焦急,过去摸了摸雪球的背。

    两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一个抱着狗在屋里走,一个不安地坐在太师椅上等着。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施香跑了进来。

    “二小姐,二小姐。”她面露喜色,“给雪球看病的人来了。”

    周少瑾和集萤二话不说就迎了出去。

    来人是个模样儿有些猥琐的小老头,六十来岁,穿了件秋香色的粗布短褐,由先前给周少瑾送东西的丫鬟领着,站在院子里殷勤地朝着周少瑾等人地直笑。

    这人能行吗?

    周少瑾朝集萤望去。

    集萤也有些怀疑,但她还是道:“是卖狗的那个介绍的。说叫安大。金陵城里的狗生了病,都找他的。”

    周少瑾“哦”了一声,把怀里的狗递给了施香。让她抱过去给安大看病。

    安大就问起雪球的情况来。等他听到施香说今天一早雪球还喝了一碗肉骨头汤里,他很夸张地大叫了一声,道:“这才断奶的哈巴狗,你们怎么能给它喂肉汤,它就像个刚出生的孩子,只能只清淡的东西,如果有羊奶之类的喂它,就更好了。”

    大家都非常的意外。

    周少瑾更是身子一僵。

    原来是她害得雪球这样的。

    她心里很难受。

    集萤看在眼里,轻轻地拍了拍周少瑾的肩膀。问安大:“那现在怎么办?”

    “我先给它喂点我祖传的药,三天之内都只能喂白粥给它吃。”安大有些不确定地道。“三天以后我再来复诊,若是好了。就不用再吃药了,若是不好,我再给它换个药试试。”

    大家的心都提了起来。

    施香领了安大去给雪球喂药。

    周少瑾望着无精打采的雪球,不由哽咽:“都是我不好……”

    集萤安慰周少瑾:“你喂它肉汤,也是对为他好嘛。谁知道它不能吃肉汤呢……而且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雪球以后肯定无病无灾,长命百岁的!”

    周少瑾却没有这么乐观于。

    送走了安大,她抱着雪球默默地给雪球疏理着毛发。

    雪球舒服的“呜呜”叫。

    周少瑾总算是有了点笑容。

    集萤看着心里很不好受,她歉意地道:“我原想送个小狗让你开心的,没想到会弄成这样。真是对不住。我等会回去的时候再让人找找,看看金陵城里有没有其他会给狗看病的,都找来给雪球看看。我想总有一个是高手能把雪球治好的。”

    “先让安大给雪球看两天再说吧!”周少瑾道,“总给雪球换大夫也未必是件好事。可为了以防万一,会给狗看病的人也得找。”

    “嗯!”集萤点头,想到明天周少瑾还要去给寒碧山房抄经书,道,“要不,我明天帮你照顾雪球吧?你不是还要抄经书吗?”

    周少瑾有些犹豫。

    集萤忙道:“你就让我尽尽心吧!不然我心里总有个疙瘩的。”

    周少瑾看着她充满内疚的面孔,突然就想到了自己前世那个无缘的孩子。

    雪球也是条性命,如果出了什么事,集萤心里也会很难受的吧?

    周少瑾轻轻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