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争吵
    前世长房和二房好像没有这么针尖对麦芒的……也许有,但自己没有发现。

    周少瑾微微地笑,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很好,翌日见到集萤的时候,主动和她打招呼,问她:“用过早膳了没有?我们厨房今天做了水晶糕和什锦豆腐涝,两样都是我喜欢吃的。你要不要加一点?”

    “好啊!”集萤道,“你给我来两块水晶糕,半碗什锦豆腐涝就行了。我已经吃过了。”又抱怨,“早知道这样就不在小山丛桂院用早膳了。”她说着,指了指手中的纸匣了,道,“这是荆州府的云片糕和酥糖,你尝尝合不合胃口。”

    施香笑眯眯地接了,去给集萤端水晶糕和什锦豆腐涝。

    集萤拿出了自己做的袜子。

    只比昨天多缝了几针,而且针脚还乱七八糟的,根本不是十字针法了。

    前世,周少瑾也曾教过庄子上的小姑娘们拿针线,有些小姑娘对拿针拿线就很不在行,要教很长的时间才略有收获,有些则是怎么教也教不好。可这些小姑娘做其他的事却非常的在行。

    也许集萤也是这样的人。

    集萤这么聪明,若是知道了自己是这样的人,肯定会很伤心吧?

    周少瑾不忍说她,笑道:“没事|一|本|读|小说 ,没事,我再重新教你,你慢慢学,没多长时间就能学会了。”

    集萤点头。

    周少瑾把她之前缝的仔细地拆了,又手把手地教了她一遍。看着她缝了几针。

    集萤道:“我总觉得你缝得比我好。你陪着我缝几针吧!”

    周少瑾善意地对着她笑了笑,拿起裁好的袜子,告诉着集萤缝了几针。

    集萤看得很仔细。

    周少瑾想着反正线都穿了,不如把这根钱缝完。

    她飞针走线,三下两下把个脚底缝完了。

    集萤就照着她说的,在那里慢慢地缝着。

    施香端了水晶糕和什锦豆腐涝进来。

    周少瑾招呼集萤吃东西。

    集萤也不客气,笑着谢道,坐下来吃东西。

    周少瑾在一旁闲着,干脆把那只袜子缝完了。

    集萤丢下碗,道:“哎哟。吃得太多了。我得消消食才好。”

    周少瑾笑着绣起了额帕。

    集萤就在屋里走着消食。

    春晚跑了进来,道:“二小姐,笳小姐过来了。”

    程笳三天两头的往这边跑,周少瑾早已习惯了她的不请自来。对春晚道:“请她进来吧!”

    春晚应声而去。

    集萤挑了挑眉。问周少瑾:“三房的笳小姐?”

    “是啊!”周少瑾笑道。“你认识她?”

    “不认识!”集萤很干脆地道,“但听说过这个人。”一副很不屑的样子。

    周少瑾没有说话,想到集萤第一次见到自己时的情景。

    集萤是对大多数人都瞧不起还是仅仅因为程笳是三房的人所以才瞧不起呢?

    可程笳见到集萤却大吃一惊。忙道:“这是谁啊?怎么长得这么漂亮?”

    集萤面色微沉,挑了挑眉。

    周少瑾忙向程笳引荐集萤。

    集萤颇有些高傲地朝着程笳点了点头。

    程笳根本不以为忤。

    她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集萤,一面打量,还一面道:“原来你是池从叔屋里的人,我之前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你怎么会跟着少瑾学做针线啊?你手上的这镯子可真好看?是玛瑙的吗?成色这么好的玛瑙镯子可是很少见的!”

    初次见面,有这么大大咧咧地说话的吗?

    周少瑾恨不得捂了程笳的嘴,忙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程笳“啊”了一声,把周少瑾拉到一旁的太师椅上坐下,道:“我娘想让我过了九月初九去静安斋上课,我想问问你的意思?”

    静安斋如今只有她和周少瑾两个女学生,如果周少瑾不去,她一个人有什么意思。

    周少瑾道:“这件事我要与外祖母和大舅母商量。”

    程笳点头,叹道:“我好想出嫁,这样就不用每天都被我娘管东管西的了。”

    这是什么鬼话。

    周少瑾瞪了她一眼。

    程笳却不以为然,随手翻了翻周少瑾衣案上的东西,道:“你这是给谁做的袜子?怎么做了这么多?”她说着,还把周少瑾刚做的那只袜子拿起来看了看。

    周少瑾心中一跳,捂着胸口深深地吸了几口气。

    程笳不解地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周少瑾道,“集萤带了荆州府的云片糕和酥糖过来了,你要不要尝尝?”

    “算了,我刚喝了碗莲子羹出来的。”程笳道,“等我饿了的时候再说。”

    周少瑾没有勉强。

    春晚送了茶点进来,程笳见她还有针线要做,喝了茶,说了几句话,就起身告辞了。

    集萤坐过来和周少瑾一起做针线。

    周少瑾却沉默下来。

    她默默地把另一只袜子做好了,把它和另外五只袜子摆在了一起,对集萤道:“还有一双袜子,你自己慢慢地做,总能做好的。”

    集萤看着她,目光闪了闪。

    周少瑾拿出给郭老夫人做的额帕,低下头,静静地绣着花。

    集萤咬了咬唇,看了周少瑾好一会,见周少瑾始终都没有抬头,这才开始照着周少瑾教的那样缝袜子。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听见周少瑾针穿绸布的声音,越发显得屋子里静谧无声,也让人觉得有些沉闷。

    集萤“啪”地一声把手中的袜子丢在了衣案上,烦躁地道:“这个事我承认是我不对。我给你赔不是。我和南屏打了赌,只要我能给你池舅舅做四双袜子,她就再也不对我指手画脚的了。我原来也是想和你直言的,可我知道程家的规矩大,你一个尚在闺中的小姑娘,竟然给男子做袜子,就算是你的舅舅,我想你可能也不会答应,所以我才会出此下策的……”

    “你不用跟我解释。”周少瑾依旧低着头,集萤看不见她的表情。却能听到她的声音闷闷的。像是哭过了似的,“这是你和南屏姑娘的事。我却是最恨别人骗我了。请你现在就离开,再也不要到畹香居来了!”

    集萤非常的尴尬,喃喃跟她赔着不是。不安地试探道:“你。你是不是哭了?”

    “我没有!”周少瑾抬起头来。虽然眼睛红红的,却没有落泪,“你这样的人。不值得我哭。”

    集萤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喃喃地道:“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就是想赢了南屏……”

    “不管怎么说,你有心哄骗我是真的。”周少瑾站起身来,冷冷地看着她,“你走吧!我没有你这样的朋友。”

    “朋友?”集莹震惊地看着周少瑾。

    周少瑾已扭头叫了施香进来,道:“你送集萤姑娘离开畹香居。”说完,头也不回地进了内室,闩上了门,扑在了床上。

    她怎么那么傻?

    就那么轻易地就相信了集萤?

    周少瑾心如刀绞地痛。

    是不是在池舅舅的眼里,她也是个让人几句话就哄骗了的笨蛋?

    不然他身边的丫鬟怎么会这么对待她?

    这念头一起,周少瑾又觉得有些羞愧。

    是集萤骗她,关池舅舅什么事?自己不能因为轻信了集萤就迁怒池舅舅。

    集萤看上去那么的冷艳雍容,谁知道她却会做出这样的事来?真是人不可貌相。

    周少瑾委屈极了。

    “二小姐,二小姐,”集萤拍着她的门,“这件事是我不对,我给你赔不是了。你就别生我的气。要不,你打我两下得了……或者是你觉得怎么做才能让你消气,我任你处置就是了……二小姐,二小姐……”

    周少瑾被她吵得头都痛了,她冲着门外大声地道:“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的气就消了。”

    拍门声就突然停了下来。

    周少瑾无力地伏在了床上。

    不一会,施香在门外小声地道:“二小姐,集萤姑娘走了。”

    “哦!”周少瑾躺在床上,全身的骨头像散了似的,不想起来,直到施香叫她起来用午膳,她这才草草地梳洗了一番,去了嘉树堂。

    可等她从寒碧山房回来才发现集萤并没有把她给程池做得三双袜子带走。

    夕阳的余光照在雪白的袜子上,留下斑斓的色彩。

    她慢慢地坐在了衣案前,戴上顶针,把剩下的六双袜子都做好了,然后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吩咐施香:“你明天帮集萤姑娘送过去。就告诉她,我不生她气了,但也请她以后当不认识我。”

    施香黯然地点了点头。

    周少瑾很早就睡了。

    可第二天早上醒来,施香却神色忐忑地告诉她:“集萤姑娘过来了!”

    周少瑾有些不解。

    施香小心地道:“我还没来得及去送袜子,集萤姑娘却先过来了,她带了很多吃食过来,说是要给您赔不是。我怎么说她也不走,我又拦不住……她正坐在厅堂里等您起床呢!”

    周少瑾气得够呛。

    她这是算准了自己好说话,好欺负不成?改用软刀子磨人了!

    周少瑾怒气冲冲地冲了出去,抬眼就看见了坐在桌子边的集萤和满桌子的点心。

    “二小姐,”集萤立刻站了起来,道,“昨天的事是我不对。我想了一夜,还是决定要请你原谅……”

    “我原谅你了!”周少瑾打断了集萤的话,道,“你可以走了!”

    “二小姐……”集萤皱眉,神色有些不悦,带着些许慑人的冷意。

    周少瑾心里咯噔一下。

    她怎么忘记了集萤是个连程许都不怕的主,又怎么会怕她?

    可让她意外的是,集萤垂眼眼睑对她说了句“对不起”,居然乖乖地离开了。

    周少瑾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