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集萤
    过了八月十五,良国公府那边送葬。

    程家也在街上摆了路祭。

    周少瑾有些伤感,静静地坐在窗前绣着给郭老夫人的额帕。

    程笳过来找她,一改从前的叽叽喳喳,只是坐在那里看周少瑾做针线。

    过了几天,两人的心情才好了些。

    周少瑾沉下心来抄经书。

    有人在佛堂外打量她。

    周少瑾抬头,看见站在院子中央的集萤。

    她朝着集萤笑了笑。

    集萤想了想,走了过来,隔着窗棂问她:“你就每天下午这样抄经书啊?”

    “是啊!”周少瑾笑道。笑容像温柔的湖水般的安静从容。

    集萤彼有些意外,道:“看样子你是真的喜欢,不是假装。”

    前世,很多人都认为周少瑾的安静是被逼的,不以为意。

    周少瑾莞尔,不想和集萤去争辩这些,她问:“您怎么过来了?池舅舅回来了吗?”

    上次她派了施香去给小山丛桂院的送月饼,清风却告诉施香程池去了淮安还没有回来。过中秋节的时候家里有灯会,也没有见着程池的踪影、

    集萤听到她提起程池,撇了撇嘴,道:“四老爷还没有回来。我是跟南屏一起过来的。老夫人留了南屏说话,我闲着无聊,四处走走,就走到你这里来了。”

    周少瑾奇道:“老夫人找南屏姐姐有什么事?”

    集萤道:“谁知道!十之*是为了四老爷的事,除了这件事,我也想不出还有其他的事了。”

    “老夫人不是不管池舅舅屋里的事吗?”周少瑾问道。

    “虽说是不管,”集萤一副不愿意多谈的样子,道,“可也会叫了南屏过来问问的。”

    周少瑾不好多问。

    集萤道:“上次送来的月饼。据说是你自己亲手做的?”

    “我和我姐姐一起做的。”周少瑾诚实地道,“我灶上的婆子帮着和的面皮,姐姐调得馅。我就帮着包了一下。”

    集萤听了微微点头,评论道:“那月饼还不错。”

    周少瑾想着程池是男子。多半不爱吃甜食,还特意多装了些梅菜芝麻馅的月饼。没想到大家都觉得梅菜芝麻馅的月饼好吃,可惜池舅舅没吃过。

    两人正说着话,有小丫鬟过来请集萤:“……南屏姑娘说要回去了。”

    集萤和她告辞。

    周少瑾不由地想。

    不知道池舅舅什么时候会回来?

    没过两天,集萤就找上门来。

    她来得很突然,周少瑾在做针线,她隔着窗棂问周少瑾道:“听说你女红很好?”

    周少瑾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待反应过来,先是四周瞧了瞧。

    集萤过来。怎么也没有个通禀的人。

    施香和春晚都不在,当值的小丫鬟正坐在门槛上打瞌睡。

    这大清早的,怎么会打瞌睡?

    周少瑾在心里嘀咕着,有些不好意思地站了起来,请她进来喝茶。

    “不用了。”集萤眼底闪过些许的窘然,道,“我有东西想请你帮着做做,不知道你有没有空?”

    周少瑾愕然。

    她看了一眼藤篮里的布头,道:“不知道你要做什么?如果不着急要还行,若是着急要。只怕一时半会做不了。”

    周少瑾感觉到集萤好像松了口气般的,虽然神色依旧有些冷冷的,但整人却比问她之前轻快了很多。

    “不等着用。”她说着。拿出一块月白色的淞江三梭细布,道,“你帮我做两双男子的袜子就行了。既不用绣花也不用镶边,简简单单的就行了。”

    “啊?!”周少瑾睁大了眼睛。

    “哦!”集萤反应过来,忙道,“不是我私下给别人做的,是南屏分给我的活,是你池舅舅的。”

    周少瑾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集萤不得不解释道:“这不立了秋吗?各房都在赶制冬衣。你池舅舅的冬衣是南屏负责的,她每年都会分给我些小活计。我原本想让几个小丫鬟做的,结果南屏说你舅舅有两年没添新皮袄了。今年收了些好皮子,要给你舅舅赶制两年皮袄。那些什么棉袄、袍子什么的都分给了那几个小丫鬟。我去针钱房。针线房也在忙着赶活。除了二房的冬衣,还添了箫小姐、识大爷孩子的东西,而且还全是些绣活,针线房的已经有两个月没有休息了。我说出钱给外面的人做,南屏又不同意,好像我把你池舅舅的东西偷偷给别人用了似的,我只好拿到你这里来了……”她说着,目光在周少瑾面前的藤蓝上扫了扫,道,“我也知道你挺忙的,估计是在给郭老夫人赶制寿礼。也不用你亲自动手,你随便交给个女红差不多的小丫鬟动手就行了。到时候我带你去六畜场吃好吃的。”

    周少瑾半晌才理清楚集萤说了些什么。

    “怎么好随便找个小丫鬟给池舅舅做袜子呢?”她不解地瞪着集萤,“你不会女红吗?南屏姑娘若是知道你不会女红,为何非要你给池舅舅做袜子?南屏姑娘看着不是那种为难人的人啊?”

    集萤闻言冷哼一声,道:“你怎么和南屏一样?程子川是皇帝吗?他的袜子怎么就非得近身服侍的人做?别人做了他穿了难道会身上痒吗?”

    周少瑾听了脸色一红,忙道:“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近身的东西交给不相识的人做有些不好……”

    “他又不是女人!”集萤不以为然地打断了周少瑾的话,“我看,程子川就是给你们这些人惯坏了。这也不吃,那也不喝的,一点也不像男人!”

    有这样说自己东家的丫鬟吗?

    周少瑾张口结舌。

    集萤看着就轻轻地咳了一声,道:“我也就是私底下说说你池舅舅,没别的意思。”

    “哦!”周少瑾觉得她肯定不止一次这样私底下说池舅舅。

    集萤在周少瑾仿佛映着她倒影的清澈眼眸的注视下有些不自在地又轻轻地咳了一声,道:“那我们就这样说好了。你帮你池舅舅做四双袜子就行了。过年之前做好就行了。”说着。丢下手中的布就要走。

    周少瑾忙喊住了她,道:“你为什么不帮着池舅舅做?你要是女红不好,我可以告诉你啊!你不能总这样把池舅舅的东西差了这个再差那个。要是郭老夫人知道了。该多伤心。她那边的碧玉、翡翠的女红都很好,不过是几双袜子而已。她老人家放心地把池舅舅交给了你们服侍,你们这边居然连双袜子都没有人做……”

    集萤要走的身子一顿,慢慢地转过身来,道:“你刚才说什么?”

    周少瑾见她目光灼灼,心里不由一惊,吐吐吞吞地道:“我说,郭老夫人把池舅舅交给了你们服侍……”

    “不是,不是。”集萤摇了摇头。“你说,你可以告诉我做……”她说着,双手击掌,竟然笑了起来,“不错,不错,这主意不错。从明天开始,我就到你这里来跟着你学女红好了。这样一来,我看南屏还说什么?”

    可这样一来,她岂不是搅入了南屏和集萤的矛盾之中?

    周少瑾连连摆手。道:“我看你还是跟南屏说一声的好!你不能给池舅舅做袜子,不代表别人也不行……”

    集萤却根本不听她说了些什么,自顾自地道:“那就这样决定了。你每天下午不是要去寒碧山房抄经书吗?那我以后每天巳时(早上九点)过来。那个时候你姐姐也应该去涵秋馆了。”说着,她拍了拍手,“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转身走了。

    这,这算什么事?

    周少瑾追了出去。

    集萤已不见了影子。

    她望着集萤留下来的月白色淞江三梭细布感觉像是烫手的山芋。

    待周初瑾回来,她忙将这件事告诉了姐姐。但她又怕姐姐恼怒集萤,没敢细说,简单地说了说集萤要跟着她学女红,好给池舅舅做袜子。

    周初瑾很是意外,道:“池舅舅身边的丫鬟不会女红吗?”

    “我也不知道啊!”周少瑾想到上次去针线房曾遇到池舅舅屋里的鸣鹤要章娘子帮着做暑袜的事。道,“可能是真不会做。”

    反正也不是什么坏事。说不定能讨了郭老夫人的喜欢,周初瑾想了想道:“那你就告诉她好了。”

    她不告诉集萤。难道集萤就不来吗?

    周少瑾点了点头。

    等上了床,她忍不住琢磨起给池舅舅做个什么样的袜子来。

    看池舅舅那个人,就是极讲究的,不绣花、不镶边,恐怕不是集萤嫌麻烦,而是池舅舅不喜欢……那就得做得合脚,穿着舒服。可若是得做得合脚,穿着舒服,就得量一量脚……

    想到这里,周少瑾猛地坐了起来。

    她总不能去量池舅舅的脚吧?

    刚才怎么就忘了让集萤带双旧袜子来做样子。

    念头闪过,她失声而笑。

    集萤既要给池舅舅做袜子,肯定有池舅舅的尺寸。池舅舅屋里的南屏,不是女红的高手吗?就算是集萤忘了,南屏也应该记得才是。

    想通了这些,周少瑾才重新躺下。

    第二天早上,集萤果然依约前来。

    她给周少瑾带了几笼虾饺过来:“你尝尝,今天一大早从新桥那边送来的活虾做的。大家都有份。”最后一句,却是对施香等人说的。

    施香尴尬地望着周少瑾。

    周少瑾见那虾饺晶莹剔透,虾子的红色淡淡可见,十分的诱人,索性吩咐施香:“摆了碟,大家都尝尝。”

    施香提着食盒退了下去。

    集萤眼底露出淡淡的笑意。

    ※

    姐妹们,这个月月头七天的粉红票也是双倍,请粉红票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