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护送
    是吗?

    周少瑾想起右边敞厅书案上摊着的宣纸和册子,有些不相信。

    可程池已经说了不要紧,她也不好坚持去庑廊等,那样好像显得有点小家子气。反正自己已经欠了池舅舅很多,也就不在乎这些了,自己只有等以后有机会报答池舅舅就是了。

    周少瑾问程池:“淮安那边的货,真的出了问题吗?”

    “嗯。”程池道,“翻了艘船,好在是没人伤亡。损失了几千两银子,要和货主商量赔偿的事。”

    周少瑾不禁念了声“阿弥陀佛”,道:“银子没有还可以赚,没有人丢了性命就好。”

    程池点头。

    心想,我这么说,你应该不会再来找我了吧?

    集萤过来了。

    她穿了件葡萄紫的比甲,梳着个纂儿,神色冷淡,举止却恭敬地向程池行了个礼。

    周少瑾不由在心里嘀咕。

    这个集萤……怎么每次见到她的时候她都穿这么深颜色的衣服啊,难道她就不热吗?

    腹诽间,她听到程池吩咐集萤:“你把周家二小姐送回畹香居去。”

    集萤恭顺地应“是”,朝着周少瑾做了个“请”的手势,率先走了出去。

    《一〈本读《小说 ybdu..

    周少瑾匆匆地给程池行了个礼,追了出去。

    程池摇了摇头,走回了右边的敞厅,坐在大书案前,轻轻地抚着书案上的册子思考着。

    怀山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禀道:“四爷。我们明天就出发吗?”

    “后天走吧!”程池道,声音有些低,显得懒洋洋的,“明天我去见见广东十三行的二当家,他已经给我下了两次贴子了,说有要紧的事找我。我原以为是为了三房程识的事找我,不想管的——他们想和三房做生意就去做好了,天下这么大,谁还能吃独食不成?可他把广东会馆的商大老板拉了出来,说是和商老大一起请我吃个饭。我猜可能是为了漕运上的事。我去听听他们怎么说。”

    “漕运上的事?”怀山皱眉道,“他们想怎样?”

    “还能怎样?”程池不以为然地笑道,“若是朝廷疏通了通顺河,南来北往的货物就可以直接从京杭运河走了。不用从广东沿福建到浙江再到天津了。他们广东十三船的船队恐怕就要散了。十三行的二当家这次来我金陵,多半也是为了这件事。”

    “您是说,万童?”怀山有些不敢确定地道。

    “嗯。”程池把摊在面前的册子都拢到了一起。道,“说动了万童,就说动了皇太孙,说动了皇太孙,就说动了皇帝。这本帐他还是算得过来的。”

    “您准备插手这件吗?”怀山吞吞吐吐地道,“如果以后南来北往的货物可以走京杭运河,两岸的百姓得利,九边的粮食也可以少些损耗……”

    程池笑道:“咦,你什么时候也关心起朝廷大事来?”

    怀山没有表情的面孔突然一红。

    程池不好继续打趣他,道:“我就是去看看。”说着,他嘴角微翘,露出个略带几分嘲讽的笑容,懒懒地道,“这天下的事都与我无关,我只管睁只眼闭只眼把九如巷粉饰成个太平景象就行了。至于谁生谁死,谁好谁坏,与我何干?”

    怀山低下头去,不敢搭腔。

    程池望着窗外院子角落的一丛方竹,眼底闪过一丝落寂。

    ※

    周少瑾和集萤出了绣绮堂,已不见程许等人的影子。

    她松了口气,带了施香,和集萤往四房去。

    半路上,她们遇到了程许。

    程许满头大汗的,拿了把纸扇“呼啦呼啦”地扇着风,大苏和欢喜低头站在他的面前,大气也不敢透一下的样子。

    看见周少瑾,程许的眼睛一亮,忙道:“周家二表妹,你怎么会在这里?”声音里带着难掩的喜悦。可他的目光落在集萤身上的时候,他眼中又充满了困惑,道:“集萤姑娘,你怎么会和周家二表妹在一起?”

    “许大爷!”集萤浅浅地行了个礼,冷艳的面孔毫无表情,道,“四老爷命我送周家二小姐回畹香居。”

    “你,”程许盯着周少瑾,惊愕地道,“你刚才在小山丛桂院?”

    周少瑾心中一紧,正要开口说话,集萤已道:“许大爷,不好意思,请您让一让路。我还要回去给我们家四老爷复命。若是您有什么要问的,或再去趟小山丛桂院,或等我把周家二小姐送回畹香居之后您再仔细和周家二小姐絮叨。我却不便在此地久留。”

    这是个丫鬟应该有的态度和应该说的话吗?

    程许和周少瑾等人都惊呆了。

    集萤却已拉着周少瑾和程许擦肩而过。

    “等等!”大苏拦在了集萤的面前。

    集萤冷笑,道:“秦大苏,您可别忘了,我是服侍四老爷的人,难道你想以下犯上吗?”

    周少瑾这才知道原来大苏姓“秦”。

    那他与父亲所说的“秦大”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还有五房走水的时候遇到的那个管事,也姓“秦”……九如巷的大总管,也姓“秦”。

    周少瑾只觉头晕脑胀的。

    对程家的事了解的越多,越觉得程家让人摸不清,看不透了。

    秦大苏听集萤这么说,面露迟疑。

    集萤冷哼一声,看也没看大苏一眼,拽着周少瑾径直往前去。

    施香急急跟上。

    她们身后传来程许的声音:“你们等等!”

    集萤不仅没有停下脚步,反而越走越快了。

    周少瑾和施香小跑着勉强跟上了她的脚步。

    可再一回头,程许等人已被她们甩到了脑后。大苏正拦着程许在说什么,程许的脸色很难看。

    两世为人,这还是周少瑾第一次这样干净利落地甩了程许,她不由心情愉悦,向集萤道着谢。

    集萤不以为然,道:“我只是奉四老爷之命行事罢了!”

    “可还是要谢谢你。”周少瑾一边跑,一面喘着气道,“就算你是奉了池舅舅之命,可若是你站在一旁任许表哥拦着我说话,也不算是违反池舅舅的意思啊!”

    集萤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继续往前走。

    周少瑾觉得集萤走得好快,有点跟不上,可一想到程许就在她们的身后,她又觉得走快点也好。就可以快点回到畹香居了。

    就这样走了大约两盅茶的功夫。周少瑾吁吁地喘着粗气。

    集萤突然停下了脚步。

    周少瑾奇道:“为什么不走了?”

    集萤定定地望了周少瑾片刻。又猝然地朝前走。

    这次,她走得比较慢。

    周少瑾刚才走得太快,虽然依旧有点累。却不像刚才似的一路小跑了。

    她问集萤:“你几岁进府当的差?是程家的世仆吗?娘老子都在干什么?有兄弟姐妹吗?”

    集萤沉默了一会才道:“我十八岁进府当的差。娘老子都在家里种田。有两个哥哥,没有弟弟妹妹。”

    “十八岁才进府当差?”周少瑾有些目瞪口呆,“你们家怎么舍得把你送进府来?你长得这么漂亮,都可以嫁人了……”

    既然不是世仆,通常只有家时太穷,养不活儿女的才会把孩子卖给别人家做小厮或是丫鬟。像集萤这样的,完全可以找个有点家底的人家嫁了,一样会衣食无忧。

    难道,集萤进府不仅仅是给池舅舅当丫鬟?

    周少瑾被自己的这念头吓了一大跳。

    集萤似笑非笑地望着她,道:“你觉得我漂亮?”

    “是啊!”周少瑾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道,“难道没有人说你漂亮吗?”

    集萤目光中闪过一丝迷茫,半晌才道:“有啊!有人说我漂亮。”

    那为什么还要怀疑呢?

    周少瑾觉得集萤和这九如巷一样,处处透着不解。

    既然看不透,那就暂时不要琢磨好了。时候到了,自然就看透了。

    周少瑾学了几年禅,心态比从前宽了很多。

    她们一路无语地到了畹香居。

    周初瑾正在门口翘首以待。

    她忙拉过周少瑾打量了一番,见她好好的,嗔道:“你去送个茶叶而已,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

    周少瑾嘿嘿地笑,把集萤引荐给姐姐。

    周初瑾听说是程池身边服侍的大丫鬟,又送周少瑾回来,客气地请她喝杯茶再走。

    “多谢大小姐。”不同于对待程许的冷淡,集萤嘴角带着丝微笑,冷艳的面孔如冰雪融化般,显露出美艳炫目的本色,“四老爷还等着我回话,下次再来拜访大小姐。”

    周初瑾没有勉强,亲自送集萤到了门口,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这才携了周初瑾的肩膀往屋里去,并道:“她真的是池舅舅身边的大丫鬟吗?不仅长得漂亮,这通身的气派,哪里像个丫鬟,我都没好意思打赏她!”

    周少瑾恍然,道:“我说呢,姐姐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原想提醒姐姐一声的,集萤走得太快了,我也没顾得上。还好我没有说,不然这脸丢大了。”

    姐妹俩脑海里不约而同地浮现同一个念头。

    这集萤,不会是被送给池舅舅做通房大丫鬟吧?

    真太可惜了!

    她完全可以正正经经地嫁给别人做太太。

    俩人都在心里叹了口气。

    回到屋里,周初瑾这才低声地问妹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许表弟刚才来过了。亲自送了份土仪,说是从杭州带回来的。你又是被池舅舅的丫鬟送回来的……”

    周少瑾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周初瑾道:“爹爹也真是的,让你传什么话?你也是的,说给郭老夫人听就成了,还跑去小山丛桂院……”

    ※

    姐妹们,我又得了cadyss打赏的一枚灵兽蛋,谢谢cadyss!因为这两天有点卡文,今天没办法加更了,视情况安排在明天或是后天吧。

    谢谢大家的支持。

    o(∩_∩)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