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茶叶
    周少瑾朝北走去。

    施香忙拉了她:“二小姐,您这是要去哪里?嘉树堂在那边呢!”

    周少瑾微微地笑:“我们不回嘉树堂,我们去小山丛桂院。”

    施香愕然。

    周少瑾打开施香提着的竹篮,笑道:“父亲带了些茶叶来,我既然连二房都送了些去,于情于理,怎么也应该给池舅舅送些去吧?”

    “可是……”池四老爷那么厉害的人物,不是应该少接触为妙吗?为什么还要往前凑。要是万一惹烦了他,他连五房走水的事都能推到诺大爷的身上,还有什么事不能随心所欲的,施香深深地觉得二小姐应该离池四老爷远一点,可看周少瑾一副的高兴样,这话她有些拿不定主意应不应该说。

    周少瑾才不管施香怎么想呢。

    父亲说得那些话,她得想办法告诉池舅舅才是。

    她丢下施香就往小山丛桂去。

    施香哪里敢不跟着。

    两人一前一后爬上了山丘。

    出来应承的竟然又是清风。

    两人同时瞪大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清风败下阵来,懊恼地说了声“还请二小姐稍等片刻”,转身往里走去。

    周少瑾看着不由冷哼了一声。

    还说池舅舅去了临安,这才几天,怎么就赶了回来。

    是池舅舅的推脱之词,还是二房的老祖宗有意打压池舅舅找得借口呢?

    周少瑾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大一些。

    池舅舅毕竟是晚辈,看那样子,虽然总是带着笑,也不是那任人搓揉的性子,二房的老祖宗只要透点口风出来,以他的性子。又怎么会厚着脸皮去吃吃喝喝呢?

    她站在凉亭里等着,很是无聊,打量起小山丛桂院来。

    小山丛桂院建在一个山丘上。她站的这个地方在山丘的半腰,一个凉亭。几块大石头,身后是片树林,地势渐高,绿树掩映间,能清楚地看到一片屋脊连绵的庭院,瞧那面积,竟然不比四房小。再往上,是山顶。有个亭阁,她上次去过,叫清音阁,一路上小溪流水,古树野花,山石嶙峋,颇有些山间情趣。

    不过,江南的山水都这样,十之**是人工建起来的,是假的。不像北方的山水,虽然粗旷,却实打实的。是原来的样貌。说起来,她还是更习惯北方,特别是冬天,有地龙,暖暖的,一点也不冷。不像金陵,要用火盆,屋子里总有股子气味。

    偌大个庭院,难道只住了池舅舅一个人?

    小山从桂院的山林好像连着寒碧山房似的。

    只是不知道他们后面是哪里?

    如果哪天有机会。她怎么也要绕着九如巷走一圈,看看九如巷西到哪里。东到哪里……就这么看过去,她们好像住在山里似的。哪里看得到一点金陵府的繁华。

    周少瑾在那里胡思乱想了半天,清风连个影也没有,她就坐在凉亭的美人靠上等着。

    “二小姐,您小心着了凉。”施香忙拉住了她,拿出自己的帕子垫在美人靠上,嘀咕道,“这要是能有个坐垫就好了。”

    周少瑾猜着这清风是不是有意冷着自己,因而笑道:“等我们下次来的时候,自己拿个坐垫来。”想了想,又道,“还带套茶具来,带本书。反正要等着,不如喝喝茶,看看书,我就不相信了,那清风还敢不给我通禀。”

    施香忍不住抚额。

    人家这是明着赶二小姐走,二小姐却……要赖在别人家门口。

    这要是让大小姐知道,还不得气得半死啊!

    她劝周少瑾:“要不,我们明天再来?带了茶具和坐垫……”

    “再等等吧!”周少瑾看了看天空,太阳已经升了起来,照在身上已没有夏日的燥热,“若再过半刻清风不来,我们就直接进去好了。”

    “这,这恐怕不妥吧?”施香说着,觉得自己额头上好像有汗冒出来似的。

    周少瑾却不以为然,道:“你说谁家的小童胆敢怠慢客人?小山从桂院的小童就敢。可见天下之大,无奇不用。他们院的小童既然敢私自作主不给客人通报,我就是闯了进去,那也是有样学样,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与其是说给施香听的,不如说是在给自己打气。

    施香无奈。

    周少瑾见清风还没有踪影,心一横,走了进去。

    “二小姐,二小姐,您三思而后行!”施香在一旁苦口婆心地劝着。

    周少瑾只当没有听见。

    清风却从旁边的树林里跳了出来,怒目道:“二小姐,我们家四老爷不在家,还是请您先回去吧?”

    “是吗?”周少瑾不为所动,继续往前走,“我怎么看着你根本没有去通禀啊!”

    清风拦在了周少瑾的面前。

    周少瑾从他身边绕过,继续往前走。

    清风只好又拦住了她,道:“周家二小姐,我们家四老爷真的不在……”

    周少瑾烦死了,站在那里高声喊着“南屏姑娘”。

    清脆的声音带着几分甜糯,软软地回荡在树林间。

    清风神色大变。

    周少瑾警告他:“你要是再敢拦我,我就告诉郭老夫人去。就算池舅舅护着你,你的名声也完了。你就等着一辈子做小道童好了。”

    清风气得直跺脚。

    周少瑾抿了嘴笑。

    清风小大人似的,实际上却是个孩子,很好玩!

    有人婀娜多姿地走了过来。

    高挑的身材,玲珑的曲线,玄色的衣裳,赛雪欺霜的肌肤,冷冷的表情,艳丽的面孔。

    居然是集萤。

    不知道为什么,周少瑾总觉得集萤不像婢女,给人感觉……有点不好惹。

    她不由敛了笑容,站直了脊背。微笑地朝着她点了点头,完全一副大家闺秀端庄的姿仪。

    集萤挑了挑眼角,笑道:“我说是谁在喊南屏姐姐呢?原来是二表小姐啊!不知道二表小姐来有什么事?我可否代为通禀?”

    她的话音还没有落。周少瑾就感觉到清风身子一僵,整个人都变得充满了警惕。

    她们之所以认识。是因为五房走水。

    程池虽然没有叮嘱自己让自己保密,可这不是常识吗?

    就像清风,见到自己就像不认识似的。

    集萤为什么会一点也不避嫌地和自己打着招呼呢?

    难道清风也和自己一样感觉集萤不好相处吗?

    周少瑾思忖着,笑道:“多谢集萤姑娘了,我刚好碰到了清风,让清风给我通禀一声就是了。”

    清风闻言好像松了口气似的。

    他恭敬地给周少瑾行礼,道:“二表小姐,您在这里等一会。我这就去给你通报。”

    好像真如周少瑾所说的那样,周少瑾刚刚到,清风也是刚刚碰到她似的。

    集萤冷笑,甩着衣袖和他们擦肩而过。

    清风长透了口气。

    周少瑾就不满地喊了声“清风”,道:“我可是帮了你一个大忙,你要是还像刚才那样推三阻四的,我见了池舅舅肯定狠狠地告你一状。”

    “就知道告状!”清风气得够呛,却不知道怎地,没有像刚才似的对她横眉怒目,而是不愉地朝那片庭院走去。

    不一会。他折了回来,道:“四老爷在绣绮堂等小姐。”

    绣绮堂是个什么地?

    不过,九如巷凡是称之为“堂”的地方。都是一房的上房。

    长房已经有了个住着袁氏的蕴真堂,怎么又出了个绣绮堂?

    周少瑾按捺着心中困惑跟清风往前走。

    不远处就是个五阔的敞间,黑漆柱子,门扇上镶着玻璃。

    清风带着她上了敞间的庑廊,朝右边的游廊去。

    周少瑾趁机朝敞间瞥了一眼,见敞间的中堂上挂着张黑漆匾额,匾额上“绣绮堂”三个斗大的鎏金行草非常的醒目,旁边还有副黑漆鎏金的对联,可惜她走得匆忙。没有看清楚上面写得什么。

    游廊拐个弯,是条长廊。左边是美人倚,右边是花墙。尽头是个三阔的敞厅。

    透过花墙,可以看见竹林、芭蕉树和湖面,只是不知道那边是哪里。

    敞厅门扇开着,可以看见左右都用万字不断头的落地罩隔了,挂着湖色的帐子。虽然帐子用银钩钩着,但还是看不清楚落地罩后面的情景。

    中堂是副《钱塘江观潮图》,图下是张黑漆长案,长案正中摆着象牙山水桌屏,两边各置尊牡丹花开的粉彩梅瓶。

    长案前放了张黑漆四方桌,左右各放一张黑漆太师椅,下首是一排黑漆太师椅,用黑漆茶几隔着。

    好普通的陈设啊!

    周少瑾踮起脚来朝里看了看。

    没有人。

    清风站在门口恭谨地禀道:“周家二小姐过来了。”

    与刚才和周少瑾说话的态度有天壤之别。

    周少瑾也不由地紧张起来。

    程池从右边的落地罩后面走了出来。

    他像上次一样,穿了件月白色细葛布道袍,玄色福头鞋,雪白的袜子,乌黑的头发用根象牙簪子绾着,神色暄和,面带笑容。

    “你过来了。”他指了指旁边的太师椅,笑道,“找我什么事?”

    好像很忙,抽了功夫才能和她说句话似的。

    周少瑾就更紧张了。

    忙拿过施香手中的竹篮,道:“我父亲从南昌回来,我回家住了几天,这是父亲带来的茶叶,老夫人也说好喝,我就给您拿了点……我记得您是喝茶的!”

    程池笑了起来,道:“我是喝茶。多谢你了。”他说着,示意清风接过了竹篮。

    周少瑾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不说让她坐吗?

    池舅舅是主人,为什么不先坐下来?

    他这样站在那里,好像随时送客,拔腿就走的样子……她难道要告辞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