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上任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le="font-si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r=red><b></b></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你真不去!”周镇逗着小女儿。

    “真不去!”周少瑾非常的坚决,“您带姐姐去吧!”

    周初瑾还真有点想去,但周少瑾不去,她犹豫片刻,也决定不去。

    “姐姐,”周少瑾极力地劝周初瑾出去走走,“爹爹难得回来一趟,以后这样的机会不可能再有了。我是真心不喜欢出那么远的门,你和爹爹好好地出去玩吧!要是你不放心,我去跟爹爹说,把太太也带去,这下你总该放心了吧?”

    “和她在一起有什么玩的?”周初瑾嘀咕道。

    “她怀着身孕,肯定不会跟着父亲走动。到时候她在屋里歇着,你跟爹爹到处看看,你也不用担心我了。”周少瑾亲自帮周初瑾收拾出门的东西,周初瑾拗不过她,心里也的确想和父亲一起出门,带了李氏,嘱咐了周少瑾一千遍,才不放心地上了马车。

    周少瑾大力地朝着姐姐挥手,等马车驶出了大门,她这才转回了上房。

    春晚道:“小姐,我们真的在家里做针线吗?”

    “当然是真的啊!”周少瑾打趣着春晚,拿出明纸摊在了书案上。

    她答应给程箫未出生的孩子画襁褓的花样子,算算日子,再过一个月程箫就该生了,她也要早点动笔把花样子画出来,针线房的人也好早日开始动针。

    春晚有些不相信,可周少瑾却一动未动地在家里坐了一整天,直到点灯时分,周初瑾随着周镇回来,她才揉了揉肩膀,放下了笔。

    周镇带着周初瑾去了位于鸡鸣山北麓的鸡鸣寺。

    “非常的壮观!”周初瑾显得有些兴奋,“据说比报恩寺还要大……你也应该去看看的……我还看见了尊坐南朝北的观世音像,佛龛上的楹联写着‘问菩萨为何倒坐,叹众生不肯回头’……和父亲同去的王伯父说,除了鸡鸣寺,就只有正定的隆兴寺里有尊和这差不多的观世音菩萨像了……”

    她给妹妹讲着去鸡鸣山的见闻。

    周少瑾笑盈盈地听着,觉得自己今天也颇有收获——她把给程箫孩子襁褓用的戏婴图画好了,等回去就可以给袁氏了。

    李氏却有些无趣。

    周镇和人吟诗作对,欣赏美景,她只能坐在寺里的厢房里等着。

    周初瑾还能跟着到处看看。

    还好从次日起周镇就没有再和朋友出去游玩,而是带着李氏、周初瑾和周少瑾拜访了几位朋友。

    周少瑾这才知道父亲在金陵城还有好几个知交好友。

    这过了几天,就到了初六。

    周镇先是去了九如巷辞行,中午的时候一家人围在一起吃了顿饭,下午开始收拾行囊。

    周少瑾望着台阶前母亲亲手种下的西府海棠,很是不舍。

    周初瑾心里也充满了离别悲伤。她揽着妹妹的肩膀,顺着妹妹的目光望着那株枝叶茂盛的西府海棠,沉默良久。

    晚上,周镇把两个女儿叫去了书房,想说些什么,看着懂事的大女儿和乖巧的小女儿,又不知道什么好,亲自沏了壶茶,请周少瑾和周初瑾品了次茶。

    初七那天天还没有亮,周家祖宅的灯就依次地点燃了。

    李长贵指使婆子小厮搬着周镇夫妻的箱笼,马富山在马房里检查周镇的马车,马富山家的则帮着周少瑾姐妹收拾东西。

    干粮早已经准备好了,等周镇用过早膳,程沔和程泸到了。

    他们是来送周镇的。

    三个人站在院子里说了会话,周镇的几个好友也过来了。

    大家说说笑笑间,时辰到了。

    马车停在了大门口,马富山过来请周镇上车。

    周初瑾和周少瑾送李氏上了马车,周镇和送行的人寒暄了几句,坐上了李氏的马车,程沔和周少瑾等人则上了轿,把他们送出了城。

    周镇和同几个朋友辞行之后,嘱咐两个女儿:“有什么事就给我写信。银子不够就跟马富山说。千万不要委屈了自己。等我在那边安定好了,若是时间允许,你们就去我那里住些日子。”

    周初瑾和周少瑾忍不住落起泪来。

    李氏忙劝道:“两位小姐快别把妆哭花了。等过些日子去保定府玩。”

    周氏姐妹点头,目送父亲和继母的马车渐渐远了,这才和程沔、程泸及周镇的几个朋友一起回了金陵城。

    程泸有举人的功名,又打理着程氏族学,在金陵也算是小有名气。而周镇的几个朋友也都是读书人,有两个和程泸还很熟,另几个或和程泸只有几面之缘或只听说过程泸的名字,但有了周镇的这层关系,大家也都很快熟悉起来。程泸就请了他们去江东楼喝酒。

    几个人也都没有客气,爽快地应了。

    程沔要送周少瑾姐妹回九如巷,笑着向他们告罪:“……改天我请。”

    众人不依,催着他快去快回:“……我们等你过来再开酒。”

    程沔没有办法,答应送了周氏姐妹就赶去江东楼,这才得以脱身。

    周少瑾抿了嘴直笑。

    程沔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回到畹香居,还没来得及更衣,听到消息的关老太太就由沔大太太搀扶着过来了。

    “可算回来了!”老人家拉着姐妹俩的手左瞧右瞧,不住地道,“新太太待人可还和气?你们在周家住得可习惯?平时厨房里都做了些什么菜?今天早上用过早膳了没有……”好像她们走了十年八年,或是被后母虐待了似的。

    周少瑾心里暖暖的,笑嘻嘻地抱了关老太太的胳膊,道,“我们什么都好,就是很想外祖母和大舅母。”

    “看这小丫头,就知道哄人!”沔大太太笑道,嘴角却止不住地翘了起来。

    难怪前世樊刘氏总是教她嘴巴甜点,可惜前世她觉那是卑躬屈膝,一句也没有听进去。今生听了樊刘氏的话,果然就逗得沔大舅母开心。沔大舅母开心了,她身边服侍的也都轻快,气氛也跟着好了起来,对她们姐妹也更热情周到了。

    看来有时候嘴巴还是要甜一点。

    周少瑾笑着亲自给关老太太和沔大太太沏了杯云林茶。

    关老太太喝了一口,道:“不错。没想到几天没见,我们少瑾都学会泡茶了。”

    “是跟爹爹学的。”周少瑾眉眼弯弯地笑道,“爹爹还让带了好几包回来,说是给外祖母,大舅母、舅舅和表哥们的。我已经装好了,等会就让人送过去。”

    关老太太笑眯眯地点头。

    程笳过来了。

    “你一走就是好几天,”她抱怨道,“也没有想到请我去家里坐坐!”

    周少瑾哭笑不得,道:“我每天跟着我爹到处串门,哪有空请你去家里坐啊!你要是实在想去,十月初一的时候我和姐姐要回家祭祖的,你到时候跟着我们去就是了。”

    “你可要说话算话啊!”她要和周少瑾拉钩。

    关老太太等人一阵哄笑,笑得程笳脸都红了。

    见她们这边还要收拾,关老太太和沔大太太坐了一会就走了,让她们晚上去嘉树堂用晚膳,并道:“笳丫头也别走了,等会一块过来。”

    程笳高高兴兴地应了,和周少瑾姐妹一起送关老太太和沔大太太出了畹香居。

    周初瑾丢下满屋的箱笼不管,去督促婆子们搬花。

    程笳奇道:“这是什么?从周家搬过来的吗?你们在这里又住不长,树挪死,人挪活,把花搬过来做什么?”

    所以这么多年来,周少瑾都没有好好地布置布置自己住的畹香居。

    “是我母亲留下来的。”她突然就有了个想法,道,“等我姐姐出嫁以后,要带去廖家的。”

    周初瑾大吃一惊,道:“这怎么能行……”

    周少瑾没等姐姐说完就打断了姐姐的话,道:“这有什么不能行的!这些花在你手里肯定比我照顾得好。”

    虽然她比姐姐会养花,可姐姐却比她更有心。

    她紧紧地握住了姐姐的手,道:“这个事就这么说定了。等我以后嫁了人,这些花也应该可以分盆了,到时候姐姐记得分我几盆就是了。”

    “少瑾!”周初瑾眼睛微红。

    程笳却在一旁怪叫:“周少瑾,你好厉害……说起嫁人来脸都不红一下!”

    周少瑾无语。

    第二天,她拿了两包茶叶和给程箫孩子襁褓画的戏婴图去了寒碧山房。

    郭老夫人笑着让翡翠收了茶叶,问起她这些日子的日常起居来。

    周少瑾恭敬地一一作答。

    珍珠跑了进来,道:“老夫人,大爷回来了!”

    周少瑾和郭老夫人都非常的惊讶。

    郭老夫人忙道:“出了什么事?怎么他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要到八月初十才回来的吗?”

    “不知道。”珍珠笑道,“我看大爷笑容满面的,比出门的时候还要精神,想必是那边没什么事,就提早回来了吧!”

    郭老夫人狐疑地点了点头。

    周少瑾避去了佛堂。

    碧玉就端了茶点过来招待她。

    见她桌上摊着幅画,歪了脑袋瞧过来:“这是……戏婴图,画得真好……每个孩子手里都捏着块玉佩……这玉佩好像还有图样……”

    周少瑾笑道:“是马上封猴的图样。讨个喜庆。”

    “真好看!”碧玉连夸了好几句。

    周少瑾就问碧玉:“老夫人正和许表哥说话吧?”

    碧玉笑着点头。

    周少瑾忙把图样折起来交给了碧玉:“你帮我交给袁夫人,我先回去了。”然后不顾碧玉的挽留,匆匆地离开了寒碧山房。

    ※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o(∩_∩)o

    ps:今天灵兽蛋的加更有点晚,大家明天早上起来再看吧!

    ※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