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零八章 程家
    热门推荐:、 、 、 、 、 、 、

    <center style="font-size:15px">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r=red><b></b></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姓秦的忠仆,难道是秦大总管的先祖?

    周少瑾思忖着,心里非常的难过。

    她因为自己的遭遇,非常的喜欢小孩子,最听不得这种事了。

    周镇道:“程列年纪小,成亲没多久夫人就怀了身孕。他要去京城求学,夫人就留在了老家,次年生了儿子程叙。因一直留在老家,这才逃过了一劫。

    “程列死的时候,程叙才三岁。”

    程叙,程家的老祖宗。

    周少瑾愕然,道:“那程备多大?”

    周镇苦笑道:“不到两岁。”

    二房的孩子比长房的年纪大……

    周少瑾问:“那是谁抚养他们长大?”

    “是程叙的母亲,二房的老太君。”

    程叙擢升正一品之后,给母亲请封了一品的诰命,家里人会尊她一声“老太君”。

    周少瑾奇道:“不是应该三房的抚养他们吗?怎么会是二房的老太君?”

    周镇犹豫了半晌,道:“这些事本不应该跟你说,但你现在住在程家,有些事告诉你,你也好见机行事。”他斟酌道,“说起来,这件事很有些蹊跷,只是程家的人不说,别人也不好盖论。

    “长房的三子程则只比次子程列小三个月,程列去京城的时候,程辅已经去世,家里的庶务交给程则在打理。秦大抱着程备回到金陵没多久,程制和程列就去世了。程家就由程则当了家。期间,秦大曾经和程则有过争执,秦大差点被赶出了程家。最后还是程弼出面平息了这场风波。大家都猜,可能是程则在钱财上苛刻了长房。可让大家奇怪的是,等到程备和程叙成年之后,程则不仅将祭田还给了长房的程备,而且还按照族中的规矩把家产平分了。”

    周少瑾想到长房、二房和三房的微妙关系,觉得这其中肯定还发生了什么让外人都不知道的事。

    她后知后觉地道:“那程家岂不是在江南的士林中有很高的声望和地位?”

    “那当然。”周镇笑道,“要不然江南地杰人灵,名士辈出,诗书礼仪传世之家多如牛毛,怎么轮到金陵九如巷程家为牛耳?程家靠的就是祖先得忠节之名!”

    周少瑾不好意思地笑。

    周镇道:“程家不仅名声煊赫,而且你泾大舅舅是个喜欢帮人的。所以我才把你们姐妹留在程家的。不然你姐姐怎么会说了这么好的一门亲事?那廖绍棠,我亲自见过,不仅书读得好,人品、相貌也都相当的出色,配你姐阻,和你姐姐倒也相配。”

    周少瑾想到姐姐那红若朝霞的面孔。

    难道父亲像和自己这样直白地说了姐夫的事?

    “你的事,我也仔细考虑过。”周镇道,“我之前还怕你姐姐出嫁了把你一个人留在程家不好,如今你姐夫要守孝,你姐姐的婚期推迟到了后年,到时候你也快及笄了,又得了长房郭老夫人的青睐,在寒碧山房里抄经书,正好趁着这机会请郭老夫人、袁夫人给你说门好亲事。等到你姐姐嫁了,你也该定日子了……”

    也就是说,父亲压根没有想过要把她带去任上!

    周少瑾非常的吃惊,喊了声“爹爹”。

    周镇没想到小女儿说起自己的亲事来脸不红心不跳的,不像大女儿似的,羞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但他又觉得理所当然。

    小女儿既能通过程辂的只言片语就查到程庄两家的恩怨,想必是个胆大心细的,婚姻大事关系到她后半辈子的幸福,她主动地为自己打盘算倒也符合她的性子。

    “少瑾,”周镇对女儿也就越发的宽和纵容,沉吟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家有房有地,我又是四品官吏,你在周家好歹是正经的嫡小姐,在程家却是寄人篱下的表小姐,与其看人眼色,不如呆在家里更好?”

    周少瑾的确是这么想的。

    周镇道:“不知道你有没有留意长房袁夫人的出身?”

    “我知道。”周少瑾道,“她是桐乡袁氏的姑娘。父亲曾是阁老,兄弟中也有很多做官的。”

    周镇点头,道:“不仅如此,袁夫人的母亲,是舒城方家的姑娘,舅母则是庐江李氏的姑娘。舒城方家不仅在前朝出过忠士节妇,本朝更是子弟辈出,每隔几年就有人金榜题名,在北方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大族。庐江李氏是本朝才崛起起来的,却势头很劲,保和殿大学士、工部尚书就是袁夫人舅母的胞兄。

    “而二房的洪太太娘家虽然只出了个洪绣,可他们的母亲却是赛阳黄家的姑娘。赛阳黄家仅本朝就出过两位国子监祭酒。在江西籍官员中享有盛名。而江西又是官员最多的省份之一。”

    说到这里,周镇意味深长地看了周少瑾一眼。

    周少瑾明白过来。

    他们周家往上数好几代,自打有了族谱也不过只出了祖父和父亲两个进士。祖父官至四品知府,父亲目前也只是个四品官员……如果和前世一样,会在三品止步。

    周家和这些人家相比,是寒门!

    不过,父亲说这些做什么?

    她不安地挪了挪身子。

    周镇看着有些好笑。

    明明很聪明,却喜欢躲起来。

    这个小女儿,长得像庄氏,性情却一点也不像,反而是大女儿,长得像程氏,却和庄氏一样的性子。

    他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道:“女孩子家,没有个好出身就得有个好名声,才可能嫁个好人家。如果你生母在世,我何必把你们姐妹放在程家?就凭你母亲和我,怎么也能给你们姐妹找个如意郎君。偏偏你母亲去得早……关老安人守节多年,若是在商贾之家,早就请朝廷下令表彰了。不过程家是正经的读书人家,不屑用这样的名声为家族锦上添花罢了。你们姐妹跟着她,我在外做官,也就放心了。”

    周少瑾默然。

    程家既有忠义之名,外祖母更是节妇,她们姐妹在这样的人家长大,谁也不会怀疑她们的品行。而程家的女孩子又少,所以姐姐虽然是程家的外孙女,生母早逝,但因是跟着外祖母长大的,由程泾做主,也能嫁到像镇江廖氏这样的人家去做宗妇。

    而父亲的打算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周镇看她一副霜打茄子的模样,忍俊不禁地站起来摸了摸她的头,柔声道:“怎么?你还想跟着父亲去任上?”

    “嗯!”周少瑾忙不迭地点头,道,“我不像姐姐……我要是嫁到像廖氏那样的人家,应付不来!”

    什么事都要试试才知道,怎么还没有开始就说自己不行吗?

    周镇见女儿清澈的目光中满是忧郁,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每个人都不一样,也许少瑾真没有初瑾的心性,更适应嫁个普通的人家。

    英雄不问出身。

    并不是每个世家子弟最后都能拜相入阁。也并不是所有寒门子弟与内阁首辅就无缘。

    也许,找个寒门出身、人口简单的士子更符合小女儿!

    周镇心中一软,温声道:“不是还有两年吗?若是你还是想跟我去任上,等你姐姐出了嫁,我就派人把你接过去。”

    周少瑾喜不自胜。

    周镇看着也忍不住高兴起来。

    周少瑾要和父亲拉勾:“就这样说定了!”

    “好!”周镇和小女儿拉勾,“我们就这样说定了。”

    周少瑾欢天喜地的出了书房。

    周初瑾问她:“爹爹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不告诉你。”周少瑾少有的活泼俏皮,道,“你不也不肯告诉我。”

    “你这小丫头片子!”周初瑾要拧周少瑾的鼻子。

    周少瑾嘻嘻躲开,道:“你告诉我爹爹跟你说了些什么,我就告诉你爹爹跟我说了些什么。”

    “你想得美!”周初瑾不依,继续去拧周少瑾的鼻子,“就算你不告诉我,我也有办法让爹爹告诉我。”

    “那你去找爹爹问好了!”周少瑾一点也怕,笑着跑开了。

    周初瑾生气地踩着脚。

    周少瑾的笑声像银铃般落在院子里。

    在书房做针线的李氏若有所思。

    等到第二天周镇受同窗之邀去了秦淮河,李氏拿了小孩的衣衫来找周少瑾。

    “昨天听二小姐的话就知道你是个女红的高手,”她拿了个花样子给周少瑾看,“你觉得我在衣袖和衣摆镶上这样的芽边怎样?”

    周少瑾觉得挺好看,笑道:“太太不妨试一试。”

    李氏笑盈盈地点头,说起了兰汀:“……她听说我们要回金陵,高兴得不得了。不曾想老爷把她留了下来,让她随着我们的箱笼一起去保定。不然她也能见见大小姐和二小姐了,到庄姐姐的坟上给庄姐姐磕个头了!”

    若是没有前世的那些事,周少瑾肯定不会多想。可有了前世的那些事,李氏的话让她不由多想。

    她心生警戒,笑道:“等太太生了弟弟,再带了她回来祭祖也不迟。到时候她一样能见着我们。”

    “我也是这么想的。”李氏笑道,“就怕兰汀心里不舒服。她常和老爷说起当年庄姐姐是怎么待她的,我想,庄姐姐不在了,这么多年来,她心里肯定很难受。我想跟老爷说一声,等我们到了保定,让人护送她回来一趟,给庄姐姐扫个墓,也好全了她的一片孝心。不知道二小姐觉得妥否?”

    也就是说,兰汀打着母亲的旗号和李氏争宠,因兰汀是母亲留给父亲的人,她又不能处置,所以想借了自己的手收拾兰汀啰?

    周少瑾笑道:“家里的事我一概不管的,这得问我姐姐。”

    ※

    没想到有人会打赏我灵兽蛋,还一下子两枚。谢谢“cadysst”和“紫宵12”,我很像很少收到灵兽蛋,从前看见别人的都只默默敲键盘的份,今天自己也有了……o(∩_∩)o……不过,据说蛋到灵兽蛋是要加更的……按照时间顺序,我今天先给“cadysst”的灵兽蛋加更……肯定要到半夜,大家别等……

    ※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