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零五章 祭祖
    女儿出了阁就是别人家的人,儿子却是要支应门庭,当家作主的,自然会和继母产生不可调和的利益冲突。

    因此李妈妈也觉得自家小姐应该忍着,等到两位小姐出了阁就好了。

    她来之前也做好了心理的准备,不管周家两位小姐是怎样的脾性,就是唾沫星子都吐到她的脸上,她也得笑着、忍着、无怨地敬着两位小姐。

    不曾想两位小姐都是大家闺秀,说话行事无一不大大方方的,客客气气的。难怪老爷愿意把小姐嫁进来——就凭两位小姐的这气度,比通常的举人、进士家的小姐还要有涵养。这让她不由生出几分感慨来。

    而李氏听了李妈妈的话,忙道:“那是自然。只是也不知道两位小姐都喜欢吃些什么?你等会去问问马富山家的,她常年和两位小姐打交道,周家最熟悉两位小姐的,恐怕就是她了。”说着,她想了想,道,“你过去的时候再带两根金簪子过去,礼多人不怪。”

    这门亲事,李家非常的满意。仅陪嫁,就有两万两银子,更不要说李父每年还贴补李氏三千两银子的私房钱——李氏手里从来不缺银子,这次回来,仅赏人的银锞子,她就铸了五百两银子。

    李妈妈会意,去了马富山家的去处。

    因而等到周初瑾和周少瑾都安顿好,盥洗一番之后,厨房那边送了冰糖雪梨过来。

    “厨房里说了,”端冰糖雪梨进来的春晚道,“今天太晚了,做其他的怕两位小姐不克化,明天晚上换莲子百合红豆羹。”

    周初瑾点了点头。

    周少瑾端起碗就喝了几口。

    她这几天正感觉嗓子有点干。

    冰糖雪梨清甜,温度适中。

    “好喝!”周少瑾赞道。见姐姐坐着没动,道:“姐姐也快喝,等会凉了就没现在这样好喝了。

    周初瑾一指就点在了周少瑾的额头上。嗔道:“真是个傻丫头,白长了副聪明的面孔。”

    咦!

    周少瑾有十几年没有听到姐姐这样说她了。

    前世。她若是做错了什么事,姐姐总会这样的说她。

    这次她又做了什么错事?

    周少瑾把今天的事仔细地回忆了一遍,除了到二房的时候她有点像乡下人进城似的在二房到处看了看,她好像没做错什么啊!

    周初瑾见她还是一副不明不白的样子,叹气摇头,又见屋里除了给她们铺床的持香没有旁人,遂低声道:“你想想,我们这才刚回来。厨房里就知道我们平日里都用得些什么,如果说太太没有跟着父亲回来,马富山家的主事,这也不稀罕,可如今太太跟着回来了,马富山家的做不了主,厨房里却反应这么快……我们家这位新太太,只怕不简单。”

    周少瑾放了碗,笑道:“姐姐且放宽心,只要父亲向着我们。太太就不会生事。就算是生事,凭我们两人,难道怕她不成?说不定太太只是想和我们好好相处呢?家和万事兴。有谁愿意家里鸡飞狗跳墙的。她对我们好,我们承她的情就是了。以后姐姐去了镇江,我也最多在家里呆个两、三年,想必太太是个明白人。”

    周初瑾听得愣住,然后笑了起来,道:“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假傻。你说得对,反正我们只和她相处几天,大家面子上过得去就是了。免得父亲伤心。”

    “正是,正是。”周少瑾笑盈盈地催周初瑾喝冰糖雪梨。“这冰糖很好,说不定是太太从南昌那边带过来的呢!”

    周初瑾喝了一口。甜而不腻,的确是上好的食材。

    她吩咐持香:“我记得外祖母让大舅舅给我们装了两盒苏式点心回来的。你去送给太太。说我们姐妹谢谢她。”

    持香笑着去了。

    周少瑾和姐姐漱了口,就歇下了。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就被马富山家的叫醒了:“要去祭祖,两位小姐可别迟了。”

    周少瑾和周初瑾起来穿衣。

    周镇的祖父在金陵城东的青龙山脚下买了块墓地,把自己曾祖父母、祖父母、父母的坟都迁了过来,也算是周家的祖坟了。

    她们得先坐轿子到白下桥,再坐船从燕雀湖到青龙山。

    用过早膳,天已经亮了,周少瑾和姐姐去书房给父亲和李氏请安。

    周镇早已准备好了,在书房前的花圃一面和马富山闲聊,一面等着她们姐妹。看见她们姐妹,顿时就笑了起来,道:“你们穿得这么多,等会小心热。”

    现在已是早晚凉爽,中午热的天气了。

    周少瑾姐妹一个穿着了青莲色四柿纹的褙子,一个穿了月白色忍冬葡萄纹的褙子。

    周初瑾笑道:“妹妹身子弱,受不得凉。我们还带了比甲,中午热的时候就换上。”

    周镇点头,道:“来,我有东西送给你们两姐妹。”

    周少瑾和姐姐跟着周镇去了书房。

    周镇拿出两个小匣子,黄梨木雕花,十分的精美。

    周少瑾想到昨天李氏送给她和姐姐的见面礼——一套红宝石的首饰,一套蓝宝石首饰,不由道:“这是什么?”

    周镇目光中闪过一丝狡黠,道:“你们猜猜看!”

    像个顽皮的大孩子。

    周少瑾突然间觉得父亲很可亲,刹那间拉近了距离。

    她轻轻地掂了掂盒子,想了想,沉吟道:“难道是一方印章?”

    前世,她不知道听谁说过,父亲好像有点喜欢收集印章,而且擅于篆刻。

    周镇见她歪着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和庄氏想事情的时候一模一样,已是十分的欢喜,又听她猜对了,想到庄氏生前喜欢金石古玩,心里更是高兴。一把将周少瑾抱了起来,道:“你这鬼机灵,什么也难不住。的确是方印章。是我给你和你姐姐刻的,一方印着端仪。一方印着希妍。给你们以后用。”

    周少瑾两世为人也没有被人这样抱起来过,她身子僵直,红着脸,一动也不敢动。

    好在周镇很快也感觉到了不妥。

    少瑾已经十二岁了,不是二岁。

    他把周少瑾放下。

    周初瑾看着嘻嘻笑,欢欢喜喜去开了匣子。

    鸡血石印章,鲜艳的沁色像泼上去似的,雕着祥云印钮。用秦隶刻着“端仪”两个字,字迹浑穆雄奇又婉通流畅,不管是印章还是篆刻都非凡品,十分难得。

    周初瑾非常的喜欢,连声向周镇道谢,拿在手里看了又看。

    周少瑾那枚和周初瑾的一样,不过是雕着“希妍”两个字。

    她不太喜欢鸡血石,觉得颜色红得像血,有点骇人,但那印章正正方方不过三分。长却有两寸,让她想起廖章英挂在身上的那方私章,觉得要是自己哪天也像廖章英那样出了字帖。就用这方私印盖在字帖上也是挺不错的,也高高兴兴地向父亲道了谢。

    马富山家的走了进来,道:“太太已经用过早膳了。”

    周镇就道:“那我们就启程吧!”

    马富山家的去传话,周镇就领着两个女儿出了书房。

    李氏由李妈妈扶着站在庑廊下,见周镇父女三人过来,忙上前给周镇行礼。

    周镇扶住了李氏,没让她行礼,道:“没有外人,你不必客气。”

    李氏笑着应是。和周少瑾姐妹打了招呼,低眉顺目地跟在周镇的身后。去了轿厅。

    周镇常年在任上,周家虽然有顶轿子。很多年没用,已年久失修,他原本想雇几顶轿子,程沔却已经想到,体贴提出让九如巷的轿子送他们去来返。

    马富山给那些轿夫打了赏。

    周镇就问周初瑾和周少瑾:“你们是坐一块还是各坐各的?”

    “自然是坐一块!”姐妹俩异口同声地道。

    周镇又笑了起来,吩咐马富山:“把我昨天让你准备的攒盒放到大小姐和二小姐的轿子里。”

    马富山家的笑着应是。

    她们上轿子。

    等起了轿,周少瑾打开攒盒,有酥糖、冬瓜条、蜜枣、米糕、福柿、玫瑰饼……满满一攒盒,全是齐芳斋的东西。

    周少瑾觉得父亲真心……很不错。

    她撩了轿帘朝前望。

    父亲的绿呢轿子一晃一晃地走在前面,却让她觉得很安心。

    上了船,周镇指着沿途的风景给她们讲些典故,不仅周氏姐妹,就是李氏也听得津津有味。

    周少瑾就问父亲:“昨天您去长房的时候见到池舅舅了吗?怎么他下午没有过来用晚膳?”

    周镇有点奇怪小女儿会问起程池,但他转念想到小女儿这些日子都在寒碧山房里抄经书,想必和程池接触得很多。倒也没有多想,笑道:“见是见到池四爷了,不过池四爷好像很忙,我和他说了几句话就告辞了,倒没有想到你们会在长房呆那么长的时间。听说还见着郭老夫人了?”他有意在李氏面前抬举女儿,笑道,“郭老夫人好几年前就不会客了,看样子我这次回来是沾了初瑾和少瑾的光啊!不然哪有这么好的船坐?”

    她们坐的船也是程家的。

    周初瑾看出了父亲的用意,抿着嘴笑。

    周少瑾却想着程池为什么没有参加嘉树堂的宴请,只是父亲没有明确的告诉她,她也不好再问……难怪前世程池像个隐形人似的,她在程家住了十几年却从来没有碰见过他。

    难道他也不祭祖?

    周少瑾想着,一阵汗颜。

    程家祭祖,好像与她没有关系,她自然不知道程池出现了没有?

    待到祭完祖,已过了午时,周少瑾等人在船上草草的用了午膳,回到金陵城已是夕阳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