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一百零四章 回家
    暮夏初秋,涵秋馆的荷花已经过了花期,但桂花树油绿色的叶子间缀满了初露黄色的花苗,给人四季更迭,常开不败的欣欣向荣之感。

    李氏不住地称赞。

    沔大太太笑道:“你可能多留些日子?等再过几天,这些桂花就全都开了,说是十里飘香也不为过。”

    李氏可惜道:“我也想。可保定知府出了贪墨案,已被押解进京。如今保定府的大小事务都由同知打理……”说到这里,她目光微转,见服侍的丫鬟婆子都远远地跟着,只有周少瑾姐妹在她们的身边,她想了想,压低了声音,道,“据说这件事涉及几位皇子,朝廷不日会派了特使过来,皇上的意思,是保定府还有和前任知府狼狈为奸的人,让老爷快点赶过去,好配合着特使主持大局,清理政务。我们家老爷也是没办法了。”

    涉及的事级别太高,沔大太太不好说什么。

    一行人到客房。

    沔大太太笑道:“你就在这里歇会。等老爷那边事完了,我再来叫你。”说完,她的目光落在了周初瑾和周少瑾的身上,顿时有些迟疑起来。

    按道理,李氏是周初瑾和周少瑾名义上的母亲,她们俩姐妹应该在这里服侍李氏才是。可李氏是继弦,还是商贾出身,一本读小说 又如此的年轻,比周初瑾大不了几岁,她把周初瑾和周少瑾供着手上养大的,实在是舍不得端庄大方的周初瑾和娇滴滴的周少瑾在李氏面前伏低做小。

    还好李氏是个聪明的。忙笑道:“那大小姐和二小姐也去歇了吧?我这里有李妈妈服侍就行了。”她问沔大太太,“等会大小姐和二小姐也和我一起去拜访各房的老安人、太太和奶奶吗?”

    沔大太太没打算让周初瑾和周少瑾去服侍李氏,但之前关老太太说过,这是礼数,不能缺了礼数让别人对她们姐妹有机可乘。她只好道:“要跟着去的,正好帮你认认人。”

    李氏笑道:“我看我自己去就行。中午一直陪着我,晚上还有晚宴要准备,大太太这边也要人帮忙吧!”

    她的识趣让沔大太太的笑容更亲切了:“那我就把她们姐妹留下来好了!”

    周少瑾听了却另有打算。她笑道:“可也不能让母亲一个人去。我看姐姐留下来,我陪着母亲去各房请安好了。”

    周镇会不会觉得四房厚此薄彼?

    沔大太太还有些犹豫。

    李氏笑道:“那好,就请二小姐陪我一起去各房请安好了。”

    周少瑾见大舅母并不是十分愿意的样子。索性笑道:“我年纪最小。我不跑腿谁跑腿?姐姐还是留在家里,我跟着大舅母和母亲去给各房的长辈们请安。”又道,“我想吃炸藕丸子,姐姐记得让厨房里给我做一份。”

    一副想跟着长辈出去玩的小孩子模样儿。

    大家都笑了起来。

    周初瑾保证:“你放心。忘了什么也不会忘了你点的炸藕丸子。”

    众人又说了一会话。周初瑾跟着沔大太太去了上房。周少瑾则在李氏的隔壁歇了。

    李妈妈十分殷勤地拿了吃食过来:“这是齐云的酸枣糕,江南的特产,太太路上做零嘴吃的。味道很好,太太特意让奴婢拿些过来给二小姐尝尝。若是好吃,太太再让家里给您带点来。二小姐也可以送些各房的太太小姐们。”

    李氏是南昌人。

    周少瑾笑着道了谢,只觉得这李妈妈待她未免太热情了点,却也没放在心上,送走了李妈妈,睡了个午觉,陪着李氏、沔大太太和周镇、程沔碰头。

    周镇看见周少瑾颇有些惊讶。

    李氏一副怕周镇误会的样子,忙道:“大小姐跟着大太太学管家,如今已经能自己应付了。大太太等会要陪着我,所以就请大小姐留下来主持晚上的家宴。”

    周镇释然,高兴地点了点头,问周少瑾:“你等会想去哪里玩?”

    好像她跟着李氏就是想去各房串门似的。

    周少瑾笑道:“爹爹这话好生奇怪,我自然是跟着大舅母和母亲了!”

    周镇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他嘿嘿地笑,先去了长房。

    长房大老爷和二老爷,甚至是程许都不在家,接待周镇的是程池。

    两人会面是怎样一副情景,周少瑾不知道,她跟沔大太太和继母先去了袁氏那里。

    袁氏把她好好地表扬了一通,然后带着她们去了寒碧山房。

    刚刚走近院子,正和几个小丫鬟踢着毽子的小檀就丢下同伴跑了过来。

    “夫人,二小姐!”她的脸红扑扑,脸上闪烁着愉快的光芒,曲膝给袁氏等人行礼。

    周少瑾笑着和她点头。

    翡翠和碧玉已得了信,迎了过来。

    “夫人,二小姐,沔大太太。”两人笑着和她们打招呼,服侍她们进了正房。

    郭老夫人一身藏青色的焦布比甲,花白的头发整整齐齐地绾了个圆髻,只戴了两只碧玉簪。

    等她们行过礼之后,郭老夫人请她们坐下来喝茶。

    沔大太太和李氏都上的是明前的龙井,袁氏上的六安瓜片,周少瑾上的是老君眉。上果盘的时候,那小丫鬟冲着周少瑾笑了笑,特意把放着甜瓜的那一面摆在了周少瑾的身边。

    周少瑾就朝着那小丫鬟微笑。

    郭老夫人和李氏寒暄起来,李氏就提到现任的江西教喻,是金陵人,和周镇的关系很好。郭老夫人就问是谁,李氏就说起对方的履历来,郭老夫人想了想,竟是熟人:“……我弟弟的学生。他是举人出身,所以我记得。”

    郭老夫人只有一个弟弟。举人出身,郭父去世后,他就接手郭父的私塾,收多是寒门子弟,考中举人、进士的虽然凤毛麟角,却因不讲门第出生,入学的人很多,是金陵城学生最多的私熟,不比顾家的学院,非秀才不收。也不比程氏的族学。只收程氏亲戚朋友、门生故旧推荐的学生,因而在金陵城的百姓中有很高的声望。

    李氏趁机就和郭老夫人攀谈了起来。

    郭老夫人有意抬举她,笑着听她说着江西官场的事。

    听到一半,她顺手把面前的果盘推了推。

    碧玉会意。轻手轻脚地出去。端了一小碟子甜瓜放在了周少瑾的面前。

    周少瑾又羞又窘。

    她听着实在是无聊。所以看着大舅母没有客气地吃了块桔子,她也跟着叉了几块甜瓜吃。没想到郭老夫人居然看着她,还让碧玉另给她专程又端了一小碟进来。她抬头。见郭老夫人正和李氏说着话,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低了头,捻着手里的牙签。

    李氏来前周镇曾经跟她说过九如巷程家,对于长房这位生养了三个两榜进士的老太太,她是心存敬畏的,进门之后自然是耳听八面,眼观六路,亲眼看见郭老夫人怎么宠溺周少瑾的,她暗暗吃惊,等回到周家,她在更衣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把郭老夫人怎么对周少瑾的事告诉李妈妈,并道:“你可都打听出来了些什么?”

    李妈妈也有些讶然,道:“我只听说二小姐得了长房郭老夫人的青睐,帮着郭老夫人在抄经书,却不知道郭老夫人如此的喜欢二小姐。”

    李氏的神色就有些恍惚。

    她想起去二房。

    不同于在长房的轻松,周少瑾显得有些紧张。

    她不仅仔细地打量了二房一番,而且对二房的识大奶奶客气中带着几分疏离,不同于在三房的沉默和五房的冷漠,好像带着几分有意和二房亲近的意思。

    九如巷程家,周氏两姐妹,可远比自己想像的要复杂的多!

    她捏着梳子手有些用力,指尖发白。

    李妈妈就小声地提醒李氏:“你看,要不要吩咐仆妇给大小姐和二小姐送些甜点消夜?”

    在程家用过晚膳之后,周少瑾姐妹就随着她们回了平桥街的周家,周镇却把上房让出来给了周少瑾姐妹歇息,她和周镇歇在了书房。

    看得出来,周少瑾姐妹对这样的安排非常的惊讶,李氏却隐隐有点明白,这是庄氏住过的地方,丈夫是想继续保留着……所以她不仅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还乖顺地劝周氏姐妹:“你父亲既然回来了,少不得要和同窗朋友聚聚,我和你父亲住在书房,也方便些。”

    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周初瑾是从心里喜欢这样的安排的。

    这是她和庄氏,妹妹住过的地方,家里的陈设也都保持着庄氏在的样子。她还记得,庄氏刚生病的时候,父亲在书房里歇息,她和妹妹就在这里陪着母亲。父亲这样的安排,就好像母亲还在世似的,只是有事被绊住了,她要带着妹妹先歇息似的。

    她笑着向父亲和李氏道了晚安,拉着周少瑾就去了上院,指挥着丫鬟婆子开了箱笼,布置陈设。

    周镇笑着摇了摇头,再看李氏,目光就比平时多了几分温和,柔声地道:“你这几天也跟着辛苦了,早点歇息,我和马富山、李长贵说几句就过来了。”

    李氏安静贤淑微笑着称“是”,由李妈妈扶着到了书房。

    李妈妈替自家的小姐委屈,可她却是一点也不敢表露。

    当初和周家结亲的时候周镇就说过了,他是成过亲的人,娶妻一是为了子嗣,二希望能善待他前面的两个女儿。当时自家老爷和太太可都是点了头的,甚至做好了准备把周家的两位小姐接到任上供起来,不曾想程家不放人,自家小姐这才没有进门就给人当娘。不过,若周镇前面的妻子留下来的是两个儿子,或是其中一位是儿子,只怕自家的老爷和太太也没有这么爽快地把小姐嫁过来了。

    ※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o(∩_∩)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