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九十八章 袁氏
    程诰听着沉思了半晌,无奈地道:“也只能这样了。,,柏叔父死得早,柏大太太又是个不管事的人,家里的事全由相卿说了算。他如今有了功名,是秀才,在外面也被人尊称声‘老爷’了。我们去找他理论,一来没有证据,二来也未必有用。请了家里的长辈出面,我们是嫡支,他们是旁支,传了出去,不免有持强凌弱的嫌疑,最好的办法,就是请宗房出面。不过,我们去跟袁夫人说,好吗?总感觉像是告状似的!”

    程诰从小就被祖母和父亲教导,自己的事自己解决。

    “有什么不好的?”周少瑾咬着牙道,“他们闹出来的事,难道还要我们给他们收拾残局不成?不过,”她低声叮嘱程诰,“你再去和许表哥谈谈,把这些厉害关系都说给他听,他要是还无动于衷,你就来告诉我。我只有请袁夫人出面了。”

    程诰点头,去族了学。

    周少瑾回到嘉树堂。

    程笳正抱着关老太太的胳膊撒着娇:“……少瑾是您的外孙女,我就不是您孙女了。你去跟我娘说一声呗!我娘她最尊重您了,只要是您说的话,她都会想了又想的。我真的不想嫁给那个什么良国公世子做续弦,何况他们家对媳妇那么无情。”

    关老太太被她摇得头都晕了,心里也怜惜起程笳来,道:“现在不是八字还没有一撇吗?等到你娘真的下定了决心把你嫁过去的时候,我再去帮你说项也不迟。”

    “等到我娘下了决定。”程笳眼泪都快要出来了,“恐怕到时候已经晚了!”

    “不晚,不晚。”关老太太笑道,“还有长房的池四爷呢!良国公府既然想和程家结亲,不跟池四爷知会一声是说不过去的。”

    程笳眼珠子乱转,有些心不在焉地道:“真的吗?有池四爷就行了!”

    “我还骗你不成?”关老太太笑道,“结亲,可是结得两姓之好。你就放心好了。”

    程笳甜甜地笑,端了关老太太手边的茶盅:“叔祖母,笳丫头给您敬茶。”

    关老太太嗔道:“就是一张嘴!”但还是高高兴兴地接了茶盅。

    程笳就跑到关老太太身后给关老太太捶肩膀。

    关老太太呵呵地笑。道:“好了。好了,和少瑾去玩吧!再给你这么捶几下,我这把老骨头就要散架了。”

    程笳嘻嘻地笑,屈膝给关老太太行礼。和周少瑾、周初瑾姊妹一起出了上房。

    周初瑾交待了她们几句“不要贪玩”、“注意安全”之类的话。去了涵秋馆。周少瑾和程笳则回了畹香居。

    程笳靠在床上看书。吃瓜果,周少瑾和施香几个给周镇夫妻赶制衣裳。

    有三房的人过来,说:“大太太让大小姐快点回去。姑姑还等着教大小姐规矩呢!”

    程笳丢了苹果核,道:“你回去跟大太太说,这边二小姐留了我午膳,我午膳过后再回去。”

    那婆子不敢强求,苦笑着告辞了。

    周少瑾趁着烧熨斗的时候和她道:“你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还是回去和泸大舅母说明白的好。”

    程笳不以为然,道:“反正也说不明白了。我这样,她至少知道我的决心。”

    周少瑾两世为人也没有任性的时候,她任由程笳胡来,自己做自己的事。

    快午膳的时候,姜氏亲自过来把程笳“接”走了。

    周少瑾笑着把程笳送走,用了午膳就去了寒碧山房抄经书。

    过了两天,程诰面色铁青地来见周少瑾,告诉她:“你还是想办法告诉袁夫人吧!我嘴都说干了,他竟然觉得我是无中生有……真是……”

    他气得在屋里走了两个来回才消气。

    周少瑾很是恼火,想了想,去蕴真堂。

    但她没有进去,而是在附近徘徊了半晌,转身回了畹香居,到了下午,则依旧去寒碧山房抄经书。可她的经书抄到一半的时候,院子里有了动静。

    小檀告诉她:“夫人过来拜访老夫人。”

    周少瑾点头,不动声色地继续抄经书。

    不一会,袁氏只带了一个捧着东西的丫鬟笑着走了进来。

    “少瑾,在抄经书啊!”她热情地和周少瑾打着招呼。

    周少瑾恭敬地站了起来,喊了声“夫人”,吩咐施香上茶。

    袁氏也没有和她客气,坐了下来。

    跟她进来的丫鬟就把手上两个用红丝绑着的纸匣子放在了旁边的茶几上。

    袁氏指了纸匣子,笑道:“我前两天去刘家吃喜酒,正巧路过齐芳斋,见她们家新出的什锦点心做得不错,就带了几匣子回来。这是给你和你姐姐的,你们尝尝味道如何?”

    周少瑾笑着道了谢。

    袁氏带来的那丫鬟就朝小檀和施香使了个眼色,退了下去。

    小檀犹豫片刻,跟着退了下去。

    施香却像没有看见似的,依旧在屋里服侍着。

    袁氏看着,眼底闪过一丝欣赏,笑道:“少瑾,我听婆子说,你昨天去了蕴真堂,可是有什么事?怎么没有进去?”

    周少瑾紧紧地捏着茶盅,很慌张的样子,欲言又止。

    袁氏的表情就更和缓了。

    她笑道:“什么事竟然连舅母也不愿意告诉?要不,我去问你姐姐?”

    “别,您别问我姐姐。”周少瑾捏着茶盅的指甲发白,神色也更慌张了。

    “少瑾,”袁氏就拉了周少瑾的手,柔声道,“这里也没有别人,你有什么话直管跟我说就是。”

    周少瑾眼圈一红,像受了很大的委屈终于有了个能说话的人似的。哽咽着让施香退了下去,眼泪簌簌地就落了下来,道:“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好?”

    袁氏面色一冷,又很快地变得和煦起来,笑道:“是不是你许表哥……”

    “不是,不是。”周少瑾忙摇了摇头,道,“是,是辂表哥。”

    “程相卿?”袁氏愕然。

    这关她什么事?

    她还以为是程许想着法子缠着周少瑾。周少瑾没有办法了。来找她解围又不敢声张,不敢明说,这才借故来和周少瑾说体己话的。

    袁氏道:“他怎么了?”声音里带着些许意兴阑珊。

    周少瑾像是没有意识到似的,喃喃地道:“他。他说许表哥为了我。为难他……”

    袁氏一听。勃然大怒,头发都要竖起来:“他真这么说?是谁告诉你的?”

    周少瑾道:“是,是诰表哥告诉我的。他让我再也不要理许表哥和辂表哥了……还说。许表哥明明知道,也不阻止……我想让你跟许表哥说说……许表哥是案首,他的话,辂表哥肯定会听的……”

    袁氏觉得自己的肝都是疼的。

    可此刻却不是发脾气的时候。

    周少瑾像个琉璃似的,一不小心就会碎了。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尽量地让自己的声音温和些,道:“少瑾,这件事你做得对——你许表哥犯了错,你就应该来告诉我。我会说你许表哥的。你也别害怕。以后程相卿肯定再也不会这么说了的。”

    周少瑾点头,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声音也变得欢快起来,道:“我,我谁也不敢说,怕别人听信了辂表哥的话,说许表哥欺负他……许表哥的学问那么好,怎么会做这种事呢?”

    “不错。”袁氏笑着点头,道,“你许表哥的学问那么好,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周少瑾听了,脸上露出浅浅的笑意。

    袁氏看着心中跳了跳。

    这周少瑾,长得可真像庄氏,都漂亮的不像真人似的。不知道她的命运会不会也像庄氏,早早的就病逝了……

    她心里突然泛起些许的同情来,声音变得更柔和了,道:“你安安心心的抄经书,以后有什么为难的事不好跟你外祖母和姐姐说,就来找大舅母,大舅母为你做主。”

    周少瑾羞涩地笑,向她道了谢。

    袁氏又和她说了几句话,这才离开佛堂。

    周少瑾长吁了口气,瘫坐在了太师椅上。

    施香担心地道:“袁夫人都和您说了些什么?”

    “没事,没事。”周少瑾却答非所问,如劫后余生般疲惫地呢喃道,“原来袁夫人也不是铁打的金刚,只要用对方法,一样很好说话。”

    施香没有听清楚。

    周少瑾笑着坐了起来,大声道:“好了,我们快点把经书抄完,好抄我自己的《阿弥陀佛经》,然后跟着老夫人去普陀山。”

    施香嘻嘻地笑。

    周少瑾这才发现自己背心湿漉漉的。

    她忙叫了施香打水进来服侍自己换件衣裳。

    袁氏却满身是汗地回到了蕴真堂,人还没有站定,已怒不可遏地对身边的婆子喝道:“去,给我把那小畜生叫来!圣贤书,他可真是白读了!我把他当眼睛珠子似的供着,他倒好,心甘情愿地给别人糟蹋。就他这样,还想青史留名?我看,他能从翰林院里走出来就不错了……”

    丫鬟婆子个个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敢吭声。

    袁氏的茶盅就摔在了漫地的青石上:“怎么,你们连我的话都听不懂了?”

    丫鬟们瑟瑟发抖。

    袁氏的乳母厉氏小心翼翼地上前,柔声地说了句“我这就去喊大爷”,轻手轻脚地退了了下去。

    袁氏贴身的丫鬟这才敢重新沏了杯茶捧上。

    袁氏喝着茶,心绪渐渐平静下来。

    树不剪枝长不直。

    看样子,她得伸伸手了。

    姐妹们,你们在干嘛?

    写文的日子,圣诞节,春节,情人节……都与我无关,我的日子里只有双更、单更……呜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