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九十六章 说穿
    周少瑾的手又绞在了一起。

    她担心地道:“可泸大舅母那里……”

    程池强忍着才没有抚额,他道:“那也得程证答应才行啊?”

    程证答应?

    他为什么不答应?

    周少瑾突然就明白过了。

    程证是士子。士子以科举取仕,攀上皇亲国戚又有什么用?难道还指望着亲家能在仕途上助上一臂之力不成?皇上最忌讳皇亲国戚参与朝政了,所以驸马们都只能拿干禄在家里玩……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啊!”她目光如星,面庞隐隐发光,“三房还指望着证表哥金榜题名,光宗耀祖呢!如果程笳嫁了朱鹏举,还是个续弦,仅言官的唾沫星子就能把证表哥给淹死了……”想到这里,她如释重负,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兴奋地跳了起来,“我这就去告诉笳表姐去……反正不管朱鹏举是看中了谁,都是娶不成的!”她说着,又有些不确定起来,迟疑地问程池,“池舅舅,我,我爹肯定也不会答应的吧?”

    就算她爹爹答应了,四房的外祖母和大舅母也不会答应的吧?

    万一,如果万一他们都应答了,她能不能求池舅舅把这件事给搅黄了?

    后面这句话,她不敢问,怕交浅言深,得到的是个完全相反的答应。

    这种事,他怎么敢肯定?

    可看着周少瑾那小心翼翼的样子,他心中微酸。倒不好打击她,笑道:“应该不会吧!”

    周少瑾就笑了起来。

    她眉眼弯弯地笑着屈膝蹲身给他行了个福礼,道:“池舅舅,那我就先走了。我改天再来谢谢您!”然后像只欢快的小鸟般脚步轻盈地离开了小清音阁。

    程池愣住。

    就这样走了……她对他所说的话就这样的深信不疑?

    程池目露困惑,望着隐隐的青山树林,半晌都没有说话。

    怀山低着头,嘴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缝,肩膀却轻轻地耸了两下。

    周少瑾一路往东,去了如意轩。

    程笳正要翻着三房小厨房里送过来的菜单,见周少瑾过来。她高兴地把她迎到了内室坐下。把菜单推到了周少瑾的面前,问她:“你就留在我这里用晚膳吧?我让翠环去嘉树堂说一声。你想吃什么?今天厨房里有水晶虾仁,蒸比目鱼,三杯鸡。松鼠鱼……我让翠环去厨房看看。别像上次似的。点了盘水晶虾,结果那是虾仁还没有河螺大……”她嘟嚷着。

    三房和四房不同,三房是每天由厨房上菜单子到各屋里点菜。四房是统一安排,像周少瑾姐妹和沔大太太那就是四菜一汤,程诰兄弟就是六菜一汤,关老太太是三菜一汤,周少瑾姐妹和沔大太太是两个人用饭,程诰兄弟是男孩子,饭量大,老太太吃得少,就减一道菜,一点也不浪费。

    长房好像又不一样,至少她那次在寒碧山房吃饭,不仅荤素搭配的好,好像厨子的手艺也特别不同,菜品特别的多,估计是讲究精细。

    周少瑾胡乱想着,点了点头,道:“我今天还真有事跟你说。就留在你这里用晚膳了。你让翠环去说一声。”

    从前她们也常在一起吃饭,不过是周少瑾留在如意轩吃饭的时候多,程笳去畹香居吃饭的时候少——四房的菜是早就定好的,三房的菜却是可以临时点的,如意轩就显得更自由自在。

    翠环笑着应“是”,不用程笳吩咐,就退了下去。

    程笳就拉了周少瑾上了胡床,悄声地问她:“你有什么事跟我说?”

    周少瑾就把自己送荷包试探阿朱的事告诉了程笳,但她把找程池的事瞒了下来,她心里不踏实,总觉长房、二房和三房的关系错综复杂,能不提程池,尽量不要提程池。

    程笳大惊失色,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问完,神色间却有片刻的恍惚,脸上一时喜,一时忧。

    周少瑾看着担心不已。

    金陵城的姑娘家,只怕多半都想嫁到良国公府去,做金陵城的第一夫人。

    可这件事,却由不得她做主。

    若是程笳也这么想,她就是想办法把程笳留了下来,程笳说不定还会觉得她断了她的幸福。

    她的语气不由缓了下来,徐徐地道:“我骗你做什么?不管那良国公府打的是什么主意,反正我是打定了主意,回去就和我外祖母商量……你想想看,就因为世子夫人没有生孩子,为了将来的子嗣打算,良国公府就不给世子夫人请封,这样的人家,就算是再显赫,我也不嫁!何况是去给人做续弦。”

    程笳不明白。

    周少瑾解释给她听:“不请封,就不能上族谱,以后续娶的夫人生下孩子,就是名正言顺的嫡长子。”

    程笳顿时打了个寒颤,忙道:“我,我也不愿意嫁过去。”说完,她眉头紧锁,又担心地道,“可若真是我,我母亲那里……”

    她目光清明,再也没有刚才的恍惚。

    周少瑾松了口气,心里暖暖的。

    这才是我的好姐妹。

    不会因那权贵就迷了眼。

    她不禁换了个方向,挨在了程笳身边坐下,说起了程证:“……他是要走仕途的,未必就觉得这是件好事。”

    说起耕读世家的事,程笳不需要周少瑾多说就听懂了。

    她不由紧紧地抱住了周少瑾,笑道:“少瑾,你还是我妹妹呢,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显得我像草包似的!”

    周少瑾听了脸上火辣辣的。

    池舅舅会不会也这么想她?

    他派人跟她说了两句,她还亲自跑过去问了两次。才把这件事弄清楚……在池舅舅眼里,自己只怕也是个草包……

    用过晚膳,周少瑾回了嘉树堂。

    沔大舅母和姐姐都还陪着关老太太说话喝茶呢。

    等她给长辈问过安,姐姐拉了她到身边坐下,嗔怪道:“既然留在如意轩吃饭,怎么不早说?饭都摆好了,你又突然差了翠环说不回来吃饭了!”

    前世,姐姐也曾这样唠叨她,她只觉得惶恐,今生再听。才发现这其中还另有深意。——姐姐这么先发制人地训斥她一番。外祖母和大舅母就不好再生她的气了。

    她挽了姐姐的胳膊嘻嘻地笑,撒着娇道:“我是有急事和笳表姐商量啊!”

    沔大太太看着她一副娇俏的样子,笑道:“小孩子家家的,能有什么急事?还商量呢?我看是在一起淘气吧?”

    从前大舅母可从来不曾和她这样的开玩笑。

    周少瑾眼睛微湿。把自己怎么在家里收东西。发现了两个应景的荷包。又怎么让樊刘氏送去了良国公府,回来又是怎么禀的……把程池告诫全说成是自己的发现,一股脑地全告诉了屋里的几个人。

    几个人又惊又喜。惊的是良国公世子正应了她们的犹豫。喜的是她们都瞒着周少瑾,周少瑾却能通过些许的蛛丝马迹猜到良国公世子的用意。

    关老太太拉了周少瑾的手对周初瑾感慨道:“这下你放心了吧!以后就算没有你处处看着,少瑾也不会过不下去了!她只是心底纯朴,有些事,不往那上面想而已,却并不傻!”

    周初瑾连连点头,眼中有泪光闪烁。

    周少瑾闻言心里咯噔一下,恨不得把自己说的话全都收回来。

    她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就算是再活十年,她也没办法像姐姐那样的精明干练……若姐姐真的不再管她了,她该怎么办啊?

    周少瑾下意识地就去拽姐姐的衣袖。

    可当那柔软的湖绸捏在她手中的时候,她心里又是一紧。

    自己重生的时候就发过誓,以后再也不要给姐姐添麻烦,换成自己保护姐姐,孝敬外祖母,大舅母,舅舅,父亲……怎么转眼间又把忘了!

    姐姐以后就算是不管她了,她还有两年,姐姐两年以后才出嫁,两年的时间,她肯定能管好自己的事的!

    周少瑾暗暗地握了握拳。

    关老太太问她:“……那笳丫头怎么说?”

    周少瑾笑道:“吃过饭,笳表姐就去找证表哥了。她说,与其打草惊蛇,和泸大舅母说得口干舌燥,还不如去和证表哥商量。要是再不行,就把这件事告诉二房的识表哥好了,识表哥肯定不愿意自己有个从妹嫁到良国公府做了续弦。”

    关老太太点头,笑着对沔大太太道:“别说,这两个小孩子还就真商量出了一个章程来!这个主意好。我们程家可丢不起这个脸。”

    沔大太太笑眯眯地点头,温顺地应“是”。

    周少瑾忙道:“外祖母,那,那我爹爹会不会……”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关老太太脸一沉,喝道:“他敢!看我不打断了他的腿。”

    周镇不管怎么说也是做父亲的,沔大太太怕关老太太这么说周少瑾姐妹脸上抹不开,忙笑道:“你们放心,你父亲最敬重你外祖母了,你外祖母既发了话,他不会不听的。”又道,“少瑾,这件事你不要管了,就当不知道,你外祖母和你沔大舅舅会为你做主的。”

    周少瑾直到此刻,才落下心来。

    随后在心里想:以后还是呆在家里的好。去了趟顾家,认识了个阿朱。认识了个阿朱,惹出了个朱鹏举,还好家里的长辈明理,这要是遇到那攀龙附凤的,她就是哭瞎了眼睛只怕也没用。

    她后怕不已。

    又想,还是池舅舅厉害。

    要不是他,自己恐怕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

    有机会,可要好好地报答报答池舅舅。

    姊妹们,今天的更新。

    ps:我发现我还是蛮勤劳的……o(n_n)o 哈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