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九十五章 是谁
    很快,南屏跟着清风疾步朝周少瑾走来。

    “二小姐,”她不安地道,“您怎么过来了?您找我有什么事?”

    周少瑾看了清风一眼。

    清风忿然地瞪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周少瑾拉住了南屏的衣袖,低声道:“南屏姑娘,我要见池舅舅……你别告诉我他不在。他若是不在,你不可能这么快就给又传话给我……就算是刚才他不在,此刻也应该回来了。我有很要紧的事,真的很要紧!”话说到最后,她言语间已不知不觉地有了些许哀求之意。

    南屏沉默了片刻,犹豫道:“那你在这里等我一会。”

    周少瑾连连点头,感激不己。

    南屏去通禀。

    周少站在门厅前,忐忑地等着。

    跑过来的时候一腔的热血,站在这里等候的时候,她却犹豫起来。

    如果池舅舅不见她怎么办?

    见了面不理她怎么办?

    她应该怎么才能打动池舅舅?

    周少瑾的手指绞在了一起。

    南屏匆匆走了过来。

    “二小姐,”她声音里带着几分让周少瑾不明白的诧异,“四爷说,让你去清音阁。”

    周少瑾不知道清音阁在哪里。

    她跟着南屏走。

    绕过一半截发新枝的老桂树,看见一个亭阁。

    灰瓦白墙,不过一阔,四面门扇镶着透明的琉璃,檐角挂着碗大的铜铃。门口挂着黑漆鎏金的匾额,龙飞舞凤地写着斗大的“清音阁”三个字。

    周少瑾长长地吁了口气。

    终于到了。

    她们走了快两炷香的功夫,她的脚都有些痛起来。

    这里应该是小山丛桂院的最里面了吧?

    南屏推开门扇。

    周少瑾看见了正在收拾凿刀等物的程池。

    她一眼就看见了个初具模样的琴身。

    难怪池舅舅不见客,原来他在制琴。

    周少瑾释然,心情莫名的松了下来。

    她上前给程池行礼。

    程池笑道:“你来了!这里乱糟糟,我们去外面说话。”

    亭阁里的确有点乱,木屑、木渣、刨花、木料满地都是,池舅舅的身上也满是木屑和木渣。

    周少瑾笑着应是,表情却微微一滞。

    她看见了集萤。

    凌乱的亭阁里,她冷艳的面孔像明珠。就算是一时间没有看见。过了一会也会被注意到。

    只是她此刻穿了件黑色的焦布比甲,大汗淋漓地颓然地瘫坐脏乱的地上,神色疲倦,目含惊恐。好像经历过什么大劫难似的。让周少瑾非常的不解。

    程池看着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既没有解释,也没有说明,拍了拍衣襟。径直走了出去。

    周少瑾也只好当没有看见,跟着走了出去。

    朗月和怀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一个沏着茶,一个端着桌椅,很快,亭阁的庑廊下就有了个坐的地方。

    程池将盛着热气腾腾的茶盅朝她推了推,笑道:“明前的碧螺春,你尝尝。”

    香味清冽,汤色清澈,回味生津。

    茶是好茶,可她哪有心思喝茶。

    想着自己就算有比干的心窍只怕在程池面前也不够看,她索性丢开那些虚头假脑的,直言道:“池舅舅,这茶很好,可我惦记着良国公府的事……来找您,也是为这件……那朱鹏举到底为什么会送这么贵重的礼物给我和姐姐、笳表姐?您让南屏人我带些话,是因为知道了什么吧?”

    她目不转睛地望着他,目如清泉,眉若远黛,神色间隐隐透着几分期盼,仿佛除了他,她再无所依。

    程池的心猛地就跳了一下。

    这傻丫头!

    朱鹏举突然变得殷勤备致,他就起了疑心。只是一来他不耐管这些,二来是朱鹏举到底有什么打算,他还有些摸不清楚,这才静待事态的变化。之后猜朱鹏举不是看中了周少瑾就是看中了程笳……程笳他不管,若是周少瑾,无依无靠的,好歹在寒碧山房里呆过,走了出去,在别人眼里就是他们长房的人……若她真和程嘉善有那么点小女儿的情愫,他怎么也要指点她两句……免得闹出什么让人难以收场的事来……就算是嫁去了良国公府,也不至于两眼摸黑,着了别人的道……

    谁知道这孩子却是个傻呼呼的。根本不知道顺着他的话去查一查。还大咧咧地跑到小山丛桂院来问他……

    想到这些,他就有些牙痛。

    他长这么大,生平可是第一次拙了眼。

    看上去这么聪明的小姑娘,竟然是个没心窍的。

    他只好让南屏把话给她说明了。

    她倒顺着自己提点去查了那礼物的来源,可落到实,还是跑到这自己这里来讨主意了,还威胁清风,不给她通报她就在门口大喊……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怎么就长了副朝露明珠般灵秀的面孔呢?

    程池在心里叹息,不由又看了周少瑾一眼。

    乌黑的头发不算浓密,却顺滑亮泽,大大的杏眼,眼角上挑,让她天生就带了几分妩媚之色,若不是目光清澈,只怕就成了别人所说的桃花眼。鼻子挺直秀气,嘴唇粉粉的,小巧红润,像花瓣似的,偏巧又生了张巴掌大的瓜子脸,衬得她娇娇柔柔的……不怪程嘉善和程相卿都追着她跑。

    若她是程嘉善或是程相卿,只怕也难过这美人关!

    程池就有些走神。

    程嘉善不是地不知道轻重的孩子,却为了周少瑾把程辂带到了自己的圈子里,原来不是打算让程相卿出丑就是想让程相卿知难而退的。谁知道程相卿却不简单,程嘉善不仅没能让程相卿出丑或是知难而退,还被程相卿一席长谈说得改变了心意,把那程相卿当成了朋友,有来有往起来……周少瑾若是嫁人,程嘉善且不说,相貌家世人品都足以相配,就是那程相卿也未必就不是个好人选。反倒是朱鹏举,受身份地位的限制,不仅仅帮不到周镇。而且还会因为和功卿之家联姻有了攀龙附凤之嫌。反而会让周镇的仕途受制,反而不是个好人选。甚至是程家都会有所牵连。

    可小姑娘家,通常都不会仔细地去想这些。

    只觉得良国公府是世代的公卿,嫁过去就有了超品的诰命。以后子孙后代。福泽延锦。什么都有了,什么心都不用操了,只等着荣华富贵就好……

    没有人语。风吹过来,树枝沙沙作响,四周一片寂静。

    程池的沉默,让周少瑾心里没底,她绞着手指头,不安地挪了挪身子。

    不属于清音阁常有的窸窣的声让程池回过神来。

    他看见了周少瑾绞在一起的指头。

    纤细,修长,白皙,指尖泛着淡淡的红,像上好的羊脂玉雕琢而已,她竟然能把几个指头乱七八糟的拧在一起,难道她就不痛?

    还是她的骨头还没有长成,所以特别的软?

    程池没有和周少瑾这种小姑娘接触的经验,念头在他的脑海里转了转就被抛在了脑后,他笑道:“若是朱鹏举看中了的是你……”

    他的话刚说出口,周少瑾已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脸色煞白,目露惶恐:“不会的,不会的,他肯定没有看中我……上次我在三支轩的时候见过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她身子都开始止不住地发起抖来。

    被朱鹏举看中了有这么可害吗?

    程池不解,却看得出周少瑾是真的害怕。他不由放柔了声音,道:“我只是说如果……”

    “如果也不行!”他的话再一次被周少瑾打断,“我不嫁给他……”她只要一想到有这个可能,就慌了神,道,“我爹爹说,八月份的时候会回来的,我爹爹肯定不会把我嫁给他的……对,我还有爹爹给我做主,他老人家肯定不会把嫁给他的……”她喃喃地道,与其是在说给程池说,不如说是说给自己听,给自己打气。

    周镇只要脑子没有被驴踢,都不会把自己的女儿嫁给朱鹏举。而以他对周镇的了解,周镇不仅脑子没有被驴踢过,而且还城腹颇深,精明厉害得很!

    怎么他的女儿却和他一点也不像。

    也不知道周镇了解到自己的这个女儿是怎么样的性子后会是副什么样的表情?

    程池在心里嘀咕着,却也无意去吓唬一个小姑娘家,忙道:“好,好,好。没有如果,没有如果!”

    听到他的保证,周少瑾的心绪慢慢地平静下来。

    程池看着暗暗摇头,想了想,道:“儿女的婚事虽然是由父母做主,可也没有哪个父母不想孩子能嫁得好的。你不用担心,你好歹是程家的姑娘,程家就是再落魄,也不可能不顾你们的意愿就把你们随便嫁人。”

    她姓“周”好不好?

    周少瑾在心里腹诽,可又不得不承认,这么多年了,不管是程家还是外面的人,甚至是她自己,都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就是程家的姑娘!

    不过,长房肯定不会随意把女儿嫁出去的。

    程筝她不知道,可程箫出嫁之前却是见过丈夫袁鸣的,还断断续续见过几面,两人都满意了,这门亲事才定下来,所以程箫出嫁头几年没有动静,袁鸣也没有嚷着要纳妾收房之类的,两人一直非常的恩怨。就是程笙去京城,当着外面的人说是姑娘大了,还是跟着亲娘比较好,实际上是因为程泾为程笙看中了一门亲事,想让程笙和对方接触一些日子,看能彼此都满意不满意……

    她前世有些舔孺程泾,就是觉得他是天下最好的长辈之一,开明又通情达礼,甚至前世她出了事,有些自暴自弃,也是觉得,她如果做了程泾的媳妇,程泾肯定对她也会很好的。

    可如果程鹏举看中的是程笳,三房的姜氏会放过这门显亲吗?

    三房是做生意的?

    生意人可是追权逐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