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九十一章 缘分
    阿朱的哥哥?

    朱琨,朱鹏举?

    可这与她们有什么关系?

    周少瑾、周初瑾和顾十七姑面面相觑……ybdu。

    宫嬷嬷苦笑道:“我们家大小姐原准备趁着这次出来到鼓楼看看,要是和世子爷凑到一起,这鼓楼肯定是去不成了……”

    原来如此!

    周少瑾、周初瑾和顾十七姑忍俊不禁,快步朝阿朱追去。只是她们刚走几步,身后就传来侍卫的声音:“大小姐请留步!世子爷在这边。”

    阿朱闻言不仅没有停步,反而跑得更快了。

    有侍卫几个起落就停在了阿朱和程笳的前面,低头躬身,沉声地道:“大小姐,世子爷请您留步!”

    阿朱叉着腰不甘心地跺了跺脚。

    程笳哈哈大笑,因为奔跑通红的脸上露出如孩童般顽皮的表情。

    大概她觉得很好玩吧?

    周少瑾笑着摇头。

    阿朱由宫嬷嬷陪着,被侍卫带去见她哥哥,周少瑾等人就站在莫愁湖旁的树下等她。

    不一会,有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过来给她们问好。

    周初瑾和顾十七姑大惊。

    程笳则好奇地打量着他。

    周少瑾知道这应该是朱鹏举身边的太监了,见三个人都不说话,只好笑盈盈地上前答谢。

    那太监颇有些意外,笑道:“咱家姓杨。您应该就是周家二小姐了,您表舅池四老爷和我们家世子爷在一起逛庙会呢!”说着。他抬头望着周初瑾等人,道,“不知道哪位是周家大小姐?哪位是顾家十七小姐?顾家的六爷也和我们家世子爷在一起逛庙会,我们家世子爷有表礼送上!”说着一口流利的官话。

    周少瑾没想到程池会逛庙会……他那种人,不是应该很高冷的坐在山头吹着冷风喝着茶,孑然而孤立的吗?

    不过,如果他真的跑到山头吹冷风,如今已是暮夏和初秋交迭之时,晚上已没了夏天的燥热,不知道他会不会被冻得瑟瑟发抖……

    一想到程池也会从仙境跌入凡谷。周少瑾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

    大家的目光全都困惑地落在了她的身上。

    完了!

    周少瑾脸色绯红。忙站直了身子,急中生智地道:“我没想到会有表礼……”

    杨公公但笑不语,程笳却向她投来一个鄙视的目光,好像在说“你骗谁呢”。到是顾家的顾十七姑。毕竟底蕴深厚。又多与世家子弟联姻。此时已反应过来,又有意为周少瑾解释的意思,忙上前道:“公公。我姓顾,在家排行十七。”

    她一说“公公”,周初瑾和程笳也都明白过来。

    周初瑾笑着屈膝给那太监行了个礼,学着顾十七姐的口吻道:“我姓周,在家排行第一。”

    程笳则是打量了那杨公公两眼,才道:“我姓程,从姐妹里行四。池四老爷就是我从叔。”

    周少瑾恨不得上前去捂了程笳的眼睛。

    她前世曾和宫里的公公打过交道,他们看上去都挺正常的,有些还玉树临风,文质彬彬,可私底下,却是各种嗜好,像程笳这样知道了他们的身份还好奇地打量他们,多半是要被记恨的。

    杨公公却不以为然,笑着挥了挥手,有小厮托了个小小的雕红漆海棠花的托盘上来。

    周少瑾看着,心中很是忐忑。

    有些公公,心里越是记恨,表面看着就越是平静无波。

    也不知道这杨公公是什么样的人?等会和阿朱提提,看能不能揭过这一茬……要不跟池舅舅说一声?毕竟关系到程家,谁知道这太监会不会多事的在良国公面前阴程家一把,池舅舅和朱鹏举的关系不错,应该能说得上话。

    她思忖着,朝着托盘看了一眼。只见那托盘上铺着深红色的绒布,绒布上整整齐齐地放了四块玉佩,分别刻着梅、竹、兰、松的图案。玉质寻常,雕工匠气,一看就知道是临时从哪家商铺买来应景的。

    但毕竟是朱鹏举的一片好心,她们道了谢。

    周初瑾最大,按道理应由她先挑,她想到自己和周少瑾、程笳是一家人,让了顾十七姑先挑。

    顾十七姑没推来让去的,而是颇为爽快向周初瑾道了谢,挑了块刻松的玉佩,然后周初瑾让程笳挑,程笳也没有多说,看了看,挑了块刻着梅花的。周初瑾就把刻着兰花的给了周少瑾,自己留了那块刻着竹子的。

    期间杨公公一直在旁边看着,见她们挑好玉佩,这才笑着拱手作揖,带着小厮走了。

    顾十七姑低声对程笳:“那些太监,都是身体有残疾的人,你不应该那样看他的,他会记恨在心的。”

    “还有这种事!”程笳诧异地道,并没有放在心上。

    周初瑾闻言却有些担心,问顾十七姑:“那要不要紧?有没有化解的办法?”

    顾十七姑和周少瑾一样的想法,道:“还是跟家里的长辈说一声吧?池四叔和良国公府的世子爷关系就很可好,万一……可以请他出面。”

    程笳却一没有点闯祸的自觉,反而道:“哎哟,不管怎么说,也不过是个服侍人的,我等会跟阿朱说一声,不要紧的?”然后她拉着顾十七姑问起良国公府的事来,“……他们家不是个国公爷吗?怎么能用太监?”

    顾十七姑也算看出程笳的性子来,知道多说无益,也不和她去计较了,道:“良国公府就是原来的良王,太宗皇帝同胞的弟弟,正经的皇亲国戚。后来被牵扯到刘蓝玉案件中去,被降为了国公,但还享有王爷的配给……”说到这里。她看了周少瑾一眼,“那些近身服侍的公公,全是内衙门里派过来的。好像是三年一换还是六年一换的,我记不清楚了,要回去问问我六叔。”

    周少瑾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

    顾十七姑是在告诉她们,良国公府在皇室尴尬的地位吧?而那些公公明着是来服侍良国公府的,实际上是来监督良国公府的……

    她朝着顾十七姑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听懂了。

    顾十七姑松了口气。

    偏偏程笳还一无所觉,道:“没想到这些公公这么牛……”

    周少瑾简直哭笑不得,寻思着早点告诉池舅舅才行。

    阿朱垂着脑袋回来了。她抱歉地对程笳道:“对不起。鼓楼恐怕是去不成了……我哥哥派了人跟着我们。他要是告到我娘那里,我年天过年之前都别想出来了。我还想九月的时候请你们去家里吃螃蟹宴呢!”

    程笳忙道:“没事,没事,这次去不成。我们下次再去。总有机会的!”

    这说得是什么话?

    周少瑾等人不由抚额。

    阿朱却立刻精神起来。拉着程笳的手笑眯眯地道:“对。对,对!还是你最了解我。”

    这两,真是。沆瀣一气……

    周少瑾都有些同情宫嬷嬷了。

    阿朱就问程笳:“那我们再去哪里?”

    程笳沉吟道:“听说胜棋楼有太祖皇帝的手迹。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是真的!”阿朱笑道,“我小的时候曾随我爷爷去看过……笳姐姐想去看吗?那我们去胜棋楼好了!”

    “不行!”宫嬷嬷想也没想地拦住了阿朱,劝道,“大小姐,今天是中元节,也有很多士子出来逛庙会的,胜棋楼是他们必去的地方,我们去那里,不太适合。不如改天跟国公夫人说了,让那些闲人回避,您和笳小姐仔细地逛逛莫愁湖。您看如何?”

    周少瑾现在只想回家。

    她多多少少也看出了点阿朱的性子,道:“宫嬷嬷说得有道理。今天人太多了。就算是我们去了,也只能看个匾额,不如哪天我们专程去逛逛。何况七月半亦是鬼节,回去晚了也不好。”

    女孩子没有不怕鬼的。

    阿朱和程笳齐齐打了个寒颤,异口同声地道:“那我们改天再去。”

    宫嬷嬷感激地望了周少瑾一眼。

    大家准备回去。

    前面有人问:“请问是不是九如巷三房的程家大小姐在此游湖?”

    找程笳的?

    大家都惊讶地望着程笳。

    程笳自己也莫名其妙。

    阿朱让侍卫放了人进来。

    来的是一主一仆。主人二十来岁的样子,身材高大,穿了件竹青色湖绸直裰,腰间缠了青色葛布腰带,左右各坠着个青色五彩的荷包,五官很寻常,却鼻梁笔直,略带鹰勾,透着几分飒爽。仆人十五六岁,穿着藤黄色细布短褐,黑色布鞋,绑着腿,一双眼睛骨碌碌直转,非常灵敏的模样。

    这是谁啊?

    周少瑾朝程笳望去。

    程笳满脸的茫然,显然也不认识那男子。

    那男子远远地站定,笑着给程笳行了个礼,道:“表妹,我是你李家表哥,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早上还去府上辞行了……”

    李敬!

    他居然是李敬。

    他竟然追到这里来了。

    周少瑾忍不住从宫嬷嬷身后探出头去。

    朦胧的灯光下,她娇颜如花,灿烂夺目,李敬的眼神不由自主地扫了过来。但他不过停留了两息的功夫,就转移了目光,放在了程笳的身上,就好像突然间看到了非常漂亮的东西,仔细地看了一眼……也不过仔细地看了一眼而已。

    周少瑾一下子就对李敬满是好感。

    太多的人看到她就挪不开眼睛,眼中充满了贪念……

    程笳若是能嫁给他,那才是修来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