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九十章 中元
    屋里的沔大太太就笑道:“难怪三房由你泸大舅母当家,就她那份伶俐劲,阖府就没人比得上她。,,”说着,她打开了匣子。

    一共有八只簪子,全是金填玉的。两对羊脂玉,镶着祥云簪头;两对和田玉,镶平安葫芦;两对翡翠,镶宝瓶簪头;两对玛瑙,镶玉兰花簪头。羊脂玉通体无暇,和田玉湿润细腻;翡翠碧绿欲滴;玛瑙明艳妍丽,无一不是精品。

    沔大太太倒吸了口冷气,道:“好大的手笔!”

    周少瑾猝然就想起了李敬。

    她不由笑道:“怕是泸大舅母做得顺水人情,借花献佛!”

    沔大太太一时没有明白过来。

    周少瑾就指了指三房所在的东边,道:“那裁缝不是说了的吗?老安人的侄孙来看望老安人,仅礼品就有好几车……”

    沔大太太笑道:“你这个鬼机灵,别人说一句话就放在了心上。”

    周少瑾嘻嘻地笑。

    沔大太太盖上了匣子,道:“收起来吧!不管怎样,都是好东西,以后做嫁妆就是了。”

    两人红着脸收了匣子。

    到晚上,翠环过来给周少瑾送信:“我们家大太太已经同意小姐去良国公府过中元节了,衣服首饰也都准备好了。我们家小姐说,到时候她过来约您和大小姐。”

    周少瑾点头,中元节那天早上起来祭了祖,她们就在屋里等程笳。

    可等了半天也不见她的踪影。周初瑾道:“不会是改变主意,不让去了吧?”

    周少瑾让晚香去看看。

    晚香回来道:“笳小姐去给老安人辞行,正巧老安人娘家的表少爷也过来给老安人辞行,翠环说,笳小姐以为没她什么事,所以也没有派个人来给您递个话,谁知道老安人有快二十年没见到娘家人了,拉着表少爷的手说个不停,她也不好就这么走了,让您和大小姐再等她一会。她马上就过来了。”

    “表少爷?”周少瑾问。“李敬?”

    “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晚香道,“肯定是姓李,身边跟着的人都喊他‘大爷’。”

    周少瑾乐不可支地倒在了床上,弄皱了衣服。弄乱了首饰。

    她处心积虑地想让程笳和李敬碰上。甚至让人打听出了李敬住在什么地方。可程笳和李敬就这样猝不及防地相遇了。

    虽然是在辞行的时候。

    如果他们有缘份,自然还会再见。

    自己也算是把这个漏洞给圆了回来。

    周少瑾在心里念着阿弥陀佛。

    周初瑾过来一把拽住了她:“快起来,马上要出门了。你看你,像什么样子。”

    心头的大石头落了下来,周少瑾如释重负,人也变得懒洋洋起来。

    她顺着姐姐的力道站了起来,脱了衣服给晚春重新熨烫,脑海里却闪现出程池穿着月白色细葛布道袍的样子。

    池舅舅肯定不用像她这样每时每刻都要注意衣服是否皱褶,也不用像她这样频繁地熨烫衣服。

    那天她们在莫愁湖旁放花灯。

    月亮倒映在湖面,湖面上的花灯仿若星子,莫愁湖变成了银河。

    程笳和阿朱不过说了几句话,俩人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手拉着手一起去放河灯,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嘻嘻哈哈地打趣周少瑾,你一文我一文地给路边行乞的乞丐丢钱,一个扮鬼脸一个笑盈盈地逗着少妇怀中的孩童……周少瑾和姐姐周初瑾,顾家的十七小姐反而成了陪衬,好在是她们三个都是娴静的性子,看着她们闹腾,看着她们欢声笑语的,也觉得挺欢畅的。

    良国公府的人却不这么想。

    宫嬷嬷不住地抹着额头的汗对周初瑾道:“程小姐可真是跳脱……”

    周初瑾当着外人的面素来是维护自家人的,只当是没有听懂她话里的意思,温温柔柔地浅笑,道:“我这个表妹活泼开朗,不仅我们姐妹都很喜欢,家中的长辈也把她当掌中宝似的。偏生她又是个大大咧咧的,有什么好东西家里的兄弟姐妹喜欢,都大手一挥让拿去,得了个绰号叫‘女孟尝’……性子自然有些跳脱。”

    宫嬷嬷只好闭上了嘴巴。

    突然“嘭”地一声,照亮了东边的夜空。

    “快看,快看!”程笳和阿朱不约而同地高声叫道,“那边有人放烟火。”

    周少瑾、周初瑾和顾十七姑循声望去,就看见一朵朵或紫或红绿或蓝的烟火在半空中绽放,五彩缤纷,煞是美丽。

    “真漂亮!”

    几个伫足观看。

    其他的人也都陆陆续续地发现东边有人在放烟火,大家互相转告着,行人如织的莫愁湖喧闹了一阵子之后,不管是像她们这样由一群护卫嬷嬷们围着出来放河灯的高门大户的女眷,还是父母牵着,兄弟护着的普通人家,都伫足观看,不时发出一声声的赞叹。

    周少瑾闭上了眼睛,只求菩萨保佑,她们能永远生活在这样的好光景中。

    旁边有人嘿嘿地笑,道:“表妹,好巧,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你们!”

    周少瑾张开眼睛,转过身去,看见了程许笑嘻嘻的面孔。再定睛一看,他身后不远处还站着程辂、程诺、程举及几个她并不认识的青年男子。

    程许居然和程辂搅到了一起!

    周少瑾非常的惊讶。

    前世,程辂曾经提到过程许,说程许是天之骄子,不仅出身高贵,相貌英俊,而且还慧颖过人,别人要读几遍才记住的内容,他只要读一遍就能记住,有过目不忘之能。且精通君子六艺,又有位居九卿的父亲为他铺路,以后前途自然是一片光明。

    程辂还开玩笑说,像程许这样的人,太完美,如“金过钢则易折,玉过硬则易碎”,也未必就是件好事……

    她隐隐听出程辂对程许有些“既生瑜,何生亮”的味道,还担心程辂是不是在书院里受了什么委屈。特意让人去打听。回来的人说,程辂和程许根本是两个圈子里的人。程许因为早早就有了秀才的功名,还是案首,虽然年纪小。但结交的都是那些和他身份地位相当的人。很少和族学里的人来往;程辂与他恰恰相反。为人谦虚谨慎,宽和大度,和族学里的先生、学生走得都很近。人缘很好,颇有些威望。

    当时她还为程辂抱不平,觉得程辂脚踏实地,不骄不躁,比程许好多了,程许不过比程辂多了个好爹……可现在回头再仔细想想,程辂对程许恐怕更多的是妒忌羡慕……

    但怎么她重生了,事情也发生了变化——上辈子,程辂和程许像鹏鸟和凤凰,始终隔着距离,可今生,他们竟然凑到一块去了……到底又发生了些什么?事情为什么总是起变化?让她应接不暇!

    她可以想办法把程笳拉回原来的路上来,可没能力去管程许的事呢?而且,就算她有这能力,她也不想管……

    周少瑾掩耳盗铃般地喊了姐姐上前,自己躲到了一旁。

    程许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他不明白,周少瑾为什么总是躲着她。

    不要说他对周少瑾有好感,就算是没有好感,他们也算是姻亲,她也不用防他如防贼似的啊!何况他出身清白,一表人才,又甘心在她面前伏低做小,她怎么能这样的心硬?难道她真的和程辂说得一样,年纪还太小,不懂这些?

    程许皱了皱眉。

    程辂笑着走上前来,恭谨地给周初瑾行礼,喊了声“大表姐”,道:“今天是中元节,族学里放假。我们几个玩得好的同窗就约了一起出来逛庙会,放河灯。没想到会遇到你们。”

    他的笑容温和,举止优雅,如谦谦君子,带着浓浓的书倦味。

    周初瑾笑着和他寒暄了两句,程辂就拉着程许走了。

    阿朱拉了拉周少瑾的衣袖,问:“那人是谁?”

    不管她问的是谁,周少瑾都觉得胆战心惊。

    程辂狼子贼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却已不言而喻。而程许更是浮躁轻挑,随意就能对别人动心,也不是良配。

    她正寻思着怎么回答阿朱,程笳已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道:“是我的两个从兄。高的那个,是我大伯父家的独子,你说不定听说过,程许,程嘉善,至德十六年,癸巳科的案首。瘦得那个,也就是后来和大表姐说话的那个,叫程辂,字相卿,今年的禀生,五房的旁支。”

    “哦!”阿朱目光闪闪的。

    周少瑾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停了几拍似的。

    阿朱却像嫌她还不够惊悚似的,问程笳:“他们都订过亲了没有?”

    “没有。”程笳嫌弃地道,“一个看谁都先问出身,一个是看谁都不问出身,都不是什么君子。”

    这下子不仅阿朱奇怪,就是周少瑾等人也奇怪起来。

    程笳娇笑,道:“这是我娘说的——许从兄的外祖家是桐乡袁氏,所以他喜欢和同是诗书礼仪传世之家的子弟交待,辂从兄是五房的旁支,所以他待人非常的宽和。所以我娘说,许从兄这样,不免给人高傲之感,让那些出身寒门的人心生妒忌;辂从兄这样也不好,让人觉得谁都可以和他交好,更是降低了自己的身份。”

    姜氏,真是慧眼如炬。

    三房成为最终的赢家,不是没有道理的。

    周少瑾正感慨着,阿朱却莫名其妙地拉了程笳就跑,一面跑,还一面对周少瑾、周初瑾和顾十七姑道:“快走,我看见我哥了!”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o(n_n)o~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