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八十九章 回信
    程笳十分狗腿地喊翠环沏壶明前的西湖龙井来。

    周少瑾打趣她:“原来你这里还有这么好的茶!怎么我上次来的时候你用大红袍招待我?还说什么我看中你什么东西直管拿,茶叶都舍不得,还说这种大话!”

    并不是西湖龙井比大红袍就好,而是西湖龙井喝春茶,大红袍喝秋茶,现在已是夏天,去年秋天的大红袍自然不如今年春天的西湖龙井。

    程笳嘿嘿地笑,道:“没有,没有。那些都是婆子们自作主张。你也知道,我被拘在这里,哪有心思喝茶啊!”话说到最后,语气里已带着几分幽怨。

    周少瑾不相信。

    “你怎么能怀疑我?”程笳佯装生气地扑了过去。

    周少瑾起身逃避。

    两人嬉闹了一会。

    程笳问起周少瑾去顾家做客的情景。

    周少瑾知道她很无聊,就把去顾家做客的事很详细地告诉了她。

    程笳听得津津有味。一会儿道“照你这么说,那吴宝璋被孙小姐她们排斥了啰”,一会儿道“那个阿朱小姐长得什么样?项圈上都镶了些什么”,一会道“顾家到底有多少位小姐?那十七小姐真有你说得那么好”……等到说到老安人叫她们去打牌的时候,程笳大笑起来,道:“看来牌艺不精也有不精的好处。老安人肯定会记住初瑾姐姐的,说不定哪天想起来了,会专程下了帖子请初瑾姐姐去抹牌!”

    如果这样就好了。

    顾家在南方士林的名气极大。廖家同为诗书传世之家,姐姐和顾家的人走得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周少瑾想了想,到底没有把冥婚的事告诉程笳,而是趁机打听起程池的事来道:“……据老安人说,池舅舅经常去拜访她老人家……你知道池舅舅的事吗?”

    “不知道。”程笳并不上心,笑道,“我只听我爹说池从叔非常的厉害,很会做生意。还有船北上南下,我们家铺子里若是收到了好药材。都是托池从叔的船运回来。”她说着。朝周少瑾眨了眨眼睛。道,“反正,长房很有钱。郭老夫人更有钱。你好好帮郭老夫人抄经书,她老人家不会亏待你的。”

    周少瑾哭笑不得。

    程笳招了婆子过来。把请帖递给了那婆子。道:“你快去拿给我娘看。问我娘,我到底去还是不去?”

    三房,向来热衷于权贵。

    周少瑾有十足的把握姜氏会同意程笳去良国公府做客。这也是她为什么向阿朱讨请帖的缘由。

    婆子飞奔而去。

    周少瑾不想和姜氏碰面,她起身告辞。

    程笳却拉着她不放,道:“这帖子是你帮我弄来的,怎么也得见过我娘再走。”

    在她看来,母亲向来有些爱慕虚荣,周少瑾能帮她弄到一张良国公府的请帖,对母亲来说,是极体面的事,理应向周少瑾道谢。而在周少瑾看来,姜氏这人不仅好面子,喜欢争强好胜,而且心肠很硬,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对程笳千好万好,有利益冲突的时候却毫不手软,她不喜欢这种人,还是少接触的好。

    “谁知道泸大舅母会怎么说?”她开玩笑道,“我可不想留在这里看你们母女置气。到时候我是帮你还是帮泸大舅母?我还是先回畹香居,等你决定好了,派丫鬟去跟我说一声就是。”

    程笳觉得周少瑾说得也有道理,只好放她走。

    可是在路上,她还是碰到了由一群丫鬟婆子簇拥着的姜氏。

    “少瑾!”姜氏远远地就和周少瑾打着招呼,“听说你帮笳丫头弄了张去良国公府的请帖,你可真是有心了!难怪我们家笳丫头总说你是她的好姐妹,有了好事也没有忘记她。”等她走近,更是满脸笑容地拉了周少瑾的手,“也不知道良国公府有些什么规矩?我们给她准备些什么东西?可别到时候丢了九如巷的脸才好。”又道,“少瑾,舅母前几天得了几对玉石簪子,雕工玉质也还看得过去,等会我就让丫鬟送过去,给你和你姐姐戴着玩。”

    周少瑾微愣。

    前世,她和程笳那么好,为程笳做了那么多的事,姜氏也不曾对她道一声谢,送她一针一线。

    她突然有点理解关老太太不怎么喜欢和三房打交道的原因了——在三房的眼中,只有利益,没有亲情。就算是有亲情,那也是屈居于利益之下的。给人的感觉太冷酷。

    周少瑾觉得自己和姜氏是话不投机半句多,笑着向她道了谢,道:“我和姐姐的衣饰是我大舅母在帮着准备,我也不知道有什么规矩。”

    让大舅母和她去打交道好了,她自认没这本事。

    “是这样啊!”姜氏笑道,“那我等会去问问你大舅母去。”

    周少瑾和姜氏分了手。

    回到畹香居,姐姐还没有回来,马富山家的却为她送来了父亲给她和姐姐的信。

    六月中旬寄的信,七月中旬才到。

    来回花了快一个月的时间。

    可平时,姐姐给父亲写信,最多半个月就有回音。

    难道是因为父亲觉得这封信让他难以回答?

    周少瑾摩挲着信封,半晌才用剪刀剪开了封口。

    父亲很简短地回答了她喜欢穿什么颜色、什么款式的衣服,却花了三分之二的篇幅说起庄家在官街的老宅子。

    他没有提庄程两家的纠葛,只是告诉周少瑾,庄家的哪些财产由庄家舅舅继承,哪些留给了庄氏,是她的外祖父庄老太爷决定的,庄老太爷虽然只是个秀才,却走南闯北。胸有锦绣,这么做自然有他老人家的道理,做为晚辈,不应该置疑庄老太爷的决定。所以不管庄家舅舅最终怎样处理了这幢宅子,周少瑾都不适宜插手,也不适宜将宅子再买回来。而庄家舅舅是个品行不端之人,她最好不接触,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告诉他,也可以直接问他。流言止于智者。

    父亲应该是听懂了她的话。所以让她不要管官街的宅子……

    也就是说,父亲是知道母亲的事的。

    母亲对父亲是坦诚磊落的,这让周少瑾觉得心头一松,目光落在了父亲给姐姐的那封信上。

    父亲会对姐姐说什么呢?

    周少瑾跃跃欲试。很想看看那封信。

    她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最终想了个两全齐美的方法——她把父亲给她信收了起来,等到周初瑾回来,她就可以和姐姐一起看父亲给姐姐的回信了。

    想到自己对姐姐的隐瞒。她很是不安,周初瑾却没有怀疑,笑着和她一起看信。

    信中,周镇对这件事又是另一副口吻。

    他叮嘱周初瑾不要让周少瑾随随便便出府,更不要买官街的宅子,最后说,等过了秋收,衙门里不那么忙了,他会派自己的一个幕僚回金陵,有什么事,到时候再说。

    周初瑾和周少瑾面面相觑。

    不过是个临近程家的宅子,父亲竟然要派了自己的幕僚回金陵。

    周初瑾很不理解,周少瑾却知道,父亲这是起了疑心,要派自己的心腹回来亲眼看一看。

    这样也好。

    说不定能通过父亲的幕僚查清楚一些事,也免得她没头没脑地乱窜。

    周少瑾笑着收了信,劝慰姐姐:“既然如此,那就交给父亲好了,也免得你我操心。”

    周初瑾恨铁不成钢,道:“这是我们自己的事,交给别人算什么?你啊,就是得过且过,什么事也不操心。”

    周少瑾嘿嘿地笑,转移话题,问起了送给阿朱的礼物:“……是什么?”

    “文德阁一套孤版的笔墨纸砚。”周初瑾拿给她看,叹道,“是从沔大舅舅的书房里找出来的。说当时只卖了一百套,每套都不一样。沔大舅舅这套原是准备传给诰表弟,选的是君子三友,这次拿出来给我们送礼,说我们是诗书传世之家,送这些东西最好。”

    “这不太好吧?”周少瑾很是感激舅舅、舅母,道,“岂不是夺了诰表哥的东西?”

    “我也这么说。”周初瑾颇有些无奈地道,“可大舅母说了,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让我以后再找个更好的送给诰表哥。”

    周少瑾担心道:“从哪里去找?要不写信封给父亲,让父亲想想办法!”

    姐姐的脸却红了,含含糊糊地道:“这件事你别管,我已经应下了。到时候你直管拿着东西去送礼就是了。”

    心里却想着大舅母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话:“今天我们送别人,明天就未必没有别人送我们。只要你们能嫁得好夫婿,一套笔墨纸砚算什么,就是古玩金石大舅母也不心痛。”

    周少瑾却想,实在是不行,就想办法高价从别人手里买一套回来。

    两姐妹各有各的主意,一时间倒谁也没有再提这个话题,请了沔大太太过来帮她们姐妹挑选中元节那天戴的首饰。

    果儿奉了姜氏之命来送玉簪,并笑道:“……说是大小姐两对,二小姐两对。”

    雕红漆的盒子,刻着精美的莲花纹,让人一看就觉得盒中的东西非常的重贵。

    周少瑾笑着道了谢,留果儿喝茶吃点心。

    果儿不肯,笑道:“大太太那边正在给大小姐挑选中元节的衣裳首饰,还等着我回去开库房呢!”

    周少瑾没有强留,让施香拿了个装着一对步步高升的银锞子的荷包送果儿出门。